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道士鎮山客
道士鎮山客 連載中

道士鎮山客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隔壁七班王叔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二大爺 懸疑驚悚 蘇醒 小黃

一代道門天才,學有所成,被師兄們歡送下山
返回老家後,牧守一方,成為鎮山客
除魔衛道!蘇醒,獵殺時刻!!展開

《道士鎮山客》章節試讀:

第六章 鎮中事了


這一頭的孟寨鎮。

巨大的轟鳴聲在大山之間迴響。

在河神水君逃跑後,鎮子上空就恢復了晴朗的天氣。

再加上那一聲悠揚婉轉的神驢叫聲,將青年人體內的邪祟震出去後,居民們就感覺小鎮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紛紛試探着出門。

見出去轉轉的人沒有發生事後,都大膽的來到街道上,聽到轟鳴聲是從祠堂北邊的大河的方向傳出來的後,就急匆匆的往那邊趕。

正好看見遠處的河道,烏雲密布,黑壓壓的一片。

隱隱約約可以看見兩道人影在半空中打鬥,一道金光附體,一道黑氣繞體。

頓時間,居民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被這一景象驚呆了。

宛若神跡。

這是天神下凡斬妖除魔來了!

於是紛紛沿着河道跪拜,祈求天神降臨鎮壓妖邪。

把剛才的神驢都忘的一乾二淨了……

明眼人就能看出來,那金光附體的就是一位天神,另一個黑色的就是攪得小鎮不安寧的邪神。

就在居民們連連磕頭如搗的時候,遠處的轟鳴聲戛然而止。

隨後大河上空的烏雲散去,頃刻間,萬里晴空。

嗯?

正在磕頭的居民一看,打鬥消失了,這麼快?

起身後面面相覷……

這就結束了?

是誰贏了?

烏雲消散了,應該是天神贏了……

可能……

誰過去探察探察……

五里地的距離,不算遠,也不近。

青壯年人們剛剛如同經歷了一場大病一般,都還在虛弱狀態。

最後出動兩名還算年輕的族老,一人一輛單車前去打探消息。

晃晃悠悠的出發了……

若是天神贏了,兩位見過大場面的族老也會說道說道。

若是邪神贏了,那……

鎮子還得遭受苦難,甚至比以前更難。

早走晚走都一樣。

……

兩位族老騎了有十分鐘,就遠遠的看見一個年輕人拉着一個長方形的箱子在朝自己方向走。

長方形的箱子?

兩人對視了一眼。

怎麼形狀有點眼熟?

近了……近了……

那個年輕人拉的是一口棺材!

可不眼熟么,上個月還給老哥們上墳呢!

只不過老哥們住的是刷滿了紅漆的木房子,這個是鐵房子。

用鐵鏈子拉一口鐵棺材!

這得多大的力氣才能這麼干!

走起路來,還這麼跟平常走路一般!

「這……

這是……

這是怎麼回事啊……」

一名族老自言自語的說道。

另一名族老停下單車,低聲說道:

「這位年輕人天生力大,會不會就是跟邪神打鬥的天神下凡?」

「位置應該就是前面了,那處淺灘有一片大坑,以前是沒有的……

那個年輕人這麼怪異……

應該是……吧……」

「問問吧……」

「好……」

兩位族老還沒開口。

對面的蘇醒就率先招了招手:

「兩位老先生,你們找什麼呢?」

一名族老試探着開口問道:

「小兄弟,方才淺灘那裡有天神跟邪神鬥法,你看見了沒……

是天神贏了,還是邪神贏了……」

「哦……」

蘇醒也沒想到,居民們把自己打河神水君的畫面,當做天神與邪神鬥法的場景了。

不由得笑了笑。

倆族老對視了眼。

哦是什麼意思?

怎麼還笑起來了?

年輕人,好笑么?

蘇醒笑着說道:

「喏,這口青銅棺槨就是你們往常嘴中河神的老宅子。

被我沒收了,現在是我的破爛了……」

兩名族老深深吸了一口氣, 差點沒緩過神。

眼中都是震驚。

車子一推,跪倒在地,對着蘇醒就是磕頭。

「天神下凡保佑我們了……」

「恩人哪,終於幫我們除了一個大害……」

蘇醒連忙扔下鐵鏈子,過去把兩位老先生攙扶起來。

這兩位年紀都是跟孟大爺一個歲數的,可能還是一本族譜里的同桌呢。

折壽啊。

「兩位老先生快快起來,我可不是天神下凡。」

「不是天神下凡,那也是恩人。

值得俺們哥倆磕頭……」

蘇醒好不容易把兩位倔強的老頭拉起來。

這老哥倆,一時之間,大喜過頭,心裏頭久久不能平靜下來。

今天經歷的事情,太匪夷所思了。

先是晴空萬里突然黑雲壓城,聽到一陣刺耳的怒吼音波,隨後又是一陣神驢的叫喚。

再是親眼看到大河半空中打鬥的兩道身影,如同神跡。

若非一個鎮子的人都親眼看見,還以為是在做夢呢!

