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盜墓:開局與吳貳白鬥智斗勇
盜墓:開局與吳貳白鬥智斗勇 連載中

盜墓:開局與吳貳白鬥智斗勇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李觀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麒麟 白玉京 都市小說

【穿越+靈異+盜墓+系統+盜墓世界+無女主】 老九門沒落,吳貳白整合小家族,白家就是其中之一,男主白玉京是白郝甜的親哥,但命不久矣,吳貳白想培養不到七歲天資聰穎的白郝甜繼承白家,白玉京心疼妹妹,想讓她單純快樂的長大,初生牛犢不怕虎,和吳貳白髮生衝突
被打暈再次醒來,白玉京多了不屬於自己的記憶,他知道自己想要活下去,必須和小三爺吳瑎爭麒麟羯,只是小三爺也性命攸關,他一時無法拿定主意……展開

《盜墓:開局與吳貳白鬥智斗勇》章節試讀:

第六章 試煉場


魯王宮既是吳叄省和解連還安排給吳瑎的試煉場,又是遮蔽混淆別人視線的手段。

在他們之前有支隊伍就被坑了,根據書里關於那隊人的描寫推測,應該是丘德考的人。

設定好的局裡,如果突然出現了不確定的因素,中間出了什麼差錯,後果不堪設想,畢竟還有「它」在虎視眈眈。

白玉京假裝沉默,其實是在整理信息。

理清頭緒後,他故作自嘲一笑,回答「吳叄省」:「身體不行,只能動腦子了。」

房間里又陷入了沉默。

「怎麼了,怎麼感覺氣氛這麼傷感嚴肅?」

吳瑎走進來,迷茫地問。

潘子站起身拍了拍白玉京的肩膀:「大白兄弟,放心,以後我潘子罩你!」

胖奎也把胸脯拍得乓乓響:「還有我!」

吳瑎一頭霧水:「你們幹嘛呢?村頭招待所三結義嗎?」

不知為何,幾人一致選擇瞞着吳瑎,想到吳瑎在書里快被逼瘋的待遇,白玉京心生同情,但也不會主動告訴他自己活不長的事。

吃完晚飯,和吳瑎一起回到房間休息。

吳瑎這個人形彈幕顯然有一肚子話,準備和白玉京傾訴,誰知白玉京沾枕便睡,根本不給他機會。

「神使,現在可以進行覺醒了嗎?」

收了千年屍傀後,人皇能量也得到了一點補充,白玉京又可以覺醒了。

為避免覺醒時有什麼奇特反應,白玉京選擇睡覺時覺醒。

反正現在的吳瑎好騙得很,就算出了事,隨便編個理由他肯定會信,說不定還自動腦補幫他圓。

「覺醒完畢。神使血脈覺醒到百分之十七,身體機能修復至百分之十七,芥子空間增加至百分之十七,《白澤圖》解鎖百分之十七,另獎勵武器白玉骨扇。」

這個系統成長得夠快,終於不是賜福了。

只不過連個說明面板和商城都沒有,和別的系統一比,像個老古董。

有總比沒有強,只要它不裝,不搞什麼奪舍,大家還是可以和平共處的。

勞累了一天,實在扛不住了,來不及欣賞武器,他直接去找周公切磋了。

一覺睡到自然醒,等他收拾完下樓,「吳叄省」已經和他的服務員大妹子嘮完嗑了。

「卧槽!大白你頭髮怎麼感覺又綠了?」吳瑎推給他一碗白粥,眼睛卻盯着他的頭髮嘖嘖稱奇。

胖奎也點頭附和:「好像綠毛變多了,頭髮還長了。」

白玉京舀粥的手頓了頓:「可能之前挑染時用的染髮劑有問題。」

「染頭髮可以,但這綠色可不興染啊。」

「吳叄省」一開口,其它人都露出意味深長的笑。

白玉京感覺這頓早餐吃不下去了。

啥意思,覺得他不知道綠色不興染?欺負他讀書少?

