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七零之鹹魚生活
穿書七零之鹹魚生活 連載中

穿書七零之鹹魚生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舟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阿滿 現代言情 項寒

【本文一切情節都為虛構】 盛音帶着空間,成為一本架空小說的路人甲林阿滿,是在醫學的路上大展宏圖,還是定個目標成為全國首富呢,不不不,她要隨心所欲,做個鹹魚
鹹魚多麼自由自在,沒想到半路出現了一個管着她後半輩子的人,而她也情願被他管着
展開

《穿書七零之鹹魚生活》章節試讀:

第7章 交易


沒有林立的高樓大廈,沒有川流不息的車子和人群。

平靜地走在青石板鋪成的街道,阿滿覺得去收破爛的地方也不會有什麼收穫,有價值的東西肯定被一些人提前拿走了。不管什麼年代,有遠見的人必定不少,但她還是想去看看。

邁着步子,阿滿慢悠悠地前往目的地。

到達的時候,阿滿站在大門敞開的院子前,眼神掃視着院子里的布局。靠左有個小亭子,右邊是乾草搭的棚子,下面是一些零零散散的傢具。小亭子里有張長長的方桌,桌子後面坐着一個老人,此刻正伏在桌面上寫東西。

「老人家,我想看看有沒有家裡能用到的東西,麻煩了」。

老人抬頭看了眼女人,沒有回應。站起身走到房間門口,用鑰匙開鎖,而後才又盯着阿滿的眼睛道:「不要亂翻」,寡言而沉默。

阿滿點頭,隨後走進房間。

屋裡還算整齊,特別是角落的那些書籍。阿滿走近仔細看了看,多是一些外文原著和文學作品,挑了幾本感興趣的放在另一邊。又花了幾分鐘,找到一份全套的高中教材,不管以後去不去高考,準備好總是沒錯的。

把視線移到旁邊的首飾盒,都是樸素還有點破舊的模樣,應該是那些精美的都被拿走了,而後剩下了這些。阿滿看見一個格外灰撲撲的盒子,上手摸後發現是沉香木做的,雖然空間里也收藏了一些,但阿滿也把它放到了一旁。

沉香除了本身的收藏價值,還主心腹痛,可清人神;諸瘡腫,宜入膏中。

環視一周,阿滿沒再發現感興趣的,便拿着東西出去了。

把書和盒子放在桌子上,「就這些,多少錢?」

伸出布滿老繭的手,指着那些也好像飽經風霜的書,老人嚴肅的問,「知道這些是什麼嗎?」

與充滿睿智的雙眼對視,她似乎看到了老人對書籍的愛惜,沒有說什麼拿回家當柴火的話,而是以一種肯定的態度,說:「知道,也能處理好」。

老人點頭,接着用秤稱了重量,「一共三毛錢」。

林城縣沒有火車站,只有到省城的客車。顧老二和顧長明剛到客車站,顧老二就在嘀咕:「怎麼還不來,待會兒天可太曬了」。

顧長明聞言不理他。

「怎麼還不來,要是把拖拉機曬壞了怎麼辦?」

顧長明依舊沉默。

「怎麼·······」。

忍無可忍無須再忍,「你今年多少歲了?」

顧老二雙眼放光,開心地說:「35了,村長你要送禮給我嗎?這多不好意思!」

顧長明再次無奈,忍着翻白眼的衝動,「我還以為你今年18呢,那麼能啰嗦。不,應該是比村裡10歲的孩子還不如,一點耐性也沒有。」

顧老二當然不服,兩人就這件事在客車站爭論。路過的人看見兩個吵得面紅耳赤的大男人,好心想去勸解,結果卻是滿臉無語,頭也不回地走了。心裏還罵罵咧咧道,我們村兒的7歲孩子都比你們成熟。

