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師傅藏好你的狐狸尾巴
師傅藏好你的狐狸尾巴 連載中

師傅藏好你的狐狸尾巴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彭野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沽一 長安

『女主美颯假呆萌×男主實強路子野』 某仙原本以為她只是一個普通小妖,只是稍微有點姿色才收徒將其帶回了家,結果卻扒出來一個又一個馬甲
看到師傅被人勾引,某徒直接暴起,毫不留情地將腳踩在妖女臉上
「就這點本事還想泡我師傅?不夜長安三千街,打聽打聽誰是爹!」 某仙修為卡了兩千年,淪為眾仙的笑柄,某徒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師傅,要不我們雙修吧?」 「雙修?是指脫光衣服的那種?」 「嗯嗯
」 「好啊,我就知道你饞為師的身子,幸虧我一直留着
」 絕世神脈,醫仙傳人,魔教之主,暗衛掌門人……某仙親自扒出徒兒一個又一個馬甲,一次次陷入迷之沉默
直到某徒最後一個身份暴露時,某仙直接墮身成魔,剛準備大開殺戒,就被徒兒摸腦袋變成了小狐狸
「徒兒乖,江湖險惡,殺妖屠仙這種事情,交給師傅來就行啦
」 世有雪神狐,九尾成仙,十尾瘋魔
亦有白首草,生生世世,只傾一人心
展開

《師傅藏好你的狐狸尾巴》章節試讀:

