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靈境之四聖傳
靈境之四聖傳 連載中

靈境之四聖傳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不挑食的青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凌軒 奇幻玄幻 花綰綰

靈境世界,波譎雲詭,誰能問鼎?凌軒因為一場家族仇恨而鋌而走險,走上傭兵之路,如此以來,伴隨的便是殺戮與征服
展開

《靈境之四聖傳》章節試讀:

第4章 落木城


第四章 落木城

連續十日的行進,雖然路遇幾次盜賊,但其規模都不是很大,全都被盡數擊退,精誠商隊也順利到達了本次旅途的中段,落木城。

落木城是坐落於雲風帝國中部的重鎮,具有悠久的歷史,物產富饒。

經過一番複雜的盤問程序,精誠商隊終於艱難地入了城。

「嫣蘭姐,為什麼現在進城要這麼多手續,我記得之前都不用的啊?」花綰綰對雲嫣蘭問道,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

「不清楚,有可能是戒嚴狀態,為了防備敵人出入。但這裡是雲風帝國腹地,出現星辰帝國的敵人不太有可能,最大的可能是周圍猖獗的賊寇。」雲嫣蘭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

「感覺有大事要發生啊。」

……

「嫣蘭小姐,您回來了。」一名身着華服的中年美婦迎了上來。

精誠商隊在雲嫣蘭的帶領下進入了落木城中的精誠商會所在地,這名身穿華服的中年美婦是落木城精誠商會主管雲絮,與雲嫣蘭一樣,雲絮也是雲家人。

「為何城門口戒備如此森嚴?」雲嫣蘭一見面沒有任何的寒暄,而是抒發了心中的疑問。

「小姐,您有所不知,落木城周邊賊寇真的是越來越猖獗,經常偽裝成正規傭兵團或者商隊入城鬧事。」雲絮臉色凝重地說道,「況且落木城與鄰近的落崖城同屬林步伯爵的兩名子嗣正在爭奪家族繼承權,城主林武子爵當然要防備落崖城城主林沐耍陰招。」

聽聞雲嫣蘭與雲絮之間的對話,凌軒暗暗思索,先前凌軒當傭兵的時候,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狀態,不清楚外界發生的大事。孤陋寡聞,對於一名修鍊者來說,絕對是大忌。

這次兩位領主子嗣的紛爭,凌軒下定決心一定要多多少少參與其中,豐富自己的見聞。

「雲絮。」雲嫣蘭說道。

「小姐儘管吩咐。」雲絮朝着雲嫣蘭躬了躬身子,恭敬地說道。

「再給我安排十名護衛,三階左右。」雲嫣蘭說道。

「是。」

……

在落木城,精誠商隊打算好好休整半個月,同時精誠商隊也在此處補充了新的貨物。

閑着也是閑着,凌軒便獨自一人出了門,走在了落木城繁華的街道上。

落木城的街上熙熙攘攘,人來人往,車水馬龍,完全是一副欣欣向榮的景象。而這種熱鬧而繁華的城市景象是凌軒先前從未見過的,因為兒時的凌軒便足不出戶,一心埋首於修鍊,加上成為傭兵後僅在周圍執行任務,凌軒的眼界可以說是狹隘的,他所認識的世界,只不過是冰山一角。

「銀輝鐵匠鋪。」

凌軒在一家老舊的鐵匠鋪門口停下了腳步。

銀輝鐵匠鋪雖然名稱叫銀輝,但是其環境真的不敢恭維,說是鐵匠鋪,用危房來形容更加合適,搖搖欲墜的房屋,似乎訴說著它年久失修的事實。

走入屋內,裏面沒有任何客人,鐵匠鋪里很暗,空間十分狹小,僅能憑藉著裏面的熔爐的微弱的火光分辨其中的事物。

「有人么?」凌軒朝着裏面喊了一聲。

「什麼事?打造還是修理。」一個低沉而沙啞的聲音響起。

跟隨着聲音的方向,凌軒看到了一名留着雜亂的長鬍須,一頭未打理而散亂的黑髮的男子拿着酒瓶愜意地躺在躺椅上,分辨不出年齡。

「師傅,可以改造武器么?」

「可以,看你給出什麼材料。」

「沒有材料,但是我有一點金幣。」

「也行,我這裡有材料,價格比外面稍微貴一點,不知你是否能接受?」

看着這個套路,明顯是宰客。

「說來聽聽。」凌軒說道。

男子從躺椅上起身,看着凌軒。

男子澄澈的黑色雙眸盯着凌軒,抖了抖身上滿是補丁的灰色布衣的灰塵說道:「把你的武器拿來。」

抽出風鳴,凌軒將其雙手呈遞到男子面前。

「好劍。雖然只是精鍊級武器,但也十分不錯了,只可惜少了點什麼。」男子如痴如醉地看着風鳴,眼神之中光芒閃爍。

在韶光大陸上,大多數能夠被靈者使用的裝備都有屬於自己的評級,從最低到最高,評級分別是普通級,精鍊級,魔法級,靈能級,靈器級,史詩級,傳奇級,神器。

凌軒的風鳴,顯然就屬於精鍊級。

「劍本身的強度不錯,作為精鍊級武器,這樣其實已經很不錯了,就是缺少點元素融合度,沒有元素融合度,很難發揮靈者本身的靈氣的全部實力。」男子頭頭是道地分析着。「因此我打算直接把它升級成魔法級武器,提升融合度。升級的材料需要一塊三階到四階的風靈晶就行,價格則是八千金幣,材料費六千金幣,改造費用兩千金幣。」

