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界學院:從崩壞開始搶學員
萬界學院:從崩壞開始搶學員 連載中

萬界學院:從崩壞開始搶學員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小埋不是倉鼠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小埋不是倉鼠 西北風

【甜文!無厘頭文!不刀人!搞笑和日常互動居多】琪亞娜捏肩,屑狐狸捶腿,我們的目的是!搞事!搞事!搞事!只要有瓜的地方我們就去哪裡! 北風:「可莉可莉!收到請回答!」 可莉:「可莉收到!可莉收到!」 北風:「出動蹦蹦核彈!」展開

《萬界學院:從崩壞開始搶學員》章節試讀:

第5章 這是什麼自殺式的發言?


「快溜快溜!」

兩個小糰子抱頭鼠竄的,這要是逮到可是要吃花生米的。

「頭套頭套,快戴上。」

場面一度變得怪異,先是黑糰子背着白糰子跑,然後是白糰子扛着黑糰子跑。

就這樣,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消失在了搜捕隊的視線......

「什麼叫玩不起啊,這就叫玩不起啊。」

北風回頭豎起友好的中指,表示對兩國友好做出了讚揚。

轟!!!

天上的木屑和泥土四處飛舞,甚至還能看到幾個人在天上飛。

想必他們就是扶桑的超人吧......就是為啥都是缺胳膊斷腿的,難不成扶桑的超人都是身殘志堅的?

唉,高危職業啊,這年頭干哪一行都不容易,就好比作者,因為有人養書,前50章讀完率不夠,又哭又鬧的,太可憐了,最後無奈棄書......

重點還要提防家庭地址暴露,容易被讀者寄刀片,書友還是一群長得又帥說話又好聽的男同。

......

「爽不爽!」

「爽!」

北風抱起琪亞娜,狠狠的吧唧了一口:「下次這麼好玩的事情還叫你!」

「!!!」

「唉呀!院長討厭啦!」琪亞娜捂着臉跑開了。

「等等我啊!」

......

「我的神廁呢?!那麼大個神廁呢?!八嘎!!!我養你們這群廢物是幹什麼吃的!!!全部給我切腹自盡!」

扶桑檢察官面目猙獰的看着神廁內一片廢墟,內心多少有些崩潰,神廁在眼皮子底下被人給炸了,而且炸的人是誰都不知道!這讓我扶桑男兒去哪上廁所啊!

「查!一定要查出是誰幹的!!!」

「嗨害嗨!」

「嗨害嗨!」

「嗨害嗨!」

......

「總算到家了......」

琪亞娜累的直接趴在了地上,這次回來,有南枝幫忙計算路線和帶路,有驚無險的躲過了所有攝像頭和追擊。

還有翻越圍牆之類的,要不是北風練過兩手,三米多的圍牆還真不一定過得來。

「想吃啥,我去煮。」

北風從冰箱里拎出了一袋雞塊:「這個要不要?」

「要!」

琪亞娜雙手抱拳,放在下巴前,歪了下頭,擺了副可憐巴巴的表情,活脫脫一個小可憐。

「好了好了,不用裝了,那今晚就吃雞塊,還有炸薯條,配壽司怎樣。」

北風又從冰箱里拿出了馬鈴薯還有一大盆剩飯:「這些剩飯應該夠捏飯糰了。」

「怎麼會有那麼多剩飯啊?」琪亞娜腦門上蹦出了個問號。

「你一頓飯吃一斤大米,再少一點我都不敢說這是剩飯,我只能當這是從你牙縫裡露出來的。」

北風就無語了,為啥剩這麼多你心裏沒數嗎,誰家正常姑娘一頓飯一斤大米的,換正常人家還真養不起你。

大家可能沒啥概念,一斤米煮完差不多夠五到八個人吃。

重點!她吃不胖!這是一個靠體型噎死魔神的麒麟羨慕不來的體質,身份證咱就不報了,報出來傷感情。

「而且我上個廁所,讓你下一斤米,你下了兩斤半,還好搬過來的時候有先見之明,我買了煮食堂大鍋米飯的鍋,不然電飯煲都溢出來了。」

「我那不是怕你不夠吃嘛......」

琪亞娜有些小委屈。

「等等,我是不會不夠吃的。」

北風捂住臉苦笑。

「那我要幫忙!」

琪亞娜站起身,堅定的看着北風。

「那你就幫忙包一下飯糰吧,反正沒有什麼技術含量。」北風無奈的點點頭,捏飯糰總不能把人毒死吧。

五分鐘後......

