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我體內有隻六耳獼猴
我體內有隻六耳獼猴 連載中

我體內有隻六耳獼猴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亂了浮生 分類:都市

標籤: 亂了浮生 林均 都市

靈氣復蘇,神話降臨,傳說生物紛紛顯露蹤跡
山村少年林均機緣巧合下與六耳獼猴簽訂誓約,化身魔神,降服冥海眾生,一步步成為至高無上的人族大聖
宗門巨擘、世家天驕、四海龍王、妖族七聖、地府城隍、仙庭神明,歡迎來到人類與詭異共存的奇蹟紀元
展開

《我體內有隻六耳獼猴》章節試讀:

第8章 球?哦,猴


和沈玲瓏四目相對,眼前這個女孩,黑西裝配上白襯衫一副社會精英模樣,頭上別著兩個紅色蝴蝶結髮飾增添幾分俏皮,明眸皓齒,笑靨如花。

林均忍不住讚歎道,長得真好看啊。

御靈局的名頭,林均是知道的,權力凌駕於所有機構之上直屬**,人的名,樹的影。

做了一輩子良民,平時遇上**臨檢,都會緊張到話都說不利索,更別提是御靈局的。

惹不起我躲得起,直接溜才是上策。

臨安市管轄區內出現怪物造成平民死傷過百的消息傳出,震驚了整個大夏國。

開創新紀元以來,從未有過如此嚴重的惡**件,**震怒,命令臨安**徹查此事。

怪物出現的飯館被作為案發現場封鎖起來,短時間內無法再開,老闆還算仗義沒有就地遣散,依舊讓林均等人住在宿舍。

一直傻等畢竟不是長久之計,只是現在全城戒嚴,想找到新的工作談何容易,只能幹着急。

林均倒是沒啥感覺,自己留了點存款可以應付這段時間,當務之急還是儘快搞清楚身體的狀況。

自從上次進入開靈後,想盡辦法也無法再進入那種玄而又玄的狀態,問題到底是出在哪裡呢?

王小石注意到一臉心事重重的林均,以為他還在為生計發愁,偷偷摸摸湊了過來:「林均,我知道有份工作,有沒有興趣?」

看林均一臉狐疑地看着自己,王小石擺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這可是我親戚介紹的工作,現在還缺一個名額,看在你是我老鄉的份上才跟你說的,一般人我還真不告訴他!」

好吧,暫時也沒其他選擇,林均抱着試一試又不會吃虧的心態答應跟王小石一起去看看。

翌日天剛亮,王小石帶着林均坐上一輛麵包車。

剛上車,林均眼睛就被一人在身後用黑布蒙住,剛要反抗就感覺一個硬物抵在自己胸口,耳邊傳來一道惡狠狠地聲音:「給我老實點,不然我捅死你!」

「小石,這是怎麼回事?!」林均問向身旁的王小石,卻無人回應.

林均心頭一沉,糟糕,我不會是被騙進傳銷了吧。

一陣刺痛從胸口傳來,那聲音再次喝道:「閉嘴!」

林均沒有辦法,只好深吸一口氣迫使自己冷靜下來靜觀其變。

煎熬地度過漫長的兩個小時,汽車終於停在一處人煙稀少的偏僻廠區前。

林均被人用匕首脅迫着下了車,摘下眼罩的瞬間,光亮刺得林均睜不開眼,短暫適應後才看清眼前情景。

迎接他們的是一位穿着白色西裝,大背頭梳得油光發亮,打扮得體的外籍老人,身後還跟着兩名保鏢模樣的彪形大漢。

王小石不知何時已經站到老人身邊,老人意味深長地瞥了林均一眼,問道:「這就是你帶過來的人。」

王小石諂媚地點了點頭:「是的,老大,他是農村人來的,能吃苦,你別看他瘦不拉幾的,干起活路來麻溜得很!」

大漢在老人示意下,遞給王小石兩沓牛皮紙包好的鈔票,王小石低眉順眼地接過後,丟下林均轉身就要離開。

林均哪裡還不明白,這是被人坑了啊。

「王小石,你為什麼坑我?」被人耍了的滋味着實不好受,林均怒目圓睜,憤懣地衝著王小石吼道。

「為什麼?因為我看你不爽!」王小石別過頭露出厭惡的表情,朝林均啐了一口。

「大家都是窮鬼,就你成天裝出一副清高的模樣,努力!奮鬥!啊呸!真讓人噁心!」說完王小石不再理會林均,頭也不回地離開。

林均是很生氣,但氣急敗壞只是做做樣子。

趁着眾人的注意都被王小石吸引,電光火石間,林均左手握住脅迫自己的人的手腕,用力一捏,痛得那人鬆開匕首,同時右腿頂膝猛力撞向那人右肋,瞬間將對方擊倒,沒了威脅的林均拔腿就跑。

