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開局生崽:揣空間在荒年當白富美
開局生崽:揣空間在荒年當白富美 連載中

開局生崽:揣空間在荒年當白富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姑蘇舊情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昭昭 楚長風

京圈名媛林昭昭怎麼也沒想到,就睡個美容覺的功夫,自己就從奢華舒適的大床,穿到了古代大馬路上,還當場生了個崽?更崩潰的是她竟然在逃荒?逃荒,對,你沒聽錯,的確在逃荒,挎着破包袱,背着胖娃娃,逃荒之路一去不復返
新出爐的崽兒餓得哇哇大叫時,林昭昭衝著老天爺憤怒大吼,「老天,你不講武德
」 事實證明,天道霸霸還是愛她的,穿越還附贈了一個商場空間,物資應有盡有
有了保障,林昭昭笑呵呵的背着崽兒開啟了逃荒之路
就是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崽兒爹,哪兒涼快呆哪兒去,有了娃,還要爹幹啥,雖然你長得夠帥,但為了一顆樹放棄一片森林多不值當
某男人在自家娃不爭氣的眼神中,死皮賴臉的跟着,最後打敗一眾情敵,抱得了美人歸
展開

《開局生崽:揣空間在荒年當白富美》章節試讀:

第7章 南止


里正在那邊喊,一刻鐘後開始趕路。

至於昨晚那些偷東西的人,里正終究還是不忍心下狠手,給放了。

餓得頭暈眼花的男人們此時只慶幸自己活了下來,忙不迭就跑了

林昭昭沒有再去借瓦罐,還是三明治就牛奶簡單吃了個早餐。

從空間扒拉出一個新奶瓶,消好毒灌入溫水,再重新放回空間。

到時候梵梵要喝水也不用那麼麻煩了。

而梵梵被自己穿了條開襠褲,屁股上隔了尿戒子。

要不是天氣太熱,她其實是想給他穿尿不濕的。

開始趕路時,大家就看到林昭昭挎着一個破包袱,懷裡抱個孩子,至於其他?沒有其他。

「昭昭啊,你就這點兒東西?」李氏忍不住走近問。

林昭昭點頭,「你放心吧,嬸,吃的我藏好了的。」

李氏這才放心。

只要還有吃的,怎麼都餓不死。

李氏看了眼林昭昭懷裡睡着的梵梵,不由自主的瞅了眼她的熊,問,「有奶了?」

林昭昭故作羞澀,「昨晚就有感覺了。」

「那就好,那就好,天不絕人路啊。」李氏真心道。

走了大概半個小時,林昭昭有些絕望,看了眼睡得正香的梵梵,嘆了口氣,藉著包袱的遮擋,拿出背帶,把他背在胸前。

怕他熱,早上給他換衣服時,就拿的短袖短褲,四條胳膊腿兒露在外面。

這一路上並不平靜,乾涸的大地開裂,路邊枯樹下時不時會看見兩三個瘦骨凌旬的流民有氣無力的躺着。

時而還遇到擦肩而過,對他們一群人虎視眈眈的。

林昭昭走在隊伍偏後,一回頭就能看見尾隨他們的流民。

對上一雙雙飢餓到喪失理性的眼睛,她狠狠的打了個冷顫,抱緊兒子。

「啊~」梵梵哼唧了一聲,靠在娘胸前,睜大眼睛好奇的觀望着。

「不是說新生兒嗜睡么?」林昭昭拖着他的屁屁,腹誹道。

怎麼她兒子就這麼精神,渾身紅彤彤的,黃疸還沒完全消掉,小臉兒也還皺巴巴的,像個小老頭。

唯一可愛的,可能就是那小小的身子,還有那大大的眼睛了。

「啊~」梵梵兩隻大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娘,雙手在她胸前撲騰着。

「咳!」林昭昭尷尬的看了看周圍,拿下小傢伙放在她胸上的手,低聲教訓,「不能亂摸。」

