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七零:和悶騷廠長提離婚後他急了
七零:和悶騷廠長提離婚後他急了 連載中

七零:和悶騷廠長提離婚後他急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牆外行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肖文淵 顧安安

穿越新婚夜,顧安安穿成了一手好牌打稀爛的炮灰女配
按照書里的劇情,顧安安婚後會和父母離心,被丈夫不喜,婆家嫌棄
而她的女主表妹會踩着她的屍骨,安慰失去女兒的姑姑姑父,安慰失去妻子的姐夫,讓他們從痛苦中走了出來
最後,男主丈夫一路高升,女主表妹成為團寵,而她已經被人遺忘
顧安安:這廠長夫人誰愛當誰當!我不幹了! 離婚打臉搞事業,至於廠長老公,你誰? 肖文淵:別,我覺得我還可以掙扎一下! 軟萌清醒小白兔X千層套路大灰狼的幸福日常!展開

《七零:和悶騷廠長提離婚後他急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一覺醒來,我穿越了


顧安安是被一陣笑談聲吵醒的,剛醒來略微還有些迷瞪,就要發作起床氣了,一睜眼便發現這屋子窗帘緊閉,眼前一片漆黑,沒有她熟悉的小夜燈,肯定不是在她的小公寓!

她立馬坐起身,發現她剛才應該是側躺在床上,鞋子都沒脫。剛才也不知道是躺了多久,現在起來整個人身子都有點麻。

顧安安慫慫的伸手試探着四處摸了摸,剛搭在身上的被子摸起來有點硬,這絕對不是她房間的蠶絲被!床板也很硬,絕對不是她的兩米大軟床!

她立即翻身下床,試探着進了空間,還好,她的小空間跟過來了!

翻出空間里不知道啥時候丟進去的打火機,左手舉起打火機,右手緊緊握着防狼噴霧,四處照了照轉了一圈,才在床頭那塊看到一個拉繩的電燈開關,她試探着拉了一下,溫暖的黃色燈光瞬間盈滿整間屋子。

顧安安擰着眉仔細觀察了一下這間屋子:這是一個不到二十平米的小房間,房門緊閉,窗帘拉的很嚴實,門背和衣柜上都貼着「囍」字,房間內傢具不是很多,但是顯得不那麼擁擠。

一張一米八的床,大紅色的喜被很是亮眼。一張書桌上錯落堆積着幾本書,旁邊的椅背上搭着一件男人的黑色外套。再就是一個寬有一米五的立式衣櫃,不知是什麼木料做的,一眼看過去倒是很有質感。左側衣櫃門上鑲嵌着一個大約一米高的全身鏡,她屏住呼吸,慢慢走過去,只看一眼整個人便愣住了。

鏡中人大約是一米六五的身高,身材很是勻稱。衣服卻很是一言難盡:大紅色滌綸布料裁剪的襯衣搭配一條板正的黑色西裝褲,腳上蹬着的是一雙毫無設計感的黑色皮鞋。在現代來看整個一農村土妹進城了,這一看就不是一個服裝設計師會做的搭配!

臉倒還是那張臉:柳葉眉彎如新月,一雙杏眼水汪汪,臉頰略微有點嬰兒肥,嘴唇不點而朱,不知道是不是沒有休息好的緣故,稍稍有點氣色不好。頭髮規規矩矩的扎着兩條馬尾辮垂在胸前,紅繩也因為睡覺已經鬆散開。

這一看就是她,但是她怎麼會穿成這樣啊?!

顧安安現在整個人都不會思考了!她從小到大,就沒做過這麼土的造型!

吱呀!應該是這個房子的大門打開了,顧安安連忙關了燈,握緊手上的東西,一動不動。

一陣兒雜亂的腳步聲後,房門外又傳來兩個人刻意壓低的交談聲!她屏住呼吸,慢慢靠近房門,貼在門縫的位置,皺着小眉頭仔細聽。

「......」

「哎呦,親家妹子,安安這看樣子還沒起床啊,最近她是越來越不像樣子了,大喜的日子她這一直躺着實在是不合適!我還是進屋把她叫起來!」顧安安驚呆了,這是她家老太太的聲音!還有,什麼是大喜的日子?難道她家老太太看她一直不結婚把她綁回家隨便找個人嫁了?

顧安安一邊心裏暗暗思索,一邊擰着眉側耳凝神繼續聽。

「別別別!叫她起來幹嘛?就讓她再睡會!酒席五點才開始呢。今天這一大早安安就起來化妝,她也沒顧上吃個早飯,又忙活了大半天才迎過來,估計有點低血糖,剛她吃了點麵條才去睡,我估摸着啊,一會睡醒就沒事了!」另一個大媽的聲音很是和藹。

顧安安仔細想了下,這個聲音她沒聽過!

「那也行,讓她再躺會,等一會兒文淵把安平接回來之後,我再把她叫起來。這晚上還得敬酒,早點起來也能早點起來收拾一下。」

文淵?安平?這名字這麼熟悉?

「對呢,我們呀也不用着急,這火車經常晚點,估摸着這倆回來還得好一會兒呢。我們現在抓緊時間再把這些喜糖分一分,晚上酒席一開這就要給人包回去呢。」

「可不是,我倆還是把人數估摸少了,這一下子多了兩桌客人,怪不得手忙腳亂!」

「這廠里人是來的多了點,估計也是看老肖老顧的面子。再加上安平和安安的同事朋友,這人可不得多這麼多。我們呢也不要太着急,文淵他們現在還沒回來呢,下面院子里還有那倆當爸的招待着呢......」

「可不是......」

「......」

應該是考慮到原身還要睡覺,她倆又刻意壓低了說話聲音,她聽了半天就再沒聽到啥了。

顧安安躡手躡腳的再躺回到床上,把打火機和防狼噴霧隨意的扔進空間。

現在屋子裡又是一片漆黑,她睜着眼,腦子快速轉動。

首先,按照這房子的裝修和她土土的打扮,這肯定不是二十一世紀!她之前去過偏遠山區旅遊,再貧困的山區也不至於是現在這麼簡單的裝修,這也太簡陋了!結合她豐富的追劇追文經驗,她十有八九是穿越了!

其次,文淵這個名字好像在哪看過,是在哪呢?顧安安蹙眉仔細想了一會,還是沒想起來。她身邊朋友同事沒一個叫文淵的啊?肯定不是身邊的人。

最後也是最奇怪的地方!顧安安家和杜文家每個人的相貌都和前世一模一樣!人員構成也是一模一樣!除了杜文家和杜景華對杜文的態度變了,其他的都很像!為什麼?平行時空嗎?

還有那個老太太為啥會提到她哥哥的名字?而且她的聲音和她家老太太的聲音一模一樣!難道他們全家一起穿越了?

但也沒可能啊,她之前在她的小公寓睡覺,她哥畢業後自己創業成了空中飛人,一年到頭他倆也見不到幾次。她家老太太和老頭這倆人退休之後全世界旅遊,比她精力還旺盛。

穿越前三個人都沒在一起,這也可以一起穿越嗎?

如果真的一起穿越了,那他倆也不會逼着她結婚啊?而且肯定也會第一時間來找她,這樣一想,顧安安幾乎可以肯定,這不是她前世的家人!

想着想着,顧安安是抵不住身體的疲累,就那麼睡過去了。

顧安安做了一個夢,夢裡就是這個姑娘的二十年生活經歷,走馬觀花一樣,卻又能共情到她的喜怒哀樂,等她醒來時,臉上已經全是淚水,心裏滿是不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