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製作末世災變遊戲:致郁全體玩家
製作末世災變遊戲:致郁全體玩家 連載中

製作末世災變遊戲:致郁全體玩家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養一隻狗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養一隻狗 都市小說 陳默

平行世界,科技飛速發展
VR體感技術日新月異,遊戲行業卻近乎荒漠
陳默穿越於此,覺醒遊戲藝術製作系統
與公司決裂後,出走獨立製作
第一款遊戲《行屍走肉》推出,人性的掙扎和光輝彰顯的淋漓盡致,李和小蘿莉的羈絆令無數玩家淚崩
玩家:製作師你沒有心!報位置,我要和你單挑
緊接着,設計自由度極高的《MC》 一堆像素快有什麼意思?陳默江郎才盡之論層出不窮
但不久之後,全體玩家驚呼 不對,還能這麼玩? 他為什麼能創造一座城市? 會爬的綠方塊這麼可愛,為什麼會炸? 看了一眼長腿會瞬移的人型生物,它就要幹掉我? 各大主播破防! 緊接一些列力作問世,再到3A大作……不斷推出
一個屬於第九藝術的傳奇,從寸芒到熾熱
在陳默手中悄然崛起
展開

《製作末世災變遊戲:致郁全體玩家》章節試讀:

第6章 擊倒不補刀?猶豫就會敗北


耳麥傳來徒弟的笑聲,老馬臉上有些掛不住:「你在笑什麼?」

小東:「我想到開心的事情。」

老馬:「錯,是開心的事情被你想到。」

小東無奈的攤了攤手:「但這幾厘米你都射不中,師傅你問題確實很大,而且還嘴硬,我覺得以後有必要向師娘反饋一下這件事。」

老馬尬笑幾聲:「錯!開啟假設性原則,首先……」

彈幕徹底懵了——

「一頓操作猛如虎,一看戰績0—5?」

「裔驗頂真:鑒定為純純的沙皮,都玩兒成這樣了還能嘴硬我是想不到的,老馬這嘴入葯能壯……陽是吧?」

「隔壁幾個主播都比你玩的強,老馬玩這款遊戲真是暴殄天物。」

「徒弟不對勁,他想開大車,老馬危!」

……

遊戲讀檔重新開始之後,彈幕這才略微平息下來。

悲涼陰鬱的配樂響起。

伴隨着大叔感染為行屍後低沉的咆哮、嘶吼令人感到前所未有的心悸,尤其是老馬金牌廚師的下飯操作,更讓人感到緊張。

近,越來越近。

這一次,老馬熟練的撿起槍支、彈藥。

似乎一切都如此順利。

然而關鍵時刻,他手中的子彈卻又不慎掉落在地上,下意識喊出一句卧曹——之後,遲鈍片刻,這才又迅速撿起子彈迅速進行填裝,上膛。

扣動扳機。

砰——

正中眉心。

屍變後的大叔終於倒在了地上,得到安息,擺脫了淪為行屍走肉的命運。

正當觀眾納悶「金牌廚師」老馬,為何突然之間反應迅速,就像打開了任督二脈一般時,這才發現關鍵時刻他把操作權給予了徒弟小東。

然後又要了回來。

但危機解除了嗎?

當然沒有。

嗚——吼!

林間不斷傳來低沉的嘶吼,以及地上乾枯枝葉被踩踏的聲音,周圍的行屍搖晃着扭曲的身子,不斷向槍響的位置襲來……

老馬拖着車禍之後受傷的右腿,慌忙逃竄。

不止一次的跌倒。

爬起……

喪屍在本能驅使下不停的追逐「食物」。

終於,他抵達了一處柵欄,拼盡全力翻越之後滾落在地。

這才暫時安全。

眼前是一座普通的住宅,老馬四處探尋。

彈幕已然陷入了沸騰。

「這他娘才是真正的末世!鵝廠某工作室推出的那款氪金打殭屍算什麼玩意?」

「忍不住了,250RMB老子也咬牙買了!」

「交互式劇情、無與倫比的體感、硬朗的畫風、以及操作細節!這簡直是遊戲之光!」

「難不成真是某個大廠,暗中投資小作坊式工作室,專程來狙擊鵝廠那款氪金末世遊戲?」

……

此時的老馬拖着受傷的右腿,詢問數句之後進入了房門。

「我沒有惡意,更不是喪屍,請問有人嗎?」

無人回應,一片死寂。

屋內的傢具散亂,到處血跡斑斑。

他找到一部對講手機,順帶着又補充水分緩解疲憊感,在徒弟小東的提示下,老馬打開了客廳的電話留言。

是一對夫婦。

「感謝你照顧克萊曼婷,但我們與一些瘋子發生了衝突,今晚恐怕不能回去,還得需要您多照顧她一段時間。」

「天呢,全城封鎖他們不允許離開,也不告訴我們任何消息,如果現在安全,請你帶着克萊曼婷來這裡。」

「親愛的克萊,如果你能聽到,請立刻報警……」

從起初夫婦留言囑託,再到男聲消失,只餘下女聲哭泣着詢問。

小東大概明白了這裡發生的一切:「父母去外地出差,家裡只留下了女兒克萊曼婷,託付給了別人照顧。」

老馬卻搖了搖頭:「錯,也有可能是個男孩。」

小東咳嗽幾聲:「相框就在旁邊擺着,是他們一家三口的合照。」

老馬掃了眼:「雖然這波你的觀察力很敏銳,但如果……我只能和你0分。」

小東:「……」

兩人自耳麥閑聊之際,對講機突然傳來小心翼翼的聲音:「爸爸?」

老馬一愣——爸爸?

