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異世崛起之第五帝國
異世崛起之第五帝國 連載中

異世崛起之第五帝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沙場秋點兵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沙場秋點兵 陳慶之

看,帝國戰機的羽翼遮蔽了溫莎王國的蒼穹! 聽,帝國鋼鐵洪流碾碎了羅曼聯盟的堅不可摧的堡壘! 那,遙遠的扶桑大陸也成了帝國的花園! 當霓虹國的小日子和各國首腦,在哀嚎着饒命的時候
陳慶之微笑着說:「不,這只是噩夢的開始,我的目標還有星辰宇宙!!!」展開

《異世崛起之第五帝國》章節試讀:

第2章 陷陣之志,有死無生


「八嘎,炮火覆蓋,殺死給給!」

宮本太郎看着望遠鏡之中,自己的精銳部隊如同喪家之犬一般被攆下了城牆,整個人就像被人掐住脖子一樣不斷的跳腳。

「嗨,炮兵快快滴,無差別急速射!」

咚咚咚!

伴着大地的劇烈震顫,炮彈帶着嘶吼破空而去。

城牆上化成一片火海,煙霧瀰漫,爆炸聲接連不斷,滿地的殘肢斷臂衝天而起,瞬間陣地就變成了一片血火的煉獄。

「混賬,死開!」

看着自己的袍澤們,在炮火之中接連倒下,高長恭睚眥欲裂。

「統領,避炮!」

一個少年沙啞的吼道,一發炮彈在他的身邊爆炸,巨大的衝擊力瞬間將他拋向高空。

「慶之!」

高長恭幹掉一個小日子士兵,轉身看到叫做陳慶之的少年倒在了地上。

「銅絲給給!」

小日子的步兵再次沖了上來,密密麻麻就像蝗蟲一樣。

「弟兄們,跟我沖!」

高長恭眼睛通紅,揮動手中的步槍沖了上去。

小日子的炮火就像雨點一樣,狠狠的砸在城牆上,劇烈的爆炸將城牆炸得滿目瘡痍。

轟!

一枚炮彈在附近炸開,高長恭衝出血色硝煙,只見他的左臂已然剩下半截,右手揮動步槍幹掉一名小日子士兵。

簡單的包紮之後,撿起地上的大刀片子,嘴裏喊着「衝鋒」如戰狼殺入羊群。

.........

轟隆隆!

伴着劇烈的轟鳴,大地不斷的震顫,促使陳慶之徐徐的睜開了眼睛,渾身的酸痛令他撕心裂肺,大腦也開始變得清醒起來。

他搖晃着身軀艱難的站起身,看到地上密密麻麻的屍體,耳邊不斷響起慘叫和哀嚎的聲音,無不在向他傳遞着殘酷的訊號:戰爭、慘烈、死亡!

他望着周圍陌生的環境,滿臉的茫然無措,楞在原地!

這個時候腦海卻湧來了洶湧澎湃意識,一段段記憶的碎片在他的腦海之中不斷的划過。大腦傳來的劇烈的疼痛,令他半跪在地上,面色猙獰。

伴着沉重的呼吸,許久他的面色這才緩了過來,有了些許血色。

自己穿越到了一個異世界,一個叫大順帝國的國家,國情相當於清末的甲午年。

完成工業革命的列強,開始了瓜分世界狂潮。

東邊的霓虹小日子,更是搭上了工業革命的快車道,改制維新一躍成為軍事強國。

不甘於龜縮在三島之地,仗着列強的扶持悍然對大順帝國發起了攻擊。

原本就在列強幾十年侵略下的大順帝國,經過一系列的割地賠款,早就風雨飄搖了。

只不過徒有大國的外表,而沒有軍事強國的力量。

僅僅大東關海戰,帝國皇家艦隊就全軍覆沒。擁有武器優勢的帝國陸軍,更是被小日子揍得丟盔棄甲。

整個遼東全都落入了小日子手中,這次攻擊雲中城的小日子,並非主力大軍。

而是,一支輕敵冒進的小股部隊。

大致搞明白了現在的處境,陳慶之也不再茫然,前世好歹機械、冶金、經濟博士學位的高材生,經歷過大起大落。

「是慶之嗎?」

一道微弱的聲音響起,陳慶之看到不遠處一個斷了半截左臂的中年威嚴男子靠在牆邊。

身後,一面殘破不堪的血色戰旗在風中搖曳,上面寫着蒼勁有力的兩個大字——陷陣!

