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偏執皇帝的硃砂痣
偏執皇帝的硃砂痣 連載中

偏執皇帝的硃砂痣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璟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清莞 褚凌楓

大晟國皇帝瘋了,為了復活病弱早逝的太師之女,聽信讒言,荒廢朝政
不惜力排眾議,在皇家祭台以心頭血為引,借天地異象,勢要逆天改命
褚凌楓:卿卿,我來找你了
沈清莞:殿下,我們很熟嗎
展開

《偏執皇帝的硃砂痣》章節試讀:

第2章 歸人


太師府,挽青閣

「小姐,小姐。」丫鬟書香焦急的喚着,抬手去摸床上人兒的額頭,只感覺燙的嚇人,踉踉蹌蹌的往外跑,「找大夫,快去找大夫,小姐又發燒了。」

沈清莞只感覺身處煉獄,每一寸骨頭都在痛,胸口壓抑着,難以呼吸,掙扎着想要清醒,卻怎麼都睜不開眼睛,眼前浮光掠影的閃過前世今生,記憶紛雜,卻又抓不住絲毫,不知不覺間又失去了意識。隱約間有濕潤的液體流入口中,仿若甘露,幾次都是如此的半夢半醒,卻又無法真正清醒,好在那種壓抑的窒息感沒有再出現。

這日艷陽高照,挽青閣自從前幾日的手忙腳亂之後,逐漸又沉寂了下來。

沈清莞迷茫的想要睜開眼睛,又因為強光刺激而顫了顫睫毛。

「小姐,小姐?」書香以為自己出現了錯覺,輕聲喚了句。琴湘也趕忙上前,生怕錯過一絲一毫。

待適應了強光,沈清莞徹底睜開了雙眼,秀眉微蹙,只覺得這次的病來的莫名其妙,不似以前大病初癒的輕鬆,反而愈加覺得累。

藉著書香的力道緩緩坐起,「我這次睡了多久?」

書香低眉道,「約莫有五日了。」生怕眼底的淚光被眼前人看了去。

「這麼久嗎?」沈清莞抿了抿唇,垂眸自言自語道,須臾便恢復平靜。

「葯馬上就好了,大夫說小姐醒了也要繼續喝三日。」書香輕聲道,拉回了沈清莞的注意,「醒了就不必喝了,是葯三分毒,是吧,琴湘。」語氣格外認真和嚴肅,一旁的琴湘垂首低眉,心想,這是小姐與書香的戰場,自己還是不參與為妙。

「我去看看小廚房的葯還要多久。」說完也沒等沈清莞表示,便匆匆出了房門。

「小姐怎麼還不好啊,以前至多也就兩天。」畫芷守在煎藥的爐子旁。「做好份內事,不要多言。」琴湘進門便聽到她的自言自語,出言教導,「我也是擔心小姐啊,湘琴姐姐,明明小姐前幾天身子還見好轉,怎麼無緣無故又病了呢,雖然小姐身子本來就…」話音未落就被打斷了,「畫芷,小姐身子如何,不是你能編排的,被老爺聽到了你還想留在小姐身邊嗎?」琴湘蹙眉道,對於畫芷的話很是不喜。畫芷一個激靈,「琴湘姐姐,我只是擔心,沒有詛咒小姐的意思,琴湘姐姐求你不要告訴書香姐姐。」琴湘抽回被搖晃的手臂,板著臉道,「只這一次。」琴湘抿唇道,「小姐的葯怎麼樣了?」

「馬上就好,大夫說要熬久一點。」畫芷躲閃道,好似生怕琴湘覺得她對熬藥不上心。「熬好了就儘快送過去。」說完便離開了,走出去一段才意識到忘記把小姐醒了的事情告訴畫芷,轉念一想,待會送葯的時候也會知道,便不再折回。

畫芷撇撇嘴,她只不過實話實說而已,琴湘至於這麼大驚小怪嗎。思索間手中扇子的力道不斷加大,爐中的火焰也逐漸變得張牙舞爪。

「葯還沒好嗎?」書香看到走來的琴湘,詢問道。

「快好了,畫芷會送過來。」說著一邊望向依靠在床邊生無可戀的小姐,很顯然,葯肯定要喝。

一室靜默,沈清莞閉目養神,即使睡了五日,依舊覺得身心疲累,這身子骨,得過且過吧。

不一會兒,外廳傳來隱約的交談聲。

「怎麼是你送來的?」琴湘疑惑的問着棋苓,棋苓會武,一般都是保護挽青閣的安全,她們也不會給她安排其他的差使。

「畫芷說不舒服,便讓我送來了。」棋苓直言道,並不覺得有什麼。

「哦,小姐剛醒了,你也去看看吧。」琴湘若有所思的應着。

「嗯。」棋苓生硬的應着,但是走向裡間的腳步不知不覺間加快。步入內室,只瞧見肌白勝雪的人斜倚着,好似一眨眼便會消失。

「葯給我吧。」書香出言道,拉回了棋苓的神思,棋苓快步把葯送上。

「書小香,你家小姐才剛醒,你忍心讓我喝這麼苦的葯嗎?」眼見推脫不掉,沈清莞開始打同情牌。「良藥苦口利於病,我已讓人給小姐準備了蜜餞。」書香不為所動,從小到大這種情況早已數不勝數。棋苓在一旁忍俊不禁,這才真真切切感覺到自家小姐真的醒來了,無論在外面多麼清冷,喝葯時總是這般耍無賴。

「小姐不能這般任性的,為著老爺你也該愛惜身體。」書香語重心長的勸着,即使同樣的話說過很多遍,依舊不厭其煩的重複。「書香小小年紀,如今怎麼越發嘮叨了。」沈清莞無奈,這麼個身子,那又苦又難聞的中藥,喝了也如同雞肋,自己都看開了,也就書香她們這些傻丫頭,會相信幾副葯就能續命。

接過面前的葯碗,閉眼屏息,葯汁入口,苦澀蔓延。放下藥碗,書香趕緊遞上準備好的蜜餞,甜味在口中擴散,沈清莞才覺得自己活了過來。中藥是世界上最難喝的東西,沒有之一。

「這裡沒事了,你們也去休息吧。」沈清莞吩咐道,依舊不習慣這麼多人盯着自己休息,「畫芷若實在不舒服,就出府給她抓些葯,你們也別累壞了身子。」三人知道她的習慣,聞言便輕手輕腳的退下了。

院子里,「我去看看畫芷。」琴湘出聲道,剛剛還活蹦亂跳的人,怎會虛弱的連一碗葯都送不過來。

「我要時時看顧小姐,院子里的事你多操些心。」書香道,她要守着小姐,院子里的人大多由琴湘安排。

閨閣內,沈清莞閉着眼睛,人卻是清醒的,過往的十四年生活在腦海中浮光掠影。說來荒誕,沈清莞帶着21世紀的記憶穿越了,準確的說可能是過奈何橋的時候沒喝孟婆湯,帶着前世的記憶投胎了。她前世是西醫界的大佬,歷經世間百態,雖是孤獨終老,卻也壽終正寢,沒有所謂的遺憾。剛開始知道自己沒幾年能活,其實是慶幸的,這大概就是「活膩了」,用十幾年體驗體驗古色古香的悠哉生活,豈不快哉。

雖然已經躺了五天,到底是身子骨不好,加上藥湯的作用,沈清莞不知不覺便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