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尊,開局成了怨種妻主被圍毆
女尊,開局成了怨種妻主被圍毆 連載中

女尊,開局成了怨種妻主被圍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玄之柚玄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芊芊 蕭少雲

頂流明星沈芊芊被前男友捅了之後,穿越到了大寧朝
這裡是女尊當道,本來以為自己能坐享上等人的待遇,沒想到這原主是個十惡不赦的女流氓,人人喊打,這下沈芊芊接了盤,成了活脫脫的大怨種
只不過她沒想到的是,在她努力使用精湛口技想要挽回五個哥哥的心,洗白自己的時候, 碰上了一個跟她糾纏一生的「老六」
…… 大哥顧清風:「千金,你可知道,我畢生的夢想就是推翻這萬惡的女權
」 沈芊芊搖晃手裡的酒壺:「推翻!必須推翻!」 二哥顧朗月:「若不是幾個兄弟一直攔着,我早就跟你同歸於盡了!沈千金,你死不足惜!」 沈芊芊尷尬的抽着嘴角,「大可不必,大可不必啊!」 三哥蘇澈:「你在村裡造謠,說我是災星,這一身傷都是拜你所賜!」 沈芊芊無地自容,嘴裏嘟嚷着:「是是是,你是冤枉,而我是怨種,大大滴怨種
」 四哥晏江眠,沈芊芊感嘆道:」四哥,以後我罩着你,誰都不敢打你! 晏江眠臉色一沉,雖說左耳聽不清楚,但打這個字讓他渾身一震,「千金,你若不高興就打我,別衝著二哥,他身子不好
」 五哥寒山兒:「千金,你說世間什麼最美?」 沈芊芊歪着腦袋思索,寒山兒便猛然靠近她,露出尖尖的虎牙,玩味般的笑容下冒出一句,「我身邊這位嬌小的女人乃是人間絕美!」展開

《女尊,開局成了怨種妻主被圍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天生神力


「沈芊芊!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幅高高在上的模樣!」

男人不停地靠近,明明滿是血的地面,空氣中卻沒有一絲血腥氣,瀰漫著的是一股奇怪的味道,讓沈芊芊的渾身都開始發燙,一股燥熱感從心底竄到嗓子眼。

她痛苦地想要睜開眼睛,卻彷彿被夢魘困住了一般,腦海中滿是自己剛剛被綁架的場面,昏暗的燈光,不停旋轉晃動的空間,讓她根本無法保持清醒。

突然頭頂又傳來劇烈的呼吸聲,沈芊芊只能捂着耳朵不停地拍打着腦袋,可眼前的綁架犯在周圍這種格格不入的聲音中,拿着一把匕首,不停地朝她靠近。

她用盡了全身力氣,卻連「別過來……」這三個字都喊不出來。

就在那把匕首要刺穿她的一瞬間,陌生男人的呼吸聲驟然停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粗獷的女子聲。

「行了,今兒個就到此為止了,等晚上我買只雞回來給你補補。」

男子笑盈盈的捻起肩膀上半滑落的衣裳,嬌羞的往後一躲,肌膚上的紅痕便被遮住了,嬌滴滴的開口道:「奴家就知道妻主最好了,不過妻主還得早些回來,不然皎月一個人可睡不着……」

「就你會撒嬌!」女子從袖口裡摸出一根纖細的玉簪子,「瞧瞧這個是什麼?」

皎月頓時雙眼放光,整個人幾乎是從床上彈起來的,笑意直接從嘴裏溢出來了,「哎喲,妻主~,就知道您對皎月最好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急忙把簪子往自己頭上戴。

「好看嗎?好看嗎?妻主你快誇夸人家~」

「你們男子就是稀罕這種玩意兒,不過咱家皎月天生麗質,戴什麼都好看!」女子一邊說著還攏了攏皎月的頭髮。

皎月漲紅了小臉,一個勁兒的往她懷裡鑽,「妻主,你可真會哄人開心。」

「你不喜歡?」

「皎月甚是喜歡呢!」

女子敷衍的在他臉上掐了一把,然後起身穿上厚厚的狐皮襖子,「行了,我走了,你在家好生獃著,別出去瞎溜達,離那個沈千金遠着點!」

見女子準備離開,皎月的嗓音更是嬌媚得能掐出水來, 「妻主你放心,皎月一定會躲着那個人渣的!」

「嗯。」

「妻主~記得定要早些回來,皎月前幾日學了些新花樣想讓妻主試試呢~」

他的話音剛落,就聽見一陣下床出門聲。

砰!

