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罪惡剋星,被冰山女神曝光
我,罪惡剋星,被冰山女神曝光 連載中

我,罪惡剋星,被冰山女神曝光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愛吃腌鹹蛋黃的溫成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曦月 譚正 都市小說

剛剛參加工作的譚正, 覺醒了罪惡剋星系統
剷除罪惡,就能獲得獎勵
「我腿斷了,沒個百八十萬別想走!」 「來,給你看個大寶貝
」 譚正拿出系統的驚悚幻象
「沃日,有蟒蛇呀,快跑!」 「咦!你腿咋能走了呢?跟我回所里一趟吧!」 …… 「阿瑟,沒有證據可不能亂說,小心我告你誹謗!」 「哦,那你看看這是什麼?」 譚正早就通過物證搜索器,成功找到了作案工具
「納尼?我丟到了幾十公里以外的江底,你是怎麼找到的?」 對方如同被雷劈了一般,呆在了原地
…… 譚正身穿制服,一身正氣,在城市大街小巷中,剷除罪惡,彰顯正義之光
若干年後…… 譚正坐在辦公室,無所事事,悠悠道:「過了過了,好好工作怎麼還把自己弄失業了呢?」展開

《我,罪惡剋星,被冰山女神曝光》章節試讀:

第8章 又是一巴掌,只不過換人了


視頻繼續播放,上菜時女孩過來點火,女孩離開之後,禿頂男子假裝發現了衣服的破洞。

濃妝女子發現自己心愛的衣服損壞之後,頓時雷霆大怒,當場發飆,很快現場一片混亂。

這才有了後面的報警。

真相大白!

不是女服務生弄壞的,而是禿頂男子!

