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夏日雨悸
夏日雨悸 連載中

夏日雨悸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邇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阮然 陳以澤

[面乖軟甜實則性子死倔的拽姐×面如春風實則更彆扭的執拗少年] 十七歲的阮然驚鴻一眼見過一個少年
少年眉眼極黑,傲岸俊挺,待人皆有笑意
國旗下的講話後他收割不少「顏粉」

在青春期情感萌芽的時代,大膽積極的少女前赴後繼地向他傳遞不少情書,就連阮然都沒意外成俗

畢業典禮前,阮然叫住他:「陳以澤,畢業典禮結束我們就在這碰面,我有事要給你說

醞釀許久的喜歡終於要表達在陽光之下時,她才知道他簽了經紀公司
畢業典禮後
他嘴角帶笑,眼眸微垂,手攥成拳,壓住情緒道:「什麼事?」
阮然把信封藏在手後,搓成團,擺手故作無事,「散夥飯,就吃鐵鍋燉大鵝吧!」
-
她再次見他,是在他的演唱會上
露天體育館內,他粉絲叫喊聲令人震耳欲聾
普通的她掩在人群中看舞台上的他閃閃發光
演唱會結束,阮然擦擦淚,正要把稀碎的青春扔進垃圾桶,就被人提溜住衣領扔進車裡
男人把她抵在車壁,嗓音微啞:「夫人,今個兒戲有些過了

注意:
[平淡校園文,慢熱,微群像
]
[男主不是愛豆,沒有對不起喜歡他的人
]
[校園文,不搞娛樂圈
後期可能會寫一點兒都市,但也不會多
]展開

《夏日雨悸》章節試讀:

第5章 雲城很有趣


陳以澤以前的學校沒有晚自習,一時在一中沒太適應。

下午的課上完,他聽說第四節是自習,就先把老師預留的作業寫完,鈴聲一響,別人蹭蹭往食堂跑。

他已收拾好書包,準備回家。

阮然先看出了他的不對勁,問他:「你幹什麼去?」

「回家。」他說。

阮然探了眼走廊擠滿人的身影,又瞧了下后座的陳以澤,「你請假了?」

陳以澤蹙眉,「回家需要請假嗎?」

「當然,」她點頭,「又沒放學。」

他陳述:「放學了。」

阮然有點明白了,「下午放學了,但還有晚自習,八點半放學。」

「那你們怎麼回去?」他問。

他見過她的,在公交車上。

她說:「公交最後一班車是九點,趕得上。」

陳以澤看了時間安排,但他以前沒上過晚自習,所以沒把下面自習一欄當回事。

他把書包里的東西拿了出來,又從小側方書包袋裡堂而皇之地拿出手機。

撥通一個號,「我晚上八點半放學,飯菜放冰箱就好。」

對面不知說了什麼,他道:「不用麻煩了,我自己回去熱熱就好。」

掛了電話,他收到三雙烏黑的眼睛盯住他。

阮然先說:「趕緊收起來,這會兒沒老師。」

白楊手直接搭在他肩上:「哥們,你挺勇啊!」手機如此光明正大。

陳以澤長睫下蓋,他差不多明白了他們的意思,笑笑:「一中,還真有趣。」

難怪白楊玩手機像做賊。

他們還真沒經歷過沒晚自習的學校,羨慕極了。

阮然眼睛水靈靈的:「你以前在哪兒?」

「不是S省,只是借讀。」陳以澤把包放進桌洞道。

白楊遺憾的把手枕在腦後,長腿前伸,語氣冒酸泡:「哥們,你想不開啊!」

陳以澤不覺得有什麼:「還行吧,一中也很好。」

阮然身子朝後聊天,右腿與林子茉凳子靠的近。白楊腿伸的太過可前,42碼大腳就踢在了她小腿上。

她睨他一眼,白楊立馬收腳,樂呵呵道歉:「對不起,沒下一次。」

他眼睛狀做不經意瞥過她的指尖,友情提醒:「大小姐,指甲該剪剪了,要不然回頭哪天劈了,受傷的還是你。」

「哼,」林子茉鄙視道,「你是怕那張臉沒地兒去勾搭小姑娘了吧。」

話說,他從一年級和阮然打架開始,就沒從她身上討到什麼好處。他當時腦門子被這狠心丫頭下傻勁給挖一道血痕,就那一道痕迹,至今都在頭髮下。

也不知道狠心丫頭從哪知道的,他這人要臉。就單門留着長指甲蓋往他臉上施展。

身為大男生也不能真的對小姑娘下狠手,打架時,他還得防着這狠心丫頭對他下狠手。從小到大,里里外外這麼多次戰役,他還真沒在她手裡討過好處!

