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無限流:靠boss躺贏生存遊戲
無限流:靠boss躺贏生存遊戲 連載中

無限流:靠boss躺贏生存遊戲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紅燒小高肉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蕭然 顧言

【無限流+無cp+群像文+升級流+養成系】 【前期副本升級,後期團體賽】 坐在公交車上睡着的顧言一眨眼居然來到了一所奇怪的修道院? 自己還變成了小孩的樣子?! 顧言作為一個成天被壓榨的社畜來到生存遊戲會怎麼做? 當然是抓怪物來給自己打工了! 長着六個翅膀的惡魔噴着火沖向顧言 不錯,可以當我的交通工具 惡魔:「???你讓我堂堂大魔王給你當交通工具?」 揮舞着自己一隻手和一條腿的女鬼撲向顧言 不錯,可以來我家打掃衛生 女鬼:「???你讓那些被我嚇破膽子的人情何以堪?」 可以複合死人帶來厄運的神秘寶石 不錯,放家裡一定很氣派 寶石:「???你是真不把我的詛咒放在眼裡啊!」 當他在某個副本發現對面boss居然是自己從小到大穿過一條褲子的好兄弟時 他轉身就跑 「別跑!我把我自己免費送給你啊!」 顧言看着抱住自己大腿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好友 他綳不住了 好歹你也是個boss啊!尊嚴呢?! 我們都是被遺棄的孩子 我會為你們搭建一個新家 你們都是我的家人展開

《無限流:靠boss躺贏生存遊戲》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靈魂修道院(一)


【5月20日晚,在河江北道發生多起跳水事件,專家建議夏季高溫,請市民務必增強……】

「最近出挺多事情啊!」顧言隨意看了一眼就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剛進黑暗的房裡,顧言就感覺自己頭頂好像有什麼東西滴落下來,他下意識往上面看去。

眼睛剛好被一團紅色的液體砸中,顧言看着頭頂上的東西腦子有些發懵。

他的頭頂上是一個沒有眼睛,被一排尖利牙齒佔據了半張臉的白色爬行物體。

此時這個不知名物體正好在顧言腦袋上面十厘米處,從它一排陰森森的白色牙齒間流出的鮮紅液體,正好滴落在顧言的頭上。

顧言背後瞬間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他下意識握緊拳頭向面前的怪物揮去。

怪物笑嘻嘻地打開了他巨大的牙齒,顧言感覺自己心都涼了半截,完蛋了,自己肯定要被吃掉了。

「啪!」顧言醒了,他看見坐在他旁邊的戴着眼鏡的小男孩,有些發懵。

「嗯?」自己好像被打了,顧言摸着自己的左臉,很疼。

【系統檢測到異常,正在嘗試檢修。】

【檢修失敗。】

【提示:恭喜玩家載入靈魂修道院副本。】

【這是一所奇怪的修道院,抽煙喝酒的修女,夜晚偷偷召喚惡魔的教父,隱藏在人間的惡魔之子,打敗黑暗吧!勇敢的騎士】

【此副本中玩家為修道院的孤兒,所有屬性下降50%,生命值上升50%】

【提示:玩家共有七天阻止惡魔復活。】

【七天時間截止,玩家死亡。】

【阻止惡魔復活失敗,玩家死亡。】

【違反規則,玩家死亡。】

【系統在這裡預祝玩家旅途愉快。】

自己進入了一個遊戲世界?顧言奇怪的朝四周看去,發現了自己身體的不對勁。

自己的手變成了一個小孩子的手,他的手裡正握着一個奇怪的撲克牌,上面畫著一個臉色蒼白的小孩。

小孩長着一個很精緻的臉,藍眼睛似乎像兩顆寶石似的在散發著光芒。小孩的頭上還有一對奇怪的犄角,背後長着一對黑色的翅膀。男孩的底下寫着「薩爾」,卡牌的頂上寫着「1」,卡牌的背面是顧言沒有見過的奇怪符號,整個卡牌是暗紅色的。

