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原神:達達利亞的1942保衛戰
原神:達達利亞的1942保衛戰 連載中

原神:達達利亞的1942保衛戰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越甲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公子 軍事歷史 達達利亞

達達利亞,至冬國愚人眾十一席執行官,代號「公子」
一個忠情戰鬥、忠實於身體感受的追逐者,其戰績威名遠揚
然而,一場意外的反穿越, 來到陌生又似乎熟悉的環境… 祖國、聯盟、整個世界都在經歷史上最殘酷的硝煙與炮火
起來吧! 達達利亞.諾夫斯基! 拿起步槍向絲塔麗格勒前進! 我們要驕傲的告訴後輩!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展開

《原神:達達利亞的1942保衛戰》章節試讀:

第六章 新英雄的誕生


達達利亞不敢相信所聽到的,但當他親眼所見,這座雕像中,其中一名孩童的確是托克的衣着和相貌,他如經歷噩夢般驚恐的跪倒在雕像身旁。

「托克!托克!這到底怎麼回事?究竟發生了什麼?!」

「大概普通人的肉體不足以承受穿越時空帶來的影響,托克就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不,不可能,你怎麼知道的?你不是說托克比你早到嗎?你一定在故意騙我!托克,托克一定在別的安全的地方!」

阿蕾奇諾搖搖頭沒有回答,達達利亞自己也能感覺到是自己在騙自己,他在地中之鹽及其他遺迹中,見過太多由生命凝成的雕像,這裡的的確確就是托克…

「還有其他辦法嗎?一定有其他辦法的!我們帶托克一起回去!回去提瓦特,托克也一定能恢復的!」

達達利亞起身握住了阿蕾奇諾的雙肩,眼神中充滿了懇切和期待。

「我有想過很多辦法,如果能還原當時的情景,或許有希望回去,可是,我已經有很長時間沒見過哥倫比婭了。」

提到少女哥倫比婭,阿蕾奇諾微微皺起了眉頭,又繼續向達達利亞勸慰道:

「這裡周圍一片廢墟,可這座雕像依舊聳立,托克在這裡暫時是安全的,我不要再過多引起敵方的注意,走吧…」

達達利亞跟隨阿蕾奇諾不舍的離去…

接下來的三天,絲塔麗格勒戰局又發生了新的變化。

【9月18日,特刊!新英雄的誕生!阿蕾奇.諾娃的戰友,達達利亞.諾夫斯基擊斃敵軍64人!】

【9月19日,達達利亞同志在**廣場抵禦西西斯敵軍突襲,再次擊斃敵方尉官1名,敵軍133人!】

【9月20日,特刊!達達利亞同志帶領連隊摧毀**廣場西西斯敵軍6處據點,擊斃敵方校官1名!尉官3名!敵軍226人!坦克5輛!中部區域戰線向前挺進一公里!】

達達利亞用三天的時間將**廣場附近敵軍瘋狂清除,擊殺數量接近500人,這種個人戰績已只能稱之為神跡!

