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404城的超級英雄
404城的超級英雄 連載中

404城的超級英雄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想要成名人要狂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常雄英 肖鹿

(本小說純屬虛構,背景為異世界404城,類似於哥譚) 首先第一個問題是,你如何定義超級英雄? 擁有超出常人的力量?擁有超出常人的意志?擁有超出常人的科技? 不不不不,錯了
其實我們早就明白如何定義超級英雄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超級英雄想要保護無辜的人民,想要保護美麗的地球,不管力量的大小,只要他這樣想並且這樣做,那他就是超級英雄
我常常在想,為什麼我們沒有自己的超級英雄,只能看着那些鋼鐵俠,蜘蛛俠,蝙蝠俠,超人…… 然後,他們用黑豹抹黑黑人,又用尚氣來羞辱我們,他們在瘋狂的用他們的方式定義別人的文化,他們在瘋狂的文化輸出
我們呢? 我們的超級英雄是誰? 都什麼年代了,科技都那麼發達了,還在那蹭四大名著熱度,有意思嗎? 我們為什麼不能有我們自己的超級英雄IP? 我們為什麼不能有我們自己的超級英雄宇宙? 有句話說的好,有些高地我們不佔領,別人就會過來佔領
後來我想明白了,因為西方人的生活過得不太好,才會天天想着超級英雄來救他們
今日歡呼孫大聖,只緣妖霧又重來
但我相信,隨着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求日益增長和發展不平衡不充分衝突時
我們也會需要超級英雄的
展開

《404城的超級英雄》章節試讀:

第4章 肖鹿


常雄英和肖鹿躲在狹小的水箱裏面,彼此之間靠得很近,哪怕只是在輕輕呼吸,呼出的氣流都能拂過對方的面龐。

全息板發出微弱的亮光,這種光影給予了環境一種奇妙的感覺,又立體又溫柔。

在這種奇妙的感覺下,偷笑的肖鹿竟令常雄英有一絲心動。

常雄英一邊在全息板上打字,另一邊時不時偷瞄兩眼肖鹿,結果沒料到兩個人的目光正好對上,常嚇的差點把全息板甩出去。

肖鹿的胳膊肘撐在雙膝上,兩隻手變成一朵花托着下巴,似乎是在端詳常雄英。

常只能低下頭去專心打字,不敢再瞥一眼,說起來,他的經歷確實也有點複雜,打字的時間竟然不比肖鹿短多少。

「我叫常雄英,剛才在街上為了保護兩個女生,匹夫一怒血濺五步。對方是鬼幫的人,我費了好大力氣才解決的當時在現場的混賬,但是他們立馬就叫了幾十個人騎着鬼火來找我,我只好一路逃回學校……」

「我覺得吧,外面那些人說不定找的不是你,而是我。又或者說,當時我們看到的確實是來找你的人,但是現在肯定也有來找我的人。」

常雄英把全息板遞給肖鹿,肖鹿簡單的掃了兩眼,撇起嘴巴,看上去也是十分無語。

沒有想到小小的404科技大學,竟能同時擁有卧龍鳳雛兩位大人。

過了一會兒,肖鹿覺得好像沒有什麼可以說的了,準備把全息板合上,可是就在全息板即將合上的瞬間,她猶豫了一下,又在上面寫下幾行字。

「你就是常雄英?」

「那個無論什麼比賽,只要有**,就是第一名的賞金獵人常雄英?」

常雄英人傻了。

他只知道他的名字在校園裡確實代表着一個傳奇,可是這個賞金獵人的外號到底是誰給起的啊?也太難聽了吧!

