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赫爾雅大陸:塵封的物語
赫爾雅大陸:塵封的物語 連載中

赫爾雅大陸:塵封的物語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明日之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希爾·君鳴 希薩·君鳴 現代言情

這是赫爾雅大陸自諸神開創到入侵中原神州幾千年的故事,每個故事都是一個獨立但又互有聯繫的篇章,這座大陸上有英雄史詩,有恐懼之書,有治癒物語,希望大家能在故事裏收穫不一樣的感動!展開

《赫爾雅大陸:塵封的物語》章節試讀:

第2章 黃昏公主之二


希爾看向窗外。這裡是艾爾利亞外面的城牆,遠處的帝國皇宮坐落在巍峨群山的最高點,顯得既神秘又威嚴。遠處,巨大的雷雨雲向著帝國皇宮逼近,此時正值七月,就艾爾利亞的氣候來說乃是雨水正盛的時候。

「讚美歌雨女神,給我們帶來豐沛的雨露和肥沃的泥土。「希爾喃喃地說。

「要下雨了,話說父王向我要了幾個精靈戰俘,我也不知道他想做什麼。「希薩說道,』費力昂,到這裡了,讓我們下車吧。」

「好的,兩位尊貴的公主殿下。」車夫回答道。

馬車停在了城牆外面,希薩和希爾下了車,邁步走進了城內。

因為二人沒有做公主地打扮,而是普通貴族家女孩的打扮,所以路上的行人都沒有注意到她們地特殊身份,艾爾利亞城內依然熙熙攘攘,車水馬龍。但與平常不同的是,街上所有的商販,店鋪,民居,都懸掛着人類帝國的旗幟,皇帝的大幅畫像貼滿了牆上,一座座塑像也在大街小巷樹立起來,城牆上更是掛着巨幅的戰爭標語,整個皇城似乎有一種狂熱的氛圍。

「怎麼回事?今天是父皇的大壽又不是戰爭動員會?「希爾疑惑地說。

『帝國的每一天都是戰爭動員會,只是這一天,格外地喧囂。「希薩似乎習慣了這種場景,「希爾你剛剛有沒有注意到,那些戰俘運送囚車上的人不止精靈,還有人類?」

「什麼?」希爾震驚道,「那些人類是通敵了嗎?」

「比通敵更黑暗,那是父皇的政敵,父皇抓捕並秘密處決他們,並且把他們混在精靈戰俘裏面,因為如果公開處決,就會被政敵抓到把柄,比如肆意殺戮同胞什麼的。」

「父皇怎麼可以這麼做!」

「政治面前,無所不做,無可不行。」希薩淡淡地說,「這是作為統治者最輕微的罪孽。」

二人行至艾爾利亞繁華地帶的商業街,穿過商業街,便是帝國的皇宮所在的帝王山。希爾四處張望,只見商業街的角落,到處都有一些衣衫襤褸的人。

「姐姐,他們是?」

「那是戰爭中的流民,和失去自己財產的乞丐,這種人每個地方都有,」

其中一個乞丐哀嚎道:「尊貴的小姐們,給點錢吧,我們已經吃不上飯了……」

希爾正打算擲出幾個硬幣,卻被希薩攔住:「不要給。

「為什麼?你沒見這些人都吃不上飯了嗎?」

「你只要擲出一枚硬幣,他們就會蜂擁而上,到時候可就不是一枚硬幣能解決的了。」

希薩說道。

「可是…….」

「沒有可是,繼續走,不不要看他們。「希薩拉住了希爾。

二人繼續走,在走上通往皇宮的帝王山時,希爾注意到在帝王山權力長廊的階梯兩旁,每一個憑欄處就是一個人類的頭骨。空洞的眼眶直直地對上了希爾的視線,希爾不由得不寒而慄,

「希爾,你知道這些事誰的顱骨嘛?」

希爾搖了搖頭。

「那是中原人的顱骨,中原人是從遙遠的中原神州來的民族,父皇年輕時發佈過中原人屠殺令,清洗了所有中原人,並用他們的顱骨做成了這些憑欄。正因如此,父皇才在帝國中名聲大噪,震懾了周邊其他所有對帝國虎視眈眈的種族。「

「屠殺戰俘嗎?「

「不,是平民。「希薩說,」包括老幼婦孺。「

希爾再次看向那些顱骨,這時顱骨給她的感覺不一樣了,與其說是沒有生氣的空洞,更像是沒有聲音的慘叫。她想像那些中原人在堆成山的屍體中哭號,而自己的父皇坐在王座上,冷眼俯視着這場殺戮。