顧言吃驚看着自己的手,這時他才發現,不只是手變小了,連自己整個身體都變小了。

車窗上倒映着顧言小時候的樣子,還有紅腫的左臉。

「現在才發現自己變小了?」蕭然抬起頭,用拿着筆的手推了推自己的眼鏡。

這是怎麼回事?顧言奇怪地看向蕭然,自己手裡的卡牌也在這時消失不見了。

旁邊的座位上也有人醒了過來,一整個公交車上都是看上去十歲左右的小孩子。

男孩子穿着灰色的長袍,女孩子穿着白色的長袍,摸上去是棉麻的質地。

有些孩子的衣服顯得很大,鬆鬆垮垮的穿在身上,有些人的衣服卻連腳脖子都沒遮住。

顧言的小腦袋湊到蕭然的前面,看到了他紙上記下的東西,是剛剛提示音里的文字。

顧言剛準備說什麼,車子前面傳來了尖叫聲。

眾人朝那個方向看去。

一個染着黃色頭髮的男孩從座位跌倒在走廊過道上。

其他人都驚恐的往旁邊撤去,顧言上去將男孩扶了起來。

顧言順着男孩驚恐的目光看去,是他旁邊坐着的一個女孩子。

女孩看上去格外的瘦弱,白色的衣袍在她身上顯得很大,將她的身體完全包裹住了,好像一個白色的蠶蛹。

一雙大眼睛看着這邊,她的眼珠是棕色的,透過陽光的照射,和顧言小時候吃過的琥珀糖很像,如果單看眼睛的話這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

只是,顧言從她的眼睛裏感受不到任何溫度,只有冷漠,彷彿一個沒有靈魂的娃娃。

她的右眼下面到鼻子連接的皮膚全是凹凸不平的,裏面還有一些黑色的痕迹,看上去很嚇人,像是一張臉被割裂成了兩半一樣。

左邊是美麗的,右邊是醜陋的。

那是被燙傷留下的疤痕,顧言再清楚不過,自己的母親也有這樣的疤痕。

那是母親第一次試圖自殺時留下的痕迹。

黃毛終於緩過神來,意識到面前的女孩只是個普通的人類。

他看了看周圍討論的人群,轉頭滿臉怒意的看着女孩,抬手就準備打過去。

顧言一下子拉住了黃毛的手腕:「隨便打人發泄自己的怒氣可不對哦。」

黃毛本來還準備連顧言一起罵,突然感覺自己手腕處一疼。

顧言拉住黃毛手腕的手在悄悄用力。

「就是,你在這幹什麼呢?」旁邊一個和其他人比矮了一截的男孩看見顧言上去了,也跟着顧言上去譴責起黃毛。

黃毛髮現自己沒辦法甩開顧言的手之後,看了顧言一眼:「別在這給我裝,你們……」

「你們在吵什麼?」一個修女裝扮的高個子女人滿臉怒意地走了過來打斷了黃毛的話。

走近了顧言就聞到了女人身上有股奇怪的味道。

女人身上的味道很不好聞,似乎是一種什麼東西發霉了的味道混合著一股劣質煙草味。

顧言想起剛剛的系統提示里說的抽煙喝酒的修女。

黃毛被打斷了說話,臉色也有點不好看,他盯着顧言,用手比划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說實話,一個染着黃色頭髮的小孩子做這個動作。顧言沒感覺到生氣,甚至有點想笑。

修女走過來看見那個在座位上的女孩時,當下愣在了原地。

接着她像是反應過來了,突然尖叫起來,抓着女孩瘦弱的胳膊,把女孩像拎小雞一樣提了起來,女孩一下子雙腳懸空起來,接着修女把女孩往前排的座位拖去。

「你幹什麼?」顧言衝到了高大女人的面前,擋住了女人的去路。

女人沒有管顧言,直接一巴掌揮向顧言。

顧言靈活躲開女人的攻擊,反手朝女人的下盤踢去。

硬的和石頭一樣,顧言疼得表情都有些扭曲了。

正在這時,一直沒說話的女孩掙開了修女的爪子,擋在了顧言的面前。她輕輕推開了顧言,又對着顧言搖了搖頭,主動朝修女前排的座位走去。

這不過一瞬間的事情,顧言有些獃滯望着女孩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