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秦:我!千古醉帝喝酒就變強!
大秦:我!千古醉帝喝酒就變強! 連載中

大秦:我!千古醉帝喝酒就變強!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鐵涵涵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贏傲 鐵涵涵

穿越成嬴政第九子贏傲,在這亂斗權謀的皇宮裡,贏傲只覺得自己涼透了
還好這時覺醒了喝酒打人就變強系統,先揍趙高,獲得獎勵,再揍蒙毅,獲得獎勵,暴揍章邯,獲得獎勵火藥! 從此,贏傲開始練精兵,搞創造,掌大權,北踏匈奴,南擊百越,成為了無人能擋的千古醉帝!展開

《大秦:我!千古醉帝喝酒就變強!》章節試讀:

第5章 趙傲索要政權


「陛下,九殿下言之有理,老臣覺得可行。」

蒙毅傷勢已好多了,不知是打得輕的緣故還是蒙毅體格好,但是聽到嬴傲的見解,很是表示贊同。

「行,那此事就暫且擱置,日後再議!」

「父皇還有一件要緊之事,已困惑父皇已久,若傲兒能想出計策為父皇解憂,那父皇將感激不盡!」

說到扶蘇和胡亥,始皇帝自然知道。

嬴傲的想法也正合始皇帝的意思,之所以沒表現出來,是為了以此問題來試探嬴傲能不能想出靠譜的意見。

現在看來,嬴傲所說的正是自己所想的,所以也就不再過多細問了。

正好自己困惑已久的事情正需要好的計策,不妨問問嬴傲,若其能想出妙招,豈不大好。

「父皇,是何事能煩擾到您呢,您只管說,兒臣自會鼎力相助。」

嬴傲似乎反應了過來,始皇帝剛才拋出來的問題只是一個幌子,真正的難題這才來了。

反正現在有治國之策相助,嬴傲心裏踏實多了,讓始皇帝儘管說。

「九殿下,困擾陛下的難題便是國庫空虛,糧草短缺。」

蒙毅脫口而出,看來對始皇帝的擔憂之事了解的很清楚,這也是蒙毅性子急的表現。

好在始皇帝不會追究蒙毅,了解蒙毅的性子,要是換成別人就不一定了。

「確是此事讓父皇擔憂嗎?」

嬴傲向始皇帝再次確認道。

「將軍說的不假,確是此事。」

始皇帝雙手端杯,品了一口白開水回到嬴傲。

「簡單,父皇,容兒臣先問您幾個問題如何?」

得到確認後,嬴傲的腦子突然變得靈光,對於這種治國類的問題,簡直唾手可得,當然,這得歸功於有系統相助。

「只要能解決此困惑,只管問好了,父皇知道的都告知於你。」

一聽嬴傲說簡單,始皇帝一下子來了興緻,所以滿口答應。

別說一個問題,哪怕就是十個百個,甚至更大的要求或者代價都願意。

畢竟這個難題不只是困惑了始皇帝許久,同時也是困惑了整個大秦文武百官的難題。

「父皇,請問當下國庫錢糧從哪裡來?」

「來自大秦子民的稅收,以及偏遠小國的進貢。」

「那國庫空虛,錢糧短缺是為何?」

「由於百姓不交稅,軍費以及修繕工事開支龐大。」

始皇帝回到。

嬴傲其實知道國庫錢糧的來源,無非就是稅收。

但是用這樣引導的方式來解釋問題,反而容易得多。

「那敢問蒙將軍,大秦多數子民現衣食何貌?」

嬴傲為了彌補先前揍蒙毅的歉意,便也將蒙毅給拉到談話中來,畢竟蒙毅本性不壞,只是運氣不好,實在找不到人揍了才被選中的。

「回九殿下,大秦百姓,食不飽穿不暖,加之現正犯洪災,困苦至極啊!」

蒙毅的直性子才不會考慮始皇帝會不會有看法,直接將大秦子民最真實生活的現狀描述出來。

「國庫空虛的原因便在於百姓本身就身無分文,溫飽都成問題,哪來的錢交稅呢?」

其實說到這裡,不用嬴傲說也知道問題所在了。

「那依你之見,寡人該如何處置呢?」

百姓沒錢交稅這個事實始皇帝也知道,但苦惱就苦惱在怎麼解決問題,畢竟那些朝中大臣每次的建議都是加大稅收,但都沒用。

「父皇,當今大秦哪些人有錢?」

「傲兒的意思莫非是?」

「傲兒正是這個意思,父皇您看,有錢人我們不去徵稅,反倒去向窮苦百姓要錢,長期如此循環,那便是窮人越窮,富人越富啊。」

「最後逼到百姓沒有生路的時候,那還不造成百姓謀反啊!俗話說狗急跳牆,何況是百姓呢?」

「所以兒臣覺得可向百姓減稅,轉為向富人徵稅,越富越征,那我大秦不就有錢了嗎?」

一問一答中,嬴傲已經把自己的見解都道了出來。

始皇帝一驚,沒想到嬴傲小小年紀能把問題剖析的如此透徹,實在是難得。

「九殿下計策是好,但恐難服文武百官啊!因現今有錢人均為朝中為官之人。」

蒙毅一旁聽後,也覺得是個好方法,但是把刀指向自己人,恐朝中無人答應。

「嗯,蒙將軍說的不錯,這恐行不通啊!」

始皇帝也正是擔心百官不服的問題,雖然自己貴為君王,但若文武百官均不同意,那自己也得退讓三分,總不能全殺了吧。

「父皇,你若相信兒臣,哪兒保證不足五日,將您這小小國庫給你充滿如何?」

嬴傲其實早就等始皇帝發話了,現在機會來了,便趕緊上道,接管大秦政事,才是自己實現野心的第一步。

「哦,若你真能將國庫充滿,父皇可封你為太子,賞萬兩金,分千畝地!」

始皇帝迫切需要解決眼前這個難題,所以根本不在乎成本,就連幾十年空着的太子之位都能拿出來做誘惑。

「謝父皇,但兒臣要的不多,只是這五日需要父皇將政權暫時交由兒臣來管即可。」

既然始皇帝話都說到這個份上,嬴傲也不再客氣了,直接提出自己想要政權的想法。

「行,只要能解決這個棘手難題,別說五日,十日二十日都行。」

始皇帝思索片刻,放下手中的杯子,對着嬴傲認真說道。

反正政權交給嬴傲幾日也無妨,如若真有變故,憑自己一身威望,那奪回政權還不是信手拈來的事情,所以也就爽快答應了。

「陛下,這…」

「嗯…」

蒙毅覺得不妥,想要阻止,剛吐出兩字兒,便被始皇帝一個手語給懟回到了肚子里。

「謝父皇信任兒臣,兒臣一定不負父皇所望,為大秦謀福。」

嬴傲立即單膝下跪,叩謝始皇帝。

「行,那今日時候已晚,明日早朝寡人便將政權交由給你如何?」

始皇帝見嬴傲見解獨到,也願意讓嬴傲試一試,若是嬴傲真有本事解決問題,那將太子之位傳與他也能說服眾臣,對嬴傲母親也算是一個交代。

「傲兒謝過父皇!」

始皇帝說完便打道回寢,嬴傲再次用鏗鏘有力的言語道謝。

「陛下!就這樣貿然將政權交由九殿下,要是出什麼簍子,那可如何服眾?」

回道途中,蒙毅擔心問到,畢竟嬴傲年輕,一直以來都廢,只是今日才見有所本領,但也不至於能掌管大秦政事啊。

「將軍不必勞心,寡人自有判斷!」

始皇帝對自己這兒子好像頗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