可惜,小傢伙根本聽不懂。

一臉社死的林昭昭看着,暗道,這小子長大後不會是個花花公子吧。

「都堅持堅持,儘快趕到那座山腳下。」里正站在石頭上望了望,兩秒後高興的沖後面的村人說。

「太好了,有山就有水,我們不會渴死了。」村民們臉上掛着高興的笑容。

「是啊,山上也許還能找到吃的。」

有了補給的地方,大家都非常的激動,腳下的步子越發歡快。

林夕陽往裡正指的方向看了眼,下一秒,嘴角猛地一抽。

『望山跑死馬』這個典故在現代可是家喻戶曉。

看似大山近在咫尺,實則走個兩天兩夜都不一定能到達。

遠處那處高聳的大山看起來綠油油的,是這片荒野中唯一的生機。

淺淺計算了下距離,林昭昭鬆了口氣,雖然遠,但在傍晚前到達也不是不可能。

午時,天氣最熱, 但肚子的飢餓感還是讓村民們頂着驕陽生起了火。

日頭照的人心慌,林昭昭往枯樹一靠,動一下的想法都沒了,更別說生火做飯。

從空間里拿出裝了溫水的奶瓶,背對眾人塞進梵梵嘴裏。

小傢伙也渴了,捧着就是噸噸噸一頓炫。

一大瓶水下去,林昭昭就沒急着給他兌奶,掩飾的給舊水囊灌了些水,喝了兩口,這才稍微涼快了點。

將近兩百人的隊伍,安靜的坐在太陽底下,都沒怎麼說話。

這麼熱的天,大家都沒有嘮嗑的閑情雅緻,捏碎野菜餅子摻點水煮,稀里呼嚕喝下半碗,肚子里有東西,精神氣才稍微好些。

就在這時,不遠處一輛牛車由遠及近,緩緩駛來,

趕車的是一個穿着簡單,但容貌清潤的男子,身後坐着一對中年夫妻。

「娘,我們暫且在此歇息片刻吧。」南止側頭道,露出一抹白皙的頸項,在太陽下泛着淡淡光澤。

村民們都好奇的看着這三人。

聽見聲音抬頭的林昭昭也掃了眼,隨後便淡淡的收回了目光,低頭逗弄兒子。

最後,南止扶着娘在離林昭昭最近的另外一棵枯樹下休息。

「阿止,把你的水囊遞過來,娘這兒還有點水,勻一半給你。」南母慈愛的看著兒子,沖他招招手。

南止卻並未有所動作,只麻利的拿出廚具開始做飯,溫潤道,「娘,我那還有,你自己喝。」

南父沉默的搖了搖自己的水囊,拿起南母的一口將裏面的水喝了個乾淨。

南母欲阻止,「這是我留給兒子的。」

「如果沒有我,你生的下這麼大個兒子?什麼都不緊着我些,臭婆娘,呸。」南父喝完後,猛地將水囊丟在南母身上。

南母搖了搖水囊,眼眶瞬間泛紅,自己這一路上省吃儉用留下來的水,本來是留給兒子的,誰知道還是被這男人給一口氣喝完了。

她的命怎麼這麼苦啊,遇到這麼個自私的男人。

兒子可是要進京趕考的啊,要是考上了,可是他們家唯一的讀書人。

要不是老家發生災荒,兒子不放心她,何至於把他們兩老也給帶上。

南止淡淡的瞥了眼躺在地上的南父,面無表情的臉讓人看不出他的情緒。

林昭昭注意到這邊的鬧劇,有些意外的收回視線。

這南父看起來人模狗樣的,誰知道竟是個不要臉的。

南止上前扶着南母,寬慰了一句,「娘,別多想。」

別的,什麼也沒說。

南母看着自己為之驕傲的兒子,嘆了口氣。

誰知這口氣卻沒上的來,也沒下得去,兩眼一翻,整個人就軟趴趴的往下掉。

南止神情驚慌了一瞬,連忙扶住南母,讓她靠在樹上,「娘,你怎麼了?娘。」

南母嘴唇發白,還乾裂出口,南止意識到她可能是缺水。

大步走到牛車旁,拿起掛在上面的水囊,誰知,水囊入手的一剎那,他僵了僵。

根本無需打開,手中的重量告訴他,水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