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訪事撿骨師
訪事撿骨師 連載中

訪事撿骨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游徨兮惶游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北辰晏 懸疑驚悚 游徨兮惶游

我叫北辰晏,是一名靈異記者,同時也是一名撿骨師
不過如果問撿骨和記者哪個是我的主業,我一定會說是撿骨,因為相比於記者,撿骨幾乎可以說是一個沒有風險的職業
如果可以,我寧願不當記者,去撿一輩子的骨,這樣也許我就不會遇到那些離奇駭人的事情了……展開

《訪事撿骨師》章節試讀:

第8章 蝶骨


「你又怎麼了?」

「等等!先別吵!這裡很重要!」

我將手伸入頭蓋骨中,抓住裏面遭受侵蝕腐化的部分,試圖將它取下。

「你這又是在做什麼?」

「挖骨頭。」

骨頭已經腐壞,與頭蓋骨間連接的地方的結構變弱,要取下並不困難,難的是在不破壞骨頭本身的情況下,將它完整取出。

顯然,沒有工具輔助,單憑徒手作業我根本做不到這一點。

骨頭被我取出時,因為力度沒控制好,「噗」的一聲碎成了兩半。

我將兩塊骨頭拼合在一起,問顧綺央:「你看這塊骨頭像什麼?」

顧綺央捂住鼻子,嫌棄地後退了小半步:「骨頭就是骨頭,能像什麼?」

「蝴蝶。」我還沒說,韋正葉就替我公布了正確答案。

「沒錯,所以這塊骨頭叫做蝶骨,位於額骨與顳骨之間,因狀似蝴蝶而得名。說起這塊骨頭,就不得不說一說莊周夢蝶的故事了。你應該聽過吧?」

「是個人都聽過。」顧綺央發出了不滿的聲音。畢竟是剛出來實習的大學生,可能是覺得我這個問題小看了她。

「你這個遣詞用句就很不專業,不過聽過就好,省得我還要說一遍。莊周夢蝶,蝶夢莊周,兩者本是一體。在我們這一派的撿骨師中有這樣一種說法,莊周夢到的蝴蝶,其實就是自己的蝶骨,所以一些撿骨人有時也會把蝶骨,也就是我手裡這個東西,當成是寄宿靈魂的骨頭。」

「聽起來好牽強……」

「乍一聽確實很牽強,但是你看這具白玉骨,全身上下204塊骨頭,只有蝶骨這部分遭受到了歲月的侵蝕,其餘部位都完好無損。這至少證明了蝶骨確實有它的特殊之處。」

「所以這能說明什麼?」顧綺央問。

我聳了聳肩,表示不知道:「我是記者又不是天師,怎麼可能懂得這麼深奧的東西?」

「說了半天,就是個半桶水的門外漢啊……」

「人非生而知之者,更何況這些東西你想學都找不到人教。我要是什麼都懂,我還當記者幹嘛?給人看一天風水都比我半年工資高。」

「小晏對屍骨的了解不比法醫差,如果他是門外漢,這世上入門的人恐怕只手可數。」

我沒想到的是,韋正葉竟然會出聲替我說話,真是難得良心發現,我的虛榮心一下子就得到了滿足。

顧綺央指着旁邊放着的兩個布袋,問我:「這兩個袋子里裝的不會也是骨頭吧?」

那兩個布袋原先是讓石文背着的,方才整理現場時才從他包里拿出來,我還沒來得及收好。裏面裝的東西,當然不言而喻。

「你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

顧綺央打開布袋,雖然有心理準備,但她還是被嚇了一跳,整個人向後傾倒。

「哇啊!」

她向後滑倒時,手裡還抓着布袋,導致骨頭當場撒了一地。

我趕忙跑過去將骨頭撿回布袋,同時向旁邊的亡魂道歉,「罪過!罪過!小姑娘膽子小,不是有意的!還請原諒!」

顧綺央緩過來後,也幫着我撿起了骨頭,同時跟着我向屍骨道歉。

「你總算學乖點了。」

欣慰啊,不像旁邊那個混蛋主編,光出一雙眼睛。

將散落的屍骨撿回布袋的同時,顧綺央用一種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我:「你真的一直都在做這種事情?」

