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身上有個姓朱的鬼
我的身上有個姓朱的鬼 連載中

我的身上有個姓朱的鬼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紀紀復唧唧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何瑤 朱弋 都市小說

我,朱弋,朱家的後代,天生體弱,被同輩人嘲笑沒有一點運動天賦,在成年叩拜朱家廟堂後,開啟了不一樣的人生
展開

《我的身上有個姓朱的鬼》章節試讀:

第8章 太孫竟是俘虜


一個個轉盤在朱弋腦海里嗡嗡的轉着。

吱~

隨着朱弋的一陣抽搐,朱弋疼的在床上打滾。

朱弋:這系統真他喵的坑人,抽死我了!

第一個力量指針停在了lv89

朱弋明顯感覺到身上力量迅速增長,前所未有的力量感匯聚全身。

正常成年人的力量大概在60左右,顯然現在朱弋的力量已經達到了普通人的天花板級別了,甚至隨着朱弋的鍛煉,力量的等級還會更高,反之,不鍛煉還會降低。

又連續抽搐了3次,豆大的汗珠順着鼻尖滴落,朱弋發誓這東西以後還是少用吧!

好在結果還是好的,第二個敏捷指針停到了停到了lv86,感知指針停到了lv82,魅力指針停到了lv75。

朱弋興奮極了,這哪是重開啊,這簡直是作弊!

吱~

又一個指針——智力,指針停到了lv45。

朱弋:。。。

小明:o(*≧▽≦)ツ ヾ(≧▽≦*)o

朱弋黑線遍布全臉,瞪了胖橘一眼,好意思笑呢,史上最坑的系統沒有之一。

打個比方吧,人類正常的智力水平大概是60左右之間

「唉!都是淚啊!」

朱弋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十幾年了,已經沒關係了。

正當朱弋感慨人生無常,大腸包小腸時。

腦海里又轉動了一個轉盤,朱弋下意識地倒在了床上,做好了抽搐準備。

隨着朱弋的慘叫,最後一個指針——幸運也是指到了lv78!

朱弋重新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刀刻斧鑿的腹肌,身上每一處都充滿了爆發力。

今天重開的還不錯,除了智力低一點,別的都還可以。

朱弋躺在床上,閉上眼睛,美美噠!

朱弋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被五花大綁,旁邊圍了一圈草原漢子,漢子們中間坐着一個女人,貂皮的大衣把女人身上的富貴氣盡顯出來。

什麼情況!

「嗚嗚嗚嗚唔」朱弋嘴裏不知道誰塞了一個破抹布,味道嗖的很,說不了話倒是無所謂,這他喵味道能要人命。

中間座位的女人揮了揮手,一個大漢把朱弋嘴裏的破抹布扯開了。

「呼呼呼咳咳咳呼呼」,朱弋喘着粗氣,時不時的咳嗽兩下,這味道真的太沖了。

「小子,你是何人?」,中間椅子上的女人對着朱弋說道。

「我是商人,來這裡是為了通商」,朱弋淡定地說著。

「少他娘裝了,小子,別以為我們沒有看見你衣服裏面穿着的內甲,那可是大明皇室專用」,挨着女子旁邊的大鬍子對着朱弋大罵道。

「我說我撿的你們信嗎?」

朱弋一臉無辜的樣子,要不是我們親眼所見,還真信你了。

「油嘴滑舌」,椅子上的女人小聲說道。

「可汗,就讓我殺了這個狡猾的小子」,哈齊木說著就拔刀要宰了朱弋。

原來這瓦剌可汗是個女子,還是個美女。

「慢着,你們先退下吧」,馬茵茵對着旁邊的大漢們說道。

等大漢們都走出了帳篷,朱弋現在有一種逃出生天的感覺。

「朱大太孫,你來我這小小的瓦剌作甚?」馬茵茵傲嬌的語氣。

「誰是太孫,你可別瞎說,明太孫何等人物,豈是我這宵小之徒能比的,我聽人說太孫威武雄壯、頂天立地,頗有一股一夫當關,萬夫...」,朱弋神采奕奕地誇起了自己。

真是不要臉!