「北風你看,我捏了一個小貓貓。」

琪亞娜伸出手,給北風看了一下自己的作品,一隻栩栩如生的小豬出現在北風面前。

「噗哈哈哈哈哈!!!」

「不許笑不許笑!我打死你個壞人!」

「要我說,人不能,至少不應該,噗哈哈哈哈哈!!!」

北風強行按耐住笑意,抓了一把米飯:「看我的,讓你知道,什麼叫貓!」

十五分鐘後......

「這是啥......」

琪亞娜長大了嘴,看着面前栩栩如生的米飯人。

「帕朵菲莉絲,雲貓。」

「我敲!!!北風你是怪物吧!」

「唔,你要是覺得她可愛,我到時候把她抓過來給你當寵物。」北風擦了擦汗。

琪亞娜愣了一下,不再說話,臉微微紅了,嘴角微微揚起。

「請收起你那蠟筆小新式的微笑,不然我還真以為我把你感動到了。」

看到琪亞娜這個表情,北風就知道,琪亞娜姛病又犯了。

「唉呀,話多!北風你討厭啦!」

......

「來,嘗嘗。」

北風膽顫心驚的拿起飯糰,閉上眼睛,咬了一口。

「嗯?不難吃啊。」

北風睜開眼,嚼了兩口,也是,又不是下鍋,只是捏飯糰而已,問題不大,琪亞娜也有給芽衣打過下手。

「怎樣,我手藝不錯叭~」

琪亞娜啃了口飯糰,夾起桌上的雞塊往嘴裏送。

「那個討厭的東西又出現了。」琪亞娜看向窗外。

北風也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微微皺了下眉頭,依稀記得這附近還住着個挺可愛的女孩子,井上織姬。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個虛的氣息,就是井上織姬的哥哥了。

「要去嗎?」

琪亞娜指了指虛的方向。

「不去了,不合適。」

北風夾了塊雞塊放到了琪亞娜的碗里:「虛就是空虛的靈魂,它們胸口的大洞,就是它們填不滿的**。」

「也有一些個別的情況,被虛給吞噬的靈魂,靈魂的殘軀也會變成虛。」

「那個虛呢,就是一護同學的哥哥。」

「變成了大怪物?」琪亞娜有些小小的吃驚。

「我們殺死的虛是直接魂飛魄散的,既然不能殺,那我們還去幹嘛,現在還有什麼事會比吃飯更重要。」

轟!!!

北風臉色僵硬的扭過頭,一護正和虛纏鬥着......

「抱歉抱歉!我這就把他弄走!」

一護見是熟人,尷尬的笑了笑,別人的話還能裝作沒事,但面前這兩位是看得到他的啊,北風的戰鬥力他是不知道,但就那個白毛女孩的戰鬥力,就現在的一護而言,三個捆在一起都打不過琪亞娜。

「一護,到時候維修費用,會寄到黑崎家的診所哈!」北風吸了吸筷子,轉頭繼續吃飯。

「不是,這樣子晚上還怎麼住人啊。」

琪亞娜看了看大洞:「這種木結構搭架的房子,也太不結實了吧。」

「但維修費便宜啊,而且維修還快,地震結束後,基本上收拾收拾,替換掉幾根斷掉的木結構,房子就可以繼續住人了。」

「再給你解釋一下為什麼有錢人住公寓,在扶桑這裡:市中心高級別墅>市中心高級公寓>市內一戶建>市內普通公寓/郊區高級公寓>郊區一戶建>廉價公寓。」

「在地震以後,公寓的維護費用就是一筆很大的開支,其他的就暫時不用說了,再說了,你想想,每年颱風天,颱風都在扶桑境內七進七出以後才到我大秦境內,一戶建或者別墅的屋頂要是沒修好,屋頂都給你掀飛了,這種混凝土搭建的公寓就不會啊。」

北風頓時笑得像個滑稽一般。

「說了等於沒說,聽不懂......」

北風顯然是高估了琪亞娜的智商......

「沒聽懂沒事,乖,咱吃飯先,明天把這個大洞的賬單寄到黑崎家的醫院就行了。」

......

