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後我成了太子未婚妻
穿越後我成了太子未婚妻 連載中

穿越後我成了太子未婚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思邇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淺煜陌 顧南星

顧南星穿越了,沒有見不得人的身份,沒有爹不疼娘不愛,沒有要咄咄逼人想要退婚的太子,相反,這太子還鐵了心要娶她?展開

《穿越後我成了太子未婚妻》章節試讀:

第4章 進宮


「那好吧。」看顧南星堅持,山藥也只好放棄了。

「那花燈會是下旬對吧?現在中旬是不是就只有幾天了?」顧南星好奇的問道。

「十二天。」山藥回答道。

「十二天。」顧南星想了想,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像小說里那樣帥哥多但是逛一下還是好的,如果有心儀的還可以取消婚約,反正五皇子也不想要。

顧南星正想着,卻被府里一個丫鬟叫了去,是父親叫的,說是去中堂會客。

顧南星到了之後就看見幾個太監模樣的人,為首的太監拿着一張黃色的...啊這,不會是聖旨吧?!看自家父母親的架勢好像是,顧南星學着他們跪了下來。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宣顧宰相之女顧南星入宮覲見!」

果然嗎?顧南星顫顫巍巍地接過聖旨,有些發抖,怎麼辦,在線等。

太監們看見顧南星接過了,便整整齊齊的出門了。

「星兒。」顧玄卿嚴肅的看着她:「以前入宮你去的都是沛寧公主殿里,現在皇上親自下旨,想必是為了你和太子殿下的婚事,到了宮中,切不可胡鬧。」

「是,爹爹。」顧南星不會文縐縐的回答,只好就這樣答應了,帶着山藥坐着派來的轎子入了宮。

而另一邊的宮中。

「陌兒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和顧家的婚事嗎?」當朝皇帝淺帛逸有些複雜看着自己的兒子。

「為何?那大小姐既然不想接這紙婚約,我也不想,又何必強求呢?而且父皇萬一成婚後她有了如意郎君了呢?又或許現在就有。」淺煜陌想了想那從未謀面的驕縱大小姐,心裏有幾分不喜。

「陌兒,你是父皇最驕傲的兒子,你是能當大任的人,再加上顧家的扶持,你的勢力才會穩固啊。」淺帛逸苦口婆心地說道。

淺煜陌在學的歷史中還沒有見過這種盡心儘力為自己兒子爭天下的父親,還有些感動,但是和不娶顧南星沒有任何衝突:「所以那位小姐只是個籌碼嗎?」

淺帛逸嘆了口氣:「不是籌碼,只是顧宰相家從你爺爺輩那代就在為天啟效力,立下了赫赫戰功,這天啟有一半都是顧家打下的,而我和顧宰相又是從小一起長大,其實我心裏沒有把他當做屬下,但是顧相一向敬我,我總想着為顧家做點什麼,我很早就打算如果顧宰相能生下女兒便與我最優秀的兒子訂親,但是以前因為顧宰相前面只生下一個兒子所以一直沒有機會。自從顧家丫頭出生後…陌兒你真不覺得你與顧家丫頭有緣嗎?而且顧家丫頭也不是外界傳的那般不講理,今日我把顧丫頭召進宮了,你們好好聊聊吧。」

「那萬一還是撮合不成呢?」淺煜陌反問。

「那個時候再取消也不遲,我看那丫頭倒像個機靈的。」淺帛逸說完便出去了,留下淺煜陌自己思考。

淺煜陌則坐在榻上久久沒有說話。

「山藥皇上說了在哪裡見嗎?」顧南星有些蒙,轎子在外等着,而自己帶着山藥在陌生的宮裡彎彎繞。

「好像是在太子殿下的東宮。」

「在哪?」你看你看我就知道皇上後來會找上來談婚約。

「不知道誒,以前小姐去的都是沛寧公主殿中。」山藥自從知道顧南星讓他自稱「我」後,回答里就很少有奴婢了,雖然「我」也很少。

啊這...

「沒有公公帶路嗎?」走了一段的顧南星發現有些奇怪。

「小姐剛剛是你提前下的轎子,本來要去東宮的,但是突然下了轎子...奴婢也分不清方向了。」是我不懂你們的規矩,我的錯。

顧南星一直以為進宮是單純的進入宮中的意思,到了宮裡就下轎,誰知道直接送到目的地啊。

「那現在是回去還是問人?」顧南星想了想:「要不我們去找知韻吧。」

知韻便是與顧南星交好的沛寧公主。

而且自己好像記得沛寧的宮殿,就從南門,也就是剛剛進來的門,因為找沛寧的次數太多了,所以她記得那些路線。

「但...但是小姐我們不是來找太子的嗎?」山藥小心翼翼地問道。

小姐不會又用這個理由來逃避太子殿下吧,但是這次是直接下旨一看就是皇上動了真格,要是小姐這樣惹怒了陛下...

「沒有啦,不就是因為找不到路嗎,我只記得知韻的常安宮啊,然後找到知韻再問知韻東宮在哪不就行了?」顧南星覺得山藥有點憨憨的,殊不知她們想的卻是不一樣的事。

「喏。」山藥聽着雖然還是感覺怪怪的,但是還是不敢不聽。

顧南星靠着記憶左逛右逛到了沛寧公主宮中,淺知韻正伏在桌上寫着什麼。抬頭看見顧南星過來了,趕忙把一疊紙遮住了。

「喵喵喵?為什麼我一來你就遮住?知韻你寫了什麼啊?」顧南星看着「自己」的好朋友滿眼的警惕,雖然她們不是塑料姐妹但是這個紙上肯定有見不得人的東西。

「沒...沒什麼 。」淺知韻眼神有些閃躲。

「那你起來啦,我又不會看。」顧南星騙着沛寧。等等,會不會是沛寧有了喜歡的男人?

