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玄幻›幕後:我算計了所有人
幕後:我算計了所有人 連載中

幕後:我算計了所有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喵十九 分類:玄幻

標籤: 喵十九 江羽 玄幻

(不正經玄幻+幕後+穿越+詭計+無cp) (玄幻等級實力可能會偏低,主要是布局,不喜勿進
) 以天下為棋,蒼生為子
棋手博弈,一子錯,滿盤輸
棋子棋手,獵人獵物,眨眼之間便身份互換
誰能穩坐交椅,誰又能保證自己不是棋子? —— 你穿越了,穿到一個玄幻世界
身份是第一宗門大弟子,世界線走到仙魔大戰的位置
系統告訴你: 若不改變仙魔大戰走向,本次大戰將導致超1000萬生靈死亡,怨氣四起,會導致本就零碎的世界崩潰
這裡有一個未知BOSS,他的計劃若是成功,會導致世界毀滅
這裡沒有鬼界,鬼魂亂飄引發各種bug,最終世界會崩潰
這裡像篩子,被穿越的稀巴爛,你隨時會遇到穿越人士,若氣運分配不均,會導致世界奔潰
這裡有西域,存在魔法,並且在三十年後會引發一次超位魔法,導致世界崩潰
未來,還會有外星人入侵,若不阻止,會導致世界崩潰
現在,你的系統告訴你,你的任務是拯救世界,保證其完好運行
你該怎麼做? 主角江羽在這裡告訴你,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要想辦法贏得所有有生力量
還有就是,亂世第一事,先斬聖母,再砍杠精
(咳,本文為開局續寫,但看沒看過那本無所謂的喲~祝大家閱讀愉快展開

《幕後:我算計了所有人》章節試讀:

第4章 虛假人設


退位讓賢。

一個十分有意思的詞語。

如若讓一個正處年輕力壯,才華橫溢時期的青年人去退位讓賢,這怎麼想都很可疑吧?

但,若是這位青年人身上出了不可磨滅的污點呢?

如同一塊潔白無瑕的玉,忽然間出現一道不起眼但不可忽略的裂縫。

雖裂縫小的可憐,但在這白玉上卻怎麼看怎麼礙眼。

此時,就算這玉曾有萬般價值,此時也不過是一塊報廢的石頭。

那些窺探昊天宗地位的野狼,就抱着如此心性,讓白玉避無可避的出現裂縫。

隨後再站在鑒玉大師的位置,感嘆惋惜,或痛斥其不潔。

為它『自貶』身價而感到可惜。

並急匆匆的從另一處找來表面差不多,其實南轅北轍的寶石作為白玉的頂替。

成為『拍賣行』的壓軸物。

但誰又能知道呢?

表面上被放在展台**的翡玉,其實是那這場拍賣會的最大**之一。

他笑着看道貌岸然的老手掉進挖好的陷阱,老手們還因找到『證據』而興奮不已。

實則莊主早已暗箱操作。

他看到的不過是莊主讓他看到的東西。

真正的事實,早已被隱藏在一層又一層偽善的面具之下。

真相被捂住嘴,蒙住眼,在層層泥土下無聲叫喊。

卻不能引來任何人的注意。

而在真相之上的土地表面上,安放着一把用萬人骸骨做成的寶座。

一人面帶微笑,睜着湛藍的瞳,俯視那群以為獲得無上『財寶』的傢伙。

出了大殿門,江羽眉間似有萬般躊躇,千般苦悶。

但面上依舊溫和,對着自己的師弟師妹打着招呼。

彷彿和往常並沒有兩樣。

依舊是那個溫和謙遜,樂於助人,善為人師的大師兄。

可眼尖的師弟師妹何嘗看不出這是江師兄的偽裝?

