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星落紅塵
星落紅塵 連載中

星落紅塵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九慕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南慕清越 奇幻玄幻 落瓔楓

跨北海,越南僵,少年執刀仗四方
星空落,戰魂起,卿人殤,濁酒飲
長刀斬盡英雄淚,天下何人共九州
一本刀譜殘卷,一把塵封千年的斷刀
誰能悟其道、練其招,踏平星宮
展開

《星落紅塵》章節試讀:

第5章 紫焰經絡


酒樓中人來人往,從落瓔楓一行人剛入酒樓,有兩個江湖漢子就一直色眯眯的望着南慕家兩位小姐。

幾杯酒下肚,藉著酒勁壯着色膽竟一臉淫笑而來。南慕清越哪裡容得下這個,欲拍桌而起。

此時「叮」的一聲響遍整間酒樓,叮聲蘊藏內力,連桌上的茶杯都跟着晃動起來。

發出此聲的正是白逸鶴銀槍上的銅鈴。

「華東聖域竟有爾等鼠輩,簡直玷污精武二字。」

兩名江湖漢子聞言甚是氣憤,拿起武器便朝白逸鶴打去。南慕清越被父親生生按住,要不然早就飛身而去。

白逸鶴左手端舉茶杯依然是品茶之態,絲毫未變,銀槍在桌面飛速旋轉,「叮」聲愈發強勁有力。

隨後一股音浪將兩名漢子擊倒在地。身未動、形未變,只一下兩名漢子當場暴斃而亡。

眾人皆發感嘆!白逸鶴起身抱拳道:「打擾各位品茶的雅興了。」

南慕莊主起身自報家門表示感謝,一絲驚訝從白逸鶴臉上掠過隨後便恢復那俊俏模樣。

「原來是南慕莊主,晚輩班門弄斧了。」

人群中已有人高喊:「少年姓甚名誰,何門何派?」

白逸鶴高冷回道:「蓬萊,白逸鶴!」

就在眾人品頭論足之時,一股剛勁之勢從街道傳來。

「何人膽敢害我祁雲山弟子。」來人正是祁雲山掌門仇霸天。

南慕莊主剛想出門相見,一不留神,清越已飛出酒樓,兩袖飄去成進攻之勢。

「座下弟子皆為輕薄之徒,你這個掌門也好不到哪去。」

幾招拼來南慕莊主面露異樣,殊不知自己的小女兒修為已如此之高。

南慕莊主滿臉驕傲的欣賞着自己女兒的劍法,此時仇霸天渾身金光四起,一道罡勁結界將其護住。

人群中已有人驚嘆,南慕四小姐小小年紀竟能逼出祁雲山鎮山絕技天罡混元功。

仇霸天的天罡混元功已達到爐火純青之地,這天罡混元功雖進攻手段不足,卻是武林第一防禦神功。

南慕清越環繞結界翩翩起舞,越心劍法自上而下逐次擊之,卻未能破得結界分毫。

就在清越變換劍招之時,仇霸天雙掌撐破結界,一股氣浪將清越震退十數步。

南慕莊主陶醉在小女兒劍法之中,未能第一時間上前營救。落瓔楓大喊「清越小心。」可也是有心無力,只能喊上一喊。

後退中的清越被一隻大手撐住後背而停,還好並未受傷。

接住南慕清越的是一位身穿奇裝怪服的大漢,大漢足有九尺有餘,胸前掛着一圈月牙形獸骨,大漢雖面帶凶煞此時卻一臉憨笑的望着南慕清越。

如此魁梧的身材加上渾身堅如磐石的肌肉,形若一座小山矗立在人群之中。

南慕莊主連忙向前行禮道謝,對方一頓嘰里咕嚕大家是一句沒懂。

落瓔楓看其裝扮,聞其語言,猜測對方乃邊陲塞外人士。

「嘰嘰咕咕。。。哈剛達。。。」

什麼也聽不懂,只能從大漢的發音中隱隱聽到哈剛達三字。

南慕清越俏皮的拍着大漢的手臂歡快說道:「你叫哈剛達是吧,多謝!多謝!」

也不知道人家說的是不是這個意思,南慕清越自顧自的將哈剛達這個名字扣在壯漢頭上。

不過哈剛達好像很歡喜的樣子,繼續一臉憨笑對着小清越頻頻點頭。

就在幾人交談之際,白逸鶴飛身欲破這天罡混元功。

只見銀槍上下舞動猶如銀龍環繞,凌厲的槍法直擊結界命門。

天罡混元功還真不是吹噓出來的,白逸鶴銀槍之下,仇霸天雖無進攻之力,卻也未傷到分毫。

白逸鶴忽然駐足停手,真氣在銀槍上遊走,剛才所使的是白家槍法,接下來他便要用自創的悲鳴槍法。

槍走龍吟、槍舞細雪。連續兩招悲鳴槍法祭出,銀槍以刺穿天地之勢向著天罡混元襲去。

圍觀眾人皆發出不是凡間槍法的驚嘆,銀槍發著銀光正一點點刺破結界。

仇霸天自覺不妙雙掌運氣加厚結界,但這絲毫沒能阻擋住那道銀光。

就在雙方成對峙之勢,銀光逐漸向結界中心挪動,天空划過一道霞光將纏鬥中的二人生生分開。

這一下究竟是人為還是其他,眾說紛紜。若是人為只見一道霞光未見人影,恐怕只有真正的星落刀法傳人才會有如此修為。