皎月頓時鬆了一口氣,小心翼翼的拔下頭上的發簪,心疼寶貝似的來回摸了摸,又在床頭找了個木盒子給裝起來。

許是因為床上太亂,他被絆了一下,踉蹌的摔坐下來,手中的木盒子滾到了地上。

咚!

沈芊芊此時才猛然驚醒,眼前根本沒有什麼綁架犯,只有一塊幾乎快要抵在她鼻尖上的床板。

她迷迷糊糊側過頭去,卻對上了一雙驚恐的瞳眸。

「啊啊啊!沈千金!」皎月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立刻發出驚叫出聲。

沈芊芊回過神來,視線不由得下移,他身上穿得是清透的羅衫,肌膚上映出的斑斑痕迹,不用多說也明白了剛剛那些聲音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可是看着他的打扮,長發如墨,寬大的袖袍,像極了電視劇裡頭的那些青樓女子的打扮。

只不過他明明是個男人!

難不成這是……

想到這裡,沈芊芊頓時面紅耳赤起來,男人玩起來就是刺激啊!

「那個……能讓我先出來嗎?」沈芊芊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躲在人家床底下,更不知道是誰把自己從綁架犯的手裡救了出來。

皎月一聽她要出來,立刻大驚失色的胡亂穿好衣衫,跌跌撞撞的衝出門去,嘴裏還大喊着。

「妻主!妻主!救命啊!」

「妻主!沈千金!沈千金躲在咱們床底下……」

沈芊芊從床板下爬出來的時候,環顧四周才徹底覺得不對了,這不像是單純的角色扮演,屋裡的擺設,還有從門外衝進來的彪形女子,怎麼看怎麼都不對勁。

「你們是誰?這是哪兒?」

沈芊芊的話音剛落,那女子直接衝上來,一把抓起她的衣領,像是拎雞崽兒似的,把她一把摔出門去。

「好你個沈千金,還真是對我家皎月賊心不死!今兒個,老娘非讓你吃點苦頭才成!」

沈芊芊也顧不上她的話,回身就往外頭跑,可是這一回頭卻感覺更加的不對勁,圍在院子外頭看熱鬧的人,女子無一不是人高馬大,各個都幾乎一米八的個頭,而男子反而嬌小玲瓏,依靠在女人的身上,害羞中帶些驚恐。

「我不是……」

她的解釋在當下幾乎是毫無力度,那女子的拳頭已經朝着沈芊芊揮過來了,她下意識的開始躲,許是因為她個頭小巧,動作顯得格外的敏捷。

那女子見抓不住她,便抄起手邊的一張板凳,直接朝着沈芊芊的腦袋砸過去。

沈芊芊腳下一崴,直接撲到了水缸邊上,她看着水缸里的人影頓時出神,眉眼彎彎,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翹,雪白如凝脂的皮膚,顏若朝華。

可這不是她的臉!

周圍充斥着指指點點的聲音,此時她總算確定了,自己穿越了。

還穿越到別人的床底下偷聽床榻之事!

「沈千金,你咋還是賊心不死,人家皎月都嫁給劉鐵妞兩年了,還明裡暗裡的勾搭人家。」

「你沈家可以不要臉,人家皎月還要名聲呢!」

皎月一聽周圍的人都向著他說話,連忙順勢撲進劉鐵妞的懷裡,委屈巴巴的抽泣着:「妻主,你可要為奴家做主啊!嗚嗚嗚嗚~」

」有老娘在害怕什麼?!」劉鐵妞護着皎月,滿臉憎惡的瞪着沈芊芊。

皎月趁機繼續撒嬌,:「妻主,沈千金這個壞坯子也不知道是啥時候躲進咱家的,若不是妻主還沒走遠,皎月怕是……怕是要遭了她的羞辱了。」

劉鐵妞被他這麼一激,怒氣直接洶湧而出,朝着沈芊芊喊道:「沈千金,老娘今日非得挖了你的眼睛,讓你再敢看我的人!」

沈芊芊看着她從腰間拔出匕首,瞬間跟自己穿越之前被綁架的場面給對上,便急忙抓住劉鐵妞的手腕,可她還只是微微用力,就聽見劉鐵妞的手腕發出咯吱一聲。

骨頭斷了……

她嚇得連忙鬆手,又輕輕地推開,沒想到她這一推,劉鐵妞整個人直接飛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院中的柴火堆上頭。

眾人大驚失色。

皎月率先大叫起來,「殺人了!殺人了!」

「哎喲,劉當家的,這沈千金天生神力,你又不是不知道,非得招惹她幹啥。」

「就是誒,這下可得斷幾根骨頭咯。」

「沈千金下手是真狠啊!」

頓時周圍人說什麼的都有,而沈芊芊卻愣在原地低頭看着自己的雙手,嘴裏嘟嚷了着:「天生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