那個叫克萊曼婷的小女孩還活着?

「你好。」

儘管克萊曼婷憑藉聲音意識到了這個男人不是自己的父親,但小女孩天生的善良還是怯生生的提示:「你需要小心、安靜一點。」

老馬眼前再次浮現不同的選項。

A:安靜你麻痹起來嗨!左邊的朋友舉起你的手!

B:我不是喪屍,請你放心。

C:你是克萊曼婷嗎?

D:你還好嗎?

他還在猶豫着到底怎麼選,然而彈幕卻已經陷入了沸騰——

「我靠……是個小蘿莉!」

「這個殺手不太冷?殺妻證道的大叔遇到了小蘿莉,在末日之中產生了一段超乎尋常的曠世之虐戀!」

「你魔怔了是吧?什麼里番劇情。」

「選項A是什麼陰間回答?」

「末世災變之後,卻還是對陌生人伸出援手,並且願意幫助他,這樣一個小女孩,在災變前一定很善良吧。」

……

老馬已經淡淡開口:「你還……好嗎?」

克萊曼婷的聲音傳來,帶着幾分慶幸和得意:「我很好,它們想要抓我,但我躲起來了等着爸爸媽媽回來!」

「我叫李,你是克萊曼婷嗎?你幾歲了。」

「是的,我已經八歲了!你幾歲了?」

「我……三十七歲。」

「李,我在外面的樹屋裡,它們進不來!」

「真聰明。」

老馬朝小蘿莉揮了揮手,但徒弟慌忙的提醒卻傳來耳畔——「小心身後!」,他猛然轉身,這才堪堪抓住了撲來的行屍雙臂。

它低聲咆哮,不停撕咬,口中的唾液被「食物」誘惑飛濺。

老馬拼盡全力一把將其推倒在地。

轉身逃離。

然而卻不慎被地上的血跡滑倒在地,腦袋撞在了柜子上,眼前一片模糊——待到意識略微清醒時,喪屍已經撲來。

彈幕徹底無語了。

「不愧是老馬,基本操作了。」

「涼涼。」

「這邊建議老馬去玩穿梭戰線,充值一把傳說級武器就能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代表着立刻死亡,代表着墳頭立碑。」

……

喪屍撲來,嘶啞的咆哮令人失措。

老馬頓時再現經典操作,把爛攤子甩給了徒弟。

小東反應迅速一腳將其踹開。

然而喪屍卻死死的握住了他的腳踝,拎起大腳丫子就往嘴裏塞去,儘管其拚命抵抗抽離了右腳,但背後緊緊鎖着的大門卻預示着死亡的來臨……

這隻行屍,再次撲了上來……

腥臭的氣息湧入鼻腔。

但這一刻,門卻打開了,光亮湧來。

是待在樹屋的小蘿莉克萊沖了下來,哪怕知道危險,她也做不到看着這個陌生的大叔,被行屍吞噬撕咬……

鼓起勇氣。

小蘿莉在院子里撿來一把羊角錘,遞給了這個陌生的大叔。

他接過鎚子。

拼盡全力翻身而起,瞄準這隻行屍的頭顱狠狠砸了下去,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全然沒有老馬關鍵時候掉鏈子的屬性。

狠狠一錘敲擊之後,頭顱迸裂,腥臭的污血湧出。

小東終於鬆了口氣。

他踩在喪屍的身上,轉過頭對小蘿莉克萊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終於,結束了。

然而——短暫的平靜轉瞬即逝。

被羊角錘狠狠敲擊的那隻喪屍,再度發出了刺耳的咆哮,它猛然起身撕咬——緊接着,便是一片凄厲的慘叫。

小蘿莉克萊被嚇的摔倒在地。

看着眼前血腥、殘暴的一幕,臉上是無法控制的恐懼。

她向後不斷退去,最終只能逃離。

而對於一個八歲的小女孩而言,獨身待在災變後的世界。

又能活多久呢?

全息投影血紅,最終化為一片漆黑。

玩家死亡,遊戲結束。

彈幕徹底炸裂——

「???」

「猶豫就會敗北。」

「小東也被你師傅傳染了是吧,你他丫的擱那傻笑什麼?你倒是補刀啊剛才,不補刀等着吃席呢是不是。」

「婷哥:門打開了、鎚子給了,這倆傻子我實在帶不動。」

「兩個大男人不如一個小蘿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