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戰北寒蕭令月言情小說
戰北寒蕭令月言情小說 連載中

戰北寒蕭令月言情小說

來源:2tuiwen 作者:蕭令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戰北寒 現代言情 蕭令月

寒寒也不泄氣,「能不能摘下來給我看看?我想看看你長什麼樣子
」「不能
」北北一口拒絕
「為什麼?」「娘親不讓
」「為什麼不讓?」寒寒眨眨眼睛,「難道是你長得太可愛,怕被人拐走嗎?」北北:「」這是什麼說法?太笨了,不想理他
「你讓我看看嘛,我真的很想看看
」寒寒纏着北北,趁着北北不注意,忽然伸手戳了一下北北的臉蛋
...展開

《戰北寒蕭令月言情小說》章節試讀:

戰北寒蕭令月言情小說第6章  


前方的小道上,一根枯死的樹橫在路中間,擋住了去路。
枯樹前站着六七個凶神惡煞的壯漢,個個滿臉橫肉,手裡拿着刀劍棍棒,一身匪氣。
「你們是從哪來的土匪,竟然敢打劫小爺?」
寒寒一點都不怕他們,雙手叉腰,氣勢洶洶地瞪着他們。
這囂張的模樣,妥妥一個小土匪。
蕭令月扶額,「」戰北寒到底是怎麼養兒子的?
「哪來的小兔崽子?」
壯漢沒把年紀小小的寒寒放在眼裡,看到了隨後下車的蕭令月。
她臉上標誌性的胎記,無疑證明了身份。
「大哥,就是她!」
「娘的,這醜八怪還挺能跑,可算是被我們逮到了。」
土匪大哥呸了一口唾沫,揮手下令,「都給我上,砍了她的腦袋,回去領賞!」
「大哥,那個小孩呢?」
「一起殺了!」
寒寒氣憤道:「你們敢動我試試,小爺讓你們吃不了兜着走!」
「哈哈哈哈」土匪們全笑了。
蕭令月將寒寒攔在身後,冷冷看着這些匪徒。
從氣質打扮上來看,他們可不是普通的街邊混混,而是真正的匪類。
手裡沾過血的那種。
沈晚在離開之前,大致跟她說過南陽侯府的情況,能有這種狠心找來真土匪殺她的人,整個侯府只有一個。
「你們是華姨娘找來的?
她給了你們多少錢?」
蕭令月冷冷問道。
「喲,你個醜八怪還挺聰明的。」
土匪大哥冷笑道,「既然知道我們是領賞來的,你家裡人想讓你死,不如你就痛快點,讓哥幾個砍了你的腦袋,大家都省心!」
「主意不錯,那不如你們主動獻出腦袋,讓我也省省心?」
蕭令月幽淡地說道。
土匪大哥怒了:「不識好歹,殺了他們!」
七八個土匪頓時一哄而上,刀劍寒光閃閃,衝刺着朝兩人砍殺過來。
「娘親小心!」
北北從車窗里探出頭。
趕車的車夫早已經嚇得渾身癱軟了。
寒寒小臉繃緊,沒想到在京城周邊,天子腳下,他們真的敢動手殺人。
既然如此,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寒寒低頭扒拉脖子上的東西,他可不是毫無準備出來的。
「回車上去!」
還沒等他扒拉出來,蕭令月一把拎住他的衣領,將他往車廂里一丟,閃身就朝那些匪徒沖了過去。
「哎!
你」寒寒連滾帶爬地站起來,剛抬起頭,就只見蕭令月一記橫腿踹飛了一個匪徒,順勢奪過他手裡的長刀,反手將刀背重重劈在另一名匪徒的後脖頸上。
