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重生後我只想當奶爸
重生後我只想當奶爸 連載中

重生後我只想當奶爸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孟星辰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孟星辰 謝鳴山

謝鳴山做了一個噩夢
他將三個女兒託付給娘親和大嫂,外出賺錢養家,賺來的銀子全部寄給了娘和大嫂,只盼望着他們能對三個女兒好一些
八年後他回來,卻發現三個女兒已經不知所蹤
追問下,才知道大女兒賣給了老鰥夫,活活被折磨死了
二女兒賣去了青樓,不願意接客咬舌自盡了
三女兒在家被大嫂磋磨,不到五歲就在水塘里淹死了
他家破人亡,而大哥大嫂卻用他賺來的銀子蓋起了新宅子,接了兒媳婦,抱上了孫子
他的親娘,說他不是謝家人,將責任推的一乾二淨
謝鳴山奔潰了,提刀將謝家人殺了個精光,包括他自己
恍惚間,他彷彿聽到了大妞的聲音:「爹,三妹哭了,她是不是餓了?」 謝鳴山睜開眼睛,看到了大妞活生生地站在他的面前
管它是夢還是重生,謝鳴山發誓,這輩子,他只想當個合格的奶爸!展開

《重生後我只想當奶爸》章節試讀:

第2章 自己的孩子自己帶


「大妞,柜子里好像還有一點米,你先熬點米湯給妹妹喝。」謝鳴山說。

大妞抬頭看了看謝鳴山,覺得爹今天有些奇怪,不過她也沒問什麼,嗯了一聲,帶着二妞一塊出去了。

辛氏和羅紅英對視一眼,都覺得有些詫異。

小梅停了三天就下葬了,謝鳴山在墳前吐了好幾大口血,人就暈過去了,也暈了好幾天。這七八天的功夫,三妞都是羅紅英在照顧着,謝鳴山也說,自己是個大老粗,孩子又小,他不會照顧,以後還要麻煩羅紅英。

羅紅英自然是求之不得。

可瞧着他剛才說的那話,似乎是打算自己帶了?

可那怎麼行呢,一個大男人要是整天帶着一個奶娃娃,他還怎麼出去賺錢啊!

辛氏瘋狂地沖羅紅英使眼色,羅紅英心領神會,也有些急了:「鳴山啊,三妞她還小,你也不會照顧,大妞二妞也小,毛手毛腳的,這要是喂米湯的時候燙着三妞怎麼辦?你把三妞給大嫂吧,大嫂幫你帶着。」

辛氏也在一旁說道:「是啊,鳴山,你是個男人,做不到這麼精細的活,笨手笨腳地到時候傷到三妞怎麼辦?你大嫂可喜歡三妞了,把三妞當自己親閨女一樣,交給她帶,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放心?

謝鳴山覺得自己以前就是太放心了,親手把女兒送進了狼窩也不自知。

抱着襁褓的勁兒微微用力,謝鳴山也有分寸,捏緊後又迅速放鬆,襁褓里的女嬰有些黑,瘦瘦的,哭起來的聲音就跟小貓一樣,沒什麼力氣。

就這麼大,交給了辛氏和羅紅英,他當時真覺得自己會照顧不了這麼大的孩子,可是,若是他自己養着,就算苦點累點,三妞會長大成人吧?

「鳴山,你怎麼了?」辛氏見謝鳴山不說話,就看着襁褓里的三妞,問道:「你不相信你三嫂,你還不相信你娘嗎?娘養大了你跟你哥,還養大了耀宗耀祖,怎麼的,娘帶過的娃比你生的娃還多,你還不放心嘛?娘可沒老,還能在幫你帶個十個八個呢!」

辛氏以為謝鳴山是不放心羅紅英,於是就將事情攬到了自己的身上,以為謝鳴山這回一定會答應,誰知道謝鳴山搖了搖頭:「娘,大嫂,我的孩子還是我自己帶吧。她們剛剛沒了娘,這要是爹又不在身邊,她們肯定更傷心更難過。」