「恩人,您真不是天神下凡?

凡人怎麼能飛起來的?

……」

「對了,恩人。

您怎麼來我們這大山裡了?」

蘇醒笑着說道:

「我的手段,老先生可以理解為是封門鎮楊名人那樣的能人……

只不過,我是比他更厲害的那類……」

兩位老先生有些吃驚:

「恩人,您是咱這山裡人……」

蘇醒點頭回答道:

「嗯,今天剛回山裡,正巧撞上河神作祟,被我追上去,已經斬殺燒成灰了……

以後鎮子上的孩子們就可以不用擔心再出事了……

行了,老先生麻煩您兩位回去一趟把鄉親們疏散回家,我不想被他們這麼圍觀堵在路上,哈哈……」

蘇醒現在可不想被鄉親們當個稀罕吉祥物圍觀,太沒面子了。

低調行事最穩。

原想着等快到鎮子的地方,先把青銅棺槨藏在山林中,再獨自一人返回孟大爺家,等返鄉時再回來帶上扛走。

一名老先生說:

「行,既然恩人不想張揚出去,我就提前回去一趟,讓八哥陪着您……」

「嗯,如此最好。

對了。

把當初獻祭過精血的青壯年們集中到祠堂。

他們身體內的東西,雖然被二大爺的神音震散了不少,但畢竟過去八九年了,此時身體中還會有一絲存留……

一會等我回去給他們驅驅邪……」

二大爺的神音?

難道是那頭神驢?

……

這邊在鎮長和族老們勸導下,鄉親們都乖乖聽話的回家,藏不住的高興着把街道布置的喜慶點,準備在晚上大擺筵席,慶祝今天除去了一大禍害。

獨留下那幾百號虛弱的青壯年們,在鎮長和族老的安排下,在祠堂里休息等待。

在等待中,族老們都圍在孟大爺身邊。

「大山哥,你家的大壯精神好點沒了……」

「唉,還沒緩過神來呢……」

「大壯是在邪神怒吼時離祠堂最近的,應該是被震跑了魂。」

「山叔,你試試叫魂,看能不能把大壯的魂叫回來……」

「沒用,試過了。」

眾人七嘴八舌的討論着大壯的這件事。

雨晴後,大壯是被鄉親們在小路上發現的,一直傻愣愣的呆坐在地上。

等眾人把他抬到祠堂的時候,看見孟大爺正在祠堂大廳抱着兩個孫兒嚎啕大哭,瞬間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

大壯是來祠堂的路上找孩子,沒想到也被邪神霍霍了。

唉!一家三個最小的都遭了邪神的道,這讓孟大爺老兩口一家怎麼活啊。

聚攏過來的鄉親們,都為孟大爺一家感到痛心。

正當鄉親們安慰孟大爺時,倆孩子竟然醒了過來,小手揉着眼睛,就跟剛睡醒了一般,抓在手中的符牌也掉了出來。

眾人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被邪神掠來的小孩竟然沒有遇害。

孟大爺看着掉出來符牌,瞬間明白了怎麼回事,這符牌是真的平安符啊,保護了自己的兩個小孫孫沒有受到邪祟的侵害。

剛才以為就要失去一雙小孫孫的大悲瞬間消失,滿眼歡喜的看着兩個活蹦亂跳的小孫孫,全然沒注意到抬大壯進來的眾人。

在人的提醒下,看到自己兒子大壯被邪神怒吼的失了魂,變成了獃子,歡喜的心情瞬間又跌回了谷底。

大悲大喜,又大悲。

跟經歷過山車一樣,差點把孟大爺也背過氣去……

「一會兒等恩人回來了,讓他來給大壯治一治。

恩人也是名人,比楊名人的本事還要高呢……

大山,別著急啊……」

回來的那名族老熱心腸的開解着孟大爺,生怕他情緒不穩定也躺那嘍……

就在這時,祠堂門口傳出來一陣拖地摩擦的聲音。

回來的族老一聽就知道回來了,連忙起身出門迎接:

「恩人回來了,是恩人回來了……」

在鎮長的帶領下,恭敬的迎接蘇醒,萬分感謝蘇醒為鎮子除去了一大禍害,感謝其做的貢獻。

一陣寒暄過後,族老們簇擁着蘇醒來到祠堂大廳。

「蘇先生,請……」

被大人攆到大廳門口玩的毛毛和囡囡看見來的蘇醒,本能的就過去親近喊道:

