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公主殿下的小騎士又狠又嬌
快穿,公主殿下的小騎士又狠又嬌 連載中

快穿,公主殿下的小騎士又狠又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馬鈴薯你個馬鈴薯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星彧 夢璃月

簡介:【快穿+甜寵+雙潔1v1+微病嬌】   六界神域唯一公主殿下夢璃月,在她不靠譜老爹的建議下打算去三千世界遊玩一番
  本以為就是帶着蠢萌520號小系統到處吃吃喝喝,可沒想到……   白切黑徒弟睜着一雙藍寶石般清澈明亮的眸子,可憐兮兮的蹭着她的手,「師父,請恕徒兒冒犯之罪,可好?」   邪肆攝政王蹲在了她的床邊,雙手執起她的指尖輕輕落下一吻,「我的殿下,我將永遠臣服於你
」   高冷學神將她圈在懷裡,眼中含着清淺笑意,「璃寶,心心給你,小星星也給你
」   乖巧弟弟伸手摟住她的腰肢,在她耳邊輕輕落下一吻,呢喃道:「幫幫我吧,姐姐~」   ……   ——從此,星河墜落月空,少年萬古沉淪
展開

《快穿,公主殿下的小騎士又狠又嬌》章節試讀:

第4章 清冷美人師尊vs病嬌粘人徒弟(3)


其實從夢璃月第一次注視他,他就感受到了她的目光。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注意到他。沒有帶任何的嘲笑和不屑的眼神,只是單純善意的打量。

但是,這世上真的會有這樣溫和的人嗎,以前的他或許還相信過,但是在經歷過一次又一次的戲弄和背叛之後,他再也不相信這世上真的有好人了,他對這人間真情再也不渴望。

從他出生起,所有人都覺得是他的到來毀滅了整個村子,村子裏的人一方面厭惡他、一方面又懼怕他。

人們總是對未知的無法解釋的東西無比的抗拒和排斥又害怕,所以他們覺得他不應該活在這個世界上。

沒有一個人對他伸出援手,哪怕一點點希望都不願意施捨。

後來,他好不容易長大一點,六歲那年他拼盡全力逃了出來,他想要自己賺錢,但是他還太小,沒有人願意要他。

就這樣,他一路乞討,過着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生活。

好在,外面的人似乎對他的藍色頭髮和眼睛不大關注,但他還是盡量藏起來自己的眼睛,不被別人注意到。

就這樣,靠着偶爾從別的乞兒手裡搶的饅頭麵餅活着,如此他在外面流浪的幾年過得倒還不錯。

「嚯~這雙眼睛真好看,通透的藍色,如同兩顆藍寶石,晶瑩、透亮,好像盛滿了整片星河,很迷人。」夢璃月眯了眯眼,不動聲色地感嘆道。

二白拍了拍自己的小爪爪,歡快地說道:「是吧是吧,殿下,你別看他現在看着黑溜溜的,原劇情中後期他可是很俊美的,嘻嘻嘻……」

夢璃月嫌棄地看了二白一眼。

這小傢伙怎麼看起來蠢兮兮的,她不禁懷疑,自己帶着這小傢伙穿越三千世界是否真的明智。

慕星彧看着溫和清雅的女子向他緩緩走來,櫻唇輕啟:「小孩兒,你可願拜入我門下,做我的關門弟子。」

夢璃月低頭看着面前這個瘦弱的小東西,她嗓音略低,放緩聲調,狼外婆似的誘惑道。

不能嚇着小孩兒,既然決定收為小弟,要寵着點。

所以慕星彧一抬頭,看到的便是少女眉眼彎彎,目光明亮而清澈,彷彿一汪溫柔的秋水。

「收我為徒么……」慕星彧垂下頭,低語,若譏諷,似自嘲。

他自小便嘗遍了這人間的冷暖,就像一個垃圾一樣被人所遺忘在角落裡,孤零零的。

後來,無意間得知了十大宗門之一的歸元劍宗招收弟子,他好不容易混進來。

他從未奢求過被收入內門弟子,只要給他一碗粥,一個休息的地方,讓他幹什麼雜活他都願意。

現在有個仙子一般的人居然願意收他為徒,而且還是內門弟子。

這真的不是想要先哄騙他,再戲弄於他,嘲笑他有多麼的不自量力么……

不過,他願意!