辛氏被堵了回來,多看了兩眼謝鳴山。

剛才謝鳴山說的那句話,怎麼覺得越聽越覺謝鳴山得話裡有話。

「這難過什麼啊,你不還是她們的爹嘛!」羅紅英沒聽出什麼,「況且還有我這個大伯母和阿奶在呢,我們這麼多人照顧她們,不比你這個當爹的強。」

謝鳴山嘆了一口氣,輕飄飄地道:「大嫂,你的好意鳴山心領了,只是小梅剛入土為安,我要是為了圖輕快,把三個孩子全部扔給你,小梅肯定會怪我的。你們也知道,小梅把這三個孩子看得跟命一樣,她要是想孩子了,夜裡回來看看,要是知道孩子在你那,也肯定要去你家看看孩子的,就怕……」

你怕不怕啊!

羅紅英聽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一個死人去她家看孩子,這不是大半夜的見鬼了嘛!

羅紅英雖然不相信鬼神,可聽着也覺得瘮得慌,連連打消了念頭:「你說的也是,既然你想帶,你就帶着吧,也算是告慰小梅的在天之靈了。就當你大嫂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吧,我自己也是閑得發慌,瞎攬什麼。」

說完,氣鼓鼓地走了。

辛氏見羅紅英走了,瞪了一眼謝鳴山:「你說你這孩子,怎麼一根筋,你大嫂可是為你好,現在好了,你大嫂生氣了。下回再有什麼事,你怎麼還好意思麻煩人家。」

這輩子都不會再麻煩你們了!

謝鳴山不說話,任由辛氏發泄。

辛氏數落了他幾句,見他還是啞巴一個,屁都不捨得放,辛氏氣得一跺腳,走了。

屋子裡沒了兩個女人的聒噪,清凈了,一清凈,能聽到謝鳴山嘴裏在哼着歌,他輕輕地拍着襁褓,剛才還一直在哭的三妞,不哭了,睜着小眼睛好奇地看着謝鳴山。

謝鳴山點着她小小的鼻尖,寶貝似的親又親,奶團似的娃娃,怎麼都親不夠。

大妞二妞端着米湯進來的時候,就看到爹在給妹妹哼搖籃曲。

娘總唱着歌哄她們睡覺,沒想到爹也會唱。

大妞二妞就站在門口聽謝鳴山唱,謝鳴山只會唱兩句,翻來覆去地哼着,哼得二妞捂嘴笑:「爹,你只會唱這兩句嘛?」

謝鳴山有些尷尬,倒不是覺得自己一個大男人唱搖籃曲尷尬,而是覺得自己當了三個娃的爹,都唱不了一首的搖籃曲,「爹一定會好好學的,爭取唱完整。」

二妞指着大妞道:「爹,姐姐會唱完整的,跟娘唱得一樣的好聽。」提到了娘,二妞猛地捂住了嘴,擔憂地望着謝鳴山,怕爹難過。

這孩子還這麼小,怎麼就學會了察言觀色,謝鳴山心疼得不行。

他拍了拍二妞的頭,「傻孩子,想娘了?爹也想娘了,很想很想。」

怎麼不想,若是這個夢早點醒該多好,他就告訴小梅,咱再也不生娃兒了,就只要大妞二妞就行了,可沒有如果,他的小梅還是走了。

「爹。」提及娘,大妞二妞眼眶裡又全部都是淚,嗚嗚哇哇地喊着娘。

謝鳴山也難受,可是他不能只難受,他要堅強起來,孩子們需要他,他不僅要當爹,還要當娘。

謝鳴山抹了一把眼淚,將三個孩子都攬在懷裡,「傻孩子,想哭就哭吧。」

「爹。」

「爹。」

大妞二妞在謝鳴山的懷裡哭撕心裂肺,三妞也跟着哭了起來,哭聲像小貓一樣,謝鳴山嗚咽着,緊緊地摟着三個孩子。

「想哭就哭吧,我們一塊哭。哭過之後,咱就好好地過日子,你娘肯定想要看着咱們高高興興的。以後咱們父女四人相依為命,我不僅是你們的爹,還是你們的娘。相信爹,爹一定會把你們拉扯大,讓你們過上好日子的,相信爹啊!」

謝謝老天爺,讓他還有這輩子,還來得及贖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