「北風!他罵我!」

琪亞娜扔掉遊戲機,滿臉氣憤,不就是菜了點嘛,你憑什麼罵我,對面殺的我,你去罵對面啊。

「幫我罵他!」

「罵人不太好吧......」北風猶豫了一下。

「美服的。」

「來,我整兩句。」

北風接過琪亞娜的遊戲機,打開麥。

「等等,別給國家抹黑吧......打字就行了......」琪亞娜拉了拉北風的手。

「怕什麼。」北風打開了麥,直接破口大罵:「八嘎牙路!!!」

這一聲「八嘎牙路」,直接將方圓兩三百米的鄰居全部吵醒了,外面開始響起罵人的髒話。

北風拿起耳塞堵住了自己和琪亞娜的耳朵,將遊戲機伸到了窗外。

罵吧,大聲點,讓你跟方圓幾百米的鬼......鬼祟祟的扶桑選手跟你吵。

外面的罵聲整整持續了5分鐘,把遊戲那邊的美服選手罵的都麻了,氣的退出了遊戲。

「學到沒,不過話說回來,一護那邊應該已經解決了吧。」

北風瞅了瞅窗外,露琪亞已經在幫井上織姬做記憶消除工作了。

「那今天晚上就這樣破着個大洞睡嗎,會不會有人來偷東西啊。」

琪亞娜歪了下頭,看了看被一護撞開的大洞。

「笑話,讓他們偷,除了廚房裡那60斤大米,你一個多月的口糧,我們這能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可偷。」

北風不屑的笑了笑,嘴角揚起,只要我們夠窮,小偷來了都得可憐我們,留下200塊給我們當生活費。

「嗯?」

北風注意了一下隔壁在陽台抽煙的黃毛小子,殺意一閃而過,連忙趁他不注意拉着琪亞娜回到了屋內,臭小子,染什麼顏色的頭髮不好,現在你已經上了我的必殺名單了。

(ps:這一段信息量巨大,懂的人都懂,不懂的小朋友不要問。)

「南枝,把隔壁的那人鎖定了,過了十二點激活【朝聞道,夕死可矣】。」

「好嘞!」

......

「一心先生,這個是我們家的維修清單,你報銷一下,上面是一護撞壞我們家牆壁的維修費用。」

北風拉着琪亞娜走進了黑崎家的診所,琪亞娜的顏值也小小的震撼了一把在診所幫忙的黑崎夏梨和黑崎遊子。

「一個帥帥的哥哥和一個好漂亮的姐姐。」黑崎遊子湊到了黑崎夏梨的身邊,盯着琪亞娜的臉,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錯過了每一幀。

「哦,嗯......」

「夏梨你好冷漠啊......」黑崎遊子有些挫敗。

「呦,一護那臭小子又幹了什麼壞事???」

黑崎一心有些詫異,拿起桌上的清單:「把你家二樓的牆壁給撞壞了???」

「吶吶,你兒子從事什麼行動你應該是知道的,咱也都不是啥普通人,是吧,不用藏着掖着,你這樣讓我挺困擾的。」北風撓了撓頭。

「......」

黑崎一心沒有多言,抬頭看向北風,正想詢問些什麼,北風直接給他打斷了。

「你放心吧,我們沒有惡意,只是單純來要一下維修費用的,畢竟你也知道的,咱新婚夫妻的,錢基本都用在蜜月和購置新房上面了。」

北風微微笑了笑,太棒了,又可以賺一筆,其實根本不用什麼維修費,那個住宅是南枝提供的,南枝可以直接修復的,之所以留那麼個大洞,就是為了白天找人來估算一下維修費用。

畢竟南枝只給了北風六萬的扶桑幣,差不多就大秦的三千塊錢左右。

北風無奈的嘆了口氣,看來得想想辦法賺錢了。

「吶,我明白了。」

黑崎一心點了點頭,握緊拳頭流出了眼淚,表現的略微浮誇:「既然是我那不成器的兒子乾的,作為一個老父親,我也是感到了深深的歉意,為了表現我們的誠意,晚上就在我這吃個飯吧,我讓我兒子給你們道個歉。」

北風震驚了,這是什麼自殺式的發言???

看到琪亞娜的眼睛一亮,黑崎一心的心中多少有點打鼓。

「既然如此,就麻煩你多煮點了。」

「吶吶吶,不客氣,還要感謝你們對我兒子的照顧呢!」

黑崎一心摸了摸後腦勺,大大咧咧的笑了起來,北風有些詫異,看來一護那天晚上覺醒死神力量的時候,黑崎一心是在場的。

「太客氣了,舉手之勞罷了。」

旁邊旁聽的黑崎夏梨和黑崎遊子則是一頭霧水,這都什麼跟什麼啊,大人說話總是這麼奇奇怪怪的。

......

「走,買菜去。」

北風拉着琪亞娜的手急匆匆的跑向了菜市場,不帶點菜過去,黑崎家的冰箱估計還不夠琪亞娜三分飽。

「誒誒誒,慢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