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被虐了十年後,真千金她不裝了!
被虐了十年後,真千金她不裝了! 連載中

被虐了十年後,真千金她不裝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閬月朗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南川 楊昭昭 現代言情

楊昭昭被假千金妹妹陷害,被父母罰跪在40度的大太陽底下,跪到晚上還被哥哥們惡作劇鎖在門外
拖着殘軀去睡橋底的楊昭昭,不小心救了一個因為窮得走投無路而跳橋輕生的年輕人
楊昭昭:年輕人你別死,我有錢,缺錢了來找我!我可以幫助你
季南川:好的,我不死,幫一次不如幫一世,我這輩子都靠你了
楊昭昭以為自己養了一個什麼都不會只會敗家的紈絝子弟,誰知道等她大戰幾個渣爹渣媽和渣哥渣妹的時候,這個紈絝子弟還挺好用,每次都能給她長臉,給對方啪啪打臉......展開

《被虐了十年後,真千金她不裝了!》章節試讀:

第3章 楊佳佳露出真面目


兩人到了橋底,楊昭昭覺得已經安全了,便放開手,「你趕緊回家吧,不然你家人會擔心的。」

季南川卻反問她:「你呢?這麼晚了你不回去?」

楊昭昭聳聳肩,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我跪完發現他們把門鎖上了,我今晚得在橋底對付一晚,你不用管我,我習慣了。」

「188xxxxxxxx,這是我號碼,能記住嗎?」

「一個星期後,缺錢來找我,我可以借你點,等一個星期後,我能有不少錢,真的。」

楊昭昭朝季南川眨巴着杏眼,似要極力讓他相信,自己能幫到他。

季南川記下了她的號碼,看着她水靈靈的大眼,想到她這麼晚一個小姑娘在這不安全,他想做點什麼。

但終究什麼都沒做,只是脫下自己的外套,給楊昭昭披了上去。

「我記住了,下周一定找你,夜晚涼,衣服你留着,我先走了。」

說完,他頭也不回地走了,留下一個頎長瀟洒的背影。

夏秋之交,白天秋老虎肆虐,熱得能把人曬化,晚上卻是有了秋意,涼風習習。

楊昭昭攏了攏身上的外套,無比落寞。

剛剛,其實她還想着,萬一他也是一個無家可歸的人,就可以陪她一起過一夜了,兩個人互相取暖,總比一個人面對無邊黑夜強啊。

可是,他還有家誒,真好,他走了,回家了,他沒她可憐。

想到這,楊昭昭勾唇笑了笑,乾裂的嘴唇刺痛着神經,她又收回笑容,這一笑,不知道是因為挽救了一個生命而高興,還是因為自己的凄慘遭遇而無奈。

翌日清晨,楊家大門打開,楊昭昭也回到了家裡。

大家早上都很忙,沒有人再追問她的過錯,他們總是這樣,罰過一通就算了,等於說大家還是一家人,他們也是為了她好,罰她,只是想讓她長點記性而已,他們過後總會說,大家對她這麼寬容,她應該銘記於心。