明明已經難過的不行,還要裝成沒事人一樣,安慰眾人。

師弟欲言又止,卻在江羽安撫的眼神下沒有將憤慨說出口。

只得沉默又氣悶的看着自家大師兄飽受委屈,又有口難言。

有些寂寥的背影慢慢消失在眾人視野,江羽提着自己的劍,一步一步走回自己的宅院。

寂靜在眾人之間蔓延。

徐徐秋風,涼爽宜人。

淡黃色的葉伴着微風起舞,在留戀古樹。

風帶着些許涼意,在眾人衣角徘徊。

卻沒有讓眾人的氣惱降下半分。

終於,一位身穿內門弟子白袍的師弟忍不住開口嘟囔。

「明明就是迫不得已啊,這怎麼能賴大師兄呢?」

很快,知道『內幕』的眾人附和着。

「就是就是,明明是那什麼魔君的陰險過錯,和江師兄有什麼關係?」

要不是魔君用詭陣將江師兄逼入兩難二選一的地步,江羽何苦放棄那些兄弟姐妹,而選擇救下城池內的萬千百姓?

遲疑着,一位小師弟猶豫開口:「可,死去的可是三萬修仙者...」

但還沒等他多說什麼,另一些人就怒懟回去。

「那歷城的二十萬百姓就不算命了嗎?」

「可,他們大多都是..」普通人。

聽到這裡,一些從平民世家拼搏一路的內門子弟鬧了:「未修仙之前,你我都是普通人!」

修仙者的命叫命,普通百姓的命就不叫命了么?

而且,三萬和二十萬,誰都知道該選哪個吧?

「就是就是!怎麼,修仙者就高貴到哪裡去了嗎?!」

都是人族同胞,哪有什麼高低貴賤?

訓練場,弟子們爭論着,憤慨着。

但沒有一人,開口斥罵江羽的不對。

就算有零丁聲音,也很快被憤怒的斥責淹沒。

隨後轉變立場,開始和眾多人一同怒罵那些『利用』完江師兄,在人族大勢穩定之時,就將棄江師兄如棄子!

欺人太甚!

這群人就是看昊天宗頂着第一宗門稱號不好辯駁。

故意找茬,讓昊天宗啞巴吃黃連!

————

『江師兄當時就應該懟回去,都不幹了,還管什麼地位尊卑?』

『嘖,要不說你沒涵養?江羽師兄是那樣的人嗎?這種不禮貌的事他做不出來的!』

『....』

『咳,宿主,還繼續轉播嗎?』

007坐在系統里,有些無奈。

這都什麼事啊。

誰家宿主這麼閑的慌,讓系統轉播別人怎麼為他打抱不平的?

早就回到自己宅院的江羽,不動聲色。

勾了勾嘴角。

剛剛臉上的苦悶早就消失不見,常年在臉上停留的運籌在握再一次出現。

江羽慢悠悠的沏了壺茶,等待水涼的空檔。

開口說道:「就到這裡吧,要是有過激言論,記得提醒我。」

『當然,這活都干很多年了。』

自從這位宿主重開開始,比着上一世還要重視輿論以及自身形象。

問他為何,這人只會神神叨叨的說一句。

「人言可畏。」

而007的再深入問詢,只會得到江羽的迷之微笑。

這解釋起來其實很容易。

你會懷疑一個十分友好親和,樂於助人,甚至可以背着損害自身利益的負擔,來幫你的這種人,會是一個十惡不赦,殺人不眨眼的壞蛋嗎?

這就和在校園中,老師不會懷疑一位學霸作弊,卻會固執的猜測一個突然考了很好的中下生,是否投機取巧一樣。

簡而言之,不過是刻板印象以及偏見在作怪而已。

所以,江羽一直一直維護自己的人設,試圖用幾十年的人格面具,為除了他自己以外的所有人,打造一個江羽專屬刻板印象。

『宿主,你這種人設想要維持到何種地步?』

007看着自己好幾百T的錄像,幽幽嘆氣:『我真的怕系統倉主板會爆炸。』

「你是蠢貨嗎?見機刪掉一些。」

抿着茶,江羽思考一瞬,隨後笑着繼續說道:「什麼時候,當眾人提起溫和這個詞,第一反應是江羽,就可以了。」

他希望能 江羽 = 溫和。

是一個必要充分條件。

看到溫和,便想起那個溫文如玉的青年,看到這個青年,就會不自覺地聯想到溫玉如水。

人畜無害,和藹可親。

終身素食主義。

像個兔子一樣。

他希望這些標籤都可以牢牢地貼在身上。

就如這一次,即便自己搞死三萬人,也會被大多數認為,他是有苦衷的。

他是被逼的。

他是無奈的。

他本身不想的!

