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全球直播:我在影帝懷裡現原形
全球直播:我在影帝懷裡現原形 連載中

全球直播:我在影帝懷裡現原形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江菊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虞柏柏 靳漠漓

【雙潔+甜寵+萌寵變身+爆笑+ 團寵】   渡劫失敗的虞柏柏被一道天雷劈成了一條揚子鱷,為了生活,白天變成人趕通告上綜藝,晚上變成鱷魚,在高冷影帝家裡當寵物蹭吃蹭喝蹭旺旺雪餅
  高冷影帝抱着鱷魚形態的她殷切期盼:如果你能變成虞柏柏那樣的美人該有多好啊!   某一天,虞柏柏實在憋不住了,在影帝懷裡現出了人形,她轉頭看向了高冷影帝,眼神魅惑:還滿意你看到的嗎?   沒想到,高冷影帝當場垮起了臉:變回去!展開

《全球直播:我在影帝懷裡現原形》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鱷魚搶走了窩的雪餅


虞柏柏在水裡潛伏了整整一個小時,終於看見一個婦人帶着一個小孩兒來水邊洗衣服了。

餓綠了眼的她舔了舔唇。

很好!

婦女,小孩兒,一看就特好對付!

小孩兒還一無所知地啃着旺旺雪餅,不知道危險將近。

挺胸、抬頭、提臀!

虞柏柏把自己所有的力氣都用到了尾巴上,瞅准目標,蓄力一躍,衝出水面,還發出了兇狠的叫聲——「哼唧!!」

然後一口就咬住了小孩兒的手。

小孩兒嚇得大哭。

「媽媽!救命!鱷魚在次我手手!!!」

然後虞柏柏眼前一黑,一個巨大的不鏽鋼臉盆照頭就砸來了。

『哐當!哐當!』

「滾開豬婆龍!竟然敢咬我兒子!我打死你!!」

餓暈的虞柏柏整個人**懵了,滿眼都在閃火星子,『哼哼唧唧』地逃回了水裡。

身後傳來嘈雜的人聲。

「嗚嗚嗚,媽媽,鱷魚搶走了窩的旺旺雪餅!」

「沒事,家裡還有。」

「剛才跳出來的那小玩意兒是鱷魚?鱷魚不是吃人的嗎?怎麼搶了個雪餅就跑了?」

「哈哈,這貨叫揚子鱷,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可厲害着呢。」

「別小看它,最厲害的揚子鱷甚至單挑一隻成年大鵝。」

「這玩意兒叫得跟豬一樣,長得也像豬,一般都叫它『豬婆龍』。」

逃回揚子鱷保護區的虞柏柏哼哼唧唧地吃完了雪餅,忽然見一條揚子鱷從外游回來了。

「哼唧,來活兒了!隔壁片場在拍廣告!缺群演鱷!有雪餅!沖鴨兄弟們!!」

「哼唧!哼唧!哼哼唧唧!」四下全是豬婆龍的回應聲。

雪餅?!

虞柏柏第一時間就擺動着自己的四條小短腿,隨着大部隊往附近的『片場』去了。

虞柏柏並不是真的揚子鱷,她是個修真的人類,在渡劫的時候肉體崩碎,元神被天雷劈得穿越了時空回到自己年輕的時候,被迫暫時地寄放在這具揚子鱷的身體里,等她修為恢復立馬就能變回人身。

現在的她只有20歲,距離全球靈氣復蘇還有三年,全球還未進入修真時代,整個藍星找不到半點靈氣,虞柏柏摸索出了一套乾飯修真的路子,靠吸收食物里的能量艱難修鍊,一聽說有吃的,她跑得比誰都快。

遠遠的,看見小河邊上,立着一個頎長的身影,白衣勝雪,與周圍的美景融為一體。

一群揚子鱷聚在了水裡等投喂,攝製組正在拍男人和揚子鱷共處的和諧畫面。

公子如玉,長身而立,補光燈一打,那如畫的眉目里就寫滿了溫柔,過白的皮膚給他整個人染上了一絲古典的嬌柔,修長的睫毛將陽光打得稀碎,化作了一點點光暈柔軟的零落而下。

這樣的美色在修真時代也是很少見的,可虞柏柏眼裡只有他手裡的旺旺雪餅。

她尾巴一甩,踩着幾隻群演鱷的腦袋就衝到了最高點,把自己的上巴和下巴長到了極致。

快!扔!我!嘴!里!!

