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七零後她被糙漢撿回家
重生七零後她被糙漢撿回家 連載中

重生七零後她被糙漢撿回家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小黑和大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安歌 現代言情 薛紅軍

江安歌上輩子就是個傻子,被前夫利用了個底朝天,好不容易終於等到離婚那天,卻又在民政局門口出了事
重活一世,江安歌決定好好糾正自己犯過的那些錯誤,找個真心相待的人好好過日子,可結果…… 那個一拳頭能打死野豬的糙漢是誰?看着就好怕怕…… 薛紅軍:新來的小知青總看我,她肯定對我有意思! 江安歌:別問,問就是後悔……展開

《重生七零後她被糙漢撿回家》章節試讀:

第3章 二軍是何許人


這時候的大碴粥可不像後世磨得那樣精細,裏面經常摻雜着玉米碎屑,江安歌還記得當初她就特別吃不慣這種粗糧,便經常拿着父親給的錢自己開小灶,估計也是看到她有錢,才會被有心之人盯上。

重活一世的她現在可沒了當年那些嬌脾氣,好好吃飯照顧好自己,這是江安歌目前最大的心愿。

吃飯的時候,趙良才又對他們兩個新來的知青交代了一下知青點的情況,江安歌心裏覺得好笑,明明知青點要數劉建國下鄉時間最長,算得上是他們中的老大哥了,可每次有什麼好事兒趙良才都會沖在最前面,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知青辦的領導呢。

因為江安歌以前沒做過飯,所以就安排李紅梅帶着她,而李紅梅原來的搭檔劉建國則和王桐組成了新搭檔。

吃過飯刷完自己的飯盒,江安歌和王桐在李紅梅的帶領下去了村大隊部,他們要先解決糧食的問題。

「來的挺早啊,」梁隊長正坐在大隊部跟徐會計嘮嗑,看到他們來了就站起身拿出一個登記冊遞過去:「我問了上面領導,年前各知青點的補助已經發放完了,所以你們暫時得不到上面的補助糧,不過別擔心,等過了陽曆年上面的補助就下來了,所以算起來也就兩個半月需要借糧,你們看看想借多少?」

這邊的農作物以玉米高粱米為主,然後就是大豆,水稻也有但長宏公社靠近林區基本不種植水稻,所以現在大隊的存糧還是大碴子、高粱米,再就是小米和麵粉。

「隊長,我買糧。」江安歌開口道。

雖說借糧比買糧划算,但江安歌考慮到自己這小體格,等到明年下地幹活她肯定拿不了滿工分,到時候用工分還了欠糧,分到手的糧食還是不夠吃,索性不如直接買糧的好。

薛隊長沒想到新來的知青要買糧,跟徐會計合計了一下才說:「行,那就按着公社裡的價格賣給你們吧。」

「大碴子一毛五一斤,高粱米兩毛一斤,麵粉公社是三合面賣一毛六分二,咱們這是二合面比例少一點算你們兩毛好了,小米不用想那是給家裡生孩子的婦人準備的。你看你們買哪種?」

李紅梅給他們算了一下,按照一個人一天一斤糧的標準來算,就算這時候少吃一頓飯那也需要六十斤糧食,江安歌和王桐合計了一下,兩人都買了四十斤大碴子十斤高粱米十斤二合面。

這也和知青補助給的比例相同,拿回去不會惹人非議。

徐會計飛快的扒拉了幾下算盤,一共十塊錢。

一百二十斤糧食三個人拿那也是挺費勁的,何況王桐和江安歌一看就是沒幹過什麼活兒的人。

他們正想着留一個人在這看着,另外兩個人先拎回去一部分再找其他人幫忙,就聽薛隊長忽然說:「要不我讓二軍幫你們送過去算了。」

李紅梅不好意思:「那多麻煩,我們慢慢拿沒事兒的。」

「麻煩啥,」薛隊長披上棉襖道:「反正他這會兒也沒事,你們不是女娃就是新來的,手上肯定沒力氣,等着,我這就讓他來幫忙。」

江安歌正想着這個二軍是誰,她上一世跟村裡人接觸不多,自然也不知道那些人都叫什麼名字。

很快外面就傳來一陣腳步聲,緊接着門帘被人掀起,走進來一個高大的年輕漢子。

因為這邊的冬天太冷,所以家家戶戶門上都會掛個棉門帘子擋風,這人進來的一瞬間,江安歌覺得好像屋裡的陽光都被來人給擋住了一樣。

她來自南方,見過的男生都是像王桐這樣的,很少能見到這麼高的個子,目測應該超過一米八五了。

江安歌是標準的江南姑娘,個子也只有堪堪的一六零,那人站在她面前彷彿是一座山。

「徐叔,」薛紅軍跟徐會計打了聲招呼,然後才對李紅梅他們說:「你們是新來的知青吧,我二叔讓我幫你們扛糧食回去。」

李紅梅和王桐連聲道謝,江安歌怕他一個人拿不了,就拎起面袋子打算幫忙分個十斤的分量,結果下一秒一隻粗壯有力的大手就伸了過來:「都給我吧,總共也沒多沉。」

江安歌這才細細打量眼前人的模樣。

劍眉鳳目,鼻樑高挺,嘴唇微微抿着,就是人長得有點黑。

這會兒大家的審美還偏向濃眉大眼的那種,但等到將來,這種長相就是影視圈裡最受歡迎的硬漢小生模樣。

不知為何,江安歌的心跳好像漏了一拍,她眨巴眨巴眼睛笑着對薛紅軍說;「你好,我是新來的知青,江安歌。」

薛紅軍只覺得自己眼前一亮,村裡什麼時候來了這麼好看的小知青了?

「你好江知青,」薛紅軍也笑笑,「我叫薛紅軍,不過大家都習慣叫我二軍。」

江安歌這才發現,這人笑的時候竟然還有兩個酒窩。

等徐會計幫他們把糧食裝好後,三個人跟在薛紅軍身後往知青點走,今天的天氣還算不錯,大太陽照着人,江安歌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暖洋洋的。

薛紅軍步子邁得很大,三個人差點小跑才能跟上他的步伐,也是因為這樣很快就回到了知青點,薛紅軍把糧食袋子放進了灶屋,這才跟江安歌他們笑笑轉身走了。

看着那高大的背影,江安歌覺得有些莫名的熟悉。

「江知青快進屋來,外面冷。」李紅梅在後面招呼她。

江安歌嗯了一聲便跟着進了屋,似是不經意的問:「李姐,剛那人是誰啊?」

還沒等李紅梅回答,屋裡的孫紅英就搶先說道:「你說薛紅軍啊,他是咱們薛隊長的侄子,不過我勸你少跟他接觸,那人不是什麼好人……」

「紅英,」李紅梅急忙攔住她:「你別亂說,被人聽到了不好。」

「我說的可是實話啊,」孫紅梅有些不滿道:「大隊里的人都說他命硬,剋死自己爹娘不說還差點剋死他二嬸,都說他……」

「紅英!」李紅梅眉頭微皺:「我們是新時代的知識青年,怎麼能聽那些封建迷信的說法?你忘了前幾年破四舊的事兒了?什麼命硬不命硬的,那都是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