「真的?」看着淺知韻慢慢起了身,顧南星探下頭:「騙你的哈哈哈。」

不過顧南星被自己名字吸引了注意。

「其實我挺希望南星做我嫂子的,雖然我們關係很好,但是...」顧南星還沒有看完便被臉紅的淺知韻拿走了。

「南星你騙人。」淺知韻有些不好意思,其實還是怕顧南星看見不開心。

「沒有啦,今天我就是進宮找你五哥哥的,但是下轎太早了,我又不知道東宮在哪裡,就來找你了呀 。誰知道你在寫這個啊哈哈哈。」顧南星把事情簡單地和淺知韻說了。

「找我哥?」淺知韻的表情頓時變得很開心,畢竟在她心中雖然南星和五哥沒有見過,但是在所有人的言語中聽得,她都覺得五哥和南星是天下最配的一對。

「對,所以東宮在哪裡呀。」顧南星問道。

「我帶你去。」淺知韻站起來收拾了一下,帶着顧南星去東宮。

「可是公主...」侍女小桃突然開口。

「回來再說。」昨天爬牆被父皇知道了,說今天要抄一遍《女戒》,自己已經抄了一半了。雖然跟南星出去肯定會費一點時間,但是抄書哪有帶星兒去找哥哥重要。

「好吧。」小桃也沒有再說什麼,跟在了淺知韻後面。

...

「太子殿下聽聞小姐中途下了轎,臉色不是很好看,已經離開了,老奴也不知道去哪了。」門口的老太監說道。

我真的沒想到提前下轎是這個樣子的啊,果然是現代的習慣帶到古代來了,她覺得到了門口就行,誰知道是直接到宮裡啊,算了算了。

「那...知韻我這次真的不是故意躲着你哥的,我是真的找不到路啊。」顧南星看着淺知韻,還好淺知韻的眼神不像懷疑她,雖然她不知道自己在心虛什麼。

「沒事沒事,只要進了宮就可以補救的。」淺知韻一副要干大事的樣子,殊不知她只不過是想看這對十多年沒見過的天作之合(劃掉)冤家見第一次面,還是在她的促成下,然後互相愛戀,墜入愛河,拜堂成親,想想就開心。

「好...好吧。」看着淺知韻這鬥志滿滿的樣子,顧南星只能附和着,雖然她倒是挺想見見淺煜陌的。但是她搞不懂顧南星為什麼心裏沒有喜歡的人卻還是不跟淺煜陌見面,真的只是單單為了自由嗎?

「五哥應該能猜到南星在我那裡吧,如果哥哥對南星有點好奇那應該就會來常安宮找南星,但是路上沒有遇見,那可能就是御花園那邊的路了。」淺知韻一臉的篤定。

「那萬一他對我不感興趣呢?不是生氣地離開了嗎?」好傢夥本來自己是打算來找他的,誰知道剛好就搞錯了然後沒有遇見啊。

「嗯...肯定會有興趣的!你看一個是穩重成熟的當朝太子,一個是宰相府的嬌俏大小姐,如果遇到必定是乾柴遇烈火。」顧南星望着淺知韻,她從自己淺淡的記憶中看到淺知韻是很喜歡讀話本子的,沒想到還能將她與她哥哥湊一段愛情故事。

「好了知韻該去找你哥哥了,萬一等下剛好錯過了怎麼辦。」顧南星推着淺知韻,催促着她往前走。

「好了好了,沒想到南星你對我哥哥居然有興趣。」淺知韻一臉的奸笑,賊兮兮地盯着顧南星。

以前怎麼不知道淺知韻這麼沙雕?該不會是現代來的?但是如果是的話顧南星已經聽到有人記下了琵琶行的調子,淺知韻應該能聽到,她為什麼不來找她?很多的疑惑還是使顧南星開了口。顧南星很小聲地在淺知韻旁邊問道:「你是現代的嗎?」

「什麼現代?」淺知韻有些摸不着頭腦,不理解的看着顧南星。

「我問你你身上那個荷包是現帶的嗎?我剛剛都沒有看見。」雖然顧南星心裏還是有一點懷疑但是還是在後面找了個理由圓下去。

「對了知韻我聽說前天清雲齋來了一個蒙面女子,然後唱了一首叫什麼琵琶行的歌,好像挺好聽的。」顧の二次試探。

「你唱一下我聽聽吧。」淺知韻只當是顧南星聽到了稀奇的歌與她分享。

「我不會唱,但是會念幾句,什麼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還有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什麼的,比較長但是我只會這幾句。」這麼明顯的暗示應該會懂的吧,顧南星生怕錯過淺知韻的面部表情。她不相信淺知韻的腦洞和活潑的性格是這宮裡養出來的,雖然記憶里的淺知韻與這個沒有差別。

「聽不懂誒,算了算了還是去找哥哥吧。」淺知韻急忙忙地拉着顧南星去找哥哥,只剩下幾個丫鬟在後面追着。

好吧這宮裡能養出來淺知韻這般單純的女孩子。

不過淺知韻順着路到了常安宮卻還是沒有看到自己哥哥,只能嘆嘆氣:「真的不在誒。」

「你看吧你哥哥對我不感興趣。」顧南星想了想又解釋道:「而且這次我是真心想見你哥哥的,只是不巧沒有遇到。」

「那我們再去東宮一次?萬一哥哥回去了呢?」淺知韻眼睛發著光。

好傢夥,精力這麼充沛的嗎?還是她不知道皇宮有多大,可能因為顧南星是個宅女,她覺得已經走了很遠了,但是如果說不的話是不是會被當成不想見啊。算了還是再去一次吧,當做鍛煉身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