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九陽武帝
九陽武帝 連載中

九陽武帝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寇敗王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寇敗王成 江問水

九陽絕脈,古今第一絕脈
九陽入體,絕脈禁錮,終生不得入武道! 少年江問水絕境之下獲得天大機緣,破絕脈,修九陽! 九陽入聖,絕脈成帝! 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展開

《九陽武帝》章節試讀:

第3章 暴怒出手


「問水回來了?」

江文淵聽到門外傳來的喊聲,顧不得家主形象,越眾而出,朝着外面沖了出去。

眾人見狀,臉上神色各異。

互相看了幾眼,連忙跟了上去。

回……回來了?

某位原本始終站在江文淵身旁的錦袍老者,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起來。

即便是先天武師,死在冰封山窟的人,也不是一個兩個。

那小子怎麼能活着走出來?

一定是有人亂喊。

錦袍老者連連在心中安慰自己,不敢遲疑太久,連忙跟了上去。

走出會客廳不久,他們就看到一個身上隱隱還有水漬,不少落葉粘在身上的人,滿身殺意的看着人群某處。

來人不是死裡逃生的江問水,還能是什麼人?

江文淵看着失蹤十天,心心念念的兒子歸來,心中有着無數話想要問,可在看到江問水的表情後,還是將心中的所有疑問都咽了回去。

緩緩向側面讓出幾步,徹底將位置讓了出來。

他知道江問水要做什麼。

「這是發生了什麼事?」

「大少爺失蹤十天,怎麼一回來就是這幅殺氣騰騰的模樣?」

悄然的議論聲,不斷在人群裏面響起。

聲音不大,在這一片寂靜的院落里卻分外顯眼。

江問水看到父親第一個跑出來,就知道所有事情都代表結束。

再看到錦袍老者江大福也在人群里,他心中的怒火就忍不住的竄起來,殺意更是遏制不住的升騰而起。

「江大福,你沒想到,我還能活着回來吧?」

江問水終於開口。

一張嘴,十天來的極致怒火就將他的意識侵襲,直接就朝着錦袍老者江大福沖了過去,真氣自主運轉開來。

江大福周遭眾人連忙避讓開來。

「大少爺聽我說,我,我不是真要害你……」

江大福見他衝過來,下意識就想要解釋幾句。

剛剛開口,江問水就已經來到他面前,隱隱蘊含著真氣的拳頭,就已經落在江大福的鼻子上。

嘭!

江大福的鼻樑骨應聲而斷。

江問水卻沒有半分要留手的打算,一拳快過一拳,瘋狂的落在江大福身上,儼然是一副要將他打死的節奏。

江大福作為江家管家,雖是下人出身,卻也有着後天武者的修為。

偏偏在這種場合下,他根本不敢還手,只能勉強用真氣護住自身。

好一陣拳打腳踢。

江問水逐漸冷靜下來,準備給江大福致命一擊的時候,一隻強有力的大手卻抓住了他的手腕。

回頭看去,抓住他手腕的正是江文淵。

「你再打下去真就將他打死了。」江文淵道。

江問水聲音冰冷地開口:「他想讓我死,打死他又如何?」

「你認為,一個下人敢對你出手?真的打死他,才是便宜了他,還讓真正的兇手逍遙法外。」江文淵道。

江問水徹底冷靜下來。

「回去休息吧,這裡的事情交給我就行。」

江文淵拍拍他的肩膀,道:「你失蹤的這段時間,陌雪丫頭快哭成一個淚人了,快回去看看吧!」

江問水看着同樣眸子里怒火燃燒的父親,再想想那個小丫頭,心中也是一暖。

江文淵所說的陌雪丫頭名叫蘇陌雪,是江問水母親好友的女兒。

早時,蘇陌雪的家族被仇人所滅,倒是稚童的蘇陌雪活了下來,他母親知道後,就將蘇陌雪帶來江家。

江問水五歲的時候,母親突然失蹤,父親江文淵變得一蹶不振。

此後年幼的江問水就跟蘇陌雪相依為命,兩人幾乎跟親兄妹沒什麼區別。

輕輕點了點頭,他便轉身離去。

「來人!」

江文淵見他轉身,早已壓抑了十天的怒火,終於發泄出來,歇斯底里地道:「把所有刑具都給我拿出來,我不管用什麼手段,都要讓他活夠十天十夜!」

聽到他這句話的人,心頭齊齊一寒。

看着江文淵的目光也開始變得恐懼起來。

……

……

江問水回到自己小院的一刻,十天來的所有壓抑情緒,都已經消失不見。

江大福和他三叔那一脈,的確想要將他除之而後快。

可他並不是沒人關心。

快步走進小院,直接就朝着蘇陌雪的房間走去。

剛到蘇陌雪的房門前,他就聽到房中隱隱傳出來的抽泣聲,推開房門,就見蘇陌雪趴在床上哭成一個淚人,床鋪都被淚水浸**一大片。

「陌雪,我回來了。」

江問水看着眼前的可人兒,聲音都忍不住顫抖了。

「問水哥!」

蘇陌雪猛地跳起來,看到出現在門前的江問水,她的淚水又一次從早已哭的紅腫的眼眶裡流淌出來。

嗚哇一聲,撲到江問水的懷裡哭起來。

江問水這十天過的宛若地獄,與他相依為命這麼多年的蘇陌雪,同樣不好過。

兩人相擁而泣半晌,才被一道乾咳聲驚醒。

連忙分開,朝房門處看去,就見江文淵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門口。

江文淵才三十七歲,由於十幾年的打擊,如今看起來已經略顯蒼老,頭上也已經有了不少花白,鬍子拉碴,看起來並沒有一家之主應有的面貌。

「父親……」

江問水的聲音有些顫抖。

他記憶中的江文淵經常如同醉鬼一般,今日之前,他還從沒感覺到,父親對他的愛已經達到這樣的程度。

「回來就好。」

江文淵的眼眶裡也含着淚珠,拍拍他的肩膀道:「以後有什麼事直接跟我說,別再出這次這樣的事情了。」

「父親……」

江問水渾身一顫。

見江文淵說完這句話,就已經轉身準備離開,道:「父親,我修鍊出內氣了。」

「什麼?!」

江文淵猛地轉身。

這麼說,問水已經達到後天武者境界了?

江文淵精神一陣恍惚,自己兒子的事情,他自然非常清楚,當年就是因為九陽絕脈的事情,那人才肯把江問水留給他。

九陽絕脈,古今第一絕脈,九陽入體,終生不得入武道!

他早就不奢求江問水能進入武者境界了。

卻不想,今天竟然得到這樣的回答。

猛地一步上前。

伸手就扣住江問水的手腕,真氣順着江問水手腕經脈滲透進去。

果然是真氣,不過……

江文淵的神色越發古怪起來,看着江問水張張嘴,卻又不知道說些什麼。

江問水說道:「我的狀態有些複雜,冰封山窟的冰寒氣息壓制了九陽絕脈,才讓我擁有真氣的機會,只是這種真氣的確很複雜,我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