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明第一書院
大明第一書院 連載中

大明第一書院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青紵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程夢雲 陸賢

陸賢陰差陽錯的穿越到大明開國功臣陸仲亨之子的身上,早知道陸仲亨結局的他,一直在勸他父親辭官回家當個富家翁,誰也沒想到朱元璋竟追着不放?展開

《大明第一書院》章節試讀:

第2章 逛街


三月份的應天,春風吹拂,大地生機盎然。

在晴兒的伺候下,陸賢穿戴好了衣服,看着院子里的海棠樹抽了新芽,不免萌生出去走走的想法。陸賢沉吟道:「晴兒,自從上次落馬後,醒來便忘記了許多人和事,你能和我說說,以前這個時候,我都會幹什麼嗎?」

晴兒笑嘻嘻的答道:「少爺以前特別喜歡出去玩,像這種天氣,一般是約上兩三個好友,一起去城外打獵。」晴兒的語氣越來越低沉:「可是夫人不許少爺再去打獵了」

陸賢笑道:「無妨,即使不去打獵,我也可以去外面逛逛,說不定能想起一些過去的事情,你去準備一下,等會一起出去逛逛。」

晴兒聽完之後,立刻去和陸母彙報,畢竟少爺大病初癒,誰也不敢私自帶少爺出門。

陸賢站在陸府門口,看着眼前這幾個彪形大漢,真的想問一句:確定是去逛街的,不是去收保護費的嗎?

晴兒也看出少爺眼中的疑惑,解釋道:「這是夫人特地吩咐的,要多帶點人,保護好少爺。」

陸賢用手扶着額頭道:「應天城裡有這麼危險嗎,要帶這麼多人?」

指着其中兩個稍微清秀一點的,面相看上去沒有兇惡的人,道:「就你們兩個吧,其他都回去吧,不需要那麼多人。你們兩個叫什麼名字?」

其中一個身高接近一米八九左右的人,看上去四十多歲,看面相忠厚老實,就左臉頰有一道傷疤,顯得有些猙獰,朝着陸賢拱了拱手道:「少爺,小的原本是老爺手底下的一名百戶,後來潘陽湖大戰受了傷,就給老爺當了護院,小的叫陳忠。」

陸賢拍了拍陳忠的手臂,道:「原來行伍之人,難怪看上去那麼雄武,當護院委屈你了。」

陳忠笑了一下,臉上的疤痕看上去更加猙獰,道:「還得多虧了將軍收留我,給了我一個養老的地方。」

另一個則是將近五十歲的老人,留着山羊鬍子,看上去像是一個文人。

晴兒介紹道:「少爺,這是賬房張叔,正好要為府中採買一些物品,夫人便讓張叔與我們一起同行。」

「那就麻煩張叔和忠叔。」

一行四人來到了外城,並沒有陸賢想像中的蕭條落寞,反而人聲鼎沸,街邊各種叫賣聲不絕。布行,糧行,酒樓鱗次櫛比,路上還有各種各樣的吃食,讓早飯還沒吃的陸賢食指大動。

「張叔,忠叔,你吃過早飯了嗎?要不去吃點東西吧?」

見眾人沒有反對,陸賢便找了一家看起來生意很不錯的麵店。對正在忙活的老闆說道:「來四碗羊肉面,再來點大蒜。」

正所謂吃面不吃蒜,味道少一半。陸賢也找了一張桌子,招呼着眾人坐下。

「看來應天府的生活還是很不錯的,這個小麵店都有這麼多人。」陸賢看着街上人來人往,時不時還有幾輛馬車路過。

張叔說道:「這幾年算是過上了好日子,在前朝哪有那麼多百姓來吃面,有口吃的就不錯了。」

陸賢心中有些感慨,在後世可能很難想像,亂世之中,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有時候為了一口吃的,可能會面臨死亡的危險。