他眉頭一皺,旋即腦海之中浮現出這個人的信息。此人叫高長恭,是雲中城守軍陷陣營的統領。

「還挺得住嗎?」

陳慶之扯掉一條布,幫助高長恭的斷臂止血。

「我不行了,把這個交給我的兒子高順,將陷陣營的衣缽傳承下去!」

說著,就從懷裡掏出一塊染血的印璽,奮力塞在陳慶之的手上。

「不,你自己交給他。只要我們守住,一定會有援軍的!」

「守不住了,更沒有任何援軍了!」

高長恭看着在自己身邊長大的陳慶之,覺得他一如往日的天真。自己活着的時候,尚能為他遮風擋雨,可惜自己現在已經是風卷殘燭。

知府李宗鳴能把持雲中十幾年,背後的大人物實力深不可測。就連他們都跑了,這附近哪裡還會有什麼援軍。

「聽我說,你還年輕。沒必要把性命丟在這裡,好好活下去,每年的這個時候給我們這些人燒點紙錢就好了!」

高長恭拍了拍陳慶之的肩膀,示意他逃命去吧。

而他——高長恭,也是扶着城牆緩緩的站起身來,單手托着炸藥包望着蜂蛹而來的小日子士兵,嘴角漏出了欣慰的笑容,嘴中發出一聲長嘯:「陷陣之志,有死無生!」

他縱身一躍,跳向密密麻麻的小日子人群之中。

轟隆!

伴着劇烈爆炸,大地一陣搖晃!

「不…!」

陳慶之握緊拳頭,嘶聲吼道。

可惜,回應他的只有那面在硝煙之中依舊挺立的血色戰旗。

看到那面千瘡百孔的的血色戰旗,他想到了前世的歷史上的一幕幕。

旅大港、萬平、淞滬、金陵.......!

無數的英烈們,拋頭顱灑熱血,前赴後繼。

隨之他的腦海又想到了後世的某某祭,噸滿展!

更加堅定了他堅守下去的信念,不僅僅是守住家園,還有我們祖宗傳承下來的文化!!!

他面色堅定的,撿起地上的一支步槍。

沉重且冰冷的金屬傳來的堅實感,令他找回了曾經無比熟悉的感覺。

莫辛納甘步槍,前世他多次在射擊訓練場使用過的槍械,性能無比可靠的夥伴!!!

嘩啦!

他熟練的拉動槍栓,朝天鳴槍,衝著廢墟吼道:「還有喘氣的沒有,都跟勞資陷陣!」

聲破長空,無比的壯懷激烈。

「巴蜀鄭建國到!」

「晉陽姚德勝到!」

「關城庄俊傑到!」

「雲中卓泉到!」

……

數十個渾身血染的士兵,從廢墟之中緩緩的站起身。

忽然一個弱弱的聲音傳來:「楊庄石阡到!」

眾人回眸,一個身材瘦弱,高舉的手不住顫抖的少年怯懦的站起身。

「好,有妻兒老小者出列,活命去吧!」

陳慶之看着眼前的數十名士兵,衣衫破碎,擲地有聲的說道。

「俺是陷陣營,第十九萬三千六十二個兵。高統領說過,俺們陷陣營傳了一千三百六十五代了,世代守衛北疆,只有戰死的陷陣卒,沒有逃命的懦夫.......他還說,陷陣之志,有死無生!」

說這話的正是那個瘦弱且膽小的石阡,就連說話身形都有些顫抖。

「對,陷陣之志,有死無生!」

「死戰不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