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談戀愛影響我恢復超能力
談戀愛影響我恢復超能力 連載中

談戀愛影響我恢復超能力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個汀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一個汀子 余吟 古代言情

「戰鬥力十足卻奇葩女×破壞力驚人卻佛系男」 沙雕版: 余吟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和一個要黑化的魔頭掛上鉤,明明她在末世活得好好的,「唰」地一下就被一個老爺爺帶到玄幻世界中,說什麼只有阻止魔頭黑化才可以恢復異能和回去
於是她為了自己的異能,兢兢業業地奮鬥在阻止魔頭黑化的第一線,敬業程度,堪稱模範穿越者
「你想不想談戀愛?」 「切,怎麼可能想,談戀愛只會影響我恢復異能的速度!」(一臉正氣) ———— 抒情版: 他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每次見到余吟,總會感到很安心,明明知道自己不配心動,可每次痛苦時依然控制不住自己想見她
他偶然聽到她喜歡陽光的男孩,一身戾氣的他只好選擇把自己沉溺起來,讓那一個他留在她的身邊,不再出現…… 【註:簡介無能,只能劇情來湊,本文裏面的設定均是虛構,請各位看官不必太糾結文章合理性,看得開心就好^V^】展開

《談戀愛影響我恢復超能力》章節試讀:

第5章 杏花節


「官府?」

余吟倒是沒想過會是這個結果,她昨晚就在猜想他們會不會被一些妖祟纏身之類的,仙俠世界不是挺流行這個的嘛,要不然他們怎麼會突然變得那麼多,那眼睛,那速度,那攻擊力,絕不是一個常人所能做到的。

更何況他們兩白天還是正常人,到了晚上一下子就變成那樣,在末世混跡已久的她覺得事情絕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

「阿朱,快收拾收拾了,我們準備去逛市集了!」

凌無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朱川桐才意識到,對余吟說,「余姐姐,我們準備去市集採購一些東西,你要和我們一起嗎?」

雲門派自入門拜師開始就被明令禁止離開凌雲峰的地界,目的是為了專心修習法術,所以對於如今的朱川桐來說能夠離開山峰在外面逛逛是個十分難得的機會。

本來他們今日就得離開雲回鎮回仙門派的,可實在扛不住朱川桐的軟磨硬泡,黎軒和言初只能延遲一天,讓她好好玩一玩。

而今日又恰好適逢雲回鎮的杏花節,他們也想體會一下這難得熱鬧的氣氛,反正他們也先傳話回去,再多待一天也不是不可以。

余吟當然巴不得出去,今天可是魔頭黑化的關鍵點,她當然不可以錯過這個出去的機會。

更何況,又可以玩,又可以找到魔頭,這兩全其美的事誰會不願意干啊!

凌無看着朱川桐蹦蹦跳跳跑出來,後面還跟着昨晚被他救下的女子。

他昨晚還在奇怪自己是不是在哪裡見過她,回房後他才記起來原來是在夢裡見過她。

從未見過的人卻先被自己夢見,這顯然不是多麼美好的事情,反而透出一絲絲詭異。

而余吟一出來就看到凌無雙手環抱,背靠樹,一隻腳也微靠着樹樁,明明是很普通的動作,卻被他做得如美畫般賞心悅目。

微風拂過他那完美的臉龐,竟把旁邊開得正嬌的花朵比了下去。

嘖嘖嘖,這人長得是真的帥,她以前都沒見過比他還帥的人。

朱川桐拉着余吟的手跑到凌無面前說道:「凌無哥哥我們走吧,別讓黎師兄和初姐姐等久了!」

凌無揚起一抹笑容,「走啦走啦!」然後轉身邁起歡快的步伐走在余吟和朱川桐的前面。

能看出來,可以出去玩,他也是開心的。

一路上就凌無和朱川桐在嘰嘰喳喳,看到喜歡的商鋪他倆跑得比誰都快,他一會兒去買點糖畫,她一會兒又跑去看漂亮首飾,最後收刮的一大堆東西拿都拿不穩。

而余吟一直看着路兩邊的杏花樹,她倒是沒想過這裡的杏花樹那麼多。

她仔細看着杏花樹下,生怕錯過一對男女,可儘管她看到不少成對的男女,她系在腰間的風鈴一點反應都沒有,只發出它原本清脆的聲音。

言初看到後,疑惑道:「余吟姑娘,你是在找東西嗎?不妨你說出來,我和黎軒也可以幫幫你!」

「我在找魔......」余吟憑着本能回答,一說出來才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趕緊胡亂說個東西。