十點四十分,阿滿到了西邊樹林旁的宅子。

閉眼,藉著空間感應四周確實沒人後,從空間里取出大米和臘肉裝進準備好的麻袋。

阿滿思考到底要不要製造多人存在的痕迹,最終還是決定算了,保持神秘的樣子,於自己更有利。一個女人運來這麼多東西,沒有痕迹,不是說明有更厲害的人存在嘛。畢竟在世人眼中,女人依附男人而生存也沒有能力。

眯着眼斜靠在門上,阿滿翻看空間里針灸要術的其他完整部分,果然她以前的想法是正確的。作為盛音時,這本針灸要術保留不完全,她花費大量時間去研究書上的東西。最後認為針灸要術分為三部分。

總的概括為,探其病因、治其疾病、愈其生機。

首先探索病因,望聞問切之後,如果不能確定其病因就施以針灸之術,針灸後身體會給予反應,從而找到原由。治其疾病,最後恢復病人的元氣,每一步都非常重要。

只不過書上沒有大量的病例,可供參考和學習。

而現在,一切問題迎刃而解。

院子外傳來響動,阿滿站直身子就看見成致遠帶着阿刀和其他人迎面而來。站着的成致遠大約一米八三左右,身材不是很健碩,儒雅的感覺卻更甚了。

「七里小姐久等了」。

沒有寒暄,阿滿很直接「臘肉要嗎?」

「要」。

「成爺是個爽快人,進來吧」。

幾人進入後,一人徑直走向麻袋,檢查完後在成爺身邊低語。成致遠點頭回應,隨後笑着看向女人,「希望七里小姐不要介意」。

「1000斤大米2000塊,300斤臘肉900塊。給七里小姐換了400塊錢的票,剩下2500塊」。

阿滿接過一大沓的錢和票,放在成致遠回來的籃子里,蓋上白布。

成致遠也沒提醒女人是否要清點一下,畢竟他給的錢只會多不會少,有時候人與人之間的合作不必那麼多言。

而女人的一系列行為,不正好回應了他先前的所思所想嗎?

「七里小姐要是有什麼東西可以再來,成某定是誠心相待」。

阿滿提着籃子在門口轉頭,「好說,下次找你」。

「哦,那個臘肉換個精美一點的包裝,送禮合適。走了,下次見」。

可能成致遠自己會想到,或者他手下的人能想到。但已經確定以後要經常合作了,交好一些是很有必要的,你好我好大家好!

將近十二點的時候,阿滿在空間里吃下還原丹恢復了原來的樣貌。

又在背簍里裝了一些不打眼的東西,直至裝滿。

從巷子里回到早上下牛車的地方,百來米的距離硬是讓阿滿覺得跑了一千米的短跑。不由得吐槽,這身體太差了,回去加練。

「哎呦,阿滿你怎麼背這麼多東西」,林春蘭看着阿滿蒼白的小臉,額角上也全是汗水,可心疼壞了,「以後有重的東西,一定喊嬸子,嬸子給你背」。

「沒事的,蘭嬸,回去我多鍛煉」。

林春蘭睜大眼睛,「女孩子就該嬌滴滴的」,把背簍接過放到牛車上後,轉身看向阿滿,「先上去休息會兒」。

抱着身前的背簍,坐在林春蘭的旁邊,聽着她和其她人聊天。

十幾分鐘過去,太陽越來越大,阿滿再次擦擦額角的汗水。頭上突然伸過來一雙手,「這塊方巾你搭着,能遮些太陽」。

確實感覺好了一點,阿滿咧開一個大大的笑容,「謝謝蘭嬸」。看着林春蘭頭上光光的,阿滿有些擔心,「蘭嬸您怎麼辦?」

林春蘭心裏熨帖,也不由笑着從衣兜里掏出一塊方巾,「哪能啊,這兒還有呢」。

此時不遠處小跑着來了一個人,牛車上的人頓時不滿道:「你幹什麼去了?這麼多人就等你一個呢!」

那人先是道歉,後又感謝大爺爺能等她,「有才叔可以走了」。

接着開始向眾人解釋,「你們不知道,我剛從供銷社過來,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