「蘇叔叔,蘇叔叔……」

蘇醒蹲下身來打量着兩個小孩都沒事,笑了笑說:

「乖。以後記住了叔叔送你們的禮物不要取下來……」

毛毛和囡囡睜着大眼睛,很乖的點了點頭:「嗯。」

「蘇先生認識大山家的?」

「嗯,孟大山是我大爺。」

「哎呀,以後有蘇先生在,咱們鎮子就再也不怕妖魔鬼怪了……」

「是啊,蘇先生就是咱們鎮子的貴人吶……」

「有蘇先生在此,大幸事啊……」

族老們瞬間炸開了鍋,紛紛歡喜的討論起來。

在大廳休息的眾人,也被門口的討論聲音驚了出來,紛紛看向被簇擁在中心的那個年輕人。

「鎮長,麻煩多準備些黃表紙,硃砂墨,裁成巴掌大的長方形,還有多些深井的清水,再摘一筐橘子葉來。

量的話就按青壯年的數量算……」

「好好好。」

鎮長頭如搗蒜,連連答應。

轉身答應道:

「二小,三兒你們幾個去老井那裡打水……

大龍,二龍,三龍你們去後山的橘子林里砍一棵樹扛回來……

老五老六,祠堂中就有黃表紙,你們去裁剪一下……」

鎮長一通安排下,被點到名字的幾個還算狀態不錯的壯年人就急匆匆的出門準備東西了。

「蘇先生,大壯出事了,您給看看……」

熱心腸勸孟大爺的那名族老湊着空隙時間連忙把大壯的事情說了出來。

「大壯哥,怎麼了?」

人群一打開,就看見大廳里場景,蘇醒一拍大腿,說道:

「忘了他了……」

孟大爺還在大悲的情緒中,感覺到身邊多了一個人,正伸手查看大壯的眼睛。

回頭一看是那張熟悉的臉,面色一愣,轉而抓住蘇醒的手,就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說道:

「大侄子……你能保護好毛毛和囡囡……

大爺知道你學到了本事……

救救你大壯哥吧……

啊……」

看着孟大爺情緒不穩定的樣子,蘇醒連忙安慰說道:

「大爺,我剛才查看過大壯哥的狀態了,沒事,您別太過擔心啊……」

孟大壯這種情況就是被那河神怒吼時的音波衝散了心神、三魂造成的。

道家謂人有三魂:一曰胎光,二曰爽靈,三曰幽精。

胎光,太清陽和之氣也。

是主神,中醫判斷一個人死亡就是胎光丟了,胎光丟了的人,則是命不久矣。

爽靈,陰氣之變也。

靈,就是人和天地溝通的本領,人機敏的反應程度,爽靈代表的是智力,反應能力,偵查力,判斷力,邏輯能力等等。

最後一個是幽精,陰氣之雜也。

決定了一個人的性取向,也決定着這個人的生育能力。

三魂在肉身中沒有歸位,飄忽不定,就成了這幅獃子的模樣。

「大山,別擔心了,既然蘇先生來了,那就絕對會沒事的……」

「對啊,對啊,蘇先生把邪神都已經斬殺燒成灰,他說沒事,就是沒事,你也老的差不多了,別擔心壞了身子……」

族老們今天特別高興,話也就多了起來。

孟大爺一愣,瞪大着眼睛,道:

「啥,他就是那位天神下凡?」

「對啊……」

……

蘇醒看了看周圍,說道:

「把大壯哥抬到院子中,在太陽下好救治……」

眾人搭把手把大壯抬到院子中放好,流出空地,靜靜的看着蘇醒如何救人。

只見,蘇醒從口袋中拿出一張用黃紙疊成三角的符,拆開後,手指在虛空中虛晃了幾下,又接着在黃符上筆畫了幾下,口中念誦道:

「太上台星 ,應變無停 。

驅邪縛魅 ,保命護身。

智能明凈 ,心神安寧。

三魂永久, 魄無喪傾。

敕令!疾……」

蘇醒念誦完後,快速將黃符貼在孟大壯的眉心處。

黃符落定在眉心後,嗤的一聲燃燒起來。

焚燒出來的煙氣,絲絲縷縷的沒入進孟大壯的眉心之中。

剛才在半空比劃的時候,眾人看着就像是玩耍一樣,隨後這一手無火自燃,瞬間驚呆了眾人,紛紛屏住呼吸,安靜的不敢出聲。

發獃的孟大壯,眼睛眨巴了幾下,僵硬的身體隨之也放鬆了下來,在檯子上躺了下來。

蘇醒看着還在睜眼的孟大壯,切了一下脈,感應到他身體中的三魂已經歸位,便伸手把睜着的眼睛給他合上,讓其好好的養養神。

但是這一舉動在眾人眼中就有點戲劇了,這不是對那些死不瞑目的屍體慣用的閉眼睛的方法么?