「兩位不必大動干戈,還是留着氣力在精武會上一決高低。」霞光散去,空中久久回蕩着這句話語。

落瓔楓跟南慕清越四目相視,他們察覺出此聲貌似南慕清傲。

小清越沒過腦子一樣張口便喊:「太祖。。。」

南慕莊主一臉驚愕,「清越,什麼太祖?」

「我是說,太。。。精彩,打得太精彩。」

還好憑藉自己的機靈勁矇混過關,要不然說出南慕清傲,估計得把自己的父親嚇暈過去。

南慕莊主看着霞光散去的地方久久才回過神來,這霞光好似碧霞心經,只是如此修為南慕莊主不敢相信是自家武學,只能心中暗想:「必是自己修鍊的有些走火入魔。」

圍觀眾人已被剛才這場對決驚艷到,紛紛留話這次的精武會絕對是千年以來武林最壯觀的一次盛會。

白逸鶴、仇霸天互不相讓雙雙都是滿臉不服,相互叫囂着精武會既分高下、也決生死。

南慕莊主內心也是極其複雜,原本自己還十分有信心,可剛才一戰讓他察覺到,這次精武會真是卧虎藏龍。

自己的碧霞心經能否抵擋住白逸鶴的悲鳴槍法,內心也泛起了嘀咕。

因為之前落家聲名遠播,各門派均避其鋒芒潛龍在淵。如今時過境遷,可謂是龍騰深淵、百花爭艷。

南慕莊主一行人回到酒樓繼續用膳,邊走邊詢問小清越為何短時間內修為提升如此之快。

清越支吾半天也說不出個所以然,還好三姐出面強行解釋了一波。

「父親,小妹本就天資聰穎,父親閉關這些時日,小妹也是起早貪黑研習劍法,進步自然快了許多。」

聽完這話,南慕莊主自然是內心歡喜,總算有個小女兒能繼承自己的衣缽。

只是那哈剛達一直傻憨憨的跟在南慕清越後面,南慕莊主見他雖凶神惡煞,可剛才畢竟出手相救過自己的女兒。

而且從其眼神中看的出來,哈剛達是絕對不會傷害清越,便答應讓他跟着。就這樣鐵憨憨哈剛達成了南慕清越的跟屁蟲。

雖語言不通,但人類特有的表達情感方式卻大同小異。落瓔楓已經從哈剛達的神情動作中看出,這位鐵憨憨已經對南慕清越心生愛慕。

但小清越哪裡知道這個,單純的覺得哈剛達好玩。

夜幕以至,一道霞光劃破寂靜長夜,南慕清傲笑盈盈的捋着鬍鬚,滿臉慈祥看着正在和哈剛達打鬧的小清越。

哈剛達見南慕清傲突然出現,雙手握拳警覺了起來,齜牙咧嘴彷彿在說:「你若敢動她,我必將你碎屍萬段。」

「你個鐵憨憨靠後站,這可是我太祖,不得無禮。」說完,小清越又玩弄起南慕清傲的鬚髮,惹得老人家還是一臉嫌棄。落瓔楓連忙向前行禮。

南慕清傲這次來精武會並非比試,只是想看看這百年間,江湖上都崛起了怎樣的英雄豪傑。

至於為何要出手阻止白逸鶴、仇霸天的決鬥,原來這碧霞心經跟天罡混元功一千三百年前本就是同一種內功心法。可不知何因一分為二,自此碧霞心經、天罡混元各成一派。

這樣算來南慕山莊跟祁雲山也算是師出同門,南慕清傲本無心理會,可他還是動了惻隱之心。

南慕清傲此行第二個目的,是來告知落瓔楓他想到了落瓔楓身上經絡的修鍊方法,那就是移髓換血。

傳聞上古時期這種經絡乃修鍊之最,只要移髓換血成功,修為便可一日千里,但如何移髓換血南慕清傲並不知,就連此事是否屬實他也不得而知。

只是在記憶中有這樣一個片段,忽然想起便來相告,南慕清傲深知落瓔楓身為落家人,需要背負的東西太多。

落瓔楓眼含熱淚雙膝跪倒在地,向南慕清傲行三叩首之禮,南慕清傲一次次相助,此恩對落瓔楓如同再造,豈有不行大禮之說。

「年輕人不必如此,老夫也只是一知半解,日後如何全憑你的造化。」

南慕清越趕緊扶起落瓔楓說道:「落哥哥,你放心,我們一定能找到移髓換血之法,還有那個什麼十二宮。」

南慕清傲看得出來落瓔楓是重情重義之人,而且小清越跟落瓔楓也情投意合。

隨即拂須高吟:「凡塵佳人伴,回首不成仙」

一道霞光散去,小清越還沒玩夠長須南慕清傲已消失在夜色之中。

「來無影去無蹤我這太祖真是快活似神仙。」

落瓔楓滿心惆悵,凌千睿、白逸鶴與自己年齡相當,如今已是一等一的高手。而且精武會背後到底隱藏着多少像凌、白二人這樣的少年英豪誰能說的清。

奈何自己卻連基本的武功都施展不了。紫焰形態雖然厲害,自己並不知如何啟用,兩次都是稀里糊塗使了出來,況且這種形態反噬身體,即使運用自如也不能隨便啟用。

落瓔楓遙望漫天繁星,只盼早日得到移髓換血之法,也好了卻父親臨終遺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