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嬌滴滴小美人被兇猛糙漢寵野了
嬌滴滴小美人被兇猛糙漢寵野了 連載中

嬌滴滴小美人被兇猛糙漢寵野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南綰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書秦瑤 現代言情 謝賀章

【年代 穿越 寵妻 互寵 年下 種田】赫連村成分不好的小混混謝賀章,被城裡來的知青纏上了
  小姑娘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干點農活就喊手疼,唯一的愛好就是跟在他屁股後面轉悠
  一天下午,不勝其煩的謝賀章將她堵在棉花地里,威脅道:「再纏着我,我就揍你
」    小嬌嬌書青瑤嬌氣地撇了撇嘴,委屈巴巴的:「知道了,老公
」   謝賀章:「……」   ???她剛才喊我什麼???   被玉佩送回過去,書秦瑤背着自己的小包袱,下鄉去投奔自己的老公
彼時的謝賀章寄人籬下,人憎狗嫌,兇巴巴的還亂咬人
活脫脫一隻小瘋狗
書青瑤捂着被捏疼的臉蛋兒懷疑人生:這狗男人年輕時候咋這德性?展開

《嬌滴滴小美人被兇猛糙漢寵野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玉佩


書青瑤死的那天。

江城的天氣很好。

那天她難得精神頭不錯,醫生特許了她的丈夫謝賀章過來看望。

兩次的乳腺癌化療手術,消耗了她全部的力氣,她躺在病床上,在身上滴滴作響的各種精密儀器的監控下,看向走過來的男人。

他瘦了,形銷骨立,英俊的眼眸深深凹陷進去,一雙眼滿是心碎。

「老公,對不起……明明說好了要一起和你陪孩子們長大的……」

她淚流滿面的看着坐在床沿邊緊緊握着她雙手的男人,心裏滿懷着不甘!

她恨!

恨上天讓她蹉跎半生,恨上天讓她太遲遇到謝賀章!

恨上天讓她終於得到幸福,卻又從她手裡狠心奪走!

「老公,如果有下輩子,我希望能早些遇見你。」

「對不起……」

「真的對不起……」

望着滿眼死寂看着她的男人,書青瑤撕心裂肺,滿心不舍,抓着謝賀章的手,卻逐漸失去了力氣……

……

她和謝賀章的相識是一場意外。

那一年,被前夫和閨蜜雙重背叛,身心俱疲的她,在一次慈善宴會上遇到了謝賀章。

她喝醉酒,不小心和謝賀章發生了關係。

被前夫家嫌棄下不出蛋的母雞的她,卻在一個月後發現懷了三胞胎。

捨不得打掉孩子,也不願意讓自己的孩子做私生子,她找上了孩子的父親,要求協議結婚。

沒想到婚後,比她還小一歲的謝賀章不僅肩負起了丈夫的責任,甚至心甘情願全職在家照顧孩子和她。

五年的相知相守,謝賀章的溫柔體貼,讓對婚姻和家庭心灰意冷的書青瑤重新打開了心扉。

他們先婚後愛,相知相守,經營着這段所有人都不看好的婚姻。

然而。

好景不長。

書青瑤檢查出了乳腺癌晚期。

……

可能是因為強烈的不安心和不放心。

書青瑤雖然死了。

但靈魂卻依附在了謝賀章的身上。

她看着謝賀章火化了她。

看着謝賀章將她的骨灰,放進墓地里。

看着他一遍又一遍,在墓地里擦拭着墓碑上她的照片。

看着他一如既往的照顧着他們三個孩子。

看着他肩負起丈夫的責任,安慰她的哥哥和父親。

然後終於有一天。

書青瑤看着謝賀章從公司下班以後,拒絕了司機接送,一個人開車來到了墓園,拎着一瓶燒酒,坐在她的墓碑前,輕輕地伸出手觸碰她墓碑上的照片。

照片里的女子,明眸善睞,還是她最美的模樣,一雙漂亮的貓眼,透出靈動和狡黠。

「瑤瑤,我已經把孩子們都安排好了。」

「你哥哥和爸爸,他們也已經可以正常生活了……」

「可是……」

「我想你了。」

「瑤瑤,我真的想你了。」

她永遠也不會知道,在他25歲從江潯的錢包里看到她的照片以後,他已經整整痴戀了她20年……

這個在公司里和眾人面前成熟穩重的男人,終於崩潰到了極致,顫抖的伸出手,去觸碰墓碑上女子的臉。

他聲音死寂。

「瑤瑤,我胃不好,你平日里總是勸我別喝酒……但是我太想你了,你原諒我,讓我醉一次,我想見見你……」

「這麼久了,你一次都沒有入我的夢,你是不是怨我,怨我沒辦法救你?」

看着在她面前喝酒的謝賀章,書青瑤痛苦的靈魂俱碎。

她撕心裂肺的撲上去,「謝賀章,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喝酒……」

卻一次又一次的撲了空。

謝賀章的胃不好。

不能吃辣,滴酒不沾。

現在,卻因為想要夢見她,而在喝這麼烈的酒!

