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女配後差點被砍死
穿成女配後差點被砍死 連載中

穿成女配後差點被砍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不卑不亢的螢光燈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不卑不亢的螢光燈 古代言情 樊樂

樊樂莫名其妙就穿到了一本書中,剛穿來就被人拿着砍刀追殺
樊府中大小姐沉迷於武,三小姐沉迷於錢,一個個「離經叛道」,這可「苦」了二小姐樊樂,大反派也改頭換面,細細經營了一段姐妹情深
與妹妹一起打造豪華商業街,建立商業帝國,軍事帝國,開辦美容坊,智斗極品親戚
只是難受了某人,「媳婦,你這麼厲害,我可怎麼辦呀!」展開

《穿成女配後差點被砍死》章節試讀:

第5章 我與你素不相識


「柳兒,你在這裡幹什麼?」一個大壯個看見了她,喜滋滋地問道。

她一看,這不是她眾多追求者中的一個嘛,「你過來,我給你說個事。」

大壯忙屁顛屁顛地迎上去,柳兒平日對他可是愛搭不理的呢,今天還主動和他對話了呢,好開心。

「我給你說,王婆婆家裏面來了兩個女子,那兩個,我一看,就不是什麼正經人家的姑娘,一個個打扮的妖里妖氣的,她一瞅到你,就拿那個眼珠子往你身上亂掃,巨噁心的兩個女的。」

「呃,所以呢?」大壯有點懵。那兩個女的怎麼樣和他有什麼關係呢?和柳兒有什麼關係呢。「她們欺負你了?」

「沒有,我只是單純看她們不順眼。再說,放着這樣下賤的兩個女子在咱們村裡,那些後生絕對會被她們把魂勾了去。我們一定要防患於未然,要把她們趕出去。」

大壯有點犯難地摸了摸後腦勺,「行,柳兒,你就說怎麼做吧,我都聽你的。」

滿意地聽着大壯的回答,柳兒就像吃了蜜一樣,她就喜歡別人這樣聽她的話。哼,一定要把那個女人趕出去,這樣的賤人,絕對不可以留在村裡,不然肯定要敗壞全村的風氣,那些男人都會被她迷的神魂顛倒的。

「你呀,就去村裡給大夥都說一遍,說村口的王婆婆家裏面來了兩個狐狸精,專門勾搭男人,讓大家把她們趕出去。」

大壯猶豫了一下,「好,柳兒,只要是你說的,我都照辦。」然後轉身就走了。剩下柳兒得意洋洋地提着籮筐回家了。

果然,在經過大壯的一番添油加醋後,村裡的婦人都坐不住了,不行,怎麼能讓這麼個狐狸精禍害自己的孩子呢,都要一起去王婆婆家裏面趕人。而她們的兒子們卻都帶着好奇,想要看一下是怎樣的兩個女子。

於是,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向著村口王婆婆家而來。此時已是晚上,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眾人都舉着火把,照的半邊天空宛若白晝。

咚咚咚,咚咚咚

還沒有躺下的樊樂和紀兒相視一眼,看向門外。「來了」,王婆婆拄着拐杖,一步一步向門口走去,等開了門,卻直接被嚇到。

「你們,怎麼突然來了這麼多人?」

「婆婆,我聽人說,你們家來了兩個女子?」李大嬸邊說邊拿眼睛覷着屋內。

「唉,是啊,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她們可能都睡了。」

「睡什麼睡,都起來。王婆婆,你有所不知,你一把年紀的,我們看人可准了。你家來了的,是兩個狐狸精,專門來勾搭咱們村後生的。你趕緊讓她們收拾收拾滾蛋,不能待在這裡。」

王婆婆急忙制止,「你空口無憑地,瞎編排什麼好人家的姑娘的……」

聽到外面的吵鬧聲,樊樂遂讓紀兒攙扶着,一步一步走了出來。

「原來幾位嬸嬸大晚上的到這裡來,是為了我呀。」

眾人一愣,望向走近的人兒。她穿着一襲米色輕紗,下衣微微擺動,一頭瀑布般的黑髮披散下來,雲鬢別緻更點綴着玉珏,白皙如青蔥的手上戴着汶青鐲,整個人都透出一股不食人間煙火的高貴氣質,和那個狐狸精根本不沾邊好吧。

「這個,你就是大壯說的,今天才來我們村裡的女子?」李大嬸其實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勞大家費心了,」樊樂做了個揖,盡顯大家閨秀姿態。「小女今日和婢女在回家的路上,遭遇了劫匪,搶走了我們的盤纏,幸得我們倆個幸運,趁亂跑了出來,又彎彎繞繞地尋到了這裡來,幾日未進滴水,今天才上門討了一碗水。」

本來在看到她的長相後已經相信了大部分的人,聽完之後,更加深信不疑。什麼狐狸精,什麼故意來到我們村子的,這明眼人一看就不對嘛。人家這麼鍾靈毓秀,肯定是哪個大家閨秀,還來勾搭他們村子的後生,神經病才會這麼想吧。

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後,李大嬸差點羞紅了臉,都怪她,耳根子淺,事情都不清楚呢,大晚上的,過來擾人。

「姑娘昂,我們才聽懂這回事,那,這就是個誤會,我們大家就不打擾姑娘休息了昂,我們回了。」

「唉等等,」樊樂恰到好處地露出笑容,「既然是誤會,那嬸嬸嘛就早點回去休息,可不要累壞了身體。只是,小女子想知道,你們是聽一個叫大壯的人說的,才有了所謂的誤會?我也不認識這個人,想問一下他在哪呀。」

「這這這,」人群吵吵嚷嚷地把在隊伍最後面的大壯推了出去,好傢夥,人家壓根就不認識你,你還在村裡嘰嘰喳喳地說人家是個狐狸精,什麼人嘛。大眾心裏的天平又向樊樂那邊倒了過去。這麼漂亮有氣質又懂禮貌的女娃,說的一定是對的。

剩下的人在搞清楚後也都散了,只剩下樊樂和大壯一起站着。而王婆婆在催促完他們早點談完也回去了。

「你就是大壯?我與你素不相識,為什麼要故意編造我?」

大壯此時恨不得地上有個洞他鑽進去,這都是柳兒說的呀,柳兒怎麼可以騙他呢,虧他還這麼相信她。大壯此時一言不發,頭就死死地盯着地板。

「行,既然你不說,那我來猜猜。」

「是柳兒對吧?」

大壯驚地一下子抬起來頭,她怎麼知道,自己沒有說出來呀。

看見大壯的反應,樊樂就知道答案了。

「真的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其實我也沒有見過你,就故意在村裡說了那樣的話,你要是生氣的話,就,就打我幾下吧。」說完大壯就挺起了脖頸,似乎在等着樊樂下手一般。

已經知道幕後真兇的樊樂,看着大壯這傻樣,不禁想笑。「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是你要知道,任何時候,都不要在沒有眼見為實的情況下,隨意捏造事實。更何況,女子的清白真的很重要,你無形中為一個素不相識的人扣上了這樣一層枷鎖,若我今日沒有澄清謠言,你知道這枷鎖會不會變成困死我的牢籠呢?打你,就不需要了,但是以後,你自己一定要更加警醒一些。不要讓自己的話,化成利劍,害死那些無辜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