嘆了一口氣,道:「寧做太平犬,不做亂世人。」

張叔聽完之後,渾濁的眼中有了一絲淚光:「少爺說的太好了,真是寧做太平犬,不做亂世人。」

吃完早飯,一行人直奔外郭城走去。陸賢這次出來除了看看明代的人文風景,最主要的還是為將來的肥皂工廠選址。

「忠叔,應天城你熟悉嗎?我想找個地方,最好是在河流邊上,還要有大量的地。」陸賢覺得不能像無頭蒼蠅亂撞,最好還是問問別人。

陳忠沉思良久,開口回答道:「少爺說的這些在城外應該有很多地方,我記得龍江船廠南邊就有這樣的地方。」

來到龍江船廠南邊的一個村莊,村莊的西邊有一條不大的河流,水流也不是很湍急,河流邊到村莊的中間都是一些田地。

正值三月,一些村民正在翻耕土地,陸賢找到一位坐在田埂上休息的老人,上前和他搭話。

「老人家,這些田都是你們的嗎?」陸賢指着老人面前還未來得及翻耕的田地。

老人家看着眼前的一行人,氣度不凡,特別是和他說話的少年,雖然略顯稚嫩,身上的衣服卻是絲綢製品,應當是富貴人家子弟。

老人躬身道:「回小少爺的話,這些田地都是濟寧侯的田,老叟只不過是他們家的佃戶。」

「老人家,那你家一家幾口人?能否溫飽?」陸賢問道。

老人答道:「在大元朝的日子別說溫飽,連活下去都難哦,現在大明皇帝賢明,賦稅收的不重,又沒有什麼天災,自然能是能夠吃飽飯。」

陸賢又和老人閑聊了幾句,便和眾人回到了城內。張叔要去採買一些東西,便和他們分開,陸賢帶着晴兒,陳忠繼續逛着應天府。

陸賢看着街上各種商戶,問道:「忠叔,我們府上在城內有商鋪嗎?」

「自然是有的,雖然位置不算太好,但還是有些收益,府中的商鋪主要以糧鋪為主,也有一些雜貨鋪子。」

陸賢道:「有鋪子就最好。忠叔你說我們之前去看的那些田地,大概要多少錢一畝?」

陳忠內心有些疑惑,道:「少爺是想買地嗎?其實府中是有不少的地。」

陸賢有些鬱悶,一臉無語的看着陳忠,問道:「既然有地,那你為什麼不早說啊,害的我白白跑了一趟。」

陳忠答道:「我當少爺是出來踏青遊玩,誰料到少爺竟是想買地,而且那些地都是濟寧侯的,有錢也不一定買的到。」

「既然我們家有地,我還幹嘛要去買別人家的地?忠叔麻煩你找一個差不多的地方,」

忠叔應下這門差事後,又追問道:「不知道要這些田地是用來做什麼?」

陸賢信誓旦旦的道:「當然是用來蓋工廠啊,也就是建一些作坊,不過大部分地還是用來種一些其他作物。」

陳忠聽完少爺的話,心裏不免有些擔憂,勸解道:「少爺,這些田地都是由一些佃戶耕種的,他們全家都是靠着這些田地,如果把這些換成其他作物,我怕這些佃戶心有不滿啊!」

陸賢用充滿鄙視的眼光看着陳忠,果然天才的想法是不被世俗所理解的。本來打算工廠建好讓你來當第一任廠長的,看來還是小林子最合適啊。

陸賢不以為然道:「這些佃戶一年辛辛苦苦下來才混個溫飽,哪有種一些經濟型作物來錢快。」

陳忠對少爺的說法,打心底是不信的。而且少爺在墜馬前,每天就是鬥鬥蛐蛐,騎着馬,和三五好友廝混,從來不關心家裡的產業,也不會說辦一些作坊。自打醒來之後整個人就像變了一樣,也說不上好壞,就是變得讓人看不懂了。

陳忠無法改變少爺的想法,但他還是決定把事情告知夫人,讓夫人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