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隋紀事
大隋紀事 連載中

大隋紀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亂了四季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楊堅 楊昭

南北朝亂世,風雲詭譎,民不聊生
北周大定元年,隨王楊堅受北周靜帝禪,於長安稱帝,建立隋朝,改元開皇
魂穿開皇年間,變成楊廣嫡長子,掀開開皇盛世背後的神秘面紗,一睹盛世繁華
開皇四年二月,天生異象,有奇人降世,長安晉王府誕下一位男嬰
開皇九年,晉王楊廣率大軍南下伐陳,攻入建康,後主被擄,陳朝滅亡,南北再度一統
展開

《大隋紀事》章節試讀:

第3章 叔母變妻姑


開皇十七年,七月初二,隋文帝第三子秦王楊俊因驕奢淫逸,違反法度,導致文帝大怒,於是文帝罷黜楊俊官職,僅保留其爵位。

同年七月十四,秦王楊俊因罪被調回京城,閑居家中。

大興殿,卯時已至,群臣上朝。

隋帝楊堅身穿五爪龍袍,頭戴十二旒冕,端坐於龍椅之上,身穿朝服的文武大臣依官階大小於兩側站開。

朝會過半,一位站在武將隊列里的中年官員緩緩走出,他手持象牙笏板拜道:「啟奏陛下,臣認為陛下治罪秦王一事,尚有不妥之處。」

話音剛落,兩側官員變得喋喋不休,互相討論。皇帝前傾着身子,說道:「劉愛卿,此事已有定論。秦王驕奢淫逸,不遵朝廷律法,朕不廢其爵位已是恩典,所以眾卿無需再議。」

左武衛大將軍劉升沒有將楊堅的話聽入耳中,於是拱手又言:「秦王仁恕慈愛,舉動無差失,無非是花費官府的錢物用來營造自己的府邸宮室,寵幸幾個姬妾罷了。陛下只需訓斥,嚴加管教即可,不至於罷其官位,軟禁京城。」

劉升話音剛落,尚書右僕射楊素也走出拜道:「陛下,秦王之過失,確實不該落到如此地步,臣望陛下三思,對秦王從輕發落。」

端坐龍椅上的楊堅憤然變色,語氣變得強硬:「朕是五個兒子的父親,亦兆民之父,若如眾卿之意,為何不專門制定一個約束皇子的法律呢?遙想當年以周公之為人,尚且誅殺管叔與蔡叔,朕之德行遠不如周公,又豈能枉法!」

「蔡叔、管叔是因鼓動紂王子謀反,才被周公所誅,但秦王一無謀反之心,二無頂撞聖上,罪不至此。」劉升仍然不依不饒的替楊俊脫罪。

楊堅被氣得一拍御案,清脆的聲響嚇得眾臣連忙跪下。

「此事已畢,誰若再提,朕絕不姑息。」

皇帝言畢,眾臣不敢再言,只好退朝而去。

秦王府邸。

晉王楊廣帶着楊昭夫妻二人前去看望了多年未見的弟弟楊俊。剛走入府中,楊廣就被弟弟拽去喝酒了,楊昭與崔南怡也被秦王妃崔氏拉去敘家常了。

這秦王妃崔氏出自五姓七望高門博陵崔氏,是崔南怡的親姑姑。

秦王府大堂,歌舞昇平,美味佳肴陳列案上,秦王楊俊摟着美人,舉觴豪飲,對着哥哥楊廣傾訴衷腸。

「二哥可知,弟弟這些年在并州可謂是度日如年。世人皆說我是天潢貴胄,大隋秦王,可是誰又知我心中之苦?父皇他不信任我,那位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派人監視我。什麼并州總管,什麼都督二十四州諸軍事,不過虛名罷了。并州各郡府衙,都督府,甚至是并州總管府無不是太子的耳目以及幕僚。如今也好,父皇罷黜了我的官位,把我留在京城中做個閑散王爺,總好比待在并州那個鬼地方處處受人鉗制要強。」

楊廣扭頭看向楊俊,嘴角抹過一絲苦笑,「三弟之苦,二哥當然知道,想當年三弟與我金戈鐵馬,馬踏建康,俘虜陳帝,統一南北之時,是何等的意氣風發,如今卻因微末小事,受到這般不公的對待,二哥心裏為三弟感到難過。」

