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霍格沃茨的魔女:貳
霍格沃茨的魔女:貳 連載中

霍格沃茨的魔女:貳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偏愛草莓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偏愛草莓醬 瑪麗 現代言情

這世間過於平淡,不像你如星河靈動
你是可以照亮靈魂歸途的北極星
【入學時間1971年,親世代
】 【劇情大改,原著黨勿入】 註:本書是《霍格沃茨的魔女》的番外篇,所以不長,內容也不是很好,所以不要奇怪
展開

《霍格沃茨的魔女:貳》章節試讀:

第008章:夜遊


校長室內,所有的教授齊聚一堂,還有梅川也在。

「戴上它。」鄧布利多再次把分院帽戴在了瑪麗的頭上,霍格沃茨有史以來,難搞的都在自己任期里,黑魔王,華夏生,魔女,狼人,太難了。

「第一次分不出來,第二次就能了?」瑪麗現在十分懷疑分院帽的能力,這才隔了一個小時而已,能分出個什麼?

「用排除法,分院帽。」鄧布利多給分院帽提了個醒,旁邊的梅川皺着眉,他現在在這裡也是因為分院問題。

「好的,我來看看,有勇氣,精明,正直,也有智慧,排除一下,你剛才說不去斯萊特林,對嗎?」分院帽這次的聲音沒有出現在瑪麗的腦海里,而是被所有人都聽見了。

「對,我怕盧修斯會打死我。」瑪麗也沒有了顧忌,說了出來,不說明原因的話,四個學院的院長可都在旁邊看着呢。

「他還有兩年就畢業了,你害怕他幹什麼呢!」斯拉格霍恩對瑪麗有點恨鐵不成鋼,在霍格沃茨橫行六年的魔女怎麼偏偏怕盧修斯那個自大狂呢?

「教授,你得問他,誰讓他這幾年總是揪着我的。」瑪麗也很鬱悶,自己不就是纏着納西莎了嗎,盧修斯每次見到自己都恨不得殺了她一樣。

「那就斯萊特林排除,正直但不誠實,所以赫奇帕奇也排除,然後......拉文克勞和格蘭芬多,選一個吧。」赫奇帕奇院長對於分院帽給出的原因,倒也是能夠接受的,起碼比起斯萊特林正常多了。

「格蘭芬多吧。」鄧布利多看出來瑪麗的猶豫不決,出聲替她做了決定,就衝著這些年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格蘭芬多是個好去處。

瑪麗撇了撇嘴,得,您都做出來決定了,還讓她再分一次幹什麼呢。

「我要跟她在一起。」旁邊的梅川見瑪麗已經確定好了學院,出聲朝着鄧布利多抗議。

「瑪麗,你先出去。」鄧布利多對梅川可不像對瑪麗一樣和顏悅色,畢竟在魔杖店的時候,他們就動手打過一架了。

瑪麗『哦』了一聲,走了出去,已經是宵禁時間了,但是她現在不想回去格蘭芬多的寢室。

「咦?詹姆,看那是誰?」不遠處,一道響亮的聲音傳進了瑪麗的耳朵里,她挑了挑眉,這聲音不就是火車上一直盯着自己的那個人嗎?

瑪麗把手搭在走廊邊的欄杆上,朝着外面望去,她現在只想要安靜一會兒。

「嘿!我們又見面了。」西里斯掙脫了好友的隱形斗篷,跑到了瑪麗的面前,這女孩眉間的愁緒太明顯了,還是在火車上見到的那個古靈精怪的她好的多。

「安靜一點,我不想引過來還在校長室的教授們。」瑪麗回頭看了看校長室門口,見沒什麼動靜就把西里斯拉到了轉彎處的無人角落。

「你?」西里斯不知道如何開口,剛才他也是腦子一熱就沖了上來,說起來,兩人只是見過兩次面而已。

「開學第一晚就夜遊,不怕給格蘭芬多扣分嗎?」瑪麗覺得西里斯分到格蘭芬多是理所當然的,不過,布萊克家族的其他人估計想要掐死他。

「不被抓住就沒事的,說起來,你的分院有結果了嗎?」西里斯聽完瑪麗的話,也挑起了話題,兩個人就這麼閑聊了起來,詹姆三人在一旁披着隱形斗篷看着自己兄弟同異**談,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鄧布利多替我做主了,格蘭芬多。」瑪麗看着天邊的月亮,忽然覺得自己好孤獨,好像所有人都對她十分友好,但,也很同情。

「哦,那很好啊,以後我們就是一個學院的了,我給你介紹幾個人啊?」西里斯看出了瑪麗的情緒不太對,自顧自的拉着她來到了詹姆幾人面前。

「詹姆·波特,話說,你和莉莉是好朋友對嗎?」見躲不過,詹姆率先揭掉了隱形斗篷,開口就向瑪麗詢問莉莉的訊息,惹得瑪麗皺眉。

「如果你穩重一點的話,我想莉莉會告訴你答案的。」瑪麗給了詹姆一個中肯的建議,至於他聽不聽就不關自己的事了。

「萊姆斯·盧平。」瑪麗沒有去握盧平的手,而是上下打量着他,他的血脈好像不一樣。

「你......算了算了,有困難可以來找我。」瑪麗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說出這句話,但是就是覺得他會來找自己一樣。

「嗯。」盧平沒有把她的話放在心上,連鄧布利多都沒有辦法的事情,她不覺得這個女孩能夠解決。

「小矮星·彼得。」一個胖胖的男孩怯生生的朝着瑪麗伸出了手,瑪麗笑着伸出左手和他握了握手。

「瑪麗·梅洛妮。」瑪麗不緊不慢的介紹着自己,眼前這四個男孩的小團體,感覺奇奇怪怪的,看着堅固卻又充滿了問題。

「格蘭芬多夜遊,每人扣五分。」五人正聊得好好的,忽然身後出現一個男聲,西里斯和詹姆四人慌忙朝着聲音看去。

瑪麗則是不慌不忙:「川,霍格沃茨可沒有聲音那麼稚嫩的教授。」

「嘿!你騙我們!狡猾的斯萊特林!」詹姆還是改不掉自己自己的偏見,嘴上功夫總是吃虧吃不夠。

「天吶,你的臉?你不會真的和鄧布利多打了一架吧?」瑪麗轉過頭看着梅川的臉,鄧布利多下手也太狠了,都有瘀血了。

「反正不是第一次了,嘶…。」梅川碰了碰自己的臉頰,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

「我想你以後見了他得忍着點。」瑪麗佯裝從巫師袍里拿出一瓶藥粉,打開瓶子後,一股薄荷味道瀰漫在他們周圍。

「下次還打。」梅川不服氣,但是看着因為給自己上藥而近距離接觸的女孩,心情莫名的安靜了下來。

女孩眨動的睫毛在絕美的五官上像蝴蝶抖動的翅膀,幾縷銀髮散落在她耳邊,柑橘的氣息撲面而來,讓梅川的大腦一下子放空了。

「吹牛呢吧,就你能和鄧布利多打起來?他可是最偉大的巫師!」西里斯看着兩人的互動,有點不是滋味的出口諷刺梅川。

「我想教授們馬上就要出來了。」瑪麗制止了即將挑起的鬥爭,朝着樓下走去,雖然不知道梅川和鄧布利多是怎麼打架的,但鄧布利多一定是放了水的。

其他幾人見她離開了,紛紛跟了上去,有的時候,天敵也會因為某個原因共同站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