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快穿之大佬她勇往直前
快穿之大佬她勇往直前 連載中

快穿之大佬她勇往直前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妘錦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妘錦 舒妘

萬千世界,她走過一個又一個世界,從炮灰到大佬,她始終無所畏懼,勇往直前…… 第一個世界:悲慘長公主的逆襲之路 第二個世界:女主的惡毒繼母 ……展開

《快穿之大佬她勇往直前》章節試讀:

第6章 悲慘長公主的逆襲六


「她在拍賣初.夜的時候幸運的遇到了十四皇子,入了十四皇子的眼。十四皇子幫她贖了身,其他人本以為十四皇子會隨隨便便找個院子養着她。誰知道十四皇子竟然將這楊杏花帶回府,這楊杏花也搖身一變成了十四皇子的妾室!」

「主子,十四皇子看着倒是挺喜歡楊杏花的,這楊杏花將皇子妃氣病了,十四皇子還賞賜了她不少好東西呢!」

「十四弟他當然高興,畢竟楊杏花幫他教訓了那個給他戴綠帽子的女人嗎。十四弟他看着是個風流紈絝,實際上卻謀划著造反呢!」舒妘冷笑。

容一內心震驚不已,沒想到主子竟然比自己都要消息靈通,當轉念一想這是主子,主子自然是比自己厲害的。

「主子,鎮安侯府這次不過是納個妾,卻廣邀賓客,辦的那叫一個聲勢浩蕩。簡直是不將主子放在眼裡!」容一一提起這件事,就氣憤的不行。

「容一,這有什麼好氣憤的。本宮從來都沒將鎮安侯一家放在眼裡,他們做的所有的一切在本宮眼裡就像是跳樑小丑一般,無趣又無味!」舒妘看着容一氣憤的樣子頗覺好笑。

「主子,陳安傳信說,十四皇子最近一直都在傾力拉攏他,並且向他許諾,若登帝位,必許陳家貴妃之位,還要加封陳安侯爵,世襲罔替呢!」一臉狐狸笑的容三也在這時插上話來。

「既然十四如此捨得,那我們也不能讓他失望不是。傳信給陳安,讓他同意十四弟的拉攏。」舒妘輕笑。

容三點頭稱是。

陳安是暗部埋在軍營里的棋子,他自身有勇有謀,頗有將帥之才,又有舒妘這個幕後諸葛,他輕而易舉的在三年前蠻夷進攻邊境時脫穎而出,親手砍了蠻夷王的項上人頭,立下大功。

背後無人,又有能力的將領自然頗得安帝的看重,回京後陳安就被任免為禁衛軍統領。

京畿大營和離京城最近的益州軍明面上是安帝的人,暗地裡是是十四皇子的人,其實都是舒妘的人。

不僅如此,如今風國的各州、各郡、各縣都有舒妘的人,舒妘已將風國握在手中,只待一個合適的機會……便能鯉躍龍門,化而為龍,她——舒妘,終將龍翔九天!

……

三月後

鎮安侯府

天色已晚,天氣燥熱,周邊都洋溢着風雨欲來的壓抑和沉悶。

薛謹安看着眼前大腹便便的女人,眼中滿是愛意,想到即將發生的事,心中不由有些猶豫和擔憂,但又轉而又化為堅定,「荷花,我今天要出去辦公事,你一個人要好好獃在家裡。」

「世子,你今晚一定要去嗎?」楊荷花有預感今晚有大事要發生。為她保胎的大夫說她估計就在這幾天生產,想到別人說的生孩子多麼痛多麼可怕,她不由害怕起來。

薛謹安知道楊荷花在擔心什麼,但是今晚他必須去,「荷花,大夫和穩婆我已經請到家裡了。放心家裡我都安排好了家丁和侍衛,不會有事的。事情一結束,我就立刻回來陪你,好不好?聽話!」

「好,我會好好聽話,呆在家裡。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來!」

薛謹安伸手抱住楊荷花,低聲呢喃「放心,我會好好的。我還要陪你變老,陪孩子長大呢。」

楊荷花也抬起手抱住薛謹安,倔強地仰起頭看着他,「薛謹安你可一定要平安回來。哼!你要是回不來,我就帶着你的孩子嫁給別人,讓別人花你的錢,睡你的老婆,打你的娃!」

「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薛謹安低笑一聲。

說完,薛謹安轉身離去,楊荷花看着薛謹安的背影,控制不住地淚流滿面。

文帝駕崩後,安帝登基,後來他大哥薛懷安又戰死沙場,安帝不重視鎮安侯府,即便是他薛謹安尚了長公主,也還是一樣。為了鎮安侯府的日後,薛謹安不得不去搏一個從龍之功。而且安帝雖是帝王卻為人陰險,常着眼於女人們的後宅**,喜歡利用女人達成目的。

想到十四皇子府上的十四皇妃,薛謹安又不由想起安帝罔顧人倫,和弟妹通.奸生下奸.生子的事情,安帝做的事情真是讓人噁心作嘔!十四皇子或許最開始沒想着反,但安帝的步步緊逼讓他不得不反,妻子不僅給自己戴綠帽子,還要養一個奸.生子,是個男人都忍不了!

除此之外,善妒的十四皇妃為了穩定自己和兒子的地位,還給十四皇子的姬妾們都下了陰毒的葯,讓她們這輩子都生不了孩子!

如今,十四皇子府上也就一個「嫡子」。除了十四皇子,安帝還給其他的一些大臣也帶了綠帽子,甚至有些大臣的夫人還有了身孕,礙於安帝,那是不想養也得養!整天養着個奸.生子,這些人頭上綠的都能放羊了,簡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也正因為安帝做的這些「好事」,這些個大臣才會這麼容易就加入十四皇子的陣營。安帝做的這一件件事真是不厚道極了!

十四皇子忍了這麼多年,謀划了這麼多年,才選在今夜行動。

這麼多心思千迴百轉也就在恍惚間,薛謹安徑直趕向十四皇子安排的地點。

……

別院

舒妘和魏逸軒在書房相對而坐,二人面前有一盤棋,白子已將黑子團團圍住,黑子必敗無疑。

「逸軒,你看,如今這局面,好似是本宮要敗了。」說話間舒妘將一粒黑子放在棋盤上的一個偏僻位置,局勢瞬間逆轉,白子此時卻成了瓮中之鱉,「但,誰又說神來一筆不能逆轉棋盤呢!不到最後,那邊不是最終贏家,所以哪怕到了最後一刻,也得小心翼翼!」

一身白衣,如青竹般俊秀、氣質不凡的魏逸軒先抬頭看了眼舒妘眼中暗光閃過,又低頭看着眼前的棋盤,深感舒妘棋藝高超,內心不由自主地浮上些自豪感,魏逸軒將這不明不白的自豪感壓下,這才開口說道,「公主所說極是,京中局勢也如這棋盤瞬息萬變。」

舒妘知他意有所指,他們彼此間也都心知肚明。

人馬都已行動,今晚註定是不眠之夜。舒妘和魏逸軒也在等着那最終的結果,是扶搖直上九天,還是一着不慎陷入泥潭,只看今晚。

……

皇宮內安帝睡得舒舒服服,卻不知道,有人正謀划著他屁股下面的皇位,今晚是他最後一個當皇帝的夜晚,今夜過後,他將淪為階下囚。或許無能的皇子,不應該做皇帝,因為他根本守不住,當一個閑散王爺對他來說才是最好的結果。

——————

想必大家都猜到了吧,楊荷花是個貨真價實的穿越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