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極品財閥
極品財閥 連載中

極品財閥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吳家小太爺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吳家小太爺 沈從文

混亂是上升的階梯,沈從文身處亂世之中,貧困潦倒壓的他喘不過氣,堂堂七尺男兒怎能被區區銀錢所困,當他邁出那一步的時候,屬於他的傳奇已經開始
展開

《極品財閥》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沈從文


洪武國,華南郡。

炎炎烈日下,城內最繁華的街道上,幾天前剛從外地回來的沈從文,此刻嘴裏正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站在小水果攤前,右手拿着一把短刀,正熟練的給一個蘋果削皮。

沈從文身材很壯,而且比較挺拔高出普通人不少,身上穿着一件單薄的青色長衫,看上去比較窮酸,下巴上也是青色的胡茬,顯得很頹廢,旁人一眼就能看出是個底層的苦出身。

「哎呦,沈大哥來的挺早啊?正好我出門比較匆忙還沒吃早飯呢,趕緊給我削一個水果吃,餓得前胸貼後背了。」旁邊當鋪里的夥計白小敬,在屋內看到沈從文之後,就笑嘻嘻的走了出來。

白小敬和他歲數差不多都是二十多歲,但卻是五短身材,雖然個子矮小,平時卻喜歡跟着街頭賣藝的傳武師傅耍耍拳腳,看上去頗為壯碩。

「還真是來的早不如來的巧,我這剛削好一個蘋果,你要嗎?」沈從文掃了他一眼,笑着把蘋果遞了過去。

「哎呀,來一個鴨梨吧,今天不想吃蘋果。」

「你一個當鋪小夥計還挺挑食!」

「好哥哥,你就快點吧,少不了你的銀錢。」白小敬順手從寬大的袖子里掏出幾文錢放在了水果攤上。

沈從文一笑,隨即從攤上挑了一個比較大的鴨梨開始削皮,隨口問道「小敬,我讓你幫忙打聽的事有結果了沒?」

「這幾天我去問了,你還別說,這幾天的客人里還真有要賣漁船的,不算太破舊,也就要個二十多兩銀子,有興趣嗎?」白小敬斜靠在當鋪的門上回道。

「有點貴啊!」沈從文聞言皺眉,這些銀子他還真拿不出來。

「沈大哥,我已經儘力幫你壓價了,對方一口咬定就是這些,不然去別家當鋪,你要想要趕緊湊銀子,不然保不準就被別人拿走了。」白小敬解釋一句。

「好,那我湊湊錢。」沈從文下定決心,雖然手裡沒這麼多銀子,但也可以想想辦法。

這小小的水果攤只能勉強糊口,之所以干這個,也是剛從外地歸來,精神不佳,先找個養活自己的營生而已。

而出江打魚,則是他比較有興趣,畢竟只要一個漁船,只要肯賣力氣就來錢,華南郡背靠汨羅江,漁業發達,城內大小酒樓每天都需要新鮮的魚,還有不少做腌魚的店鋪,不愁沒人買。

兩個人簡單的聊了幾句,沈從文就把削好的鴨梨遞了過去。

「你給我蘸點糖。」白小敬隨口說道。

「這梨很甜的。」沈從文一愣。

「不夠,我喜歡吃甜食!」

「白大爺好風采。」沈從文一躬到底,徹底拜服。

「你先整着,我去拿把掃帚,把店前的地清掃一下」。白小敬咧嘴一笑,一溜煙鑽進了當鋪。

沈從文無奈只得尋來一碟紅糖,老老實實的蘸着,誰讓他有求於人呢。

而就在這時,街道對面的酒樓內,走出來三個中年男人。打頭一個三十多歲打扮,手拿一把白色山水畫摺扇,和身上那股粗魯勁根本不相符,走路直打趔趄,伸手摟住一個同行之人「趕明咱們還來這喝,就這麼說定了。」