天知道他有多擔心自己的頭髮有天全變綠了,而且在夜裡還會發光,成為了行走的夜明珠。

以前在網上看這樣的段子覺得很好笑,但落到自己頭上,就太扎心了。

幸好他的綠是墨綠近黑。

「吳叄省」已經打定主意不讓白玉京跟着去了,出發說是出去打聽消息。

「你留下照顧小哥。」

白玉京壓根沒信「吳叄省」的說辭,去樓上見張麒麟收拾齊整坐在床邊發獃,他搬了張凳子坐在對面,笑着說:「他們把你留下迷惑我,是個大失誤。」

張麒麟抬眼看向他,目光依舊淡然沒有任何波瀾。

「他們把小三爺留下,我可以勉強相信,你晚出發幾十分鐘又能怎麼樣,追上他們不是輕而易舉?」

張麒麟盯着他的眼睛,輕聲道:「別去,在這裡等着!」

然後,轉身從打開的窗戶一躍而下,大步朝吳瑎他們離開的方向而去。

白玉京拿出自己剛得的白玉骨扇,低頭輕笑:「走得真快,還想讓你看看我的寶貝呢。」

回到他和吳瑎的房間,整理好東西,重的丟進芥子空間,背包只裝了些吃的和藥品,輕裝上路。

系統說那棵「吸血妖樹」無法對他造成傷害,所以他準備直接從最後吳瑎他們爬出來的那個裂縫下去。

這就是熟悉劇情的好處。

只是他還沒想好要不要吞了麒麟竭,如果吳瑎沒有麒麟竭,以後下地恐怕處境更加糟糕。

而且,他懷疑麒麟竭這种放了千年的三無產品,吃了恐怕有副作用。

他像郊遊一樣走走停停,拍拍風景,順着幾人留下的痕迹找到了地方。

「這是盜洞,矮懸崖,十米……」

白玉京一眼就看到那個裂縫,走過去透過裂縫往下看,枝蔓纏繞的巨樹上懸掛着數不清的屍體,像結滿了成熟的果實。

屍蹩王在周穆王血屍的腦袋裡暫時不會出現,普通的屍蹩不敢近他身,這棵樹也不能對他造成傷害。

白玉京嘆了一口氣,有什麼理由不下去呢?

雖然他的身體機能已經恢復到普通人水平,但是爬到下面時,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他脫下外套扔到一旁,然後躺在天心岩上陷入了糾結。

白玉京看過一些推測,說吳瑎的身體有問題,所以故意安排這場試練,讓他服了麒麟竭,後來麒麟竭失效了,吳瑎就病入膏肓了。

「大白?」

「大白?」

張麒麟的聲音突然響起,在這空曠的地方產生了回聲。

白玉京一個鯉魚打挺起身,狐疑地看向突然出現的張麒麟,難道自己中了青狐屍的幻術?

小哥怎麼可能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裡?

但他看到張麒麟手中的帛書時,一道驚雷在他腦海里閃過。

原書里,張麒麟消失了一段時間,難道是為了偷偷來這裡替換帛書?

不是「吳三省」來換的嗎?

所以,吳解二人和張麒麟互相打配合,設計吳瑎是真的了?

吳瑎有這三個護道者,福禍雙至啊。

白玉京混跡於生意場,自然知道這個時候誰先開口誰就輸了。

可和悶油瓶比沉默,他有點信心不足。

他又不是吳瑎,萬一張麒麟為了完成任務,直接動手把他頭擰掉,殺人滅口怎麼辦?

「不是讓你等着嗎?」

張麒麟先開口說話,白玉京莫名地鬆了一口氣。

白玉京實話實說道:「我來找樣東西!」

「鬼璽?」

張麒麟說這兩個字時,目光突然冰冷,眼睛裏出現了殺意。

「這裡有鬼璽?」白玉京故作吃驚,又連忙搖頭:「我不找鬼璽。我聽那個村裡的人說這裡有長生不老葯,我不信長生不老,但我想會不會是可以延長壽命的丹藥。我心裏清楚都是騙人的,丹藥放到現在早失效了。但我還是有點不甘心……」

「轉過去!」

張麒麟微微皺眉,打斷他的話。

白玉京乖巧地轉身,聽到身後的聲響,默不作聲地等待。

突然後頸傳來鈍疼,他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