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之遠來是你
重生之遠來是你 連載中

重生之遠來是你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鍋清漆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凝 赫連祁

白凝上一世慘遭毀容,還是當上了太子妃,誰料太子只是利用她家勢力,登基之後被滿門抄斬
死後得機會重生,決定要抱緊空桑先生的大腿,守護家人平安
跟空桑感情逐漸升溫之後,決定嫁人,卻發現摘下面具竟還有其他身份
誰知大腿的另一個身份竟然是淮王殿下,是被迫參與奪嫡還是與之分道揚鑣?展開

《重生之遠來是你》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重生


南州大將軍府

水心臉上藏不住的歡喜,將玫瑰酥放在桌上,笑呵呵地說:「明日就要啟程回京師了,小姐看着好像不開心。」

白凝瞧着窗外的風景,心不在焉地說:「要跟爹爹分開,有點不舍。」

「大將軍明年四月就回京述職了,小姐的及笄禮和大婚,將軍都趕得上,小姐不必憂心的。」

白凝眼眸里有了一絲冷意,手上的手帕被捏得皺巴巴,「是啊。」

水心微微一愣,覺得小姐的語氣里透露着冰冷,不似往日的活潑天真。

這是白凝重生回來的第三天,第一天以為是做夢,抱着她父親母親哭了一整天,晚上也不敢睡覺,怕夢醒了。熬到第二日實在太困了,醒來就是今天,才真正接受了重生的事實。

天元國、滇國、雁國三國共分天下。白凝父親是天元國的西南大將軍,鎮守南州。前不久白大將軍大勝滇國,皇上高興,賜了白凝與太子赫連舟的婚事。

白凝回想着上一世,回京路上遭遇土匪,白凝只帶來了幾個侍衛,土匪人多勢眾她打不過,奮力逃跑的途中不慎跌落山崖。

大哥白召趕到時候,她已經掉下山崖了,找到她的時候,她身體雖沒什麼大礙,臉卻被山石划出一道很深的傷疤,樣子變得醜陋瘮人。

然而她剛回京師不久,大哥跟太子去渝州,大哥就出了意外,二哥白欒為給大哥報仇,便幫太子對付四皇子。

太子又為了拉攏她父親,對她也是百般呵護,萬般疼愛,再三對白家表示不在乎容顏,是真心喜歡她,毅然決然的要娶她做太子妃,白凝被他迷惑,動了情同意嫁了他。

誰知好景不長,白家助赫連舟登基,還不到一年,二叔就告發她父親密謀造反,她在太和殿門口跪了一天一夜,連赫連舟的影子都沒見到,直接就被拖進了冷宮賜死。

毒酒是白舒送進來的,那一刻她才知道,他們二人早就暗通款曲。可是赫連舟想要她父親的兵權支持,為了爭奪帝位才娶她。登基之後不想有這個丑皇后,也不想受制於她白家,聯合她二叔將她白府滿門抄斬。

白凝趴在窗邊,兩眼無神地盯着樹下的鞦韆,腦海里思緒萬千,如果她不嫁給赫連舟是不是就能擺脫那樣的結局?

一陣風吹過,鞦韆被吹得搖搖晃晃,白凝眼裡閃過一絲凌厲。

她現在剛被被賜婚,既然上天給了她重來的機會,一定要保住家人平安。

二哥本不喜朝堂,大哥出事後,他頻頻針對四皇子,可見大哥的事必有。

可惜她上一世毀容之後甚少出門,一心沉迷於如何討赫連舟歡心,對外界事情知之甚少。白凝想到這些,無奈地皺了皺眉頭,嘆了口氣。

從南州回京師的路程要一個月左右,白凝讓水心準備幾件尋常百姓的服飾。行至樂清的時候,白凝讓侍衛們沿着官道繼續走,她則帶着兩個丫鬟侍衛進了樂清城,她想以此躲過那群劫匪。