「謝賀章……謝賀章……」

無能為力的書青瑤跪坐在地上,絕望的看着男人像是感覺不到絲毫痛苦一般,一口一口喝着烈酒。

直到一道血跡。

突然從謝賀章的唇內噴了出來。

他捂着嘴,嘔着血,掙扎着倒在了她的墓碑前,看着墓碑上的她,顫抖的伸出手,似乎是想去觸碰她的臉。

最後卻無力的滑落了下去。

「救命,救命——來人啊,求求你救救他——」

書青瑤肝膽俱裂,撲倒在男人身上,她的手一遍又一遍穿過他的臉,卻無論如何都沒辦法碰到。

絕望的眼淚,一滴一滴落在了謝賀章身上的那枚玉佩上。

和謝賀章嘴裏湧出來的血,混合在了一起,散發出淡淡的光芒。

……

……

……

……

「瑤瑤,瑤瑤,你大哥回來了。」

門外傳來母親卞蓉喜氣洋洋的聲音。

「篤篤篤。」

敲了幾聲門沒見回應,卞蓉在門口嗔怪的抱怨了一聲,「這孩子,日上三竿了都不知道起床!」

隨後一個爽朗的男音在門外響了起來:「媽,時間還早呢,讓瑤瑤再睡一會兒。我先去洗個澡。」

「你就知道慣着她!……等下,我去給你拿換的衣服!」

……

書青瑤睜着眼, 躺在床上,心臟劇烈起伏。

她不是……

已經死了嗎?

猛地從床上坐起來,一塊玉佩從懷裡掉了出來。

原本散發著瑩潤光澤的玉佩,此刻已經失去了光亮,變得黯淡無光。

這枚玉佩,是謝賀章早逝母親的遺物,謝賀章曾經送給了她。

在她死後,又被他取下來貼身保管。

對面書桌上的鏡子里,倒映出一張艷若桃李的嬌俏臉蛋。

膚白如雪,烏髮披散,比中年後的她多了幾分年少的清純和無辜。

書桌上放着一個日曆,1976.

1976!

她竟然回到了十八歲!

書青瑤心神激蕩,忍不住用力掐了一把自己大腿,痛得「嗷」地叫了出來。

「啪嗒。」

門被從外面打開了。

母親卞蓉雙手叉着腰,怒氣沖沖地出現在門口,柳眉倒豎:「書青瑤,醒了就趕緊出來!你哥回來了,給你帶了一堆禮物,你倒好,太陽曬屁股了還不起床!」

書青瑤看着自己母親年輕的臉龐,有幾分愣神,卞蓉見自己小女兒還在床上發獃,暴脾氣的她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書青瑤……」

話還沒說完,書青瑤小炮彈似的從床上沖了過來,緊緊地抱住卞蓉的腰,把臉埋進母親的懷裡,眼角微微濕潤了。

因為她和前夫江潯久婚沒有孩子這件事,江潯在鄉下的母親江英三番五次上門鬧事,卞蓉也是一次因為跟江英爭吵的時候,腦梗發作,在醫院住了一個月,終究還是撒手人寰。

沒想到,老天竟然讓她重新回到了十八歲!

這一次,她不會再跟江潯這個斯文敗類糾纏,也不會給江英這個農村潑婦上門欺負她母親的機會!

書青瑤嗅着母親身上熟悉的香氣,激動地微微發顫。

「你這孩子,說你幾句話就哭了?」

卞蓉低頭見女兒眼圈紅紅的,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一下就心疼了,語氣軟和了些,「多大人了,整天哭鼻子,被你哥看見要笑話你了。」

書馳已經洗好了澡,從浴室里走出來,穿着一件白色的確良襯衫,黑髮濕漉漉的滴着水,拿干毛巾擦着短髮,一見到書青瑤,咧開了嘴,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瑤瑤,有沒有想哥哥?」

很難想像面前這個笑得一臉陽光的小哥哥,今後會是部隊里不苟言笑的鐵將軍,被聞風喪膽的新兵蛋子們暗地裡吐槽書閻王。

書青瑤記得,這個時候是書馳去部隊第三年,第一次回家探親,她和書馳差了五歲,書馳從小就寵她寵得不行,書馳入伍成為人民子弟兵的時候,全家都為他高興,就她哭得不行,哭着喊着不許他去。

書青瑤抬起頭看着書馳,嬌軟的聲音有點沙啞:「書馳,你還知道回來!」

「怎麼跟你哥說話的!真是沒大沒小。」

卞蓉離開的時候,把門也給帶上了。

書青瑤坐在床沿邊,低着頭,看着自己手心裏的玉佩,心跳的越來越快。

她……

她回到1976。

那,那她現在是不是可以直接去找謝賀章了?

想起那個深愛着自己的男人,書青瑤心口又苦又澀。

上輩子,老天只給她五年的機會,讓她和謝賀章在一起,這一次,她要早點找到他,要早點和他在一起,要和他長相廝守!

不過,謝賀章現在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