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快穿之炮灰拯救之旅
快穿之炮灰拯救之旅 連載中

快穿之炮灰拯救之旅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陌上侯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雲右 絕憧 都市小說

拳打媽寶男,腳踹扶弟魔,手撕渣男渣女,反抗替身舔狗,雲右和絕憧為了收集願力修複本源世界的裂痕在現代、古代和修仙世界不斷穿越,一路披荊斬棘,匡扶正義!展開

《快穿之炮灰拯救之旅》章節試讀:

第3章 不做扶弟魔的墊腳石3


十幾個小時的時間說短也短,很快就到了絕憧下車的時候,看到自己下車之後旁邊的人也跟着自己下了車,絕憧嘴角露出了滿意的微笑,他知道那個人早晚會找上自己,因為原主前世是做房屋裝修設計的,自然知道那個人的老闆是什麼人,那可是富甲一方的超級大富豪,名叫齊仁,這個齊仁是個痴情的人,本是不婚主義的他,年過40後卻遇上了比自己小十幾歲的妻子,從此陷入愛情的泥潭無法自拔,對妻子忠貞不二,如今已經將近60歲,可他的妻子卻因為心臟有問題一直沒敢懷孕,齊仁帶妻子去了很多醫院,最終的效果都不盡如人意,之後甚至病急亂投醫,被人騙了不少家產,絕憧正是因為在火車上看到了這個人才下了血本以最快的速度將那個女子救了起來,他相信等齊仁調查過一番之後一定會找上自己,那時,他的事業也一定會突飛猛進,現在他需要做的就只有兩件事,一是等待齊仁上門,第二則是儘快結束與宋曉姝的婚姻關係。

絕憧看着行李箱里為數不多的東西嘆了口氣,感嘆原主真的是個節儉的人,自己拼死拼活的在外面工作,省吃儉用的都沒給自己的女兒買禮物,可卻不反抗宋曉姝拿着他賺的錢無底線的資助娘家人,真是個冤大頭。

絕憧想了想,停在了一家蛋糕店面前,買了一個精緻的天鵝蛋糕,然後又走進服裝店,約么着兩歲女孩的體型給女兒買了幾件漂亮的衣服,便坐上了的士準備回家。

沒想到剛到家絕憧就氣不打一處來,家裡亂糟糟的,他的女兒獨自一個人坐在牆角里,拿着一個髒兮兮的皮球在玩,他的岳父岳母坐在茶几上吃着西瓜,看着電視,宋曉姝不知道在廚房裡忙活什麼,絕憧一陣無語,這些人是把這裡當成他們自己的家了嗎?這麼看不起女人,還如此壓榨女兒,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父母?

看着絕憧進門,宋應連和吳招娣兩夫妻連半分眼神都沒給他,絕憧自然也沒有理他們,他將東西放下,轉身去抱起了角落裡的女兒,女兒很親切的叫了他一聲爸爸,聽到這聲呼喚,絕憧心裏除了開心還有一陣心疼,這個女孩身形瘦弱,正常的孩子在這個時候差不多能長到七八十公分了,但是他的女兒目測也就五六十公分,抱起來也很輕,根本不像個兩歲的孩子,身上的衣服也髒兮兮的,嘴裏還含着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絕憧更生氣了,宋曉姝就這樣對待自己的女兒嗎?不過轉念一想,大概她根本不知道什麼才是公平待遇吧。

「翎翎,看爸爸給你買了禮物,我們去洗個澡澡,換上漂亮衣服好不好?」

「好」,章翎的回答奶聲奶氣的,雖然身形消瘦,但她的五官極其端正,一看就是個美人坯子,章進本來長的也不醜,宋曉姝的樣貌也算清秀,小章翎完全是撿着夫妻二人的優點在長,絕憧不明白,這麼漂亮可愛的小姑娘,宋曉姝一家人是如何能那麼殘忍對待的?

絕憧抱着女兒走進浴室,給女兒洗了個澡,又為她換上了新衣服,不過他好幾個月沒有回過家,不知道女兒的具體身高,買衣服的時候把臨近幾個型號的都買了一件,絕憧很慶幸自己的做法,要是真的按正常孩子的身高體重來買,或許女兒一件都穿不了,這樣好歹還有一件能穿。

可就當絕憧帶着女兒走出浴室去吃蛋糕的時候,又一件挑戰他忍耐底線的事情發生了,他給女兒買的天鵝蛋糕在這麼十幾二十分鐘的時間裏已經被吃的一點都不剩,沾着奶油的盤子還放在他岳父岳母的面前,他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

「不就吃了一點蛋糕嗎?你怎麼還這麼看着我們?我們是你的長輩,辛辛苦苦把曉姝拉扯長大,嫁給你做媳婦,吃點蛋糕都不行了嗎?」

吳招娣豪橫慣了,原主的性格又有些逆來順受,雖然對宋曉姝補貼娘家的行為多有不滿,但大部分時間還都是忍在心裏不願多言,所以吳招娣向來都不給原主好臉色,這次也一樣,雖說是她和丈夫吃了買給外孫女的蛋糕,還一點都沒有剩下,絕憧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她自己倒是惡人先告狀起來了。

「說的就像我不讓你們吃,你們就不吃了一樣,怎麼,你把我買給女兒蛋糕吃了,還得讓我給你們拍手叫好嗎?」

「你這是什麼話,有點做小輩的樣子嗎?」被女婿這麼一說,宋應連也出聲呵斥。

「這尊重呢,是相互的,你們養大的是宋曉姝,不是我,你們尊重我和我的女兒,我自然尊重你們,但現在你們倚老賣老,還想要得到我的尊重,是在說笑話嗎?你們養大的女兒可從來都不工作,這房子也是我父母留下的,換句話說,你們吃的用的住的都是我的,就連你們兒子上學的費用也是我出的,你們還這麼理直氣壯,誰給你們的勇氣?」

絕憧可不是章進,被懟了後會一言不發,論懟人,除了雲右他還沒忍過誰。

「好啊你,出去打了幾個月的工長本事了是吧?不把我們老人放在眼裡了是吧?就為了這麼個小丫頭片子,你竟然敢頂撞我?」吳招娣本能的覺得這個女婿與原來不太一樣了,之前別說吃個蛋糕,就是把幾個月的工資都拿回家給兒子花他也只是心裏不願意,不曾反駁過自己,這次怎麼像吃了個槍葯一樣?想到這裡,吳招娣就有些生氣,章進的父母死的早,除了這套房子什麼都沒留下,要不是自己願意嫁女兒給他,他哪裡能有媳婦?沒媳婦又哪裡來的女兒?現在竟然敢騎到自己頭上,這不是翻了天了嗎?

吳招娣越想越氣,說出去的話也越來越不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