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遇人如此,何其有幸
遇人如此,何其有幸 連載中

遇人如此,何其有幸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洽洽是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離 沈之梔 現代言情

高中畢業的暑假,一場車禍奪走了沈之梔父母的生命,不僅自己暫時失明,異父異母的哥哥沈之然也遲遲昏迷不醒
溫柔可人的一中校花沈之梔,本來高中時有一場關於校草江離的暗戀
但是她好像也逐漸喜歡上了這個一直細心照顧她的「沈之然」(江離假扮)怎麼辦? 一直帶有罪惡感的沈之梔最後才發現,原來她以為的兩個人竟然都是你——江離
遇見江離,何其有幸啊
展開

《遇人如此,何其有幸》章節試讀:

第7章 暈倒


對於一中全是精英的同學們來說,學習上的事情不是最可怕的,最令他們恐懼的恐怕就是體育課了。

而相較於高一和高二的一周兩節體育課來說,高三一周只有一節體育課應該令不少高三學生都高興不已。

但體育課對於他們來說還是噩夢,尤其是女生。

由於今天一班的體育老師去出差了,所以這次體育課,三班的體育老師要帶一班和三班兩個班。

上課鈴聲拉響後,兩個班就按照各自的隊伍站在了體育老師的兩旁。

「好了同學們,因為一班的老師有事,所以我今天臨時帶一下一班哈。」

「一班三班的同學們……立正——先按照老規矩來個熱身運動,預備——跑。」

所謂的老規矩,大家都已經心照不宣了,熱身運動就是——操場兩圈。

對於男生來說可能不算什麼,但對於不怎麼運動的女生來說,每次兩圈下來就能氣喘吁吁地像條狗。

沈之梔的體力自然也算不上是好,甚至可以說還有點差。

所以說,這才跑了剛剛一圈的沈之梔已經感到雙腳無力,呼吸急促了。

而體力好的一班和三班的男生們早早地就已經領先了不知多少,更有甚者已經跑完了兩圈正在終點休息着了。

吊車尾的就只有這些體力不好的女生罷了。

而吊車尾中的吊車尾非沈之梔莫屬了。

要說她體力差但以她的好勝心怎麼也不會允許她自己成為這倒數第一名。

所以現在正倒數第一的沈之梔無疑是出了什麼問題了。

前面同班的一個女生不經意間回頭髮現了她的異樣,特意放慢了速度等她。

「沈之梔,你是身體不舒服嗎?」

沈之梔搖了搖頭,「沒事,我可能是經期來了,所以肚子開始有一點痛了。」

「啊,那你……」

還未等女生說完,沈之梔就打斷了女生,她不想讓女生擔心就逞強地擺了擺手,「我沒事,小事。」

「那好吧。」女生說完就開始加速,很快就又跑到了沈之梔前面去了。

沈之梔咬了咬牙,沒什麼大不了的,再跑兩步就到了。

但現實就是,沒跑兩步她就一下子暈倒了。

在終點等女生們的男生中有幾個男生第一時間發現了,「那是……有女生暈倒了嗎?」

「是——沈之梔。」其中一個眼尖的男生髮現之後吼了出來。

正在遭受孟慶宇一頓各種輸出的江離,聽到「沈之梔」的名字後明顯地一頓,也沒來得及和孟慶宇說一句話,就朝着沈之梔的方向疾馳而去了。

孟慶宇就只突然感受到耳邊似乎有一陣風呼嘯而去,再一轉頭,還哪有他離哥的身影。

「誒,咋回事兒?我離哥呢?」孟慶宇四處張望着還是發現了他離哥的身影。

他親眼看見他離哥像一陣風般超越了前面的幾個男生,跑向了一個——女生?

「我天……所以,我離哥這是——發春了?我要有離嫂了?」

孟慶宇在原地先是驚訝得不行,轉而又欣喜若狂般激動個不停。

「天吶,天吶,我離哥這是出息了啊。」

江離超過了那幾個男生先一步衝到了沈之梔面前,卻發現她面色蒼白,他連忙脫下了校服外套披在她身上。

然後小心翼翼地一手將她摟入自己懷中,一手穿過她的腿彎,輕鬆地將她一把抱了起來。

等到那幾個男生趕到時,江離已經將沈之梔抱了起來了,所以大家便也歇了要幫忙的心思。

而江離則是抱着沈之梔迅速地朝着醫務室衝去了。

沈之梔似乎是因為這樣被抱着跑步的感覺有一點難受,還難受地皺了皺眉頭。

江離細心地察覺了,便也稍微放慢了些速度。

待觀察到沈之梔的眉頭舒展了之後這才放心了不少。

剛衝進了醫務室,江離就不斷呼喊着醫生,「醫生,快,她是跑步中突然暈倒了。」

「好,你把她放病床上然後出去,我給她檢查一下。」

江離輕輕地將沈之梔放下之後,看着她的病容,很是難受,還沒來得及多看一眼,就被醫生催促着離開了。

離開的那一瞬間,沈之梔似乎迷糊地睜了一下眼。

她似乎在朦朧中看見了一個模糊的背影,但還沒來得及看清,因為沒能支撐住,就又閉上了雙眼。

再一睜開雙眼,沈之梔看見的就只有體育老師和幾個同班的女生了。

「沈之梔同學,你還好嗎?」體育老師年近四十,看着這個年紀的姑娘總像是在看自己女兒一般,所以也很是擔心沈之梔。

「沈之梔同學?」體育老師看着沈之梔似乎是沒聽見,便又叫了一聲。

這才將沈之梔從自己的思緒里拉回來,「啊?哦,老師,我沒事。」

她剛才一醒來就沉浸在了自己的回憶里,她之前醒來是看見了誰啊?

女醫生走了過來告誡沈之梔,「以後在身上要隨時帶幾塊糖,你不僅低血糖,來了經期還劇烈運動,你不暈誰暈啊?」

沈之梔乖巧地連忙點了點頭,表示自己以後一定會遵醫囑。

她有一點低血糖,這她自己是知道的,但因為沒多嚴重,自己也從來沒有因為低血糖而暈倒過,所以她也沒太重視。

但哪成想這次低血糖和經期竟然撞一塊兒了啊。

之前跑步的時候過來關心沈之梔的女同學趙萊在體育老師走後也趕了過來,「沈之梔,你現在才算是真的沒事了吧?」

趙萊是一班的班長,自然是要來關心同學的。

沈之梔不好意思地低頭笑了笑,「嗯。」也不看着趙萊的眼睛說話。

自知理虧的沈之梔自然是不敢看趙萊的眼睛的,因為她知道當時要是自己和趙萊說了實話,也就不用給他們添麻煩了。

就因為自己逞強的壞毛病,才會食得惡果,最終暈倒。

趙萊也很會察言觀色,知道沈之梔大概是因為自己給他們添了麻煩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才不敢看她的眼睛,她自然也不會計較這樣的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