「墨水,我來到這兒突然就想學寫字了!」

言初沒懷疑什麼,從余吟昨天的衣着她就猜到余吟家裡的條件可能不是很好,沒學過寫字倒也正常。

「余吟姑娘,你要是想學寫字我可以教你,我那裡有筆墨紙硯,只不過我們明天就要離開這裡了,可能教不了你多少......」

余吟聽後再次感動得不行,這言初美女怎麼可以這麼好,自己只不過隨便說了一句,她都能如此誠心地回答自己的話,還提出要教自己,要不是有任務在身,自己一定會好好和她交個朋友。

余吟只能回道:「沒事沒事,我也只是隨便提一下,我知道你們要趕路,我也不好浪費你們的時間!」

「真是不好意思......」言初面露可惜。

之後大家隨便找個酒館吃了一頓飯,天空就陷入深黑狀態。

今晚的雲回鎮要比昨晚熱鬧許多,簌簌飄落下來的杏花花瓣如白雪一般散落在各個商鋪面前,不遠處還傳來戲劇聲和孩童們的嬉笑聲。

整條街道被各種各樣的花燈照亮着,雲河邊聚集着許許多多前來放花燈的人們,緩緩升起的孔明燈如被染色的星星懸掛在空中。

慢慢地,夜深極了,一切都歸於安靜,只留杏花樹在河邊獨自搖曳。

杏花花瓣毫無目的地隨處飄落,其中幾片很是調皮地落在突然出現在河邊的男子身上。

他看向身後,黑色面具在圓月的照耀下發出凜冽的銀光,他的唇角微勾,抬起被魔氣重重包圍的右手,一把鋒利的劍就被他輕易給折斷了。

他把手往前一推,後面準備偷襲的人一下子就被弄得重傷倒地,男子嘖嘖搖頭道:「哎呀,怎麼就是不消停呢......」

倒在地上的人並沒有矇著面,似乎並不害怕被男子看見,可從她的穿着和髮型上並不難看出這是一位女子。

女子面容姣好,儘管此時眉目緊蹙,但絲毫不影響她的長相,反而有種楚楚可憐惹人心疼的脆弱感。

「我要為我師弟報仇!」

「你師弟?昨晚那個?哦,被我殺了!」男子在她面前蹲下身,隨意攤攤手,語氣平平,一點也不在乎自己殺人了。

「你!」女子伸出左手狠狠地指着男子,衣袖順着手臂滑下一小段,潔白的月光覆蓋著她的皮膚,她手腕有處指甲蓋大小的胎記也在月光的照耀下格外搶眼。

正準備解決掉女子的男子看到那個胎記後瞬間頓住,目光一直緊盯着那個胎記,嘴裏不自覺呢喃:「阿今......」

習武之人的耳力都是不錯的,男子那一聲呢喃女子自然是聽到了,她面露疑惑,「你怎麼知道我叫『阿今』?」

男子微招手,樹林里一下子就出現十個穿着夜行裝的暗衛,他們向男子躬身問道:「閣主有何吩咐!」

「把她給我帶下去關好!」

「遵命!」

男子站起身,任他的暗衛把人帶走,「無寒,你留下!」

「是!」從十人中走出一位沒有帶面罩的男子,恭恭敬敬回話。

「無寒,你幫我好好查查剛才那個女子的背景。」

「這......」無寒有點無奈,他好歹也是閣主的貼身侍衛,怎麼總是被派去調查東西,雖然閣主似乎一點也不需要他的保護,但是怎麼著也得和自己的專業搭搭邊吧!

男子輕笑一聲,「怎麼?不願意?」

「沒沒沒,我怎麼敢!」無寒不敢再多說一句,屁顛屁顛滾去做任務去了。

在他走沒多久,樹林里走出一位女子,低笑幾聲,「阿宿,你還是和以前一樣,你這麼嚇他,不怕他反抗嗎?」

「怎麼可能,有我這麼好的閣主,誰會反抗……」池宿看向女子,笑着對她說道。

「對了,言初姐,你突然約我來是為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