沒想到,捏着雪餅的男人並沒有投喂,而是眉心一蹙,問一邊的導演。

「導演,既然這支公益廣告的主題是『禁止投喂野生動物』,那為什麼正片里卻讓我喂雪餅呢?」

導演忙解釋:「漠漓啊,你就裝裝樣子,咱們拍個鏡頭意思意思就行了,後期製作的時候會把主題打上去的。」

靳漠漓抿了抿唇,收起了雪餅,可餘光一瞥,他似乎是看見了什麼,目光一頓。

那隻嘴巴張最大的揚子鱷,在看見他把雪餅收起的瞬間,竟然扭頭就走了。

有趣。

別的群演鱷們還在眼巴巴地等投喂,虞柏柏已經撤了。

哼唧!

騙子!竟然連鱷魚都騙!!

沒想到,才划了兩下水,身後傳來了天籟般的聲音。

「既然它們都來了,那我還是喂吧——」

虞柏柏一秒回去,又把上巴和下巴撐到了極致。

靳漠漓唇角的神秘地勾了勾,手抖了抖,拿雪餅的手朝左邊偏了偏。

虞柏柏立馬朝左挪了挪。

靳漠漓又朝右偏了偏,虞柏柏立馬往右。

可沒想到,靳漠漓忽然將雪餅一收。

回頭,對導演微微一笑。

「既然是宣傳禁止投喂野生動物的,我忽然有了一個更好的點子。」

導演:「哦?」

也不知道他們是聊了什麼,總之,靳漠漓很快又捏着雪餅出現了,並且朝虞柏柏那邊做了一個試探性的動作。

「小鱷魚,我要扔了哦,接不到可別怪我哦——」

靳漠漓的聲音也是格外好聽。

快快!扔我嘴裏!

虞柏柏激動地甩着尾巴。

可沒想到,那笑得如沐春風的靳漠漓臉色一冷,眼裡厲色一現,另一隻手裡忽然多了一根棍子,朝着虞柏柏的腦袋就是狠狠幾棍。

「砰砰砰!」

「哼唧!!」

虞柏柏和揚子鱷們一鬨而散。

身後傳來靳漠漓拔高的話語。

「鱷魚們,以後遇上人類,不管他手裡拿的是什麼,記住,逃!人類,是這個星球上最奸詐陰險的物種,你們永遠不知道,他的另一隻手裡,拿的是什麼。」

揚子鱷們嚇得屁滾尿流。

「媽媽,太可怕了!」

「不要靠近人類,否則會發生不幸!」

混亂中,頂着三個包的虞柏柏回頭,看見那人長身鶴立,手裡的棍子格外硬挺,身形也格外高大。

他還對導演說:「看,有了這次經驗,這些鱷魚以後看見人就會跑,就算想投喂都難了,這不比公益廣告的效果好嗎?」

導演露出了一絲古怪的笑容:「啊?哈哈哈……」

「走吧,回去繼續拍戲。」

劇組走了。

逃走的虞柏柏頭越想越氣,越氣肚子就越餓!

回家的時候,她看見另一隻揚子鱷在它家門口哼哼唧唧地嚼田螺。

拿來吧你!

虞柏柏『哼唧』一聲搶走了田螺。

吃完田螺,虞柏柏趴在洞里一動不動,吸收着雪餅和田螺里僅有的那點能量,試圖激活死寂的丹田變回人形。

變成揚子鱷的第5天,早上在河邊看人刷碗,剛冒個頭就被刷碗的老太太用拐棍『梆梆』兩棍打跑,中午搶小孩兒雪餅又挨了兩記不鏽鋼臉盆,下午被無良劇組欺騙,出境了工錢沒拿到還挨了幾棍子。

總結:今天的水格外冷,今天的田螺也格外磕牙,今天的人類也是格外無情冷漠。

這些人還有沒有一點公德心啊!

說打頭就打頭!

以為她的頭是麵糰捏的嗎!

不行,得找那個王八蛋算算賬去!

仇不能隔夜!

虞柏柏立馬起身,往附近劇組的片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