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後末世的愛與詩
後末世的愛與詩 連載中

後末世的愛與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胡桃_卡斯蘭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胡桃_卡斯蘭娜 蘇明軒 都市小說

【末世都市+異能+輕黑暗文+雙向救贖+戀愛+治癒+致郁+多cp+帶刀慎入】 距離末世降臨至今,那段漆黑不見光明的時代已然從人們的記憶之中淡忘,高如樓房的怪物,卑賤如草芥的生命,似乎都已經隨着時間悄然埋沒與悠長的河流之中
綿延的高牆將人與怪物隔絕,卻也孕育了人性最本質的惡,當那世間燈火爭相熄滅,黑夜悄然而至的時代,又該由誰點亮那第一縷火焰呢?展開

《後末世的愛與詩》章節試讀:

第五章:灰燼後的城區


金屬製成的徽章鑲嵌着一枚小巧而又精緻的冰藍色寶石,像是永不融化的冰晶,沐浴在陽光之中,顯得璀璨而又耀眼。

「接着。」

蘇明軒抬手接過言秋風拋來的物件,仔細打量起來,只見是一枚做工精緻的吊墜。

「這玩意兒算是雪狼會的通行證,拿着這東西找雪狼會辦事會方便許多。順帶一提,這東西還有儲物的功能,你手上拿的這個大概,有一百立方米的空間吧,姑且就算是我送給你的見面禮了。」

言秋風一邊解釋起吊墜的用途,一邊用冰袋敷着自己腫起來的臉蛋,看向蘇明軒的眼神滿是幽怨。

「哎呦,痛痛痛,你小子下手也沒個輕重。」

蘇明軒沒有在意言秋風的埋怨,只是自顧自地研究起吊墜的儲物功能,試着用自己的精神力去溝通吊墜上那顆冰藍色的寶石,依他所見,這吊墜之所以能夠擁有儲物功能過半就是仰仗這枚寶石了。

也不知是不是天賦異稟,蘇明軒不過研究了幾分鐘便掌握了這件儲物道具的使用方式,只見那冰藍色寶石的表面浮現出一閃而逝的繁複紋路,被蘇明軒背在身後的劍袋便化為光點飛入其中,意念一動,便又能憑空取出劍袋,很是神奇。

「行了,別抱怨了,幫我個忙。」

研究完吊墜的蘇明軒重新將注意力放在言秋風的身上,只見對方此刻依舊是嚷嚷着指責自己下手太狠,不禁再次翻了一個白眼。

「啥事?」

聽到有事情做的言秋風來了興趣,臉上的疼痛頓時也好了大半,臉上不經意間便揚起自信的笑容。

「不是我吹,就這江城內發生的事情通通都逃不過我的眼睛,哪怕是哪家房子里住了幾窩耗子我都能給你查出來。」

「江城郊區那塊兒,有個廢棄的教堂,這事兒你知道不?」

蘇明軒對言秋風的自吹自擂不置可否,只是提出自己的問題。

「那地方啊,我知道,十年前因為聖徒教會拿孩子做實驗的事情敗露被一個傻子一把火點了,那天正巧趕上寒潮過境,沒了教堂的庇護,晚上倒是死了不少人。」

談起郊區的教堂,言秋風的神色忽然變得有些感慨,似乎是在回憶着什麼往事。

「怎麼?你問那地方幹什麼?」

沒等蘇明軒回答,言秋風便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連忙補充道。

「哦,對,差點忘了,你是那天晚上被教堂收留的人群中唯一存活的倖存者,怎麼?想查一下當年的事情?雖然我們是後來入駐的勢力,但也調查過那事,資料還存在檔案室裡邊,需要的話我幫你拿一下。」

「不是這事。」

蘇明軒擺了擺手。

「廢棄教堂那邊,似乎有個修女經常出入,能幫我查一下她的身份嗎?」

聞言,言秋風沉默了片刻,手指摩挲着下巴,似乎是在回憶着什麼事情。

「嘶~」

不巧摸到傷口的言秋風倒吸了一口涼氣,搖了搖頭,這才開口說道。

「沒什麼印象,我幫你查一下吧。」

言秋風在筆記本上寫下廢棄教堂的修女這樣幾個字,隨後又在後面補充上了一個問號。

「確認對方身份之後,你打算怎麼做?」

「知會我一聲就行,可能的話,還是不要打擾到她比較好。」

「行,交給我了,等有結果了爪機聯繫你。」

離開雪狼大廈的時候已經十點多了,此刻的太陽已然高高地掛起,再也沒了早晨時的和煦,此刻所能帶給人的感受便只剩下了炎熱。

耳畔不時能聽見蟬鳴,少年攤開江城的地圖,重新規划起前往江城五中的路線。

江城,在其他城區其實是有個外號的,叫什麼,從灰燼中重生的城區,看着眼前林立的高樓,佔地廣闊的校區,這都是過去所不出有過的繁榮光景。

蘇明軒覺得,這個外號挺貼切的。

「大爺,看門呢?」

門口的保安室里有倆人,一個老大爺一個青年男子,男子正坐在電腦前敲打着什麼,倒是那大爺端着保溫杯聽着小曲兒,顯得悠閑。

聽到聲音,那青年只是瞥了眼蘇明軒,也沒有要打招呼的意思,很快便收回了自己的視線,繼續忙活起了工作。

「小夥子,什麼事兒啊?」

老大爺啪嗒一聲關了自己的老古董,老一輩人似乎都挺喜歡收音機的,或許是對那個生存都顯得困難的時代的緬懷吧?

