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七零絕了姐,我帶系統炸翻天
七零絕了姐,我帶系統炸翻天 連載中

七零絕了姐,我帶系統炸翻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小十一萌萌噠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何雲琛 陳若

陳若意外穿越到了七零年代,鑽進了極品窩
她毫不心慈手軟,能動手就不bb,把極品虐的躲回老家,意外激活絕了系統
從此她過上了時而鹹魚躺時而小雞飛的應激生活,恣意瀟洒又吊炸天!就是這麼絕
奈何被村裡最有力的男人纏上了
陳若女王般高高在上,「給姐洗腳
」 「好,用什麼洗?」男人勾唇一笑
陳若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何雲琛表示,我不僅要好好說話,還要跟你有好話說
後來陳若知道了,何雲琛只是表面憨厚,實際上,他的內里是一頭綳到極致的狼,對於他看中的獵物,他勢在必得
(糙漢寵妻+女主拳頭說話+系統存在感不強,避雷喜歡牛逼系統文的親,本文系統只是錦上添花
展開

《七零絕了姐,我帶系統炸翻天》章節試讀:

第3章 有意見?憋着


陳若是什麼意思,在場的三個大人都聽懂了。

這房子本來就是陳若爸媽的,爸媽失蹤就是陳若的,但老太婆羅娟以她沒有監護人為由帶着陳岩一家人住進來後,把一切據為己有還磋磨陳若,這事說出去就不是人乾的事兒。

尤其陳若爸媽給陳若留了一筆錢,若不是那筆錢落在他們手裡,他跟張桂華也沒辦法進廠有了穩定的工作,也因為這些他一直都知道,所以無論他媽跟張桂華怎麼反對讓陳若讀書他還是堅持讓她讀書。

大哥留下來的那些錢,完全足夠讓陳若生活到五六十歲!

張桂華最見不得被人說忘恩負義,她站起來又朝陳若衝過來,「陳若,你個沒良心的!這些年你吃我的喝我的,就是養條狗也知道感恩,你還敢恨我們怨我們?你個不要臉的小賤人我打死你!」

陳岩臉上青一陣白一陣,張桂華這麼罵陳若,他心裏也有些不舒服,但他不僅沒有阻攔甚至還盼望着這巴掌能落在陳若身上,讓陳若長長記性改改這不好相與的個性!

他要是還像以前一樣乖,他肯定為她說說話。

陳若冷笑一聲,「我看你是不長記性!」

她迎面沖了過去,抓住張桂華的手就是一個過肩摔,把張桂華摔在地上好半天起不來。

陳若不怕鬧事,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她就不信她打了這一家子他們還敢鬧大?當她手裡沒有把柄的?

張桂華倒了,老太婆上,最後連陳岩氣沖頭頂之下也上了。

結果毫無疑問,一打三,完勝。

在陳若還想動手的時候,陳菁攔住她,「若若,別再打了。」

陳若看着陳菁那怯懦的樣子,嘆了一口氣,想着接下來她們要偷家裡的戶口本,陳菁確實需要獲得陳岩她們的好感。

她放下手道,「今天就看在姐的面上不動手了,下次再讓我聽到你們罵我,我絕不手軟!」

陳若的強硬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幾人終於意識到今天陳若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

她知道了自己要下鄉,知道自己可能一直回不來,她不想讓他們好過。

三人心裏都驚疑不定,老太婆還想說話,陳若一個眼刀子射過去她頓時不敢吱聲了。

陳若懶洋洋的,「以後別拿你們是我親人這一套來說我,笑死,你們算計我的時候,我是拖油瓶賠錢貨,我反擊的時候你們是我親人,這論調真是豬聽了都想上吊。」

幾人臉上瞬間漲成了豬肝色。

陳若拍了拍手進了自己的房間。

說是自己的房間,也不過是一個雜貨間,只有三平米左右,只夠放下一個床,裏面連張桌子都沒有。

陳鵬跟朱秀蓮的這個屋子是磚瓦房,雖然只有一層,但也有四間房,老太婆一間,陳岩夫妻一間,陳鋒一間,陳若跟陳菁就擠在一起。

她進屋後,陳菁挨個將奶奶跟爸媽扶起來。

「你怎麼不早點阻攔那個小賤人!」

老太婆一口氣還沒順,揚起手就打了陳菁一耳光。

啪的一聲,陳菁臉上紅了一大片。

陳菁低垂着腦袋,雙拳捏緊,好半晌才低低道,「我……我不敢,若若好嚇人,嗚嗚嗚……」

「你還有臉哭!」老太婆反手就是一巴掌又打過去,「哭哭哭,整天只知道哭!沒用的東西!」

張桂華瞧不下去了,第一巴掌是她沒反應過來,面前的到底也是自己的女兒,她就算沒那麼心疼,也見不得別人這麼罵她。

「好了媽,你沒看到剛才陳若那要殺人的目光嗎?阿菁要是早阻止,她肯定也得被打。」

陳岩也有些不贊同,「是啊媽,要怪也只能怪陳若太不懂事了。」

經過這一次陳若的撕破臉,陳岩心裏詭異的覺得平衡了。

是,我家對你確實有些不友好,但那不是我願意看到的,現在你對我這樣,咱們也算是扯平了。

這就是心態扭曲之人的心思,不講先來後到,講的就是全世界都欠我的。

老太婆冷哼一聲,斜着眼睛看陳菁,「你瞧瞧你平常對她那麼好,你爸媽她還不是伸手就打了,你可長點心吧!」

這話也算是說到張桂華心坎上了,陳菁以前為了陳若沒少挨罵,可她對陳若一如既往的好,現在陳若竟敢打她,這不僅是沒將他們放在眼中,還將陳菁對她的好都忘到九霄雲外去了。

陳菁弱弱開口,「媽我知道錯了,但若若要不了幾天就要下鄉了,這段時間最好還是不要生事,不然,若若她會不管不顧的,到時候咱們哪有安寧的日子過?」

「你這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張桂華聽不得這樣的話,「她敢!」

陳菁冷笑,她有什麼不敢的?剛剛打你的時候手軟了嗎?

雖然不該,但她還是忍不住心裏一陣暢快。

陳菁弱弱開口,「可是你剛才……她真的太不管不顧了,媽,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她下鄉的名額定下來也改不了,她萬一破罐子破摔呢?」

張桂華還想嘴硬說兩句,陳岩擰眉打斷她,「行了,阿菁說的沒錯,陳若野慣了,也就幾天的時間,你別再生事了。」

回到房間,陳菁的眼淚就掉了下來。

陳若知道陳菁被打了就要打開門衝出去,被陳菁攔下來了。

「若若別去,咱們就再忍幾天,今天事情過了之後他們肯定不敢來惹你,我也得了他們的內疚跟好感,明天我就去偷戶口本。」

陳菁是真的不想在這個家呆了,一刻也不想的那種。

只有將戶口本偷出來,報了下鄉的名,她才能真的心安。

陳若尊重陳菁,便沒再說什麼了,只出去煮雞蛋幫她敷臉上的紅腫。

這個時候的雞蛋在城裡雖然不是稀罕玩意,但不算便宜,要七分錢一個,以前在家裡陳若做飯比較多,她做出來的雞蛋大多都是陳鋒吃了,她跟陳菁連味道都未必能嘗到。

所以她出來煮雞蛋的時候,張桂華的第一反應就是:你要死啊,煮那麼多雞蛋!

陳若一個眼刀掃過去,「你有意見?憋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