濃妝女子一臉的不可置信,張大嘴巴看着禿頂男子。

禿頂男子臉色極為難看,一臉的尷尬。

「寶……寶貝兒,我不是故意的,我不小心弄壞的。」

禿頂男子連忙解釋道。

「張大利!你個混蛋!」

濃妝女子歇斯底里地喊道。

「這是我最好的衣服,也是我最喜歡的衣服,你竟然給我弄壞了,你混蛋!」

濃妝女子揮起手中的拳頭,使勁敲打着張大利。

濃妝女子看起來用了幾分力氣,張大利有些吃不消,連連後退,用手抵擋起來。

「好了,寶貝,衣服壞了,我再給你買一件就是了,你忘了么這件衣服就是我給你買的!」

張大利連忙說道。

「你說真的,給我再買一件更好的,這件衣服破了一個洞,太丑了,我不想穿他了。」

聽到張大利說給他重新買一件,濃妝女子立馬停下了手,一臉期待地望着他。

濃妝女子發脾氣,就是希望張大利再給她買一件新的。

雖然濃妝女子跟着張大利很久了,張大利也老是說要給她買衣服,但是總是動動嘴皮子,沒有什麼行動。

這件名牌衣服,也是她磨了好久才給她買的。

「當然是真的了,我張大利生意遍布全國,資產上億,區區一件衣服算的了什麼!」

張大利裝模作樣地說道。

「我就知道,親愛的你最好了!」

濃妝女子一副嬌羞的模樣。

譚正看到這幅表情,心中覺得有些噁心。

「要不我們就先走吧,我等會兒還有個重要的商業會議要開,開完會我就帶你去買新衣服。」

張大利催促道。

「好的,親愛的!」

濃妝女子十分配合,溫柔地說道。

「站住!」

兩人正想要走,譚正攔在兩人面前,悠悠地說道。

「衣服的事情搞清楚了,現在該處理你打人的事情了!」

譚正指着一旁捂着臉的女孩,面色冷峻。

兩人停下了腳步,濃妝女子臉色一變。

「不過是打了一個卑賤的服務生而已,她能被我打也是她的榮幸。」

濃妝女子一臉不屑,絲毫沒有把打人的事情放在心上。

「趕緊給我讓開!不然我連你一起打!」

濃妝女子叫囂道。

「哦?你動我一下試試?」

譚正走上前一步,握了握手中的拳頭。

「打了人就想跑,你當執法機關是你家開的?」

在東國,襲警可是重罪,而且一般都是從快從重處罰,很少有人真的敢挑釁警員。

譚正身高比兩人要高上不少,身材也比較魁梧。

兩人抬頭仰望身穿警服的譚正,只感覺一股威嚴感襲來,產生了巨大的壓迫感。

兩人面上閃過一絲驚慌,往後面退了一步。

「你要幹嘛?」

濃妝女子聲音有些發顫,嚇得摟緊了張大利。

「這位小兄弟,我和你們局長比較熟,你現在讓開,我可以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張大利扶住了濃妝女子,沉聲說道。

「要是等到我打電話,小心進去的是你!」

張大利雖然是禿頂,但是一身的西裝,微挺的啤酒肚,看起來還真有幾分領導的氣派。

「哦?就你?也認識我們局長?」

譚正有些玩味地看着張大利。

「那當然了,我們在一起吃了好幾次飯了,他總是說在青山區這一片,有什麼事都可以去找他,他都能幫我擺平。」

張大利揚起高傲的頭顱,鼻孔對着譚正說道。

「哇!你這麼厲害,為什麼給你女朋友買的衣服是仿製品呢?」

譚正忽然輕飄飄地說道。

「我當然厲害了……你在胡說什麼!我什麼時候買了仿製品了!」

張大利本來洋洋得意,聽到譚正說仿製品,頓時臉色一變。

「這可是高檔的世界名牌,你這種普通公務員說不定見都沒見過,你能看出什麼真假?」

「況且,我男朋友可是大老闆,大富豪,身價上億,區區一件十幾萬的衣服,買個十幾件他眼睛都不會眨一下。」

濃妝女子幫着張大利說話,一臉仰慕地看着張大利,眼裡滿是小星星。

「沒……沒錯,我怎麼可能買假貨,你這個小兄弟,屢次冒犯我,我叫你們局長將你開除了。」

張大利臉上閃過一絲慌亂之色,很快就壓了下去,連忙說道。

「這種牌子的布料,產自由國外雲琅高原的高級布料,由漂亮國的頂級設計大師設計,高級裁縫純手工製作。」

譚正沒有搭理張大利的威脅,繼續說道。

「你這件衣服做工精細程度不夠,紋路也少了一些韻味,關鍵是這材料,明顯不是那裡產的。」

「你如果穿過這種品牌的衣服你就知道,這件衣服就是一件假貨,只值幾百塊而已。」

譚正意味深長地看着濃妝女子。

「張大利,他說的不是真的吧?」

見譚正說的這麼仔細,濃妝女子有些遲疑地看着張大利。

「怎麼可能,你怎麼能相信一個外人,也不相信我呢?」

張大利有些生氣地說道。

「剛才我看見他的口袋裡,似乎有個紅色的發票,應該就是這件仿製品的發票吧?」

譚正瞟了一眼張大利的口袋說道。

張大利臉色突變,正想要將手伸進口袋時,沒有想到濃妝女子反應更快,搶在了張大利前面,將手伸了進去。

濃妝女子拿出了發票,打開一看。

濃妝女子的臉上,先是震驚,立馬變得憤怒無比。

「張大利,你竟然買一個假貨來騙我!」

「你簡直不是人!」

「我在你身上浪費了這麼多的青春。」

濃妝女子激動不已,朝着張大利張牙舞爪地抓過來。

「徐麗,你特么瘋了!」

徐麗的戰鬥力頗為強悍,短短几秒鐘之間,張大利臉上已經多了幾道抓痕,身上的西裝也變得凌亂不已。

「啪!」

酒店大廳里,又響起了一聲清脆的巴掌聲。

這個巴掌比徐麗打服務生的巴掌還要響亮。

酒店裡本來因為徐麗的鬧事,大家都安靜地看着他們,這一聲巴掌聲顯得格外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