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門傻女:學好數理化穿越也不怕
農門傻女:學好數理化穿越也不怕 連載中

農門傻女:學好數理化穿越也不怕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濛濛晴雪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唐曉 夏煜

【穿越 女強 種田 無空間 搞笑】 唐曉是能熟練使用Python、Java、c 等多種編程語言的計算機大佬
一朝穿越到古代農村,成為燒火都不會的小白
還好全家上數五代都是人民教師
憑藉著數學老爹,化學老媽的敦敦教誨
帶領全村奔小康
展開

《農門傻女:學好數理化穿越也不怕》章節試讀:

第2章 鳩佔鵲巢


沿着這棵菩提老樹往前走個十多米,便算是正式進村。

村當口不遠處還立着一塊貞潔牌坊,據說是前朝留下的。坊寬六米,坊柱四根,大概五米高,左右端坐一方石獅神色肅穆,上頂「節孝流芳」四個大字,做工十分精緻比普通人家的房子還要好上幾分。

呸!封建糟粕!花的銀子用來修路造橋多好,要致富先修路嘛。唐曉心裏想着卻也知道不能亂說,暗自提醒自己以後行事得萬分小心。這可不是現代的法制社會,宗族之間濫用私刑都是被默許的。

唐曉仔細打量着周圍感覺新奇的一切,弟弟卻習以為常,只領頭快步往前走着。

陸陸續續經過一些低矮昏暗的房屋,每過一處唐曉心裏就鬆了口氣。還好不是這家,門都關不嚴實。還好也不是那家,自己173大高個進去都站不直。唐曉還沒習慣自己現在只有一米五,還是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孩。

不多會兒,村子最居中的一幢房子便映入眼帘。是一所一進院,也就是「口」字型格局的合院。門口石柱被刷上顯眼的黑色,有些掉漆,兩方石獅子憨態可掬地蹲着,和牌坊下那兩隻大不相同,整屋都是用青磚砌的。

雖比不上比王公貴族的氣派,但小河西村都是單層的土房,甚至還有茅草屋,這絕對算的上豪宅了。

唐曉心裏一陣竊喜,這屋還不錯,臨了了了還要當回全村首富,嘿嘿。

還沒來得及多高興,結果這房子乃是里長趙太公的家宅,豪宅夢碎!

算了,狗還不嫌家窮呢,唐曉一邊惋惜一邊安慰自己。

「聽說里長家還有叔伯在皇城當大官呢!」唐德興緻勃勃的說道。看來也是個話多的,估計平時家長里短聽了不少。

這點倒是和自己很像,想當年即使忙的腳不沾地,但公司誰出軌誰離婚誰辭退誰晉陞,自己還不是門清。

里長家隔壁連續挨着三戶格局相似的普通院房。

第一戶住的是個木匠,叫石大柱,手藝很好據說給縣太爺都做過活兒,平時在外做工並不常回家。

石大柱旁邊挨着是李嬸家,李嬸丈夫原是縣衙的捕快,年紀輕輕因公犧牲,喪夫之後李嬸自己帶着獨子趙成剛。

李嬸隔壁便是唐家,唐家再往右邊是個水塘。據說是建村之時得到高人指點的,留的風水眼。唐曉知道不過是為了防火做的儲水設施而已,說的玄乎。

這一排房屋在村頭最好的位置,住的也都是村裡有名有姓的人。前邊低矮的房屋可以在戰亂的時候擋住流寇,後邊的房子圍住了山賊,這裡算是全村最安全的地方。

可惜唐家面積太小,比里長家少了一半。

此刻門帘上還赫然寫着「趙家」二字,是舅母為了宣誓主權特意掛上去的。

進門是一個大概三十幾個平方的小院,十分髒亂。雞鴨都是散養,咯咯噠嘰嘰喳叫得唐曉心煩。兩旁種的瓜菜葉子被雞鴨啄得坑坑窪窪,只有院角的大樹因為長的高幸免於難。

主家一看就不愛乾淨!唐曉心裏有點拔涼了。

正對三間土房,中間堂屋算是客廳,後面搭了個棚子做廚房。左右兩邊各一間卧室,沒有單獨的廁所,都是用夜壺。舅舅舅母住在左邊,唐曉唐德住在右邊。

古代左為尊,想的還美呢,唐曉心裏嘀咕。卻並不知道舅母選左邊,只是因為左邊的房間更寬敞一些,她大字不識一個更不知道這些講究了。

唐曉父親去世後,小河西村已沒有先生,所以舅舅家大兒子趙平在小河東村讀書不常回來。舅舅跟着隔壁石大柱在外做木工也不常着家,女兒趙安便與舅母同住。現下是勉強夠住,若是趙平娶了媳婦,這屋便是有些窄了。

姐弟二人剛推開竹編的門欄,還沒來得及走進堂屋。

一個細眼蒜鼻的女人,扭着肥胖的身段便出來了,頭上還盤着一支有些變形的銀簪。手裡拿着的餅子浸了油,卻因為胖女人的吃驚落到了地上。

「還曉得回來?怎麼沒被狼叼走呢」失望的神情毫不掩飾,再添上一些往日的囂張得意。「一夜未歸好不知檢點,果然是沒娘教養的東西!」。舅母大聲咒罵著,咪咪小眼裡的滿是遺憾,兩人若是死在外面該多好啊。

唐曉是什麼人啊,見多了企業推諉扯皮的背時貨,立刻明白與這舅母是不對付,不過自己也不是吃素!

