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王爺快跑,王妃路子有點野
王爺快跑,王妃路子有點野 連載中

王爺快跑,王妃路子有點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貓的老鼠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莫厲軒 謝安安

謝安安穿越了,原以為這是最悲哀的,沒想到還有更悲哀的,她要嫁人了,還是個名聲不好的王爺
謝安安表示,嫁!大不了去做個擺設王妃,可說好的不喜女色呢? 某王:「本王知道安安覬覦本王已久」 謝安安內心OS:我怎麼不知道? 某王:「既如此,本王就成全你」 謝安安:「滾犢子吧!」 某王:「......」我不是都成全她了,還有什麼不滿?展開

《王爺快跑,王妃路子有點野》章節試讀:

第3章 來自新婚相公的訓話


那帶頭男子沖謝安安抬手一禮「王妃見諒,小的是這王府的管事王恆,王爺讓奴才接王妃去您的住處。」

「我的住處?」

謝安安覺得好笑,她是王府的王妃,按理這就是她的住處,看這架勢,這是要送她進『冷宮』嘛?

「王妃放心,您院子里的東西都收拾好了,進去就可以住,絕不讓您為難」王恆猜到這位王妃怕是想歪了,連忙解釋道。

畢竟是王爺吩咐的,讓王妃今夜就搬去玉竹院,該給的都給,以禮相待,如果敢鬧,就讓婆子捆了扔過去,所以只要她不鬧,該有的禮數他還是要有的。

謝安安見話都說到這份上了,管事該有的禮數也都有,並沒有為難自己,也就不再說什麼了,主動起身朝門外走去。

初一見小姐什麼都沒說就走了,自己也不好多嘴,連忙跟上。

謝安安瞥見王恆愣在原地,開口說道「愣着幹嘛?前面帶路。」

王恆聽這話立刻上前帶路,原本以為這位王妃鐵定要鬧上一鬧,他人都帶來了,畢竟新婚之夜被相公趕出來,一般女子早就撒潑了,便是大家閨秀也得哭上一哭,何況是謝文斌的閨女,沒想到這個王妃倒是厲害,能屈能伸,是個人物!

得虧謝安安不知道他心裏面的想法,否則非噴他一臉。

你以為你家王爺屬銀子,人見人愛!

都這樣對我了,我要是還死乞白賴,除非犯賤,更何況我一大好青年,非得看上這麼個不解風情的。

「王妃,就是這兒了!」王恆將謝安安帶到玉竹院外就停下了。

謝安安抬頭看着牌匾上的字,詢問道「玉竹院!名字倒是還行,裏面竹子很多嘛?」

「不多!」

豈止不多,簡直可以用沒有來形容,王爺當初取這麼個名就是因為裏面裏面沒竹子,王恆獨自在心中誹謗。

「王妃若是喜歡,可以着人栽些!」王恆以為謝安安喜歡竹子。

「不用!不用!」謝安安連連擺手。

她雖然覺得竹子這東西雅緻,但一點都不喜歡栽在家裡,秋天葉子掉的多也就算了,到了夏天,蛇還喜歡在下面乘涼,她可不想到時候坐在下面乘涼,突然掉下一條蛇。

那感覺,想想都起雞皮疙瘩!

「王妃早些歇息,明日奴才會派些丫頭婆子過來供王妃使喚,若還缺些什麼明日一併告訴奴才。」

謝安安點頭應道「好,那就麻煩王管事了!」

謝安安見王恆行禮告辭,便帶着初一提步進了玉竹院。

從踏進院子那一刻就有一股濃濃的桂花香撲面而來,仔細瞧着,這院子不似平常權貴的院子華麗,栽種的都是些平常可見的花樹,院子整體還挺大,不過有些空曠,想必從蓋好就一直擱淺着,若不是她嫁進來,也不會有人居住。

不過沒關係,以後她再栽些喜歡的樹木花朵,養些小動物,看着也就不冷清了。

簡單的看了下居住環境,便吩咐初一去打水洗漱休息了,實在是折騰了一天,累壞了!