常沉默不語,算是默認,肖鹿狡黠一笑,收起全息板,閉目養神。

他們兩個都很累,但是他們兩個都不敢睡,萬一睡着撞到什麼東西或打起呼嚕,他們兩個都得死。

兩人就在這逼仄的空間里硬撐了七八個多小時,如果是平常早起,應該能看見天空已經泛起魚肚白,而象徵著希望的朝陽即將出現。

很快,一點金芒劃破長空,從水箱的縫隙中刺了進來。

兩人驚醒。

肖鹿打開全息板,上面的時間顯示六點零七,她倒是還好,但常雄英快堅持不住了。

常昨天因為那檔子事,晚飯沒吃成,中飯又是十二點吃的,他整整十八個小時,滴水未進,粒米未沾。

他可是身高1米88,體重188斤的壯漢,這種折磨,或許只有正準備做空腹B超的人才會懂。

肖鹿苦苦哀求常雄英多呆會兒,常見肖鹿楚楚可憐的模樣,頓時心軟,硬是吊著一口氣又多撐快兩個小時。

等到七點三刻,常去意已決,肖鹿見拉不住,貼心的拿出全息板,幫常雄英調監控。

監控顯示學校內人山人海。

大學裏的第一堂課是八點鐘,七點三刻,差不多是學生吃好早飯,正在前往教室的時間點。

當然,還有一些買了一大堆麵包放在宿舍裏面當早飯的人,這個時候才剛剛出宿舍。

現在,是學校裏面人最多的時候,因為中午下課的時間和晚上下課的時間,大家都不一樣,所以如果要藉著人群逃出去,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

常雄英身手敏捷地翻出水箱。

「我走了啊,你繼續在這裡待一會兒,把我們倆活動的時間錯開,我從這邊溜出去之後,他們估計會把搜查的重心放在校外,你也正好有機會……」

還沒有等常雄英把話說完,肖鹿也跟着一起爬了出來。

「那麼好的機會不一起走,你當我傻?」

兩個人有驚無險的從天台盪回到頂樓,混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很順利的就來到昨天晚上翻的牆那裡。

翻出學校,兩個人還是沒有分開,常雄英的全息板早扔了,沒有錢買早飯吃,只能依靠肖鹿的救濟。

一路上常雄英提心弔膽,肖鹿卻有點不以為然,好像要逃的人只有常雄英沒有她。

兩人來到一條很普通的早點街,所有店裏面都已經坐滿了人,他們只能在坐在外面的人行橫道上,老闆從牆邊拿來一個小摺疊木桌,兩把塑料椅子。

小木桌缺個角,底下還有點不太穩,這塑料椅子,不疊個兩層,常雄英都不敢往下坐,怕一下子給他坐裂嘍。

桌上,擺了一個筷子桶,裏面全都是塑料袋裝着的一次性筷子,旁邊還有各種調料瓶,醋看起來像放在醋瓶裏面幾年了似的,裝辣椒的小瓷壺裡,全是辣油,一點辣椒都沒有。

常雄英點了一碗薺菜肉餛飩,四個肉湯圓,一屜小籠,一碗胡辣湯,一份韭菜盒子,兩根油條,一張大餅,還從冷櫃里拿了一瓶一升的無糖冰紅茶。

肖鹿也不甘示弱,點了一碗小餛飩,四個蝦餃,一份腸粉,一袋子土家醬香餅,還從街尾買了一杯奶茶。

兩人看着這小小的桌子,都在懷疑能不能擺得下。

「我說你怎麼看起來一點都不慌啊?我們就這樣大搖大擺的坐在這裡吃早飯,真的不會被抓住嗎?」

肖鹿嘿嘿一笑,掏出全息板,指着上面今日早間新聞說道:「財團那幫人為了股價,竟然決定不追究我,還說我要是出事,就算他們的責任。」

常雄英看着全息板,這槽不知道該從何吐起。

靠!

搞了半天,要逃的人竟然只有我一個!

「你!那我!不是!這!早飯……」

常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說話了。

「別一驚一乍的,看你那樣子,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我問你,你跟着我,鬼幫還敢動你嗎?」

「也是……」

老闆把早飯送到他們的桌子上,看着這些香噴噴的美味,常立馬開動,但他吃飯時,心裏還是有一點忐忑。

現在跟着肖鹿是沒事,那以後落單的時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