當他做出什麼出格之事,自動就有人為其開脫解釋。

「知道這次,那群人錯在哪兒了嗎?」

為何將這麼一桶污水潑在江羽身上,反而給這人塑造出愁苦難捱的形象?

『不知道,他們蠢。』

007擺弄着自己的主機,隨口答道。

宿主的心思,小系統想不明白,乾脆不想。

想多了燒CPU。

輕笑一聲,江羽取出一張紙,在上面寫寫畫畫。

這麼說也對,這群人確實是蠢的無可救藥。

冷漠佔據整個藍瞳。

如同深海堅冰,猶如無底深淵。

陰冷刺骨。

「因為他們說的太多,又說的太少。」

「沒辦法解釋的太明白,怕以訛傳訛傳出『戰事指揮團』草菅人命,又怕無法將我這個智囊拉下水,所以只能一遍又一遍重複江羽怎麼怎麼樣,這反而落了下乘。」

過度的宣傳,就是刻意。

你可以把群眾當傻子糊弄,但你不可以真的認為他們傻!

「所以,我只不過是將計就計而已。」

喝着茶水,江羽看着自己寫好的信件,滿意點頭。

至於那三萬人的犧牲,不過是為了滿足世界線而已。

戰爭一定會有死亡,而這是一場避不可避的戰爭。

無論如何發展,按照世界發展線來講死傷一定慘重。

就算江羽開始參與改變這世界線,但也無法違背『既定』故事。

即,仙魔戰爭會發生。

以及,仙魔戰爭會死一大批人。

這是兩個早早定下的故事,身為故事中的人,江羽只能想辦法在盡量減少損失的同時,又讓該有的故事發生。

所以,江羽選擇在一個比較恰當的時機,犧牲一批人,滿足這早已定妥的故事。

再加上,魑魅需要他的誠意。

而獻祭的三萬人,就是最好的誠意。

加上在那地點同時死掉的四萬魔,足足七萬生靈。

十分滿足魑魅想要召喚沉睡已久的『大魔』的需求之一。

而那群想要拉江羽下水的各個宗門派別,不過窺到了計劃一角,便大說特說。

可他們不知道的是,連這一角,都是這位溫和青年故意『透露』出去的。

畢竟,三萬人你不能讓人家白死啊!

與其在不明不白中泄露,不如提前捅破,讓這個故事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走。

江羽整理着桌面的紙張,腦內思量怎麼和魑魅討個說法。

勾了勾唇,在剛剛寫好的信件落款,多加了一句。

你自有判斷,我相信你 ——江羽

寫好後,便送到特定傳送陣之中,靜靜看着信件消失不見。

手指輕點桌面,江羽閉目養神。

不過多時,周身的傳送陣亮起。

猛地睜眼,一道流光在瞳中一閃而過。

打開匆匆過來的信件,上面的字跡頗為潦草。

名不副實,等待你的回歸,但此事還是從長計議....謝謝你的信任。 ——蕭峰朔

好一個名不副實!

江羽看到開頭,不由得失笑,蕭峰朔還是那個老樣子。

自傲,清高,卻在自己不擅長的事情上,承認的非常乾脆。

一點都不怕因此失了面子。

直爽的有些可愛。

也...很好拿捏。

從回信上看,這位已經考慮採納江羽的意見了。

眼中清涼涼,沒有多餘的情緒,待收到現任指揮人的信件之後,江羽同時開啟三個傳送陣,將幾封信丟了進去。

隨後,撣了撣身上不存在的灰,看着天邊烈日。

嘴角輕輕一勾,淡淡開口:「走,007勘察大妖山狀況。」

『?』

「我們去給魑魅,投桃報李。」

不懷好意,夾雜着最純粹的惡。

披着羊皮的狼,露出兇狠尖銳的獠牙,藏在暗處,準備給予『盟友』,尖銳一擊。

冷冷一笑,江羽隨意和雲天涯說了幾句,便向離開宗門的傳送大陣出發。

你不是要搞我嗎?

不是想要狼山谷嗎?

但,你有命要。

有命拿嗎?!