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一個一級村民就能吊打滿級勇者
我一個一級村民就能吊打滿級勇者 連載中

我一個一級村民就能吊打滿級勇者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長恨青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吳青天 奇幻玄幻 長恨青天

死亡穿越異界 真是熟悉的套路啊
所以就算有系統加身也是很合理的吧 等等為什麼我的級別鎖死了,還有這些技能什麼鬼啊 技能:反貪 技能:始皇 技能:愛才 …… 就這樣我的異界統一之旅開始了展開

《我一個一級村民就能吊打滿級勇者》章節試讀:

第8章 深淵支配者


恩托穿過花海,他明顯的感受到周遭的壓力明顯更大了。

這應該就是那個深淵侵蝕加重了。

就在這時,一道沉悶的聲音襲來:

「有趣,一個小小的村民竟然能免疫我的侵蝕。」

恩托還沒反應過來,一身黑色鎧甲的人直接出現在他的面前。

「哇啊!」恩托被嚇了一跳,連續退了幾步。

「喂喂喂,我有那麼恐怖嗎?」那人忍不住的說道。

「你走路連個腳步聲都沒有,可不嚇人唄。」恩托說。

「唉,這也沒辦法,這讓你能力太低了,自然看不清我的步伐。」

恩托這才看清面前的人,看面孔,這應該是個男人,只不過頭髮太長了,有點像是個野人。

那套黑色鎧甲一看就很不凡,估計屬性會很高。

針對陌生人,恩托直接丟過去一套明察。然後他就傻眼了。

名稱:深淵支配者

力量:???(數值過高,無法探測)

速度:???(數值過高,無法探測)

耐力:???(數值過高,無法探測)

反應:???(數值過高,無法探測)

技能1:深淵

技能2:勇者

技能3:無法查看

………

技能14489:無法查看

評價:考慮一下新的轉生,騷年

恩托有些欲哭無淚,這是從哪來的boss啊,自己連窺探人家數值的資格都沒有。

怎麼辦,自己怕不是要死了。這可真的是連逃命的資格都沒有。

就在恩托以為自己快死定的時候,那個深淵支配者說話了。

「你真的好有趣啊,快說說,你是怎麼避開我的侵蝕的。」

被大boss貼的這麼近,恩托咽了一口口水然後說道:

「啊,那個是我的技能效果了。」

深淵支配者扶着下巴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這樣啊,怪不得。」

看情況對方似乎並沒有把他這個弱雞看在眼裡,這樣再好不過了,接下來他只需要找個機會溜出去就行了。

恩托下定決心,結果那個深淵支配者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這樣啊,我一個人怪無聊的,你要不留下來陪我聊聊天?」

我真是何德何能啊。恩托有些欲哭無淚。

但是他可不敢斷然拒絕,天知道自己會怎麼死在他的手裡。

「啊,這,沒問題,沒問題。反正我閑的也是閑的,就是不知哥們怎麼稱呼啊。」

「阿托利亞。」

阿托…利亞。

等會兒!

「你說你叫阿托利亞,那個勇者,阿托利亞!」

這位被叫做阿托利亞的人思考了一會後說道:「好像是有一個勇者的稱號,但過去太久遠了,我忘記了。」

如果這位真是那個勇者的話,那他恐怕知道他為什麼失蹤了。

「那個…勇者兄啊,你為什麼不出去呢。憑你的實力,完全可以輕鬆碾壓吧。」恩托說道。

「嗯,但是我出不去啊。深淵不能隨便出世的。」阿托利亞認真的說道。「他只能寄宿在人的身上。」

二人坐到一塊空地上,倒是恩托有點好奇這位勇者的過往了。

「你現在還能回憶起自己的過去嗎?」恩托問道。

阿托利亞皺了皺眉,說道:「只能回憶起一些零碎的記憶,我好像是個很厲害的人,打過很多的敵人,佔領了很多地方,但是我還是討厭很多人。」

「討厭,你討厭什麼?」恩托問道。

「不知道好像就是因為這些原因我才成為了深淵的支配者。」

難以想像,能讓勇者討厭卻還沒有被殺死那估計也是比較厲害的人物了。

「喂喂喂,能不能告訴你的故事啊。」阿托利亞問道。

「我的故事啊。」恩托想了想,自己在這個世界的故事多半不會引起他的興趣,不如把自己轉生前的事情講一下吧。

「說起來,我還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呢……」

……

「然後不知不覺就來到了這裡,就遇見了你。」恩托說完了。

「哇,好神奇啊。」阿托利亞甚至有些嚮往了。

「不過看樣子,我是回不去了。」恩托嘆了口氣。

「這樣啊,那還挺遺憾的呢。」阿托利亞說道。

「不過,我在這世界上也會活得很精彩的。我目前最大的夢想就是,用我一級的村民身份去吊打滿級勇者,然後統一全大陸。」

雖然一個滿級勇者就在自己身邊,但這絲毫不影響自己吹NB。

「好啊,我也很好奇,免疫了深淵侵蝕的村民到底能不能做到這一步。」

恩托想了一會後,站了起來。

「阿托利亞,你還想在這裡呆下去嗎。」恩托問道。

「如果能換一個地方那就更好了。」阿托利亞說道。

「我有一個想法,阿托利亞。」恩托轉過頭看向這位曾經的勇者。

「你寄宿在我身上吧。可以嗎?」恩托試着問道。

這是個很大膽的想法,讓一位勇者寄宿在一個村民身上,這可真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阿托利亞愣了一下,然後大笑。

「哈哈哈,好主意啊。但是你真的想好了嗎,弄不好會死的哦。」

「死?」

恩托在心裏問了一下系統。

系統,我存活的幾率是多少。

【經檢測,受雙方實力差距和技能霸王的影響,宿主存活的幾率為百分之五十七點三九】

57%嗎。

說實話勝算也不是很高,但畢竟已經超過了一半,自己還是很有把握的。

「來吧勇者阿托利亞,寄宿在我的身上吧。我已經死過一次了,更何況我的命很硬呢。」

「哈哈哈!那我們開始了。」

「等一下,這個寄宿需要多長時間。」恩托問道。

「也就幾個月而已。」阿托利亞笑道。

幾個月!

「那個,能否讓我傳個話?」

洞窟外

那隻運送恩托的魔狼打了個瞌睡。

「嗷嗚~」

「喂,魔狼,你先回去吧,回去後告訴蒙脫和托萊茵,我有事先不回去了,放心吧,我不會出事的,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裏,就由那兩位拜託管理一下村子了。」

魔狼被嚇的不輕,但很快它就反應過來,只聽它嗷嗚了一聲,不久就消失在了森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