「父皇做這一切是為了什麼?「

「為了帝國。「

二人走至山頂的皇宮面前,披甲戎裝的衛兵為她們打開了皇宮的門。

此刻,人類帝國的皇帝,至高王克勞德·君鳴端坐在王座上上,威嚴地正視前方。

兩位公主行至皇帝面前,恭敬地行了提裙禮:「參見父皇。」

「你們無須多禮。」皇帝說道,「起來吧。」

二人答道:「謝父皇。「便起身。皇帝繼續問道:「看,朕可愛的女兒們,一個是榮耀的帝國戰士,一個是救死扶傷的慈悲者,我們該如何獎賞她們?」

「我們不敢當,榮耀盡歸父皇。」希薩回應道。

希爾也附和道:「榮耀盡歸父皇。」但不知怎麼的,她想起了那些流民。「

「不必客氣,獎賞做出貢獻的皇室成員也是皇帝的義務,我會實現你們二人一個願望。「克勞德微笑道,「希薩想要什麼?」

「請准許我繼續向西推進,征服蒼翠古城,擴大帝國的疆土。」希薩回答,「這是我作為軍人的榮耀。」

「很好,那麼下一次對精靈的戰鬥還由你指揮,希薩·君鳴中將。只是不要再親自上戰場了,一旦出意外,帝國也會損失一位優秀的將領。這次把作為軍人的擔子放下吧,以公主的身份去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皇帝把目光轉向希爾,「你呢,希爾·克勞德?

希爾沉思了許久,說道:「父皇,我想做的事情很多,麻煩給我一些時間準備。「

「哦,你有很多願望嗎?「

「不,那是因為,我的願望,是一份奏摺。「希爾回答,」關於國家的治理和改善民生的政策。「

皇帝聽後,額頭居然暴起青筋。

『胡鬧!國家大事,豈是你可以左右的!「皇帝惱怒地說,「改善民生?那就是朕聽過的,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如果民生改善,國家哪裡來的戰爭經費和兵源!」

「但如果我們失去了民眾的信任,帝國各部隨時可能揭竿而起,讓我們萬劫不復!「

希爾抬起頭回復道。

「萬劫不復!哼,那好,朕給你看一樣東西。」皇帝伸出手,手心慢慢出現一個黑紅色的漩渦,兩封信從裏面飄出來。

「明天大壽典禮結束後,再把信封打開。」皇帝冷冷說道,「退下吧。「

希薩以禮節回復了皇帝,而希爾怒視了皇帝很久,直到希薩向她用眼神暗示了一下,希爾才撿起信封,轉過身連禮都不回就走進了側殿。

半夜的時候,睡夢中的希薩突然聽到悉悉索索的聲音。她從床上坐起身,環視四周,發現希爾正坐在桌前寫着什麼東西。

『希爾,你幹什麼呢?「

希爾沒有回答。希薩於是下了床靠近立刻希薩,只見她正在用一張函紙很有條理地寫着奏摺。奏摺上全是一些關於經濟和社會治理地法案,內容包括流民分配工作,軍隊部門精簡,貧民福利制度等條款。

「你寫這些幹什麼??」

「既然父皇不管用,我就去找行政大臣。」希爾低聲道,「拉攏他執行這些法案!」

「你瘋了!你要做父皇的政敵?別忘了那些囚車上的人的下場!」

「不試試怎麼知道,父王的所作所為本來就是錯的,也許那些政敵會做的比父王更好!」

希薩一把奪過奏摺,撕了個粉碎。

「姐姐,你瘋了!「希爾怒吼道。

「錯的根本不是父王,恰恰是你。你的這些玩意,在戰亂時代根本沒用。」希薩冷冷看着希爾,「如果我是父王,我也應該把你拉進戰俘囚車上送去槍決,可能更糟,我會公開處決,讓所有人知道幼稚的夢想家有什麼下場。你給我聽好,希爾·君鳴,我們是帝國的皇室,是這個國家未來的統治者,所有統治者的王座都是用平民的骸骨做成的,世界上根本不存在能夠讓所有人都過上好日子的國家,如果有,那我們的任務也是消滅他,尤其是這些政策其實會對帝國造成威脅。」

「什麼威脅!我只是想讓大家都有尊嚴地活着,有什麼錯!』

希薩重重甩了希爾一巴掌,

「上一個說出這句話的,是帝國通緝的危險組織曜日兄弟會。」希薩陰沉地說,』別再有這些想法了。「

希爾震驚地看着希薩,眼睛裏浮現出「不敢相信「的神情。

「姐姐,你打我……」

「打你是應該的,漩渦出去散散心,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言罷,希薩走出了房間。

希爾跪在地上,淚水濕潤了眼眶,隨後滴在地板上。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我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