當然,也沒有人問她昨晚在哪裡過夜的,更沒有人發現她身上受了很多傷,他們只是把她當空氣一樣,毫無存在感。

在以往,這是最令人難受的一部分,楊昭昭通常受不了他們的冷落與無視,便拼了命地討好他們,但一次次地,都是熱臉貼冷屁股,後來才終於醒悟。

「佳佳,快來,媽讓廚房做了你最愛吃的玉子燒,吃完媽媽帶你去逛街。」

「佳佳,多吃點,你太瘦了。」

「不嘛,我得保持身材,不然下周全球珠寶設計大賞,我穿不進禮服。」

「佳佳胖或瘦都好看,穿什麼禮服都漂亮,三哥跟你說,你可別減肥啊!」

「三哥,珠寶設計大賞好不容易在**舉辦一次,我當然要以最好的狀態出席啊,聽說這次大賞第一名還是我們**的設計師呢,不知道誰這麼幸運,可以拍到第一名的作品呢?」

「如果佳佳想要,大哥給你拍下,別人休想跟你搶。」

「真的嗎?謝謝大哥!」

空氣人楊昭昭看着餐廳里他們一家其樂融融的模樣,冷着臉勾了勾唇,獨自上了三樓,這場面,她早就見慣不慣了。

洗漱完,處理好身上的傷口,剛好王媽偷偷給她端了早餐上來。

「大小姐,我給你留了你喜歡吃的春卷和皮蛋瘦肉粥,老爺和少爺們已經出門了,你放心吃。」

又是被王媽感動的一天,楊昭昭差點就哭鼻子了,落魄時的溫暖總是彌足珍貴,她一把摟住王媽,撲到她懷裡,吸着鼻子道:「王媽,謝謝你!」

王媽慈愛地拍着她的背道:「謝什麼,你是楊家大小姐,伺候你是應該的。」

王媽真的不明白,大小姐明明又好看又善良,老爺和夫人怎麼會不喜歡呢?還把她折磨得不成人樣,她無奈地嘆了口氣,真不知道豪門這些人是怎麼想的!難道親情在豪門是不存在的嗎?可是不對啊,明明其他人感情又這麼好,王媽想不通,只得無奈地搖搖頭。

楊昭昭看着王媽搖頭嘆氣的,知道她心裏在想什麼,倒安慰起她來:「王媽,我沒事,這麼多年都習慣了不是嗎?」

王媽心道也是,便不再傷感,只勸她趕緊吃早餐,她等會兒來收餐盤,楊昭昭點點頭,依依不捨離開她懷抱。

早餐剛吃完,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楊昭昭以為是王媽來收餐盤了,便趕緊去開門。

誰知門外站着的是楊佳佳。

「姐姐,我可以進來嗎?我有幾句話想跟你說。」

楊昭昭想知道她又要搞什麼幺蛾子,便閃身讓她進屋。

過去,她就是靠着一次次裝傻忍讓,才一點點摸清楚了楊佳佳的性格和套路的,雖然每次都得吃虧,不是挨罵就是挨打,有時還會被關小黑屋幾天,但她覺得這些都值得。

「姐姐,那個設計圖,你不會跟我搶了吧?」楊佳佳試探着,她咬着下唇,一副弱者的姿態。

「楊佳佳,現在沒有外人,你不必跟我來這一套。」楊昭昭無情地拆穿她,她漆黑的瞳仁深深地望着她,似一眼就能把她看穿,其實她的套路她已經熟之又熟了,所以,這次就不必示弱了,不對,是今後都不必示弱了。

楊佳佳低呼一聲,她怎麼覺得,眼前的楊昭昭有點陌生,眼神有點捉摸不透,還有點可怕,以前她從來都不會反駁他們任何一個人的,只有最近這一次,她偷了她的設計圖,她才對她大喊大過幾聲。

這也是為什麼父母和哥哥責罰她這麼重的原因。

楊佳佳以為,這次之後,她就會怕了,然後回來繼續當鵪鶉,再也不敢對她多說一句不滿,可沒想到,她還更加強勢了?

不過轉念一想,好像又沒什麼好怕的,楊昭昭如今這副模樣,要什麼沒什麼,是絕不會威脅到自己的,於是,楊佳佳如她所說,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姐姐,那幅作品,確實是我在夢裡夢到的,你到我房間偷聽了我的夢,盜了我的創意,然後畫出來。這些話,爸媽和哥哥都是信了我的,你,永遠都別想翻身,要是你還想找出什麼證據證明這個創意是你的,我遲早會帶着哥哥整死你的。」

楊佳佳再也不裝了,她面目猙獰,肆意發泄着心裏的不滿,她像從地獄裏出來的惡鬼,要把楊昭昭整個人生吞活剝,再讓她代替自己在十八層地獄受萬般苦楚。

憑什麼她出身比自己好?憑什麼她從小就訂了如意郎君?她有的東西,我通通都要搶走!

楊佳佳恨極了,她什麼都能搶走楊昭昭的,唯獨楊昭昭那張驚艷絕倫的臉她搶不走,也正因為這張跟楊母長得幾乎一樣的臉,讓楊家人始終狠不下心來將她趕走,而這樣,她楊佳佳將永遠都不能成為楊家人心中的唯一。

楊佳佳暗下決心,遲早有一天,她會徹底將這張臉毀掉的。

想到現在還不能將這個賤人剷除掉,楊佳佳就恨得牙痒痒,她看到楊昭昭梳妝台上的餐盤,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她楊昭昭都這麼落魄了,還有人對她好?還能吃這麼好的早餐?

她憑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