第7章 少年池欲


往年,九仙府招新的日子,幾位仙人都會過來走個過場。

遇到資質好的,會搶着納入自己的門下。

夜長安除外。

他沒來過。

門下也無一個弟子。

也沒有新人會在第二輪測試的時候選擇拜他為師。

因為他的種種傳聞,以及他不是很低但在大眾看來實在是配不上仙人的修為。

所以沒有人看得上他。

除了夜長安和季折枝,另外七人都已經開宗立派,門下弟子少則幾十人,多則數百人。

雖師承各派,進入不同宗門修行,但弟子們的衣食住行和修鍊資源等都是由九仙府提供的。

所以這些宗派還是附屬於九仙府。

季折枝和夜長安一樣,都只有一個徒弟。

眾人到達驗靈台時,測試還未開始,場上人群黑壓壓一片,卻也不是那麼吵鬧,可見九仙府的秩序和威嚴。

台高處有幾個醒目的座位,剛好把場地圍成一圈,坐在上面可以將下面的情況一覽無餘。

這是今年九仙府特意為幾位仙人修建的。

沽一伸着小手指頭數了數。

這看起來很氣派的座位,有八個。

上面已經坐滿了五人。

夜長安瞥了一眼台上的那幾人,又看了看季折枝。

季折枝搖了搖頭。

她也是剛來,不知道這裡還有特意為他們準備的位置。

還偏偏少了一個。

稍微想一下就能知道那個缺的位置是誰的。

夜長安表情平靜,像是對他們這種操作習以為常。

有一說一,對於九仙府,他確實不上心。

而且出來飲酒尋歡時還經常敗壞九仙府的名聲。

但他心裏並沒有愧疚。

他故意的。

夜長安對九仙府,莫得感情。

這些年他也是越來越看不慣九仙府了。

九仙府,今非昔比。

如果不是最初那個人,他才不會留在這裡。

一旁的季折枝和沽一,就沒夜長安那麼淡然平靜了。

她們看縱玉和縱念兩人的眼神裡帶着質問,很不友好。

結果縱玉卻笑着道:「我們待會兒就坐在那裡,師兄師妹,我們過去吧。」

說話間,縱念已經凌空向台上飛去。

夜長安三人未動。

尷尬的氣氛開始蔓延,直到一個女聲響起。

「師傅,我腳酸了。」沽一揪了揪師傅的衣袖。

雖然喊的是師傅,但某人卻是看着縱玉說的。

在沒人注意到的情況下,小姑娘的眼底閃過一絲寒光。

縱玉雖然沒發覺,但那一瞬他覺得臉被刺痛了一下。

他以為是夜長安所為。

縱玉看了一眼夜長安,表情不悅道:「我們快些過去吧,其他幾位師兄弟已經在那裡等着我們了。」

夜長安倒也是直接,他眯着眼睛,笑問:「八個位置,我們十個人,怎麼坐?」

縱玉也沒想到夜長安就這樣直接說了出來,本想看夜長安笑話的他此刻也變得無措,只能裝作一副什麼都不清楚的樣子。

「我徒弟我自己抱着好了,還差一個位置,就委屈師弟你站着了。」

說完,夜長安就抱起沽一坐到了一個位置上。

他翹着二郎腿,沒有向周圍的人打招呼的意思。

「你們可真是好樣的。」季折枝看着縱玉冷冷地道,說完也直接坐了過去。

有夜長安在身邊,她的臉皮也厚了些。

八個位置坐滿了人,徒留縱玉一人站在下邊的人群里。

臉色難看的他看着那兩人,收起和善的偽裝,取而代之的是陰冷:「一個瞎了眼的看上了一個廢物,還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季折枝上座後,另外幾位才過來打招呼。

夜長安依舊面無表情。

季折枝也只是敷衍一聲。

驗靈台石鏡那裡經有人開始測試,都是這些仙人的徒弟。

有升起三道紅光的,也有升起五道紅光的。

最多的,有七道紅光。

引得下面的新人一陣喧嘩,激動不已。

好似他們已經成為九仙府的天之驕子一般。

上面那幾位心裏都清楚,他們只是派了幾個天賦稍稍好一些的。

真正的天才,他們巴不得藏着掖着不讓人知道。

期間夜長安在小酣,後面忽然驚醒。

他好像忘了一件事。

徒兒飯量那麼大,這會兒該餓了吧。

他答應她去給她買糖葫蘆的。

還沒等他開口,沽一就仰着腦袋,聲音軟軟地道:「師傅,我餓了。」

「你在這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來。」

「嗯呢。」

夜長安短暫地離開了場地,回來時的他手裡捧着一大把的糖葫蘆,在人群中格外醒目。

期間季折枝也離開了一會兒,等她回來時,身邊多了一個人。

是一個身穿黑色勁服的少年,身形似劍,銳利無比。

他表情無波無瀾,刀削的臉龐襯的他深沉。

這少年夜長安見過一面,是季折枝的徒弟,一名劍修。

至於資質,夜長安不太清楚,但劍修出身的,肯定不會差。

夜長安把糖葫蘆遞給沽一,小姑娘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還不忘道:「師傅,你也吃呀。」

說著就取下一顆糖葫蘆伸進了夜長安的嘴裏。

「師傅,是不是很好吃?」

「嗯,很甜。」

旁邊幾位仙人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個看起來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姑娘居然會是夜長安的徒弟。

但看這作風,簡直是和夜長安一模一樣。

隨心所欲,不守規矩。

很快,就只剩下夜長安和季折枝的徒弟沒有測試天賦了。

夜長安擦了擦沽一紅彤彤的小嘴,一旁的季折枝突然道:「池欲,你先去。」

黑衣少年微微傾了下身子,很快消失在原地。

場**,少年墨發飄揚,眉眼鋒利如刀。

他的氣場引起了在場所有人的關注,包括夜長安。

池欲劃破手指,把手放到了石鏡上。

幾息的時間過去了。

石鏡的上空沒有一點變化。

但那石鏡本身,卻是劇烈的抖動,地面已經開始龜裂。

「轟隆」

青天突然響起幾聲炸雷,只見九道黑色的光柱從少年身上迸發而出,直衝雲霄。

雲霄之間,有一蛟龍虛影翻滾,時不時發出錚錚刺耳的龍嘯聲。

眾人全驚。

除了夜長安,另外幾位仙人甚至都已經按耐不住地站了起來。

真沒想到,季折枝的徒弟居然有如此妖孽的天賦。

九道黑柱,意味着絕世血脈。

蛟龍虛影,正是上古大蛟妖皇。

他們看着那少年,再看一旁表情始終平靜的季折枝,心裏的貪婪和嫉妒都快要從眼裡溢出來了。

就是活了幾千年的夜長安,也很少見到過這種絕世血脈的擁有者。

沽一也是懵。

那小哥哥的異象,和自己當年的好像。

都是九道黑柱,電閃雷鳴,引來天地異象。

只不過他的是蛟龍虛影。

而她,是九鳳。

也就是長着九個頭的雙尾鳳凰。

是上古時期最強的一種鳳凰。

既是神鳥,也是邪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