「嗖!」

一把鑲着紅寶石的匕首準確從朱弋頭上飛過,連帶着掉落了幾根秀髮。

「怎麼不說了,接著說啊」,馬茵茵手上轉動着另一把匕首,玩味地看着朱弋。

朱弋咽了咽口水,「我這還不是聽別人說的嘛,我也是聽說」。

「嗖!」

馬茵茵手上的匕首再次脫手,從朱弋褲襠划過去,褲襠是無辜的啊,已經張開了大嘴。

朱弋慌忙地檢查自己的完整性,還在還在,鬆了一口氣。

無奈整個人被綁着,看不到自己的褲子已經張嘴了。

「接著說,太孫,我看你能把自己誇上天不」,馬茵茵不知道從哪拿出來那麼多把匕首,扔了兩個,現在手上又有兩個。

「士可殺不可辱,有本事你今天就把我殺了,明天我大明的軍隊就會踏平這裡,血債血還!」

軟的不行,朱弋這次來硬的,就賭她不敢殺,一屁股坐在地上,盤腿做起來,熟不知自己現在是開襠褲,這個姿勢屬實有點態變。

「噗」,馬茵茵看着下面朱弋一臉要殺就殺,任你擺布的樣子加上開襠褲真的沒忍住笑出了聲。

「我不會殺你的,你對我來說還有用,來人!把太孫送到西帳篷,好生看養」,馬茵茵大聲喊道。

來了幾個大漢子把朱弋拎走,到了西帳篷,朱弋被侍衛鬆了綁,關在了裏面。

「朱老頭知不知道我被劫走了啊,唉,我還沒把老頭熬走享受呢,就被抓走當俘虜了,最慘主角實錘了」,朱弋坐在墊子上唉聲嘆氣。

朱棣連打了幾個噴嚏,哪個小子在罵我。

過了幾個小時,朱弋被闖進來的幾個姑娘吵醒。

姑娘們手上拿着紅色的新衣,和各式各樣洗漱工具,放在了朱弋的帳篷內。

「你們這是幹嘛?」朱弋不解的問道,誰家俘虜穿紅衣服啊,還是新的。

「你要結婚了!」

「新郎不是我?」

「不是你是誰」,侍女撇了一眼朱弋,整個屋子就你一個男人。

「我和誰啊?不不不,我不結婚,士可殺不可辱,你們要殺就殺,別給我來這一套,我才18歲啊,我還小」,朱弋說著說著就在帳篷里喊了起來。

「你哪裡小?」

朱弋:「哪裡也不小,就年齡小!」

「像你這麼大的人早該成家了」

「你要結婚的可是我們偉大的可汗!」

「明天晚上不知道要有多少男人會偷偷抹眼淚」

侍女們咯咯咯的笑着,開着朱弋的玩笑,完全不在乎朱弋的感受。

朱弋:。。。得想個辦法跑了,這瓦剌可汗雖說長得不錯,我還想保留我的處子之身啊!

......

侍女們弄好東西以後就離開了帳篷,留下朱弋一個人無風凌亂。

跑是沒法跑,得想個辦法拒絕這門婚事。

正當朱弋苦思冥想的時候,外面傳來一陣吵罵聲。

「讓我進去,我要把這小兔崽子宰了」

「太師,沒有可汗的指示你不能進去啊」

「我再說一遍讓我進去,我要看看是什麼人要嫁給我的茵茵」,左左日在帳篷外大聲喊叫。

朱弋聽着外面的吵鬧聲,靈光一閃,這不就有點子了,隨即撩開了門帘。

「這位仁兄,我也覺得現在與可汗結婚是一件不妥的事,不如讓給你可好」

朱弋滿臉肆意妄為的笑容,送上門的辦法這不就來了嗎,朱弋顯然是個藏不住情緒的人。

面前怒髮衝冠的左左日可不是這麼想的,表情管理還得是你朱弋啊!

在左左日的眼裡是朱弋挑釁的笑,還肆意妄為。

「小子你什麼意思,茵茵不好嗎?你什麼意思」,左左日生氣的對着朱弋喊。

朱弋:o(一︿一+)o

真服了家人們,我讓給你你還不要

「小子,嗟來之食,狗都不要,不不不我要...」

朱弋:啥意思,整半天隔着內涵我呢,小子行,惹了你朱爺爺,有你好果子吃。

「小子,有本事跟我決鬥,我們瓦剌沒有懦夫,都是死在馬背上的男人!今日未時來演武場決鬥!,誰贏了茵茵就是誰的」

估計馬茵茵都沒想到會成為他們倆的賭注,知道了不得把他兩撕了。

朱弋同意了,正好試試剛重開的身體強度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