咋的了?

還治死了不成……

「好了,三魂已經歸位,讓大壯哥養養神,一會兒就會蘇醒過來的。」

蘇醒滿臉笑容,很滿意的轉過身,說道。

「太好了……

太好了……」

眾人歡呼着。

「蘇先生真乃神人也……」

孟大爺再次抓住蘇醒的手,激動的說道:

「大侄子,謝謝你啊。

你回來,就把大爺的子孫都救回來了……

這麼大本事,你爺跟你爹知道的話,也定很高興……」

「大爺,沒事了,您老別太激動啊……

不然一會兒還得救您老……」

蘇醒被激動不已的孟大爺牢牢抓住,不由得心想,大爺今天這情緒得有多大的波動啊。

力道這麼大。

「清水來了……」

「清水掂來了……」

祠堂門口跑回來幾個扛着扁擔掂水的壯年人,後面還跟着幾個半大的小子也在幫忙拎水桶。

「我們也回來了……

砍了幾棵小的橘子樹,夠不夠……」

聲音與人同時出現在門口,一人扛着一棵橘子樹來到了祠堂。

「將水桶擺放在院子**,凈手後給每桶水裝入一半的一半的橘子葉……」

蘇醒安排完,眾人沒多久,就把所需之物準備好了。

這次所需之物量大,自己身上沒有準備那麼多的符紙,只能現場畫一些。

畫符是道門最基礎的練習功課。

墨是現成的,沒有幾分鐘就畫好了一百多張。

蘇醒看了一眼日頭正盛,衣袖一揮,桌子上的符紙便飛了起來,聚攏在水桶的上空。

「神了……」

「啊……」

不少人忍不住發出了聲,看見旁邊人正怒視着他,趕緊捂住嘴。

蘇醒開始放大招,又重複了一遍方才的步驟,口中朗誦道:

「靈寶天尊 ,安慰身形。

弟子魂魄 ,五臟玄冥。

青龍白虎 ,隊仗紛紜 。

朱雀玄武 ,侍衛我真。

敕令!疾……」

頓時,漂浮在空中的符紙一起燃燒,焚燒出來的煙氣在虛空中幻化出四隻氣化的神獸法相,在水桶之中來回跳躍,揚起一陣水花,慢慢消散於無形。

眾人屏住呼吸,彷彿間,都能聽見這些神獸的吼叫,震懾心神。

很快符紙燃燒殆盡,剩下的符紙灰塵飄落進水桶中,與清水融合在一起……

若不是,親眼目睹全過程,眾人簡直不敢相信世間還有這等神跡。

等了大約一刻鐘,蘇醒指着水桶說道:

「這水桶里的符水,每人喝一碗……

事後每人再拿三片橘子葉帶回家……

貼在眉心一片……

嘴中含一片……

手中握一片……

安心睡幾個時辰的大覺,就可以把身體中的殘留徹底清除掉……」

眾人聽話的點了點頭,在鎮長的招呼下有秩序的取水……

族老們看着自家兒子孫子能徹底解決身體中的邪祟,一時之間,激動不已。

紛紛拉着蘇醒感謝……

孟大壯也醒了,在孟大爺的照顧下,喝下一碗符水,筋疲力盡的又躺下睡著了。

蘇醒也給孟大爺喝了一碗,讓人一起送回家休息去了。

孟大爺一天的經歷,比這些年受到的刺激還多,精神已經出現恍惚了。

把青壯年年打發回去好好休息後。

當下,鎮長就帶着族老們在祠堂備好飯菜,款待忙了半天的蘇醒。

黑驢二大爺也在這個時候悠閑的來到了祠堂。

為了款待這位神驢,好好感謝,鎮長還親自倒了三碗好酒敬給它。

鎮長自從見識了蘇醒的手段後,聽見蘇醒喊神驢二大爺,知道這頭驢是師門的長輩所養後,也不敢把神驢當是寵物神獸看待了。

回到家的青壯年給家裡一說祠堂的事後,家裡人紛紛拿出珍藏多年的好酒臘肉,來到祠堂感謝蘇醒和神驢的幫助。

祠堂不斷有人登門,就這樣持續到了晚飯時間,睡覺的壯年們也醒了,整個鎮子舉族歡騰,鞭炮,敲鑼打鼓,舞獅,熱鬧了起來。

這一日,驢大爺在眾人的讚美下,誇的直接上了天。

敬酒之下,來者不拒。

一時激動,口吐人言。

讓眾人又深刻知道了這頭神驢的非凡,真正的仙家神獸。

最後直接喝大了,被鎮長專門安排了一間房,抬了過去……

以神驢之身,全程享受着人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