自初中以來,又加入林子茉這個在旁給她加油助威的虎丫頭,他所剩無幾的勝率又被下壓一些。

不用仔細回顧,就他媽的憋屈至極!

陳以澤沒錯過白楊臉上精彩繽紛的面色,他撩眼看向安靜的小姑娘,心底的笑意逐漸增多。

林子茉沒壓住蠢蠢欲動的爪子,輕輕捏了捏阮然的臉。

啊,真軟~

阮然面無表情地轉向她,她訕訕收起爪子,只不過阮然臉上那一點被她捏出的紅印子一時間下不去。

阮然有點討厭嬰兒肥,這樣出去沒氣勢。

大人一見就誇她文靜乖巧,可她想來點青春期叛逆。除了李女士相信,阮先生都覺得她偶爾的小脾氣是被李女士管教嚴格逼出來的。

最主要的是,白楊這一年猛躥個,開始不把她放眼裡。

白楊接收到她的凝視,看回去:「軟包啊,不要迷戀哥,哥只是傳說!」

阮然嘴角一抽,傻叉。

陳以澤環視一圈教室,適時出聲:「你們不去吃飯?」

阮然仰看他眼,轉身拉開書包鏈,掏出一小堆小麵包。林子茉拿出三盒酸奶。白楊東西最多,小豆腐乾,小辣條,小肉乾……應有盡有。

嘩啦啦堆滿陳以澤和白楊他倆的課桌。

林子茉手中三瓶酸奶,一時不知怎麼分,她捨棄掉自己的準備給他們,阮然在她前頭道:「正好我不喝,我想吃——」她手比嘴還快,上去就撕開一包小辣條,「小零食。」

陳以澤把書往旁邊推,白楊不少書都扔進桌洞,課桌側貼了粘鉤,書包就掛在粘鉤上,省了不少空間。

很多學生都以此節省課桌利用空間,阮然和林子茉也不例外。

陳以澤與他們沒客氣,這種混在一塊,他從前沒試過,還不賴。

他眉眼清淺,笑說:「今天是我吃了你們的,明天我請你們。」

白楊這人有話就說話:「早上我聽你演講,還以為你個那什麼可不可以一樣,假清高,搞傳銷。」

陳以澤挑眉:「現在呢?」

還沒等白楊回,他口中的假清高就走到阮然位子側邊,朝他看:「繼續說。」

白楊一口吞下肉乾,嘴裏咀嚼着,拽得不行:「你讓我說我就說,你誰啊!」

阮然白他眼,站起身,把手中的豆乾借花獻佛:「別理他。」

趙可一一笑唇角旁漾起一個梨渦:「某人嫉妒,畢竟我這麼優秀。」

他接過阮然的豆乾,她接過趙可一的筆記本,以及附贈的包子。

趙可一沒多留,就走了。

阮然解開塑料袋,三個圓滾滾白胖胖的包子就出現在眼前。

人趙可一挺細心,三人都有份。

他知道,他們三個關係好,阮然不會吃獨食。

白楊傲,抬着下巴:「爺才不吃可不可以帶來的東西。」

阮然一句勸都沒,白楊不吃,他們仨好分。

陳以澤看看手裡的圓墩墩的小胖子,心想,他第一天上學,不光喝人家的,吃也不落。

他把包子一分為二,又遞給白楊。

阮然瞧見,「不用給他,他不吃。」

白楊一聽,那還得了:「誰說的!趙可一的東西,我給他吃凈!」

一邊吃一邊唾棄阮然與趙可一:「說對人家沒意思,反手就吃人包子,還有無敵小氣的他竟然借你筆記本!」

仰屋頂長嘆:「唉!又是一個見色眼開的東西!」

晚自習放學,本來積極的陳以澤突然慢下來。

阮然斜背上包,看他說:「你不急?車可沒幾輛。」

陳以澤:「我現在住對面。」

阮然清亮的眸子,有一瞬的迷霧。她上次遇見的公交車少年不是他?