「啊」匪徒慘叫着倒地,當場昏死過去!
蕭令月長刀在手,身法靈活敏銳,一刀一個土匪,閑庭漫步般輕鬆自若。
「殺了她!
快殺了她!」
土匪大哥氣得跳腳。
奈何手下太菜,衝上去一個倒一個。
眨眼間就是「屍」橫遍野。
「她她竟然會武功?
好厲害!」
寒寒一雙眼睛都瞪圓了,驚嘆不已。
北北驕傲地說:「我娘親是最厲害的!」
眼看手下一個接一個的倒地,昏死的昏死,慘叫的慘叫。
土匪大哥咽了口唾沫,終於意識到,他們這次踢到鐵板了。
趁着蕭令月還沒追過來,他拔腿就跑。
蕭令月沒注意他,車上的寒寒和北北卻發現了。
「他要跑!」
北北小臉緊繃,「娘親說,放虎歸山,後患無窮!」
「放心,他跑不了!」
寒寒從衣襟里扯出一個口哨,磨牙道,「小爺要他吃不了兜着走!」
他用力吹響口哨,「嘀——」尖銳的哨聲傳遍四方。
蕭令月剛撂倒最後一個匪徒,聞聲一愣,下意識抬頭看去。
只見不遠處的樹林里瞬間閃出一道黑色身影,從天而降,精準一腳踹在土匪老大的胸口上!
想要逃跑的土匪老大頓時被踢得倒飛過來,剛好落在蕭令月腳邊。
蕭令月挑眉。
土匪老大哼都沒哼一聲,摔暈過去。
黑色身影飛身而來,一身矯健暗衛打扮,臉上帶着黑色面具。
他單膝跪下,態度恭敬:「世子。」
寒寒跳下馬車,小跑到暗衛面前,誇獎道:「夜七,幹得好!
特別帥!」
夜七不動聲色:「世子過獎。」
蕭令月似笑非笑地看着寒寒:「不是說一個人離家出走嗎?」
原來身邊帶着暗衛,難怪這麼大膽子,敢挑釁土匪。
「我可沒有說我是一個人哦。」
寒寒狡黠地一笑,又拍拍夜七的肩膀,「他叫夜七,是我從小到大的好兄弟,夜七,她是我剛認的弟弟的娘親,叫」他還不知道蕭令月叫什麼,於是眨巴着眼睛看向她。
蕭令月:「我姓沈。」
「沈姑娘。」
夜七疏離冷淡地一點頭。
「娘親。」
北北也下了車,小跑向蕭令月,伸出小手要抱抱。
蕭令月伸手抱起他,北北小聲地問:「娘親沒受傷吧?」
「沒事。」
蕭令月搖搖頭。
寒寒眼巴巴地看着他們,嘟囔道:「我也想抱抱」夜七立刻伸手:「屬下可以抱世子。」
「不是要你抱。」
寒寒跺跺腳,乾脆跑到蕭令月身邊,伸手抱着她的腰,仰頭笑眯眯地說,「你好厲害哦!
比我見過的所有女人都厲害,你做我娘親好不好?」
「世子,這話不能亂說!」
夜七驟然變色,眼神犀利地看了一眼蕭令月,似乎是警告她。
「我沒亂說,我也想要一個超厲害的娘親!」
寒寒撅着小嘴,很快又彎起眼睛,不知想到了什麼美好畫面,樂得像只偷了米糕的小倉鼠。
蕭令月驚訝地看他一眼,心裏有些暖,她彎下腰,摸摸小傢伙的腦袋:「謝謝你喜歡我。」
「那你做我娘親好不好?」
寒寒仰着頭,眼巴巴地說,「我會把北北當成親弟弟寵的。」
小傢伙渴望又期盼的眼神,看得蕭令月差點心軟了。
他本來就是你的親弟弟啊北北卻繃緊了小臉,緊緊伸手抱着她的脖子,冷聲拒絕:「不行!」
「為什麼?」
寒寒不理解,「我可以把爹爹分一半給你。」
「我不要!」
北北厭惡地看着他,「我不稀罕你爹爹,你也別想搶我娘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