正準備發飆,卻見唐德趕忙朝舅母跑過去。麻溜撿起落到地上的油餅子,雙手奉上糯聲道「舅母當心別惱,我和姐姐知錯了」,儼然一副虛心認錯的模樣。

這小子,也不知是真不懂還是憋着壞!

唐曉見弟弟不撕破臉也趕緊福了福禮,冷漠說道「謝舅母關心,只天氣太熱幹活不小心暈倒,現已不打緊了。」三月並不熱,但是睜眼說瞎話對唐曉並非什麼難事。

頓了頓補充又道:「且母親去世,舅母便是娘,有無教養也全是舅母教養。」說完眼神凌厲徑直射向眼前這個胖女人,言下之意就算沒教養不也是你教的啊,和去世的母親有什麼關係。

死者為大,罵娘不對。

弟弟被姐姐的語氣嚇到,自己記事以來,姐姐從來隱忍寡言,幾乎沒開口說過話,在家一直是挨打挨罵的受氣包。

這個舅母也很吃了一驚,以前話都說不出一句的傻子,現在居然敢說話諷刺自己!直勾勾竟然盯得自己有些心虛,還沒來得及藉機發一通脾氣。

唐曉已經迅速拉着弟弟回自己屋了。哼,三十六計走為上策!拜拜了您~

兩人的房屋當西晒,此刻還是初春,就有些燥熱。十幾個平方的小房間竟然顯得有些空。

一張木板釘的板子床,床頭系了根麻繩搭到房梁,兩人堪堪一套換洗衣服便掛在上面,居然都是男娃的款式。不用想肯定是大哥趙平穿剩下的。

床尾立着個簡陋的木架子,放着一張陶盆,應該是洗臉用的。額外就是連張凳子也是沒有了。還好從前的唐曉手巧,用碎布縫了一張床幔,把床一分為二。可能是想着弟弟慢慢也大了,如此也算考慮周到。

唐曉還在仔細打量房間的環境,唐德已經勤快的舀一勺水來。「姐姐,快來洗臉」看着唐德乖巧懂事的樣子,心裏倒是湧起一絲溫情,好歹也有個親人。

見唐曉沒動,他又放下水,去關上門,快步來到唐曉身邊。

學着長輩一樣,語重心長地拉着唐曉的手說道:「姐姐一向純善,我們現還不到及笄,父母留下的房屋土地只能由親屬代管。現下無處可去,還不到和舅母撕破臉皮的時候,得再忍忍。」

看他一本正經一副大人模樣,唐曉噗的一聲便笑出來了,你明明可以直接說我傻,還繞了那麼大一圈,不愧是親弟弟。

唐德見姐姐不把自己說的話往心裏去,大聲嘟囔道「我是認真的,先生也說過識時務者為俊傑,得先避免和舅母正面衝突。」

他很擔心自己沒在時,姐姐被舅母欺負。姐姐不怎麼說話,又獃獃的,連村裡調皮的三歲小孩子都敢戲弄她。

「 知道啦。謝弟弟警醒——」話音拖得老長,說著還假模假樣屈了屈身拜謝,一個五歲的孩子能有這些謀劃,實屬聰明了。

唐德看着姐姐輕快的神色,感覺和以前不太一樣,又說不出具體來。便轉過去不再說話,自顧自收拾。

其實也沒什麼好收拾的,兩人的東西總共就幾樣,一個手就能數過來。

唐曉一點不客氣,簡單洗漱一下就往木板子床上一躺,雙手重疊當枕頭墊着,翹起二郎腿一搖一晃。閉着眼感嘆,這日子是真特么難!

父母去世時弟弟才一歲多很多事情也和自己一樣,兩眼一抹黑什麼都曉得。眼下最重要的是想起原身的記憶,再想法子。

電視上恢復記憶的好像主要就是磕頭碰腦的,但這個自己可不敢亂試,古代醫療條件這麼差,弄個腦震蕩豈不是麻煩了。

又或者溺水?可是自己長在江邊,長江都能游過去這也溺不了啊。要不就是有什麼信物,可這家空空如也,莫不是床下的暗紋勾花夜壺裡有什麼暗號?

唐曉胡思亂想着,不知不覺竟睡著了,夢裡原身的記憶竟然流水般融入進來。

《農門傻女:學好數理化穿越也不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