說完,楊廣竟開始用袖袍擦拭着眼角泛起的淚花。

楊俊聞聲望去,一把推開摟在懷中的美人,急忙跑下台階,握住楊廣的手,哽咽道:「二哥慎言,如若被那些懷有二心的人聽了去,上奏御前,恐對二哥不利。二哥也不必為三弟而感到難過,大隋還需要二哥,可別為了我這個混賬弟弟而傷到身體啊!」

偏廳,秦王妃崔氏握住崔南怡的縴手問候兄長身體如何,崔南怡柔聲回答諸事順遂。

崔氏又瞧了一眼站在院中獨自賞花的河南王楊昭,接着又在崔南怡的耳邊低聲問道:「河南王沒有欺負你吧?」

崔南怡瞟了一眼院落里伸着懶腰的楊昭,嘴角不自覺的微微上揚,柔聲回道:「自然沒有,自打成婚以來殿下一直待我以禮,照顧有加。」

「待你以禮……」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崔氏立馬察覺到了此話的可疑之處,低聲問道:「難道你們成婚那麼久還沒有行房么?」

崔南怡羞愧的低下了頭,她也不知何故?只知自打成婚這些日子以來,雖然夜夜與夫君同床共枕,但夫君卻一直不肯提行房之事,自己也不好意思率先開口,就這樣,二人一直相敬如賓。

「難道他不喜歡你么?」崔氏又問道。

「沒有!」崔南怡連忙擺手,臉上逐漸泛起喜悅,「記得前些日子,我因為吃壞了肚子,腹部整日作痛,殿下知道後,便急忙跑到太醫院請太醫前來,當時慌慌張張的樣子可愛極了。」

「是啊!聽說殿下在去太醫院的途中還狠狠地栽了一個大跟頭呢。」一旁的丫鬟順勢接道。

崔南怡扭頭看了一眼自己從博陵帶來的貼身丫鬟,提醒道:「環兒,不許胡言。」

丫鬟環兒被嚇得連忙低頭後退。

就在這時,楊昭懶散地走了進來,望着崔氏說道:「三叔母,這院子里的景色可真是好看。」

崔氏抿嘴笑道:「昭兒,還叫叔母呢?現在該改口叫妻姑了。」

妻姑……七姑,聽着着實有些難聽,叔母搖身變成七姑也甚是神奇。

楊昭托起下顎緩緩走到妻子旁邊,沉思良久,道:「喊妻姑着實有些不順口,不如與怡兒一起叫您姑姑,如何?」

話音剛落,崔氏與崔南怡都笑了,崔氏笑的最為開心,一甩長袂道:「小嘴真甜,那以後昭兒與怡兒可要多來看看姑姑。」

「那是一定的,姑姑放心。」楊昭微笑着弓腰說道。

在秦王府吃完午飯之後,楊昭夫妻二人便隨着楊廣離開了。

夫妻二人坐上了馬車,片刻之後,崔南怡的臉頰不知怎的突然變得通紅,只見她低着頭,小聲說道:「夫君今晚……」

正在看書的楊昭顯然沒有聽到妻子說的話,仍然悠閑自在的看書。

崔南怡微微抬頭,輕輕拽扯楊昭的袖袍,楊昭扭頭望去,瞧見崔南怡竟滿臉通紅,於是連忙伸手撫摸她的額頭,緊張道:「怎會如此之燙,難道是生病了?我這便命令車夫調頭去醫館。」

崔南怡一把抓住楊昭想要收回的手臂,楊昭回眸望去,二人深邃的眸子突然對視,她竟如此之美,不!她是一直那麼美麗。

「夫君今晚想不想與怡兒親近親近……」崔南怡丟棄原本的恭默守靜與溫柔婉約,變得嫵媚多姿,公然挑逗楊昭,「夫君為何如此害羞?妾身好不容易鼓起勇氣來,你若這般害羞,怡兒會心軟的,不捨得再繼續欺負你。」

「心如何能軟,又不是實物,它長在夫人的體內,又不長在夫人的身上,它軟與不軟,夫君怎會知道?」楊昭盈盈一握,將玉軟花柔的妻子摟入懷中,輕輕撫摸她紅潤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