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挖坑埋自己,修仙苟到底
挖坑埋自己,修仙苟到底 連載中

挖坑埋自己,修仙苟到底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佛系小鹹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佛系小鹹魚 古代言情 朵靈

致力於挖坑不填的朵靈,沒成想跌到了自己的坑裡
為小命着想,遠離女主男主女配男配,努力苟好
穿成女配?還是惡毒女配?沒關係,自己還小,一切都可以避免
女主還沒有穿過來?還好還好,先一步修鍊,縮小距離
有人約架?你厲害你厲害!這是女主要打臉的對象,可不敢搶! 有人求救?我不行我不行!這是女主要收買的對象,溜了溜了! 有人搶靈石法寶靈藥?你拿....呔...那是我的,放下你的爪子讓我來! 天資好,底牌多,師尊師兄團寵的小師妹,卻偏偏喜歡扮豬吃虎,多少人含恨她手
當探索的地圖越來越多,朵靈發現,自己,好像,掉的不止一個坑... (有些設定為自己設定,請不要考究)展開

《挖坑埋自己,修仙苟到底》章節試讀:

第6章 任務堂


秦鈺楓將摺扇放大,載着朵靈和朵言,來到一座很雅緻的院落。

院落很大,閣樓,池塘,錦鯉,花園,竹林…等等,樣樣不缺,還配有加持了陣法的修鍊室,這簡直就是朵靈夢寐以求的小院,在她的小說里不知道寫過多少。

可惜現代這種小院不好弄到,弄到也不好打理,懶癌晚期的她一直住在公寓房裡。

秦鈺楓拿出一塊玉牌放到朵靈手上:「小師妹以後就住這裡,後面竹林有一溫泉,最適合小師妹了。

這枚玉牌乃開啟防禦禁制和聚靈陣的鑰匙,放入修鍊室石台凹槽即可,等你練氣一層後,輸入靈氣開啟也可以,聚靈陣以你鍊氣期,用到築基沒問題」

朵靈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喜愛,開心的轉了兩圈:「謝謝大師兄」

秦鈺楓手中摺扇一搖:「小師妹喜歡就好,也不枉費我與二師弟的心意,給這院子起個名字吧」

朵靈沉思了一會兒:「那便叫靈犀吧,師兄,謝謝你們」

她又不傻,自然聽出了秦鈺楓話中的意思,這個院子的一切,都是他和伊鬱塵布置的,不管這事對他們來說是不是很簡單,這份心意,朵靈都會記在心裏。

「你倒是董禮,作為我們唯一的小師妹,用的東西自然不能差了,走吧,去看看三師弟的院子」

不知怎麼,朵靈覺得他笑的有點不懷好意。

扇子速度很快,不出片刻便來到一處院落,院內不大,雜草叢生,好在屋裡還算乾淨,乾淨的除了床和桌子,什麼都沒有。

秦鈺楓將一塊木牌交給朵言,隱隱帶了絲壞笑:「三師弟,以後這就是你的住所,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三師弟可要牢記。

我們的住所剛開始也是這般,現在都是自己一點點努力攢下來的,你若想住的好,就要加倍努力。

小師妹的住所是我和二師弟共同為她布置,你作為她的親哥哥,任重而道遠啊」

朵靈嘴角微抽,剛剛收禮物的時候就發現,這區別對待也太明顯了,好歹是個孩子,這樣做,就不怕兄妹反目成仇么。

「大師兄,我記住了,以後我會給妹妹更好的」,朵言一臉堅定,看向朵靈的目光還帶了一絲愧疚。

朵靈面色有些複雜,剛剛的禮物他可能因為不懂,沒反應很正常,住所這麼大的差別,就算不羨慕嫉妒,總該有種落差感吧,

可他一點負面情緒都沒有,心思純凈成這樣,實在是少見,而且,那絲愧疚,是因為沒給過妹妹這麼好的東西而產生的么......

對於這樣的安排,朵靈心裏有那麼一點點不好意思,但也沒不知好歹的跟秦鈺楓開口,又不是自己的東西,還沒那麼理直氣壯。

秦鈺楓眉眼微挑,沒想到朵言是這個反應,倒是小看他了:「有骨氣,希望你能說到做到,走吧,先帶你們去領身份玉佩」

宗門內的新進弟子,都會獲得自己的身份玉佩和第一個月的弟子福利,入門前五年,每月都可以領取一次弟子福利。

親傳弟子每月十塊中品靈石,一瓶辟穀丹,一瓶聚氣丹,內門弟子每月一塊中品靈石和一瓶聚氣丹,而外門,只有十塊下品靈石和一瓶聚氣丹。

至於雜役弟子,每月只有一瓶聚氣丹,不過,雜役弟子一般是不能進入任務堂的,每月都是由雜役管事統一來取。

相應的,除雜役弟子外,入宗門一年後,每月需要完成一項宗門任務,若外門弟子一年內沒進入練氣一層,便會貶到雜役弟子,至今為止,這種情況少之又少。

每個派系主峰周圍都錯落着不少外峰,法峰的任務堂就在內門與外門之間的外峰上,整個峰上只有一個建築,佔地面積極廣。

任務堂共三層,登記處便在第一層,秦鈺楓牽着朵靈,朵靈牽着朵言,踩着秦鈺楓的扇子,穩穩落在門口。

這裡進進出出到處都是人,雖然宗門內完成任務,和外出找到的一些有價值的東西,在這裡只能換成貢獻點,但同樣的東西,用貢獻點買可比用靈石到外面買划算的多。

任務堂裏面分了很多個小窗口,窗口上方有一塊玉石,上面寫着各個窗口的職責。

見過現代繁華的朵靈,對這裡只有好奇,朵言不一樣,他從記事起就在小山村,這麼宏偉的建築,還是第一次見到,眼裡充滿了震驚。

秦鈺楓從開始便觀察着兩人,兩人的神色自然沒逃過他的眼睛,勾了勾唇,帶着兩人來到登記處,這裡同樣有人排隊,秦鈺楓拉着兩人站在了隊末。

朵靈若有所思,按說,作為親傳弟子,是不用排隊的,難道法峰的親傳弟子都這麼有禮貌么。

除卻這個,朵靈還發現了一個問題,周圍的人好像都不認識秦鈺楓一樣,這就太不應該了,他可是峰主的大徒弟,單憑那張臉,也不應該沒人認識才對。

「小師妹,想什麼想的這麼入神」

「再想為什麼沒人認識大師兄」

「哦?小師妹為什麼會覺得,他們應該認識我呢」

朵靈心下一驚,腦袋瞬間清醒,剛剛下意識的回答,絕對不是自己的意願,努力穩住情緒,歪着腦袋,疑惑的問道。

「大師兄這麼好看,認識你不是很正常么」

秦鈺楓似笑非笑的看着朵靈,沒有說話,好似有一種無形的壓迫感落在身上,在朵靈快要綳不住的時候,轉頭,輕輕的說了一聲。

「是么」

朵靈偷偷鬆了一口氣,知道秦鈺楓並沒有什麼惡意,應該只是帶了一絲引誘的氣息,否則她絕對不可能這麼快清醒。

後又反應過來,就算她實話實說也沒什麼問題,峰主的徒弟被人認識,這不應該是常識么。

就像村長的兒子,村裡人都會認識一樣,頂多證明她聰慧早熟,根本不會暴露對逍遙宗以及這個世界的了解,那種引誘真是擾人心神。

只是,那明顯帶着試探的意味,為什麼在要成功的時候卻又放棄,這個大師兄,她實在看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