就算是假的又如何,他早就不缺這一次兩次的欺騙了,他知道他很弱。

可是,萬一……萬一,這一次是真的呢。

他知道他很弱,只要給他一點點機會,他都會抓住。

他會乖乖的,當好一個好徒兒。

「小二白,這小孩兒難道是個啞巴?」夢璃月目光疑惑。

「弟子願意,弟子拜見師父。」慕星彧一口氣說道,生怕說慢了夢璃月就會反悔一樣。

「師尊,這孩子還沒有……測試……修鍊天賦……」沈紹還試圖想要再搶救一下,後半句話卡在喉嚨里,臉憋得通紅。

「不用測了,本座看上的徒弟,天賦自是不會差的。」

說完便轉身離開了青雲峰。

仙氣飄飄,不帶走一片雲彩……

留下不明所以,面面相覷的掌門和長老,以及一群羨慕的弟子。

「這小子看着資質平平,這是走了什麼狗屎運,居然和師祖牽手成功了?!啊呸……被師祖給收為徒弟了。」

「這小子一看就很寒磣,衣服也瞧着破破爛爛的,莫不是做了什麼手腳,哄騙了師祖她老人家。」

「噓……你快閉嘴吧,師祖她是何許人也,怎麼會被一個小小的孩子哄騙。」

「這小子資質平平,一看就是個小廢物,真是給歸元劍宗丟臉……」

「……」

沈紹聽見下面傳來的弟子的嘀咕聲,揮了揮袖子,夾雜着靈力揚聲高呼道,「大家保持安靜。」隨後宣布了此次宗門大會到此結束,所有的弟子紛紛離去。

但是總有人在走之前還不忘惡意地踩上別人一腳。

幾個弟子圍過來,其中一個瘦猴一樣的弟子指着慕星彧,「不過就是只癩蛤蟆,還妄想吃天鵝肉,我看呀,這仙尊也並沒有怎麼重視你嘛,不然怎麼也沒人帶你去行拜師禮啊,哈哈哈……」

說完還重重地「呸」了一聲,引得旁邊的一群人哈哈大笑,一群人氣焰囂張地走了。

慕星彧聽着周圍的竊竊私語,他毫不在意,不過是些不相干的人。

他看着夢璃月遠去的背影,呆了很久,才像是猛然醒來,他有點自嘲地一笑,周身彷彿被一層憂傷的淡淡薄霧包圍着。

是了,他怎麼會妄想着有人會真的喜歡他,歸元劍宗的師祖是什麼人啊,怎麼會真的喜歡他呢。

果然,自己不過是別人空閑時一個消遣的玩具罷了。

慕星彧垂眸,眼底一片譏諷。

沒有人會喜歡他的……

慕星彧的內心想法自然無人知曉,這話若是被二白聽到了,它定然會插着腰,揚起小腦袋,一臉傲嬌地說道:「哼,臭小孩兒,真是不識好人心,你當我們殿下,閑的沒事兒干,哼!!」

……

再說夢璃月這邊,二白也從她的懷裡跳出來,大搖大擺地站到了夢璃月的肩上。

一人一統晃晃悠悠、格外舒服愜意,慢悠悠地走回不二峰。

只是夢璃月總覺得不對勁,似乎漏掉了什麼東西一樣,但是一時半會又想不起什麼來。

夢璃月看着肩上沒頭沒腦的二白,揉了揉眉心。

——

作者本馬鈴薯:您是不是忘了,您老人家剛收的徒弟啊喂,那麼大一個徒弟呢!

慕星彧:委屈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