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夜少,你的小肉糰子重生了
夜少,你的小肉糰子重生了 連載中

夜少,你的小肉糰子重生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貓的念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寧 夜辰 現代言情

【重生】 【虐渣】 【甜寵】 【半娛樂圈】 她被渣男和堂妹摘掉眼睛逼的跳樓,卻被沒有交集的夜少救回寵了起來
在外人眼裡男人冰冷狠厲,只待她溫柔
黑暗深處她似乎看到了光,男人卻被突如其來的車禍奪走了生命
她暈倒在男人屍體旁,醒來時發現自己回到了十年前失身的那天
她要改變命運,可男人卻不認識她了,那這一世換她來愛他吧! 「夜總,我們結婚吧!」 「??!!」 「夜少,你聲音真好聽
」 「…………謝謝
」 「老公,你好軟~」 「老婆你好甜
展開

《夜少,你的小肉糰子重生了》章節試讀:

第2章 買套女人衣服


男人圍着浴巾身上還有未擦乾的水珠,一雙漆黑的眸子冷冽看着掛在自己身上的人,女人臉頰緋紅,嘴唇半張胸口由於呼吸局促起伏着,眼含魅惑明顯吃了葯的樣子。

「滾!」

葉寧感覺到夜辰對她很不友善,上世在各種宴會上她多次見過夜辰,不可能認錯人。

葉寧努力思考着,難道這個時間點夜辰不喜歡她,或者說根本不認識她!

「夜辰,我是葉寧。」

聽到自己嫵媚的聲音葉寧也嚇了一跳,如果這時的夜辰不認識她,後面事情的發展會超乎想像。

她強行遠離那具讓自己不燥熱的冰涼身體,直到後背完全貼到門上,儘可能的調整聲音,「你好夜辰,我叫葉寧,剛才在宴會上被人下藥了,能借你的衛生間用一下嗎?」

眼前女人迷亂的眼神中透着真摯,特別是她左眼下的淚痣似曾相識的感覺使他片刻的猶豫,夜辰忽略腦中的想法揚起下巴,「衛生間在裏面。」他有些好奇倒是想看看這個女人想做什麼。

葉寧踩着地毯就如同在海綿上行走,保留最後一絲清醒關上浴室門按下開關任由冷水從頭上澆落,就在剛剛她那麼想觸碰夜辰**的胸膛,如果再多停留一分鐘她都會控制不住自己。

她感覺全身燙的要命,不由得撕扯自己的衣服,站在玻璃門外的夜辰將一切看在眼裡勾起邪魅的嘴角輕哼了一聲,還以為女人有什麼新花招,都是一個樣子。

他拿出手機撥通了電話就看到女人緩緩蹲下兩手環抱着雙膝,緊咬的下唇溢出了血絲。

「老大有什麼吩咐?」夜辰片刻的停留,「去買套女人穿的衣服。」

嘟嘟聲從聽筒里傳出還拿着手機發獃的方洋木然自言自語,「剛才老大是不是說要買套女人的衣服…」

葉寧完全清醒時房間早已沒有人了,瞧見扶手上掛着的連衣裙她莞爾一笑,雖然這世夜辰不認識她,但他和以前一樣在冰冷麵具之下有顆善良的心。

葉寧回到老宅就看到門外管家和幾個記者在周旋着。

「大小姐您怎麼才回來?」

劉管家看到葉寧急忙把記者引到她這。

「是葉家大小姐。」記者蜂擁而上將葉寧圍了起來。

「請問你怎麼看葉家二小姐勾引有婦之夫?」

「葉小姐你作為長姐是否因為沒有管教好妹妹,才使…?」

「首先我不清楚葉舞和有婦之夫發生了什麼,其次她是我二叔家的孩子,父母健在還輪不到我這個堂姐來管教,各位不好意思,你們在這停留影響到我和家人的正常生活,再不離開我只能選擇報警了。」

「劉叔報警。」劉管家是二嬸家遠房親戚,上一世明裡暗裡就沒少給她使壞,不着急傷害過她的每一個人她都不會忘記!

「都是葉舞乾的好事,把我們葉家人臉都丟盡了,以後讓我怎麼出門啊,爸你倒是說句話啊!」

葉寧剛走進裝修奢華的大廳就聽見親姑姑正吐沫橫飛的滔滔不絕,同上世一樣的嘴臉,只是這次主角換成了葉舞。

「你們都閉嘴!」葉博谷老爺子將茶杯狠狠摔在地上,身體不住地搖晃。

「爺爺您別生氣,要是氣壞了身子怎麼辦啊。」葉寧趕快跑過去輕撫爺爺的胸口。

低頭抽泣葉舞聽到葉寧的聲音猛然抬頭,看着完好無損的葉寧,她心中痛恨到了極點,葉舞不明白明明躺在床上的是葉寧,怎麼等她醒來就換成了自己,還被那個又老又髒的男人給…想到這她就怨恨,惡狠狠的指向葉寧,「是她!是她害我!爸媽是葉寧帶我去的房間,是她找人毀了我的清白!」

葉舞瘋了一般衝過去伸手要抓葉寧的臉,被葉寧狠狠推開摔倒在地上。

「小寧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她是你妹妹啊,這麼多年舞兒一直都把你當做親姐姐不管什麼都挑最好的給你,你為什麼要害她!」張亞茹抱着地上的女兒一起哭了起來。

「二嬸我不知道你說的『最好的』是什麼?我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爸公司賺的錢買的,如果我沒記錯的都是買我和葉舞兩份,公司的收益支出都由爺爺掌控,我想這點爺爺會更清楚,除非有些人中飽私囊私侵吞了公司財產。」

既然已經撕破臉了葉寧將這臉徹底撕開,上一世她認為是一家人所以從沒在意過爸爸留下的財產是多少公司到底盈利多少,現在既然她重生回來這些事情都要好好算一下。

「小寧有你這麼說話的嘛!我們是一家人,你爸媽走了以後都是我們在照顧你,幫着打點公司,要不然公司早就倒閉了,你還能有這好吃好喝的嗎!」

說話的是姑姑葉華欣,這些年肯定也沒少在公司拿錢,葉寧心裏冷笑她這才說幾句就聽不下去了。

「這麼多年姑姑和二叔對公司沒少費力費心,我都大學畢業兩年了,總不能還讓你們挨累,公司以後我自己管理到年底您和二叔等着分紅就好。」

「你什麼意思啊小寧!」

「行了老三,這個事情等以後再說,現在最重要的是老二家丫頭的事。」葉博古沉聲說道。

葉寧知道現在公司還沒到收回來的時候,只是敲打一下讓他們知道現在的她不是從前那個誰都可以拿捏的葉寧了,瞧着除爺爺以外其他人都面容都變了顏色,她瞬間舒心了不少。

「葉舞妹妹我知道你現在受到驚嚇有些語無倫次,但是話不可以亂說,今日在宴會上我貪杯喝得多些,是妹妹要陪我到休息室,可不知道為什麼醒來時卻在頂樓客房裡,我怕出什麼意外趕快跑了出來正遇到夜辰,看到我身上吐的污物他讓助力送來衣服,等我整理完宴會已經散了,這才趕回來,不信的話現在就可以報警,酒店都是全方位監控什麼都可以查得清清楚楚。」

葉寧將心中的仇恨壓在心底,揚起下巴無辜的望向葉舞,她知道葉舞是不敢報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