可,明明好像。

他眉眼掛笑,說:「現在,住對面。」

白楊斜靠在門框,回首,喊:「走了!」

林子茉也在外面伸頭:「軟寶,快點!」

「明天見。」陳以澤說。

「嗯,明天見。」她回。

九點半的夜已經黑透,零零星星的暈黃燈光落了一地面。

月色如水,可九月一日的天,着實不算涼。

-

次日下午,第四節自習課。

陳以澤看了眼手機,就往外走。

阮然多嘴問了一句「他幹嘛去了」。

就被白楊一頓笑。

然後白楊被林子茉一頓錘。

大概青春的顏色,就如此般。有笑有鬧。

十分鐘左右,陳以澤提一個保溫箱進來。

白楊探頭,「新同桌,你這是?」

他神秘的丟出倆字:「秘密。」

離下學還有兩分鐘,阮然就合上習題,拿好飯卡,準備去食堂。

陳以澤看見她的動作,用筆頭戳下她的背。

她後望。

他身子靠前,壓低聲:「昨天說了,今天我請你們吃飯。」

她欲拒絕,又點頭應下。

待到放學,白楊才看清陳以澤保溫箱里的東西。

「天,你這是——」

就一點小零食,這人還人情也忒大了。

陳以澤:「收拾收拾書本。」

白楊忙不迭的高高疊成塊,壘起來。

然後接過他手中的食物,擺放在課桌上。

有蒸餃,小籠包,蔥油餅,香煎豆腐,涼拌腐竹,紅燒排骨,百合炒蝦仁以及四份疙瘩湯。

滿滿當當的食盒,擺了一小桌。

雖然瞧着不少,但是菜的份額沒有那麼多。按他們四人食用的份量差不多,不至於浪費。

阮然吃驚:「你不用這麼客氣。」

陳以澤淡聲回:「沒客氣,送的家常飯而已。」他遞給他們筷子,「你們不嫌棄就好。」

白楊眯眼,他現在看他這同桌,猶如瞧見一尊金光閃閃的大佛,充滿金錢的芬芳。

陳以澤拆開筷子,「開吃吧。」

他含笑望她。

阮然早就餓了,她也沒再客氣。

沒去食堂的一小部分同學有不少遠觀而望。

有同學路過八班駐足,「白楊,你今天伙食不錯啊!」

白楊轉頭:「羨慕了?」他揚眉,「那就羨慕唄!」

就這一群二百五,他都不想理。

那人自討沒趣,罵罵咧咧走了。

同學陸陸續續從食堂回來,班長打水路過他們這,調侃道:「今天中**了?」

陳以澤端起放小籠包的飯盒,「來一個。」

班長笑看他一眼,最後拿了一個,嘗了口誇讚道:「這從哪定的,下次我也要一份。」

陳以澤點頭說「好」。

吃完,白楊三人就想着幫人去把碗刷了,被陳以澤阻止,「不用,我帶回家就行,家裡有洗碗機,用不到人。」

白楊心裏凌亂,他這新同桌,是大戶啊!

放學,陳以澤與他們說說笑笑出了校門。

他們去公交站牌等車,他站在原地沒動。

來回車流燈光,稀稀閃眼,他長睫往下掩住思緒。

白熾燈下的小攤,冒着煙火,疊疊層層的學生圍了一堆。

他緊緊背包袢,長腿往家邁。

鑰匙進鎖扣,啪嗒,門開。

房子黑漆漆的,靜悄悄。

他打開門口的燈,進廚房,把飯盒把他們放進洗碗機。

他洗漱完,坐在書桌前,藉著泛黃的桌燈,掀開日記。

2014年9月2日

……

我愈發肯定,回雲城,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