「王哥,結賬了沒啊?」同行之人也是喝的五迷三道。

「哈,在這條街,我王山上酒樓還要花錢嗎?就是去青樓兄長我都是白嫖!」叫做王山的中年漢子大手一揮霸氣側漏。

「大哥威武!」跟隨的眾人捧了一句。

「行了,你們先走吧,我回家眯一覺。」說完一個人奔着街道走去。

而酒樓的夥計站在門口,直到王山走遠才跳腳罵道「丫的孫子,什麼狗東西,一點酒錢都賴,活不起了是唄!」

夥計罵完之後就回了酒樓,而沈從文此時正拿着蘸糖的鴨梨,要去給當鋪當鋪的白小敬送去,但一回頭,身體砰的一聲就撞到了走路打晃的王山,手裡的鴨梨頓時就飛了出去,咕嚕嚕的滾了好遠。

「王八蛋,瞎啊!」王山身體晃晃悠悠的後退幾步,目光發直,死死盯着沈從文。

「抱歉,抱歉。」沈從文拱了拱手,就要去彎腰撿地上的鴨梨。

「唉,你給我站那!」王山眉毛一豎「孫子,我讓人給你送過幾次貨,你都不要,什麼意思啊?」

沈從文看着王山,咬了咬牙說道「王山,你是醉酒了,還是早點回家去吧。」

「呀嘿,你個死潑皮。」王山眯着小眼睛,伸手懟了沈從文一拳。

王山是華南郡城裡一家比較大的水果店鋪,他曾叫夥計來找沈從文談過,想讓沈從文從他那裡拿水果來賣,但由於價格太貴,所以都是推辭了事。

但事不過三,王山幾次打發人來都沒談妥,這讓他很跌顏面,畢竟整條街的小商販都從他那拿貨,所以今天這檔子事絕不是巧合。

「滾蛋!」沈從文一看對方胡攪蠻纏,就不打算再談。

「你敢讓我滾,你算個什麼東西?」王山一瞪眼快步上前,一腳就踹在了不大的水果攤上。

「呼啦!」

本就不算結實的攤子瞬間支離破碎,上面的各種各樣的水果散落一地。

「我看你是不想在這幹了!」王山一腳踢飛一個蘋果,指着沈從文罵道「不打聽打聽你王爺是誰,限你三天之內滾出華南郡,不然打斷你的狗腿!」。

「嗖!」

沈從文左手突然薅住王山的衣領,右臂向後一撤,拳頭蓄力,猛然砸了下去。

「嘭!」

「嗷!」

一聲慘叫,王山身體直接飛出幾步開外,鼻子里只覺得像是灌進了調味罐,一時之間酸的辣的苦的鹹的,一股腦的涌了出來直奔腦門。

沈從文面無表情邁步上前,一走一過的功夫,手裡多出了一把短刀。

王山一看這架勢,慌忙向腰間摸去,想拽出別在腰間的匕首。

「啪!」

沈從文彎腰抓住王山的後脖領子,隨後用短刀指着他,臉似寒霜的說道「來,張嘴,讓我教教你怎麼說人話!」

「你……!」王山抬頭一看。

「啪!」

沈從文沒等他開口罵人,刀身橫着直接拍了下去,聲音清脆無比。

「啊!」王山雙手捂住快速腫起來的大嘴唇子,一陣鬼哭狼嚎。

「咋樣,這次會說人話了嗎?」沈從文站在那裡根本沒動刀,只是一腳一腳的踢着。

「沈大哥,你幹嘛呢?」當鋪內的白小敬聽到打鬥聲,立馬跑了出來,伸手拉架。

「沒事,這傢伙就是渾身發癢的賤皮子,不打一頓就渾身難受!」沈從文嘴裏說著,腳下卻一點也沒有停下的意思。

「都給我住手!」

遠處一聲呵斥聲起,沈從文一抬頭,看見兩個衙門的巡街捕快,而且領頭一人還是女捕快。

看到來人後,沈從文立馬停腳。

「光天化日,竟然敢當街行兇,還有沒有王法啦!」男捕快一聲大吼,手已經按在了腰間刀把之上。

「李捕頭,這王八羔子太狠了,我都快被他踢死了,你要跟我做主啊。」王山捂着腰痛苦喊道。

「你打的人?」女捕快挑着眉頭問道。

「他先踹我的水果攤子。」沈從文坦然自若。

「走,換個地方再審你們!」男捕快呵斥道。

於是,沈從文和王山就被兩個捕快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