一夜好夢,醒來時已經是巳時了。

初一聽見裡屋傳出聲響,立馬推門進去 「小姐,你醒了,奴婢伺候你洗漱。」

「不用,我自己來,你去找王管事,讓他帶你去廚房取點吃的」謝安安擺了擺手。

「吃的剛剛已經有婆子送來了,奴婢看了下,都是些清淡的小菜,早上吃正好。」

「嗯,快幫我梳個簡單的髮髻,我都快餓死了。」

初一見她一副餓壞了的樣子不由好笑「小姐以前餓了也不說,都是奴婢猜的,現在倒是知道告訴奴婢了。」

「以前是我怕別人笑話我,不好意思說」畢竟我不是以前的我了。

原主那麼軟弱可欺的一個人,她怕自己說錯什麼話,會被她那個庶妹笑話,一般都是裝啞巴。

倒是累了初一這小丫頭,成天擔不完的心。

初一替她整理好裝發,兩人便出去吃飯去了。

確實都是些清淡小菜,可也看得出來是用心準備了的,並不是敷衍了事。

正院大堂內,莫歷軒也正在用膳。

「主子,今天按禮應該帶這位王妃進宮拜見,不去宮裡那位怕是會不滿」蘇城有些擔心的說道。

莫歷軒嗤笑一聲「他不滿本王也不是一兩天,本王軍中忙的很,沒時間陪他周旋。」

「主子說的是。」

「玉竹院的昨晚沒鬧吧!」莫歷軒突然問了一句。

蘇城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說的是那位新王妃「王恆說這位什麼都沒說,安安靜靜的住了進去,早上送飯的婆子去時還沒起 ,是丫鬟接的,也沒說些什麼。」

「她倒是比她那個爹聰明。」

能不聰明嘛!您的惡名,她敢嫁過來已經很不錯了,蘇誠在心中小聲嗶嗶。

莫歷軒不等蘇城開口,接著說「讓人傳話,讓謝安安吃完飯過來,本王有事交代。」

「是!」

……

「不知道王爺找我有何吩咐」謝安安跟在王恆身後,開口詢問。

「這個奴才就不知了!」

估計知道也不會說吧!謝安安在心中想着。

不大會兒,前院就到了,王恆示意她在此等候,他進去回稟。

王恆彎腰行禮,恭敬說道「王爺,王妃來了,正在外面侯着。」

「讓她進來。」

王恆退出房內向謝安安回話「王妃,請。」

謝安安進屋就見莫歷軒正側身擦拭手中的長劍,墨發如瀑,一襲雪白的直襟長袍,腰束月白竹葉紋的寬腰帶,其上掛了一塊玉質極佳的雕龍墨玉,敢用龍,除了天子怕也只有宸王了。

只可惜戴着面具,不知道長什麼樣,不過都說他容貌醜陋,想來應該有人見過。

「再看,本王便挖了你的雙眼。」

莫厲軒的話讓她打了個冷顫,果然脾氣不好,動不動就挖人眼。

「王爺」謝安安屈膝行了一禮。

莫歷軒轉身打量謝安安,一襲青衣,肌白如雪,眉若輕煙,清新淡雅,杏眸流光,很是引人,挺翹的鼻下是粉色櫻唇,帶了幾分性感,這張容顏算不上傾城傾國,卻很是耐看。

「王妃昨晚睡得可好?」

謝安安聽見這話不由挑了挑眉,咋滴,你以為沒你我還睡不着了,美得你!

只不過這話謝安安也只敢在心中想想,說出來的就是另一番了「挺好的!」

莫歷軒收好長劍「那就好,既然你嫁了過來,便是我宸王府的人,凡事都要依我宸王府的規矩,安安分分的待着,該給你的,本王不會少你,若是敢起不該有的心思,本王不怕再添一個克妻的名聲。」

聽着莫歷軒這又打巴掌又給棗的話語,謝安安心中很是無奈,這不就是旁敲側擊的告訴自己,別打他的主意嘛!你放心,天下男人死絕了,我也看不上你。

「是!」

莫歷軒見她很上道,心中有了幾分滿意,畢竟王妃遲早都要娶的,與其娶些痴心妄想的,不如找個聽話的。

然而,莫歷軒見識這位王妃的闖禍能力後就不這麼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