動作乾淨利落,逃跑一氣呵成,出人意料的操作看呆了老人一夥。

「哦嚯嚯,很有精神嘛!」老人笑着攔住保鏢從懷裡掏出的手槍,眼中紫芒一閃,臃腫的身形如鬼魅般消失又突然出現在林均面前。

不等林均反應一拳打在他腹部,迅猛地一擊痛得林均直接暈死過去。

「卧槽你祖宗的王小石!」

林均腦海最後閃過一句,隨即失去了意識。

大漢扛着昏迷的林均來到了一個房間,房內另外還有三人,大漢指着其中一個看上去老實巴交的大叔道:「你,看着他,等他醒了,帶他去熟悉環境。」

大叔忙低頭哈腰,連連答應。

片刻後,林均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躺在冰冷的硬床板上,感受到腹部傳來的劇痛,忍不住悶哼一聲。

大叔見狀遞上一杯水,關切地對着林均說:「小兄弟,你醒啦。」

林均沒有接水,大叔也不介意,自顧自介紹道:「我叫馬應洪,你叫我老馬就行。」

林均語氣虛弱地問道:「這是什麼地方?」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老馬露出一絲苦笑:「非要說的話,這應該是個屠宰場。」

「屠宰場?」

「嗯,我帶你去瞧瞧,你就知道了。」老馬一臉諱莫如深地攙扶着林均出門。

他們住的房間就在工廠當中,緊挨着車間搭建的一排鐵皮房。

秉着少言少語,既來之則安之的想法,林均隨着老馬領了乾糧,來到工廠車間。

車間出入口有專人把守,足球場大的車間用玻璃隔斷成三個大隔間,二十個小隔間,據老馬說這樣的車間廠區里共有三個。

走進其中一個大隔間,林均就被眼前的景象給震撼到了。

十米寬的操作台上,擺放着一頭巨型屍體,牛首魚身,這分明是只妖怪啊。

五名工人正嫻熟地使用特製的切割器,肢解妖怪屍體,再挑揀出的不同部位送往小隔間進行皮、肉、骨的分離作業,也就是林均接下來要完成的工作。

工廠可不跟你講什麼勞動法,就是睡醒了干,一直干到睡覺。

畢竟幹得是體力活,飯菜雖然單調,但至少能維持一天的溫飽。

期間不是沒人想過逃跑,無一例外都被抓了回來,狠狠修理一頓,幾回下來也就老實了

獵戶出身的林均對剝皮,抽筋,削肉,剔骨可太熟悉了,乾淨利落的手法很快引起了監管者的注意,將他分配進了單獨的隔間,處理小型妖怪的屍體。

今天送到隔間的是一隻腹部微微隆起的蛇妖,這種現象不是懷孕就是吞了東西還沒消化,一個月的高強度工作荼毒下林均積累不少經驗,雖然是被逼的。

苦笑着翻過蛇妖身體,熟練地挑出一把剝皮刀,絲滑地從下顎一直划到腹部,卻在划到隆起的部位時卡住,再難向下移動分毫。

輕咦一聲,林均選擇橫向剖開,赫然發現肚子里躺着一隻拳頭大的球形小妖怪,這還是林均第一次解剖出活物。

白色的絨毛沾滿粘稠的液體,耷拉着尾巴,一邊喘着粗氣一邊用圓溜溜的大眼睛警惕地盯着林均。

一人一球就這樣一直大眼瞪小眼地看着。

「發生什麼事了,」

隔間外負責審查的監工,看林均遲遲沒有動靜就進來檢查,打破了這僵持的局面。

林均背對監工,趕忙把小妖塞進懷裡:「沒事,沒事,我就是有點累,發了會呆。」

換來的卻是毫不留情的一鞭,抽打在林均身上:「狗東西,別偷懶,耽誤了時間,沒你好果子吃。」走前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均,推門離開。

這一鞭打得林均渾身一顫,還在掙扎的小妖,好像感受到林均的疼痛安靜了下來,圓溜溜的大眼睛直勾勾盯着阮靈均,一臉茫然。

「不用擔心,我沒事。」林均感受到小妖怪的目光,咧着嘴衝著懷裡的小妖怪笑了笑。

對了,你是球妖吧!

嗯,掙扎又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