我點點頭:「是啊。」

我看得出來,她對觸碰屍骨非常抵觸,手上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一直強忍着噁心。恐怕她根本就無法想像每天做這種事情是什麼感覺,所以才會如此詫異。

「可是你撿骨又有什麼用?」

「就是幫他們入土為安咯,還能幹嘛?撿回去煲湯?」

「不是,我的意思是說你這樣有什麼好處嗎?」

「沒啥好處,造功德而已,也是做得久了之後才變成現在這樣,看見骨頭就想撿。不過其實也分類別,不是什麼骨頭都撿。如果是自殺,那地方風水好的話我會直接把它就地掩埋,風水不好就像我現在這樣,把骨頭撿好裝到布袋裡,改天給它換個地方安葬。另外如果是他殺的話,我還是會直接報警的。」

「你怎麼知道是自殺還是他殺?」

「看骨頭形狀、色澤之類的,撿的骨頭多了,自然能看出來不對勁的地方。熟能生巧嘛。」

「那剛才那具屍體也是這樣?」

「是啊,我剛才也說了,等過段時間他變成骨頭了我會再來一趟。一般的話我會報警,主要還是屍體太噁心了,所以我只撿骨,不收屍,也沒有心情等他們完全腐化。對了,這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你要是接受不了可以換個崗位,靈異記者的工作雖然相對輕鬆簡單一些,但還是很考驗膽量的。」

「不是吧……我還要跟你撿骨?」顧綺央擺出一副苦瓜臉,我感覺再說下去,她恐怕就要開始考慮辭職的事情了。

「不用,但你跟着我的話肯定要在旁邊看着,接受不了就不要勉強自己了。不過也沒那麼多骨頭給我撿,關於這個你不用太擔心。」

顧綺央沉默良久,說道:「只是看着我無所謂。」

我不清楚她是不是又在逞強,但對一名實習記者來說,有這種心態肯定是非常好的。

「你侄女還真是個做記者的料。」

「那當然!」

「不過我有個問題啊,為什麼她實習之後,採訪的第一個人是她的同事?」

我只是說笑而已,沒想到顧綺央反而很認真地向我道了歉:「抱歉,我只是好奇。」

「道什麼歉,拿他練手是他的榮幸!」

「是是是,榮幸之至!你別那麼拘謹嘛,開個玩笑而已,本來這些東西也是要和你說清楚的。好了好了,時間不早了,趁太陽打算下山前,我們先下山吧。」

所謂上山容易下山難,我們回到車內時,天邊月亮已經探出了半個身子,遠比預期的要慢上許多。

「我不靠譜的祖宗就交給你了。」

以混蛋主編的人脈,調查鏡子和白玉骨的底細這件事,交給他是再合適不過。只是青銅鏡太過危險,所以我才打算將碎鏡留在身邊,只把相對安全一些的白玉骨交託給他處理。

「我先送你回家吧。」

「等等!別!」

一說到回家,昨晚發生的一切立即就在我腦海中浮現,這忙了一天還要聽女鬼在旁邊鬼喊鬼叫,這誰受得了啊?

「回報社!報社才是我家!我稿子都沒寫完,我憑什麼下班?不行!絕對不行!我自願加班!」

韋正葉手指着我,用十分油膩的語氣對顧綺央說道:「看看!好好學習學習!這就是一名記者應該有的,對報社的感情,對工作的熱忱!綺央你剛入社會,還在實習階段,就該以小晏這樣優秀的老記者為榜樣!」

「那我這麼模範的優秀員工,加班有加班費嗎?」

「沒有。」

「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