「大爺,抽煙不?」

蘇明軒抽出一根煙來,大爺也不客氣,接過煙叼在嘴裏,便用他那皺巴巴的手去掏抽屜,半響,這才從抽屜里掏出來一隻打火機,蘇明軒多瞧了兩眼,似乎是個老牌子了,曾經是做一些小玩意兒的廠子,現在轉型做了玩具廠,蘇明軒小的時候還收到過這個廠家生產的小玩具,那是一個戴着棉帽抱着步槍的毛絨玩偶。該說不愧是從那個時代走過來的廠子嗎?玩具形象都設計地這麼彪悍。

「哥們,你抽煙不?」

蘇明軒和大爺嘮了幾句家常,便瞧見了青年的不自然,又從口袋裡掏出一支煙來,朝着青年揚了揚。

「那,多謝了。」

青年似乎是有些靦腆,蘇明軒也渾不在意,只是輕輕地拋起手中的煙,在空中划過一道弧度後便是穩穩地落在青年的手中。

「大爺,能開個門不。」

見關係也拉的差不多了,蘇明軒便掐了煙,說明了來意。

「遲到了?小夥子還挺會取巧的。」

大爺笑了笑,從抽屜里掏出一本花名冊來,繼續說道。

「叫什麼?我看看你是哪個班的,這次就不記你名了,下次注意。」

大抵是蘇明軒年紀的原因,大爺理所當然便把他當成了遲到的學生,蘇明軒乾笑兩聲,解釋起來。

「那個,大爺,我其實是新來的老師。」

看着大爺懷疑的表情以及青年臉上藏不住的驚愕,蘇明軒只好繼續開口解釋起來。

「不信的話,我跟校長打個電話。」

說完,不等大爺做出反應,蘇明軒便掏出爪機給江城五中的校長撥了個電話過去。

「喂,你哪位?」

「喂,校長你好,我是蘇明軒,新來的老師,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

「小蘇啊,怎麼了?」

「勞煩你跟門衛知會一聲,好放我進去。」

「行,你等會兒。」

踏入校園,鼻尖嗅到一股淡淡的花香,抬頭望去,這才瞧見通往教學樓的小路兩側竟是整齊排列着兩行陽炎花樹,金色的花瓣包裹着赤紅色的花蕊,像是落入翠綠海洋中的曜日,算是夏季常見的觀賞花了。

「竟然還搞的有綠化,環境挺不錯的。」

蘇明軒暗自點了點頭,繼續邁着步子踏入這一條充斥着花香的長廊,偶爾會有幾片花瓣落下,恰巧落在漫步少年烏黑的發上,多少是有些校園動漫開場時的夢幻意境。

踏過花廊,眼前的便是嶄新的教學樓了,只是站在樓前的空地,便能聽見學員的或是讀書,或是對答的聲音,充滿青春的活力,充滿生機乃至希望,這便是那些文學作品中常常歌頌的末世前的校園生活么?

蘇明軒只覺得像,這是好事,是一個好兆頭,寓意着人們正在向著曾經的美好努力。

校長辦公室在教學樓旁的另一棟樓,行政樓中,大部分教師的辦公室也都坐落於這一棟樓中,算是教職工專用的休息處了。

大抵是因為真在上課的緣故,一直到校長辦公室前,途徑許多教師辦公室,都沒能見到幾位今後同事的身影。

「扣扣。」

蘇明軒輕輕地扣響門扉,片刻後,門內便傳來校長那沉穩厚重的聲音。

「請進。」

校長室並不算太大,至少和言秋風的辦公室比起來這裡算得上小了,不過蘇明軒對此並不在意,和校長相互點頭示意後便落了座。

「您好,蘇明軒先生,作為新報到的教師,這是對你的安排,請先過目。」

說著,校長便從抽屜中掏出一沓文件推給了蘇明軒,示意對方可以先自己看一下上面的內容。

蘇明軒接過文件,仔細地閱讀起上面的內容來。

「擔任五班的武道老師和班主任嗎?沒有問題。」

閱讀完文件內容後,蘇明軒並沒有對校方的安排有什麼不滿,他這次來到江城任務本來就是挑選合適的學員作為曙光軍校新生候選人,班主任的身份對他的任務而言大有裨益。

「對了,師傅讓我把這個給你。」

說著,蘇明軒便從吊墜的儲物空間內取出來一封尚未開封的文件袋。

「竟然還有給我帶話?倒是挺意外的。」

校長挑了挑眉,從他調侃的語氣中可以聽出,他似乎是認識江語琳的,甚至於關係可能還不錯。

拆開文件袋的封口,校長從中抽出一沓文件來,不禁撇了撇嘴。

「嘖,看起來並不像是敘舊的話啊。」

視線下移,當校長瞧見那文件最頂端的一行字的時候,校長原本調侃的神色忽然變得嚴肅了起來。

蘇明軒江城任務附錄,親啟五中校長梁文殊先生。

「看起來是有什麼重要的任務啊。」

梁文殊暗自思忖着,繼續向下看去,只是,這不看是不打緊,這一看,梁文殊卻是忍不住抬起頭來望向正坐在自己正對面研究教職安排文件的蘇明軒,神色變得怪異了起來。

【情報公開】

【狼晶吊墜:獨屬於雪狼會的特殊信物,其外形為銀制的狼頭口中咬合處嵌入一枚通體冰藍色,銘刻有魔紋(儲存空間)的冰原石,據說,只有在雪狼會中達到一定階級才能夠得到一枚吊墜作為信物。而其中最為特殊的,其狼頭頂銘刻有皇冠印記的,則是頭狼所獨有的狼王吊墜。(小知識,狼王吊墜總計兩枚。)】

【魔紋:儲存空間:序列三,神秘:低危魔紋。激活效果,擴展出一片可以進行存儲物品的特殊空間,空間內時間停止流動,生命體禁止存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