現在,他終於有時間再安靜的陪一陪弟弟托克…

達達利亞揣着酒壺,坐在雕像旁飲着伏特加,兩日無休的行動讓他顯得有些頹廢,臉上的塵土和鬍渣已不再像從前優雅的公子。

為了配合佔領,昨晚上級安排自己帶領了一個連隊進行突襲,報道容易,實際是一場慘烈的戰鬥。

現在,一名名戰友被擔架抬出,路過廣場**,娜塔莎也在其中,她胸前和手臂都纏着繃帶,躺在擔架上對達達利亞投出艱難的笑…

這種小型戰鬥時刻在這座城市發生着,這場血流不止的戰役也不知何時才能結束…

一輛吉普車從東面駛來,停在了雕塑旁,是宣傳官東尼洛夫走了下來。

「阿蕾奇.諾娃告訴我你會在這裡,走吧,有一個好消息!」

「哦?」

達達利亞打起精神立刻起身上車。

一路上東尼洛夫開着車並沒有回答達達利亞的提問,只是神秘的笑着說保密。

來到半途的隱蔽營地,還讓達達利亞在幾塊斷牆遮擋的小間里洗了個澡,掛掉了鬍渣,又換上了乾淨的軍裝。

一切顯得神秘又莊重,直到車子駛向了靠近法爾加河畔,一排不起眼的小樓,達達利亞跟着走進其中一棟,內里竟是一間布置精美的宴會禮堂。

燈火燭光明亮,四壁掛着宣傳抗戰的標語,**長桌上鋪着紅色的絨布,擺滿了果盤、酒水甚至香煙雪茄…

「哈哈,中將卡魯小夫同志今天將要親自到訪,他可是專門點名要接見你和阿蕾奇.諾娃兩位大英雄!」

東尼諾夫興奮的告知好消息,這讓達達利亞有些失望,他原本以為會是阿蕾奇諾有了少女的消息。

東尼諾夫接着笑道:

「好好休息放鬆一下吧,這裡很安全,敵機不會冒險突襲這裡,他們也不會知道這個消息,這是通訊隊親自從摩薩科帶過來的。」

東尼洛夫說完找了張椅子高興坐下,達達利亞觀望四周,發現了阿蕾奇諾也已經早到了。

宴會裡除了負責招待的服務人員,大多是少校級以上軍官,阿蕾奇諾則一人獨自找了個角落,安靜看着身旁的一疊書籍和報刊。

達達利亞走過去,找了旁邊椅子坐下,阿蕾奇諾沒有搭話,正捧着一本《資本論》看得認真…

達達利亞拿起一本《唯物主義和經驗批判主義》翻看了一會,讚歎真是神作,於是收入懷裡。

報刊除了絲塔麗格勒當地,還有世界各個戰區的報刊也在其中,達達利亞又拿起一份遠東戰場周刊,然後感覺有些迷惑了。

「阿蕾奇諾,你看!這是稻妻人?!」

報刊上有一張黑白照片,一處小城街景,無論建築風格和路人穿着都讓達達利亞深刻記憶起這是稻妻國景象!

阿蕾奇諾瞥了一眼,點頭道:

「嗯,我也很奇怪,雖然他們不叫那個名字,但遠東戰場地區不僅稻妻,還有須彌都似乎極其相似,看來這個世界的確和提瓦特有某種聯繫…」

「一定有聯繫!就在這裡我也能感受到至冬國的冰雪氣息!」

達達利亞更加堅定了信心!

繼續在書籍和報刊中翻閱知識,查找這個世界的線索聯繫。

沉迷在書籍中不知過了多會,周圍突然響起了熱烈的掌聲,軍官們紛紛起立,來訪者入場了。

中將同志來到禮台上,向前線的兵官們先致以了問候,又發表了一段慷慨激昂的演說,隨後在眾人歡呼中到了宴會休閑環節。

一名參謀員領着中將來到阿蕾奇諾和達達利亞身前,卡魯小夫端着一直高腳杯笑道:

「不用介紹了,這位女英雄阿蕾奇.諾娃同志,還有達達利亞.諾夫斯基,我在路上連夜讀到了你的報道,你倆都是祖國的英雄!我代表絲塔麗大元帥舉杯向兩位問候!」

「敬絲塔麗大元帥!」

達達利亞跟着阿蕾奇諾連忙舉杯回敬,眼前的這個男人,個子不高有些發福,但卻散發著不下執行官之首的氣勢。

中將將空酒杯還到參謀員手中,繼續道:

「我這次來,還有一個特別的想法,現在絲塔麗格勒已經取得了穩定的戰局,大元帥同樣想要在遠東獲得更大的優勢,所以希望安排其中一位前往遠東戰場。」

「我願隨將軍閣下調遣!」

阿蕾奇諾搶先請令,而達達利亞也並不想離開托爾。

「好,我也正有此打算!」中將滿意的握手阿蕾奇諾,隨後又拍拍達達利亞肩膀道:

「達達利亞同志,絲塔麗格勒的明天就看你的了,我相信你!你知道我們截獲的敵方情報,他們叫你什麼嗎?哈哈!」

「哦?什麼?」

「顫悚的魔王!哈哈哈,西西斯們在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