七月的天氣炎熱,街道上人煙稀少,道路兩旁的商戶里,也只有寥寥幾人。偶爾傳出幾句夥計的吆喝,聽着像病懨懨的,讓人提不起興緻。

白凝外祖父家是樂清有名的藥材商,上次來還是三年前跟她母親一起來的,宅院的位置她記得不清楚。吩咐水心去問了路,找到楊宅,水心叩響門環。

一位年歲不大的管家探出頭,審視着幾人,問道:「幾位是什麼人?」

白凝甜甜一笑:「管家,外祖父可在府?跟他說凝兒來看他了。」

管家臉上滑過一絲驚訝,瞬間就被笑容替代,樂呵呵地把人迎進院內,「凝兒小姐?您瞧我這老眼都沒認出來,我這就去稟告老爺。」邊說邊小跑着往前廳去。

「老爺,凝兒小姐來看您了。」

楊老站起身,眼神往府門口瞧了瞧,喜笑顏開,忙問道:「凝兒來了?可是隨她母親一起?快叫她們進來。」高興地都忘記旁邊還有兩位客人。

白凝進了院,瞧見廳內的外祖父,眼神瞥向門口,看見她走過來,臉上眉開眼笑,轉頭又對旁邊的人講着話。

白凝轉頭瞧過去,兩名男子對外祖父行揖禮,溫潤的聲音里透露着一點清冷,「楊老有事,那我們就不多打攪了。」

二人轉身與白凝撞了個照面。

兩人身形挺拔,看上去二十左右,左邊男子身着冰藍色長袍,眉清目秀,長得很是俊俏,眉眼彎彎,眼神放蕩不羈,渾身散發著一股慵懶的氣息。

右邊男子比他要高上半頭,一身白衣清冷孤傲,帶着金銀鳳尾面具,深邃的目光讓人捉摸不透。白皙的皮膚,削尖的下巴,雖然看不見五官,但也讓人覺得面具下一定是位美男子。

白凝瞧着他,心裏犯嘀咕,金銀鳳尾面具,莫非是……

白凝行了淑女禮,溫聲細語地說:「這位可是空桑先生?久仰大名,今日有緣見上一面,小女子倍感榮幸。」

楊老闊步走到白凝面前,驚訝地問道:「凝兒識得空桑先生?」

藍衣男子靠近空桑耳旁,用僅二人可聽見的聲音,略帶戲謔地說:「是不是你偷偷欠下的風流債?」

空桑沒有理他,只是望向白凝,好奇地審視着她,露出從容又疏遠的微笑,似是在等她回答。

白凝嫣然一笑道:「空桑先生才華橫溢,人人皆知,稱為吾輩之楷模。聽說他戴着一副金銀鳳尾面具,從未有人見過其真面目。方才我只是略微有了猜想,沒想到還真被我猜對了。」

空桑先生的才華在天元國享有盛名,很有威望。而且天元國大小地區都開設的永安堂,專為窮人看病,有一些家境特別貧寒的還可以免費診治,背後的老闆就是空桑先生。

空桑背後的勢力和有多少財富無人得知,雖是一介白衣,卻備受推崇。上一世赫連舟想過很多辦法拉攏他,都未得逞。

這是個大腿,他身邊的應該也不是等閑之輩,得想個辦法抱!大!腿!

空桑淺淺一笑回道:「姑娘過譽了。」

說完就準備離去,二人剛走出廳門,誰知白凝並未讓路,還往他們面前走了一步,眼珠四處滾動,好似在打什麼壞主意。

二人眼裡閃過一絲不解,藍衣男子挑了挑眉,嘴角露出一抹壞笑,打趣道:「白小姐這是何意啊?」

白凝抬起頭,眼神清澈明亮,白皙的臉蛋透着粉紅,橙黃色的碎花裙顯得她更嬌俏可愛。

她笑盈盈地說:「外祖父,留二位公子用晚飯可好?外祖父與空桑先生定是有事商談,卻被我打攪了,我去廚房準備些小菜,當時賠罪。」

楊老心想,跟空桑談的事情,還有一些細節沒有敲定,是可以交給下人去做的。

外孫女的大眼睛忽閃忽閃地沖他眨着,雖不清楚她想做什麼,還是寵溺地說道:「空桑先生、凌公子,要不就留下嘗嘗我凝兒的手藝?」

空桑俯視着她,瞧着她滿是期待的眼神,溫柔地笑了一下,算是應下了。

-

《重生之遠來是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