「那市面上的普遍價格呢?」凌軒謹慎地問了問,畢竟他可不富裕。

「小兄弟,我跟你講,市面上的其它地方可比我這裡貴多了。」男子微笑着說道。

「那行吧,這張是我的靈晶卡,用這個支付吧。」凌軒從腰間抽出一張紫色的卡片,遞給了男子。

男子說道:「不錯不錯,省事。」

交付完畢。

男子從屋內取出一塊三階的風靈晶,走到熔爐前鍛造。

「你是要在旁邊看還是等着拿。」男子說道。

「旁邊看吧。」

對於自己的愛劍,凌軒能不擔心么?自然要在旁邊看着。

雖然鐵匠鋪冷清,但凌軒能夠感應得到門口招牌上「銀輝鐵匠鋪」五個大字上面傳來的微弱的空間波動,而這種空間波動似乎還帶着眼前這個男子的氣息,說明這家鐵匠鋪絕對不是一般的鐵匠鋪。

至於為什麼生意冷清,估計是這家店和主人一樣不修邊幅。

改造的過程持續了一個下午。

男子一錘敲擊在風鳴的劍格上,風鳴便迸發出璀璨的青碧色光芒,然後這青碧色光芒升騰着,足足升騰了三尺之高。

「大功告成。」

「多謝。」

拿着改造成功,晉陞為魔法級武器的風鳴,凌軒的心中止不住的狂喜。

能有一把強大的武器,絕對是每一名靈者的追求。

離開鐵匠鋪,凌軒繼續走在街上。

「通通閃開!別擋本小姐的路。」

只聽見不遠處傳來一聲少女的嬌喝,凌軒不禁好奇地將目光投向了聲音傳來的地方。

只見一名身着紅色勁裝,騎着大棕馬的十七八歲的俊俏少女在街上疾馳而過。

「這麼快,要是撞到人可不好。」凌軒心中暗道。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凌軒也不好意思去管。

自顧自的走吧。

危險的一幕還是發生了,少女騎着駿馬,眼看就要剎不住,即將撞在一個大約六七歲的小男孩身上,這一撞,恐怕這個小男孩是活不了。

不好。

凌軒全身驅動風元素,踏燕行,在千鈞一髮之際上前抱住了小男孩,然後火速的將其帶離了危險區。

好險,總算是救下了。

「你不看路么?!」少女此時下馬,杏眼園睜,惡狠狠地盯着被凌軒救下的小男孩。

小男孩這才緩過神來,知道自己剛在正面臨死神一般的考驗,劫後餘生的感受加上少女的責罵令他脆弱的心靈如屋漏偏逢連夜雨一般,綳不住了,眼淚止不住地流。

「是你太快了,在這樣的街上,你這麼快就不怕撞到人么?」凌軒盯着少女。

「哼。我哥哥可是落木城城主林武,我林妍可不吃你這套。我在城裡想多快就多快,你們可管不着!」少女雙手抱臂,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大有一番睥睨之勢。

「有勢就可以了不起么?」凌軒的聲音變得低沉了。

「有勢就是了不起,滾回家去吧,下等人!」林妍得勢不饒人。

「妍兒,不得在城中鬧事。」一名三十多歲的金髮男子走了過來。

「哥,你又管我!」林妍皺着眉頭,不滿地看着走來的金髮男子。

沒錯,這位金髮男子正是落木城城主,林武,也是林家家主林天的次子。

「你是?」林武眯着眼看着凌軒。

「鹿鳴傭兵團,凌軒。」凌軒抬頭看着林武,不卑不亢地說道。

「小小年紀本事不錯。」林武饒有興緻地看着凌軒。

凌軒心中大為吃驚,眼前的男子他竟然看不出修為,如普通人一般,但是一城之主怎麼可能是普通人呢唯有一種解釋,這個林武深不可測。

「小小年紀就做這種刀頭舔血的活,將來定然成就不低。」林武微笑着看着凌軒,「繼續幹下去吧,我看好你。」

凌軒只覺得自己彷彿被林武盯上了。

匆匆回到住所,凌軒只覺得今日落木城的見聞令他耳目一新,先是熙熙攘攘的大街,接着是神奇的鐵匠,最後是蠻狠的林妍和深不可測的城主林武,為凌軒此次落木城之行增添了許多的樂趣。

一想到自己還不能夠真正屹立在這個世界上,凌軒不禁咬了咬牙,攥緊了拳頭。變強的火焰在心中升騰着,沒有任何人催促,凌軒盤腿坐在床上,抓緊每一分每一秒修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